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七十四章:雲霄城大清洗!修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視陽頂天一眼,然後呵呵一笑道;「防毒確實關係到和邪魔道的鬥爭大業,涉及到我雲霄城的生死存亡。不過,這次空出了兩個長老會名額。西門怒的覆滅不能影響深淵城堡的運轉,所以關於新的深淵城堡之主,城主有什麼意見...

黑血騎軍,幾乎是雲霄城最大最精銳的武裝力量。而黑血城堡,是雲霄城最後最大的屏障。

雲霄城周圍有五個城堡拱衛,但是黑血城堡無疑是最大的一個。一旦黑血城堡失守,那也意味著雲霄城的淪陷。

雲霄城的任何一個城主上任的時候,都會將黑血城堡緊緊抓在手中,現在陽頂天竟然要將黑血城堡交給自己最大的敵人西門懼。

眾人大是不解!

事實上,此時黑血城堡已經完全掌握在了西北秦城的手中。雖然上面還掛著雲霄城的旗幟,但是城堡裡面的每一個武士,都來自於西北秦城,只不過號稱是雲霄城的武士而已。

而且,此時黑血城堡名義上的統領,依舊是西門烈。只不過此時他肯定已經進不了黑血城堡了嗎,在裡面他連一個武士都指揮不了。

而自從楊錚暴露之後,西北秦城和楊岩的關係肯定有了變化。秦懷玉對楊岩肯定大起戒心,所以西門懼就成為西北秦城在雲霄城唯一的利益代言人,畢竟他是西北秦城的女婿。

所以,陽頂天的這個提議一出,楊岩等人面色一變,他們不願意見到這個局面。但是被西北秦城安插進來的幾個長老卻面露喜色。

西門怒和西門炎完蛋之後,雲霄城還剩下九個長老。

分別是大楊岩,楊佩佩,黑血城堡之主西門烈,內務總管西門懼,外務總管唐伯昭,執法長老燕別離,藏經閣長老蕭衍,獸語者兼任丹藥師左伯寧,傳功長老任斷滄!

其中,左伯寧是在西門寧寧失蹤之後,作為雲霄城的獸語者遞補進入長老會的。此人來歷神秘。但毫無疑問是西北秦城滲透進來的。

而傳功長老任斷滄,一直都在雲霄城內。修為也相當不弱,但之前一直非常低調。也是在西門無涯不在了之後,忽然崛起的。根據西門夫人的描述,西門無涯曾經說到過任斷滄這個人,很有可能是西北秦城在雲霄城的長期底。

所以此時,整個雲霄城的長老會分成了三派。

陽頂天一派。旗下是楊佩佩和西門烈。

楊岩一派,旗下是唐伯昭和燕別離。

西北秦城一派,旗下是西門懼,任斷滄和左伯寧。

而藏經閣長老,幾乎從未出現過,絕對的中立。

所以長老會中。三派勢力完全勢均力敵。而陽頂天提出,將蛇尾嬌和穆連城全部增補為長老會成員,這樣一來陽頂天旗下就有四名長老會成員,加上他這個城主,那麼他在長老會中就完全一家獨大。

……

「蛇尾嬌新入雲霄城,便查德高位,非常不妥。」楊岩道:「請陽城主三思。」

陽頂天目光望向頗有些仙風道骨的左伯寧。笑道:「左長老同樣是去年才加入我雲霄城,便成為長老會成員,蛇尾嬌怎麼就不可以呢?」

楊岩道:「因為西門寧寧的失蹤后,我們雲霄城便失去了獸語者和丹藥師。而整個天下獸語者都非常稀罕,左大師乃獸語者和丹藥大師,作為特殊人才,成為長老會成員,是理所應當的。而蛇尾嬌。無特殊才能,而且所練又非我雲霄城的武功,成為長老會成員,實在不合適。」

陽頂天笑道:「蛇尾嬌當然有特殊才能,分別是馭蛇和制毒。」

唐伯昭冷笑道:「笑話,我雲霄城堂堂名門大派,難道也要如同下三濫的門派一樣使毒嗎?」

陽頂天道:「會制毒。不一定要使毒,完全可以用來防毒。如今鬥爭形式更加複雜,往日天道盟和邪魔道的大戰中,我天道盟武士死在劇毒之下有何止千萬。防毒一事完全刻不容緩。所以,蛇尾嬌完全可以成為作為特殊才能者引入我雲霄城長老會。」

這話一出,眾多長老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變得微微驚訝。

以前他們對陽頂天的印象完全是正直而又單純的,當然這是好聽的說話,說難聽一些,就是愚蠢和幼稚。

現在,陽頂天為了將蛇尾嬌抬上長老會成員,硬生生扯上了和邪魔道的鬥爭。彷彿不把蛇尾嬌列入長老會成員,就會耽誤與邪魔道的鬥爭戰略一般。

天道盟的成員勢力中,和邪魔道的鬥爭是最高正義,是絕對的政治正確。任何人只要祭出這個大殺器,基本上沒人可以進行理論反駁。

所以陽頂天扯出了防毒大業后,在場長老會立即安靜了下來了。所有人紛紛望向楊岩,希望他能夠找到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阻止蛇尾嬌進入長老會。

楊岩大長老深深凝視陽頂天一眼,然後呵呵一笑道;「防毒確實關係到和邪魔道的鬥爭大業,涉及到我雲霄城的生死存亡。不過,這次空出了兩個長老會名額。西門怒的覆滅不能影響深淵城堡的運轉,所以關於新的深淵城堡之主,城主有什麼意見?」

陽頂天當然知道楊岩的意思,他這是提出了交換,想要讓楊錚進入長老會,成為新的深淵城堡之主。

「就讓楊錚去吧。」陽頂天道:「楊錚師兄是雲霄城的嫡系弟子,修為強大,比起西門怒強出不止一倍,讓他去鎮守雲霄城的邊境,最合適不過。」

「城主英明。」楊岩躬身行禮道。

「那好,那兩件事情就定了。」陽頂天道:「雲霄城成立防毒閣,首任閣主是蛇尾嬌夫人,列入長老會成員。楊錚擔任新的深淵城堡之主,列入長老會成員。諸位可有異議,可需要表決嗎?」

還表決個屁。

陽頂天和楊岩已經做了交易,三派之中,兩派都同意了。如果表決,九個長老會成員,足足有留名贊成。而陽頂天作為城主,擁有絕對的否決權。

在場的長老會成員互相對視幾眼后,躬身行禮道:「謹遵城主之令1

陽頂天的第一步調整,正式到位。

讓蛇尾嬌順利進入長老會,當然作為妥協。敵人楊錚也進入長老會。

陽頂天一系,擁有了三個長老會成員。

但是楊岩一系,卻也擁有了四名長老會成員。

……

陽頂天喝了一口凈水,然後道:「下面,進入第二個議題。西門懼辭去內務總管之職,擔任黑血城堡之主,諸位可有異議?」

西門懼當然不會有異議。當和城主一條心的時候,內務總管是美差。但是當和城主不是一條心的時候,內務總管這個職位就是找罪受了。

而成為黑血城堡之主,就會成為整個雲霄城真正的第二人了。

楊岩當然想要反對這個提議,但是在剛才的交易中,楊岩一系已經佔到了便宜了。現在。陽頂天要和西北秦城一系交易,楊岩卻不能出來反對了。好處大家要一起得,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得去。

「我等謹遵城主之令。」在場長老會成員紛紛躬身道。

「好。」陽頂天點頭道:「那麼,空出的內務總管,讓誰擔任合適呢?我看穆連城就很合適,他資格老,絕對忠誠。而且是西門城主的劍侍。至於有人懷疑他修為不夠,內務總管是掌管內務的,不需要修為有多強。」

此時,眾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更加異樣。

這個新城主手段玩得非常老練啊,和楊岩一系交易完了之後,又和西門懼一系交易,一人要獨佔兩個好處。

不過,如果讓他成功了。那麼在長老會成員中,陽頂天就擁有四個長老會成員了,再加上他作為城主的否決權,那麼在雲霄城中就佔有絕對的優勢了。這毫無疑問是楊岩和西門懼都不願意見到的。

楊岩微微皺眉道:「城主,這大概有所不妥。穆連城畢竟離開雲霄城太久了,而且關鍵總共才空出兩個長老會成員名額,蛇尾嬌和楊錚都已經增補進去。如果穆連城也進長老會的話。那毫無疑問會多出一個長老會名額。」

西門懼也淡淡道:「城主,我也覺得不妥1

在這一點上,楊岩和西門懼兩派人馬非常統一,反對陽頂天再增加一個長老會成員。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

西門懼和楊岩同時反對的話。陽頂天基本上就無計可施了。他作為雲霄城主,擁有絕對否決權,但是沒有絕對的通過權。所以,這個提議毫無疑問就無法通過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麼這樣,穆連城就擔任雲霄城內務副總管。西門烈擔任雲霄城守軍統領,兼任代理內務總管,如何?」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陽頂天的目的竟然是在這裡。是要全面奪取雲霄城的軍權,而且還居心叵測讓西門烈暫時代理內務總管。那意思非常明顯,遲早要將穆連城扶正,到時候還是要將穆連城增補進長老會成員。

但此時,在場眾人幾乎找不到反對的理由了。

西門烈作為前黑血城堡之主,擔任雲霄城守軍統領完全綽綽有餘,而且還委屈了。要知道,這個職位以前可是屬於西門炎的,此時算是完全空了出來。而且這個職位,不管是西門懼還是楊岩,都找不到合適的人擔任。

所以,讓西門烈擔任,完全合情合理。

至於讓穆連城擔任內務副總管,更是挑不出錯處了。

頓時間,西門懼和楊岩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戒備。之前還以為這個新城主是個雛,很好掌控。誰知道,玩起手段老練得很,而且兩人幾乎都無法阻攔。

「好了,今天的議事就暫時到這裡。接下來,就用最短的時間內,執行今日的決議吧。」陽頂天道:「散了吧。」

然後,他站起身,直接離去。

陽頂天離去后,西門烈楊佩佩和蛇尾嬌,也跟著離去。

楊岩來到西門懼面前,笑道:「陽城主很英明睿智埃」

西門懼點了點頭。

……

陽頂天焰焰的小樓后,發現她身邊多了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孩。

按照地球的高度,大約是160公分左右。小臉微微帶著嬰兒肥,眼睛很大,長得非常精緻美麗,看上去大約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但是嬌軀曲線卻已經很成熟了,前凸后翹,玲瓏有致。

見到陽頂天進來。這個女孩小臉閃過一絲羞澀,但是大眼睛依舊偷偷地望著陽頂天。

這是一個看上去有些膽怯,卻又幾分狡黠的女孩。

「奴婢李瓏兒,拜見城主。」女孩上前,屈身行禮道。

陽頂天朝他微微一笑,道:「你是玫瑰山莊的。」

「是,李中堅是我爹爹。」李瓏兒道。

在雲霄城領地的幾十個諸侯勢力中。玫瑰山莊是唯一效忠陽頂天的。陽頂天的目光頓時多了一份親切,笑道:「歡迎你來雲霄城做客,你要玩得開心一些。」

「我不是來做客的。」李瓏兒道。

陽頂天微微一愕,卻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蛇尾嬌的兒子戰狼聲音在外面響起,道:「師傅。玫瑰山莊李莊主前來拜見。」

「請他稍候,我這就來。」陽頂天道。

……

「李中堅,拜見城主。」玫瑰山莊莊主見到陽頂天後,立刻跪下行禮。

陽頂天趕緊上前,將他扶起,道:「私下,請李叔叔萬萬不要行此大禮。」

李中堅起身。目光熾熱道:「我已經聽說了雲霄大殿上的議事,城主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臣下實在敬佩萬分,相信不久之後,整個雲霄城就會徹底掌控在城主之下,您一定可以繼承西門城主的遺志,帶領雲霄城走向更加強大。」

陽頂天笑道:「還談不上,只要一日不將西北秦城徹底逐出雲霄城領地。雲霄城就一日不能真正安寧。妥協和交易,只能解一時之危,不能徹底解決局面。」

接著,陽頂天道:「李叔叔來見我,可有何事?」

「我是特來向城主告辭的。」李中堅道。

「怎麼走得這麼急?」陽頂天道。

「此次,雲霄城領地之內絕大多數諸侯勢力都反對城主,唯獨我例外。我擔心山莊之內會生變故,所以要早早回去做相關部署。」李中堅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那好,我便不留你。如果玫瑰山莊有任何急情。請李師叔立刻派人前來報信,我一定竭盡全力相幫。」

「是,城主。」李中堅躬身行禮道:「另外,我還有一個請求,請城主允予。」

「何事?」陽頂天道。

「我想將小女李瓏兒留下,作為城主夫人的侍女。」李中堅道。

陽頂天稍稍有些為難。

領地之內的諸侯將兒女留在宗主的城堡內,這是混沌大陸的慣例。比如陰陽宗領地內最大勢力掌門的女兒,就是東方冰凌的劍侍。

這是一種效忠的意思,陽頂天無法阻擋。但是李瓏兒在玫瑰山莊內千金小姐做得好好的,現在卻要來雲霄城做奴婢,對她來說太不公平了。

「這對瓏兒師妹來說,或許太不公平了吧。」陽頂天道:「而且,她年紀這麼小,就離開您的身邊,只怕她會更加不舍。」

李中堅道:「小女機靈好動,心思好奇,玫瑰山莊早就呆膩了,能夠留在雲霄城,只怕她還巴不得。」

陽頂天道:「那好,那她就留下來。不過不要做我們的侍女,做焰焰的劍侍吧。」

劍侍的身份,比起侍女要高一些。

「多謝城主栽培。」李中堅躬身行禮道。

然後,陽頂天陪著李中堅吃了一頓飯後,李中堅便帶著人馬離開了雲霄城,將女兒李瓏兒留在了雲霄城內。

……

接下來時間內,雲霄城內大體相安無事。

陽頂天絕大部分的時間內都在修鍊,剩下的時間內,分別用娜迦族紫色玄脈為西門烈和戰狼改造了玄脈。

而西門烈,則開始了雲霄城內的清洗步驟。他掌管了雲霄城的防禦力量之後,開始了大規模的調整和挑換。

將所有西北秦城背景的軍官完全清理出去,將非嫡系的軍官挑換位置。然後,讓黑血騎軍大部分充入雲霄城的防禦力量之內。

這樣,不到半個月後,整個雲霄城內的軍事力量被清洗一空,陽頂天基本上控制了整個雲霄城的防禦軍隊。

完成了這部分后,陽頂天開始將手伸向了雲霄城周圍了城堡。

首先,陽頂天以城主的名義。下令除了黑血城堡外,駐軍的輪換制度。

毫無疑問,這件事情遭到了各個城堡最高軍官的抵制。

於是,陽頂天在得到秘密線報之後,忽然出現在某個城堡進行私訪。

結果,該城堡的堡主在軍事訓練的時候,正在床上睡女人。而且他睡的女人,正式他下屬軍官的妻子。

於是,陽頂天大發雷霆,直接當眾斬下了這個堡主的腦袋。然後,當眾宣布該城堡內被冷藏的某位軍官作為新的堡主,而這位軍官之前便是西門無涯的嫡系。

等到楊岩等人反應過來了。一切已經成為既定事實。

陽頂天斬下一名城堡堡主的腦袋后,剩下三個城堡的堡主也開始害怕起來,開始同意駐軍輪換。

在輪換過程中,陽頂天大施手段,進行塞沙子,換湯不換藥,換藥不換湯。大肆提拔那些曾經被邊緣化忠誠於西門無涯的軍官。讓這些堡主到了新城堡后,無法指揮城堡之內的軍隊。

就這樣,不到半個月後。

陽頂天將雲霄城周圍四個城堡之內的舊有軍官清洗個遍,將原先被冷藏起來的西門無涯的嫡系軍官紛紛調整到重要位置,漸漸掌握了周圍四個城堡的軍權。

因為陽頂天佔據了城主的位置,而且又沒有直接和西門懼,楊岩等人撕破臉皮。所以導致整個過程中,陽頂天的清洗雖然受到了一定的阻礙。但基本上楊岩等人都很難阻擋。

除了調整周圍城堡的軍權之外,陽頂天剩下的時間內,很大部分就是和雲霄城的青年弟子進行交流,毫無架子地一起練武,指點心武學。

雲霄城的青年弟子原本對陽頂天還充滿了妒忌和不服,但此時這種妒忌和不服完全轉變成了仰慕。

所以,陽頂天用很快的速度。漸漸奪回了雲霄城青年弟子的人心。

就這樣短短一兩個月內,陽頂天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速度飛快地奪回了雲霄城的人心和權力。

當時,在楊岩和西門懼的配合之下。西北秦城對雲霄城的滲透速度非常快。

而此時,陽頂天奪回的速度也更加快。說白了,這種人心的爭奪,主要看誰站在真正大義的一方。雲霄城的青年弟子眼睛都不是瞎的,不管站在那個角度,陽頂天都站在大義的一方。

西門懼和楊岩不管怎麼掩飾,都無法洗去勾結外敵的嫌疑。

……

兩個月後,一個偏僻山谷內的某棟房子之內。

裡面,坐著幾個人,分別是西門懼,秦懷玉,楊錚,楊岩,唐伯昭。

「看走眼了,本以為這小子又蠢又直,誰知道他手段如此厲害,小口袋一個接著一看,每一個手段都讓人無法阻止,短短兩個月,這小子竟然將雲霄城和周圍四個城堡全部拿了過去。」唐伯昭道:「真是看走眼了,這小子沒有西門無涯那麼狠,但是比他陰多了。」

「是啊,看走眼了。」楊岩淡淡道:「不能這樣下去了,不能在這樣被動應對了。否則不用一年,整個雲霄城千里領地,全部要被他清洗一遍了。」

「那該怎麼辦?」唐伯昭道:「我們雙方聯合起來,在議事大會上,打壓他。不管他什麼提議,都直接否決掉。我們雙方聯合起來,票數占絕對優勢。」

楊岩搖頭道:「沒用的,這小子做很多事情,都不經過長老會。都是先讓事情發生,然後以閃電速度解決,等到上長老會,已經成為既定事實了。」

「那就讓雲霄城領地上的人造反。」唐伯昭道:「這千里領地之內,忠誠於這狗雜種的就只有玫瑰山莊一家,讓鐵劍門帶頭,全部造反。讓那狗雜種疲於奔命,最後不可收拾,然後我們再出面,平息叛亂。」

「這是一個辦法,但還不夠直接。」秦懷玉忽然開口道:「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殺掉他。」

「殺掉他?」楊岩道:「除非西北秦城的宗師級強者動手,否則單憑我們的力量,已經殺不了他了。他們一方,已經足足四個武尊級強者。而西北秦城的宗師進入雲霄城殺陽頂天,那隻怕天下震動,我們在場所有人都難以脫身了,也無法面對東方冰凌的暴怒了。而且,此時的他基本上都在雲霄城內,想要在雲霄城內殺掉他,就算是宗師級強者,也未必能夠做到。」

「當然要將他引出雲霄城,並且以敵人的名義殺掉他。」秦懷玉道。

「怎麼做?以誰的名義?」楊岩道。

「日落山脈的蠻族,劫掠勢力,恐怖分子。」秦懷玉道。

……

七日後,雲霄城領地傳來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

日落山脈的食人蠻族下山,殺入雲霄城領地之內,短短兩日,便殺入雲霄城領地一百多里。

這一百里內,所有人不管是武者還是拚命,全部被屠戮一盡,所有的人,全部活生生變成食人蠻族的腹中之食。

百里之內,被燒成一片白地。

這些食人族所過之處,幾乎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頓時,整個雲霄城領地風聲鶴唳,領地內的百萬民眾,陷入最大的恐懼之中。

短短三日,雲霄城領地便有四個中小勢力被直接滅門。

一時間,無數的信使騎兵,在各處和雲霄城之間奔波。

陽頂天用最快的速度,派遣飛行信使,想天道盟西北分會報信,請求支援。

第五日,數千蠻族,圍攻玫瑰山莊。

作為唯一忠誠陽頂天的玫瑰山莊,派出十九波信使向陽頂天求援,僅僅只有兩人成功趕到雲霄城,剩餘十七人,全部被殺死在途中。

……

這日,陽頂天正在閉目修鍊。

此時,他的修鍊剛好到最關鍵之處。

擁有玄火和陰陽化氣決的他,修鍊速度比常人要快得多。不過做了城主之後,他很難做到二十四小時不間斷修鍊,事實上他每天最多只能有八個小時進行修鍊。

但就算如此,兩個月後,他還是快要突破了。

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氣海開始膨脹,膨脹。

膨脹到了極致。

頓時,氣海之內,白光一閃。

然後身體之內,一切陷入虛無。

短短几分鐘后,一切又開始恢復。

陽頂天成功突破了二星武尊級強者。

「戰狼,求求你讓我進去。」外面,傳來李瓏兒哭泣的聲音。

「不行。」戰狼斬釘截鐵道:「師傅正在修鍊關鍵期,任何人都不能進去。」

「可是,我爹爹馬上就要被殺掉了,我們玫瑰山莊馬上就要毀掉了,城主他不能見死不救。」李瓏兒哭泣道。

戰狼停頓片刻,然後道:「師傅自然會有打算,你不能進去。」

說這話的時候,戰狼心中也有些發虛,沒有底氣。

事實上,這段時間雲霄城的士氣很低,很多熱血青年弟子已經對陽頂天有了不滿情緒,覺得陽頂天太軟弱了,蠻族勢力屠戮雲霄城的子民,陽頂天作為城主,竟然不能相救。

儘管他們還沒有說出來,但是內心的憤怒已經噴薄欲出,他們對陽頂天的信任已經有些搖搖欲墜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戰狼,讓瓏兒進來1

接著,他低聲自言自語道:「該到了結的時候了,楊岩,西門懼,唐伯昭,楊錚,不知道這次能殺掉幾個,最好全部殺掉吧1

獵人要捕殺獵物了,但誰是獵人,誰是獵物,又實在很難說得清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兄弟們,拜求月票!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