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七十章:獨孤鳳舞,愛恨無絕!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個西北大陸的高層,這些人因為西北秦城的關係,毫無例外對陽頂天的態度都無比的冷淡。 接連受到冷遇之後,焰焰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 此時,楊錚端著一隻酒杯走了過來,笑道:「陽師弟,收穫底層武...

儘管已經過去了六年,但是焰焰見到秦夢離,還是記起了當時近乎噩夢一般的回憶。

儘管對方也是女人,而且無比的美麗妖嬈,但是在焰焰心中,秦夢離當時真的和女惡魔差不多。

所以,見到秦夢離的一瞬間,焰焰忍不住嬌軀一顫,絕美的小臉瞬間發白。

而秦夢離絕美妖嬈的面孔,似笑非笑地望著陽頂天。

而此時,第二層的宴會大廳內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盯著秦夢離和陽頂天二人,少部分人眼中伸出露出惡意的光芒。

陽頂天沒有任何特殊的反應,微笑地朝著秦夢離道:「你來啦1

接著,陽頂天朝焰焰道:「這是秦夢離。」

焰焰瞬間收回所有的驚慌情緒,朝著秦夢離甜甜一笑道:「秦姐姐1

聽到陽頂天依舊溫柔的言語,秦夢離嬌軀微微一顫,美眸中的光芒頓時變得無比複雜。

「一會兒,你跟我來。」陽頂天接著朝秦夢離道,然後牽著焰焰的手繼續朝前走去。

整個過程,陽頂天沒有任何驚慌。對秦夢離的態度顯得親近,但是又不足於露出破綻。然後秦夢離還沒有來得及有反應的時候,陽頂天便已經離開了。

陽頂天牽著焰焰往裡走的時候,挨個向每個貴賓招呼。

但是,幾乎毫無例外,都受到了冷淡。

這第二層宴會大廳的幾百個貴賓,大部分都是西北大陸的各個門派勢力。不過絕大多數,都是中等級別的勢力。

陽頂天進來的時候,是由楊岩和西門烈等人招待這些貴賓的。

楊岩經過的時候,所有人都親熱地招呼,敬酒。

而陽頂天和西門烈上前招呼的時候。基本上都受到了冷淡的對待,不管是敬酒還是打招呼,這些人都彷彿沒有看見一般,只顧著和楊岩唐伯昭談笑風生。

就彷彿,此時雲霄城的主人依舊是楊岩等人。

沒錯,陽頂天是受到了廣大基層武士的擁戴。所以經過廣場的時候。迎接陽頂天的是仰慕熱烈的目光。而進入中央城堡后,這些都是整個西北大陸的高層,這些人因為西北秦城的關係,毫無例外對陽頂天的態度都無比的冷淡。

接連受到冷遇之後,焰焰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

此時,楊錚端著一隻酒杯走了過來,笑道:「陽師弟,收穫底層武士的心是沒有任何用處的。你依舊被排除在這個世界的高等社會之外。」

陽頂天沒有理會他的話,而是望向他斷手處。此時已經裝上了一支黃金的假手。

「你的新手不錯。」陽頂天微笑道。

頓時,楊錚的面孔變得無比地難看,冷笑道:「你以為你就贏了嗎?不如我們打一個賭吧,九日之後,你肯定登不上城主之位,而且會身敗名裂,你信嗎?」

陽頂天目光微微一縮,冷道:「燕別情。你真讓我失望1

楊錚冷道:「你現在就把自己當成雲霄城主了嗎?你哪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既然二樓的上百名貴賓對陽頂天如此冷淡,陽頂天便也不向他們做任何招呼。直接帶著焰焰朝第三層宴會大廳走去。

……

第三層宴會大廳,是最後一層,也是最尊貴的一層。

這裡的賓客,全部都是天道盟成員。

天鳳閣主,秦懷玉,神兵山莊莊主。公孫大娘,冷傲等等,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賓客,都在第三層,加起來不到五十人。

而作為雲霄城主人相陪的。是西門夫人。

比起一層二層的宴會大廳,這裡顯得非常的冷清。

這裡的賓客們互相之間很少說話,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人勸酒,只是冷冷淡淡。,

李歸農和西門夫人兩張席位上,面上露出沉重的表情。

陽頂天帶著焰焰走進去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招呼,除了李歸農和西門夫人,所有人都完全無視。

陽頂天也懶得用熱臉去貼他們的冷屁股,牽著焰焰,面無苯最中央的主席位上。

來到自己的席位上坐下,陽頂天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先朝李歸農敬了一杯酒飲下。

然後,又倒了一杯酒,朝秦懷玉道:「秦師兄,你身邊席位空著,難道令夫人也要來嗎?」

「倒不是。」秦懷玉道:「是一個女伴,她還沒有來,讓我給她留個位置。」

陽頂天酒杯朝秦懷玉舉了舉,道:「哦,是哪門師姐?」

「這人你大概也熟悉。」秦懷玉道:「就是七秀坊的三娘。」

陽頂天目光猛地一縮。

七秀坊的公孫三娘,當然就是妖女獨孤鳳舞。

公孫大娘也在這裡,她不坐在公孫大娘邊上,坐在秦懷玉邊上又是什麼意思?

正說話間,一陣香風吹來。

然後,宴會大廳一亮,一個絕美無雙,艷絕人寰的美人兒走了進來。

正式這個世界上最讓男人魂牽夢繞的尤物公孫三娘,當然,也是萬血宮的妖女孤獨鳳舞。

妖女款款走進,走路的姿態搖曳生,儀態萬千。

魔鬼一般的身材,前凸后翹,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姿態,都充滿了無比的誘hu。

焰焰的身材,容貌不下於公孫三娘,但是見到她進來,依舊露出微微羨慕的光芒。

在她看來,眼前這個公孫三娘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女人味的嬌娃了。

「陽頂天城主,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錯過了你在大決武中無敵風姿了。」公孫三娘蠻腰輕輕一彎,嬌柔笑道。圓滾豐滿的美臀頓時拱起一道驚心動魄的曲線,在場眾多男人呼吸頓時一粗。

這個女人說話的聲音永遠都是溫柔的,絕美的臉蛋彷彿時時刻刻都帶著嬌媚的笑容。只有陽頂天看見她的美眸深處,是刺骨的冰寒。

「公孫大家請入席。」陽頂天笑道。

公孫三娘朝眾人行了一禮,然後來到秦懷玉身邊的席位坐下。

秦懷玉目光溫柔。笑道:「來啦1

「嗯1公孫三娘應了一聲。

然後,秦懷玉為她倒滿一杯酒,兩個人的互動顯得默契而又親近。

頓時,在場眾人目光全部凝視在二人身上,目光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難道天下最著名的尤物,所有男人的夢中qng人公孫三娘馬上要名花有主了?

頓時。在場的男人忍不住露出一絲妒忌的神色。

接著,在陽頂天的目光中,公孫三娘從腰間的袋拿出一片特殊的玉片,遞給了秦懷玉。

秦懷玉目光一亮,接過玉片,放進懷中。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了好奇和疑問,不知道公孫三娘交給秦懷玉的玉片究竟是什麼東西?難不成是什麼定情信物嗎?

接下來,宴會冷冷清清地進行。

廣場外面的篝火晚會一片熱烈。所有的基層武士都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而宴會大廳裡面,則冷冷冰冰的。

終於,神兵山莊莊主無法忍受這種冷清,道:「公孫大家,您的劍舞天下無雙,不知道今日我等可有這個眼福?」

公孫三娘一直在不斷地飲酒,此時絕美的臉蛋已經如同紅霞一般。聽到神兵山莊莊主的話后,笑道:「好埃不過我需要一個人和我共舞,陽頂天城主,你願意嗎?」

陽頂天笑道:「固所願耳,不敢請耳。」

然後,陽頂天拔出利劍,走到宴會大廳的中央。

頓時。宴會大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當然,這個掌聲並不是給陽頂天的,而是給公孫三娘的。

……

公孫三娘喝下杯中酒,握著寶劍,款款走到宴會大廳中央。來到陽頂天的對面。

拔出利劍,秋水一般的劍刃,直接對準陽頂天的喉嚨!

陽頂天站著一動不動。

公孫三娘手腕輕輕一轉,鋒利冰冷的堅韌輕輕劃過陽頂天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切開一個巨大的傷口。

然後,她如同蝴蝶一般,圍繞著陽頂天舞動。

她的劍舞,確實天下無雙。

絕對可以用一句詩詞來形容。

起舞弄清影,不似在人間!

公孫三娘本來已經絕美,身段妖嬈也到了極致。

但是一旦劍舞,那種姿態,那種光芒,離開讓她更加美上三分。直接將宴會大廳上其他人的風采完全蓋下去。

劍光如水,靚影如夢!

劍影霓裳,風華絕代。

在她劍舞間,整個宴會大廳,彷彿無數花蝶飛舞,美不勝收。

在場所有人,全部忘記了喝酒,看得如痴如醉!

唯有陽頂天,時時刻刻被冰冷的目光切割著。

獨孤鳳舞,不管劍舞到何方,冰冷的美眸始終緊緊凝聚在陽頂天的眼中。

半刻鐘后,公孫三娘劍舞結束。

在無數迷醉的目光中,公孫三娘款款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陽頂天回到席位上,端起酒杯,一杯飲下,道:「大家繼續,我先告辭了1

然後,沒有理會在場眾人的反應,帶著焰焰離開。西門夫人和李歸農也放下酒杯,跟了上來。

到二樓宴會大廳的時候,西門烈和蛇尾嬌等人也跟了上來。

整個過程中,依舊沒有一個人和陽頂天招呼告別,更別說敬酒了。

陽頂天帶著眾人來到一樓大廳。

原本,一樓大廳正在喝酒猜拳,好不熱鬧。

這裡所有人,都是陽頂天領地上的掌門,都是陽頂天的臣屬。

陽頂天下來之後,先是一片寂靜,然後所有人又繼續猜拳喝酒作樂。

「走吧,以後慢慢來。」西門夫人道。

陽頂天停下了腳步,走到一個席位上,拿起一個酒杯倒滿酒,端在手中,大聲道:「諸位1

眾人一靜,本能地望向他去。

「我敬諸位一杯1陽頂天高舉酒杯道。

頓時。在場所有的臣屬掌門目光全部朝鐵劍門掌門望去。

鐵劍門掌門大赤赤坐在席位上,此時反而將手中酒杯放下,拿起一隻烤羊腿道:「忽然間不想喝酒了,這羊腿不錯1

鐵劍門,是雲霄城領地中最大的臣屬勢力。此時,幾乎所有的臣屬勢力都以鐵劍門馬首是瞻。見到他沒有理會陽頂天,所有人也都低著頭,裝著沒有看見陽頂天舉杯一般。

頓時,這些屬於陽頂天的臣屬,竟然直接將陽頂天晾在那裡。

原本,見到自己的主君,他們是要下跪迎接的。陽頂天若敬酒,他們要跪著接受的。

而此時,所有人對陽頂天完全視而不見。

頓時。西門烈目光充滿了暴怒。

陽頂天彷彿沒有感覺到任何尷尬一般,依舊將杯子舉在手中。

此時,一個虯髯老者終於忍不住,站起身,端起酒杯,躬身行禮道:「玫瑰山莊李中堅,恭祝陽頂天城主大決武獲得大勝1

玫瑰山莊,雲霄城領地中排名第三的勢力。擁有百里領地。莊主李中堅,曾經受過西門無涯的救命之恩。

說罷。李中堅一口將美酒飲盡!

「李莊主好。」陽頂天也將杯中酒飲荊

頓時,鐵劍門掌門目光如電一般朝李中堅射去,充滿了憤怒和敵意。

毫無疑問,接下來李中堅就要受到在場所有人的排擠了!

……

回到焰焰的閣樓。

西門夫人,西門烈,蛇尾嬌。穆漣漪,李歸農等人都在。

「城主,這樣不行。儘管所有的基層武士都擁護您,但是整個西北所有勢力的中高層,全部對您排斥冷淡。」西門烈道:「必須改變這點。我們雲霄城的士氣會毀掉。尤其是雲霄城領地內的那些臣屬勢力,您即位之後,一定要進行徹底的清洗。」

「他們不會給我即會的機會了。」陽頂天淡淡道:「在九日之後的即位大典上,他們就會毀掉我,這是剛才楊錚和我說的。毫無疑問,他們找到讓我身敗名裂的殺手了。」

「什麼殺手?」焰焰道。

「暫時還不知。」陽頂天道:「不過,應該和公孫三娘有關。」

此時,外面傳來一陣溫柔入骨的聲音。

「陽頂天城主,公孫三娘邀請前來一敘。」

獨孤鳳舞邀請陽頂天了。

「來了。」陽頂天道:「我去會會她。」

「會不會有危險?」西門夫人道。

陽頂天搖頭道:「不會的。」

然後,陽頂天走出了樓閣。

頓時,一股異香飄過。然後,獨孤鳳舞的身影飄飄而過,直接朝後面的孤山飛去。

陽頂天騰空而起,朝著獨孤鳳舞的背影飛去。

……

兩個人飛出了幾千米。

獨孤鳳舞落在後面的山頂之上,落地后,她性感無倫的嬌軀背對著陽頂天。

陽頂天落地,道:「獨孤鳳舞,你找我來,何事?」

獨孤鳳舞轉過嬌軀,然後她的面孔開始改變。從嬌媚的公孫三娘,變成了艷麗逼人,個性強烈的孤獨鳳舞。

獨孤鳳舞的面孔比起公孫三娘,只會更絕美無雙。但是失去了那絲嬌柔,氣質變得強勢,有一種近乎東方不敗般的妖異誘hu。

「何事?你覺得我找你何事?」獨孤鳳舞冷道。

然後,她微微俯下嬌軀。

公孫三娘的服裝本來就有些暴露惹火,尤其酥胸較低,露出深邃勾人的乳溝。此時俯下,這道溝壑更加顯得深不見底,誘hu無雙。

「看見了嗎?」獨孤鳳舞冷道。

「什麼?」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猛地長裙上半身往兩邊一扯,頓時絕美無雙的上半身完全**在陽頂天面前。

她胸前雙丸比起之前陽頂天所見,更加雄偉壯觀了,幾乎要趕得上焰焰了。甚至,頂端的顏色更加嬌艷勾人了。

當然,獨孤鳳舞讓陽頂天看的不是她的堅挺,而是上面那一道艷紅色的傷痕。

足足一寸多長的傷疤,鮮紅如血,在雪白如脂的酥胸中顯得尤其刺目。

這個傷口是陽頂天留下的,陽頂天直接用劍刺穿了她的胸膛。

「再偏一點點,我就必死無疑了。」獨孤鳳舞冷笑道:「真是感謝你的手下留情埃」

「你又不是沒有殺過我,我動手殺你,很奇怪嗎?」陽頂天冷道。

「不奇怪。」獨孤鳳舞將衣衫穿好,朝陽頂天笑道:「今天大決武,你獲得了不可能完成的勝利,你創造了奇,很得意吧。」

陽頂天皺起眉,沒有理會獨孤鳳舞的話。

「想要知道我今天來幹嘛嗎?想要知道我剛才給宋玉的那塊玉片,是什麼嗎?」獨孤鳳舞道。

「說。」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轉過嬌軀,一字一句寒聲道:「我是來毀你的,我要在你最得意最驕傲的時候,將你徹底毀掉,讓你身敗名裂,沒有絲毫容身之處。」

接著,獨孤鳳舞道:「如果讓人知道你曾經和邪魔道萬血宮主之女成親,你覺得會是什麼後果?楊錚,楊岩,西北秦城正愁找不到理由殺你。現在你成了邪魔道的女婿,你覺得你還能活下去嗎?」

陽頂天依舊沒有反應。

「我剛才交給秦懷玉的是回影玉的一半,另外一半在我手中。它們忠實記錄下了你和獨孤傲霜成親的那一段畫面,僅僅只有不到片刻時間,但已經是鐵證如山。一旦這個畫面在你即位大典上公布,你就徹底成為邪魔道的間諜天道盟的叛逆,整個天下都沒有你的容身之處。」獨孤鳳舞冷冷道:「我這另一半回影玉,隨時可以交給秦懷玉,想不想我交給他?」

「當然不想。」陽頂天道。

「想要我放過你?」獨孤鳳舞冷笑道:「很簡單,跪下來,求我1

「什麼?」陽頂天道。

「跪下來,求我1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上前一步,望著獨孤鳳舞絕美無雙的臉蛋。

「啪1狠狠一個耳光扇去。

「滾,賤女人1

絕美雪白的臉蛋,一片血紅!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