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六十九章:新雲霄城主,陽頂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且天下無解。 幾十萬斤天上紅海之水凝聚成的黑暗結晶,足夠讓天下任何人聞風色變。 「不過,那東西只要你進入你體內,是不會吞噬你的修為的。你實在是太殺伐果斷了,僅僅只是感覺到能量被吞噬,就...

楊錚沒有任何反應。

陽頂天再次道:「楊錚,你輸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雲霄城主。」

楊錚目光猛地一縮,冷冷盯向陽頂天道:「你沒有自爆氣海?」

「當然沒有。」陽頂天道:「我只是用玄火燒爆了一顆千年妖核,而且這妖核裡面已經沒有多少玄氣能量了。但是爆炸的效果依舊無比驚人,看上去和自爆氣海一模一樣。但是你怕死,所以第一時間逃得遠遠的。」

楊錚望著自己光禿禿的手腕,冷道:「你在我右手上注入了什麼東西?讓我的玄氣能量飛快地流失?」

「這件東西你難道不夠熟悉嗎?」陽頂天冷笑道:「當年你給焰焰下的哪一種毒,你自己應該非常清楚吧。」

頓時,楊錚面色劇變,驚恐地望著自己的手心。

那是什麼毒楊錚當然清楚,那雖然不是毒,但絕對是世界上最頂尖的毒,而且天下無解。

幾十萬斤天上紅海之水凝聚成的黑暗結晶,足夠讓天下任何人聞風色變。

「不過,那東西只要你進入你體內,是不會吞噬你的修為的。你實在是太殺伐果斷了,僅僅只是感覺到能量被吞噬,就立刻斬斷自己的右手,你對別人狠,你對自己更狠。」陽頂天笑道。

他當然不會告訴楊錚,其實他根本不用砍下右手,陽頂天只是用黑暗玄火吞噬他的能量。但是這種吞噬,隨時都可以中斷,根本不會傷害楊錚的修為,因為這股黑暗玄火此時實在太弱小了。

但是楊錚對黑暗結晶實在太熟悉了,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流失之後。立刻想到了黑暗結晶,想到了黑暗結晶已經進入自己的手臂,所以幾乎是瞬間,就斬斷了自己的手。

此時,楊錚撿起自己的斷手再接上還完全來得及。但是陽頂天絕對不會告訴他是黑暗玄火。會一直讓他以為這斷手裡面有黑暗結晶,那楊錚就永遠不敢接這支斷手了,自然他就永遠失去了右手。

……

沒錯,此時的陽頂天全身玄氣僅僅剩下不到一成。

就算燃燒氣海去和楊錚決戰,唯一的後果就是氣海的爆炸。

燃燒氣海,只能作為一種錦上添花。想要完全燃燒氣海去戰鬥。那完全是自尋死路。

所以,陽頂天燃燒小部分氣海進行造勢,讓玄火漫天。

然後,拿出一顆能量幾乎耗盡的火星妖核,注入玄火引爆,配合玄火製造出奪目驚人的爆炸效果。讓楊錚誤以為陽頂天引爆了氣海。

陽頂天是武尊級強者,一旦引爆氣海,近處的楊錚必死無疑。

楊錚此時當然捨不得和陽頂天同歸於盡,當然要全速逃跑。此時,陽頂天釋放出黑暗玄火注入楊錚的利劍之中。黑暗玄火立刻本能地吞噬任何能量。

當時楊錚正在拚命逃跑,所有的視野和精神全部被陽頂天的自爆吸引住,感覺到自己右手修為飛快地流失。驚駭欲絕之下,立刻想到這是黑暗結晶。要說這個世界對黑暗結晶了解最多,畏懼最多的人,肯定無人出楊錚其右。所以極度的恐懼之下,他第一時間斬斷自己的右手。

至於他粉碎的寶劍,當然是因為和陽頂天魂劍對劈,他那支上古名劍毫無意外地粉身碎骨了。

所以,這一戰陽頂天原本是沒有一點點贏的可能性的。但陽頂天還是贏了,而且比起和西門怒一戰還要輕鬆得多。

當然,代價是陽頂天的胸口狠狠被楊錚的劍芒斬了一下。

儘管。這道劍芒先經過陽頂天的魂劍之後,能量減弱了許多,再經過深海玄衣的緩衝,最後才進入陽頂天的體內,否則陽頂天直接就被斬殺成兩截了。

甚至就算有魂劍和深海玄衣的緩衝。如果是以前的陽頂天,也全身玄脈斷裂,五臟六腑徹底粉碎而亡。之前的陽頂天儘管是九陽玄脈,但是也無法承受楊錚六星級武尊的劍芒傷害,玄脈徹底碎裂之後,他的玄氣能量會接著攪碎陽頂天的五臟六腑。

但是,經過娜迦紫色玄脈的改造后,再加上娜迦王族玄氣的灌溉,雖然不能提高陽頂天的玄脈品級,卻足夠讓陽頂天的玄脈變得無比堅韌,以至於能夠扛得下楊錚的驚天一擊!

不過就算如此,此時陽頂天的整個胸口已經徹底失去了直覺,彷彿根本不是自己的身體一般。

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受重傷了。

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顆聖水丹藥服下,卻不能盤坐調息,依舊要拄劍站立,要如同旗杆一般的站立!

……

此時,眾人方才漸漸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然後,是海嘯一般的歡呼,狂風暴雨一般的歡呼,任何人都無法壓制的歡呼。

眼下這個結果,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預料到。

在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爆炸白光之後,所有人都以為陽頂天自爆了,所有人都以為,陽頂天死定了。所有人,內心都無比地震撼,無比地悲傷,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神話的落幕。

但是誰想到,白光散盡之後。

陽頂天非但沒有死,反而好好地站在那裡。

而作為他的對手楊錚,卻被打出了比武場,全身一片狼藉,寶劍斷裂,右手被斬斷。

任何長眼睛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出,陽頂天贏了。儘管他們完全不知道陽頂天究竟是怎麼贏的,但是這重要嗎?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陽頂天贏了。

他們當然不知道,此時楊錚只要回到比武場,輕輕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陽頂天。

……

「楊錚,我贏了。」陽頂天再次道。

楊錚目光一顫,目中閃過無數複雜的目光,其中冷酷的殺氣不斷地變幻。他當然非常清楚,此時自己只要上去。就可以輕鬆秒殺陽頂天。

但是一旦這樣做的話,他就永遠別想成為雲霄城主了,他就會成為天下武道的恥辱。

頓時,楊錚目光朝秦懷玉,朝楊岩望去。

此時。廣場上依舊是海嘯一般的歡呼。

楊岩此時面孔猙獰,不斷地變幻著神情。很顯然,他的內心也在做著生死抉擇。

到底要不要殺掉陽頂天。

不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陽頂天成為新的雲霄城主。

殺,那楊系一族徹底成為天下武道的公敵。

經過西門無涯常年的清洗,現在楊氏一族只剩下楊錚一個希望了。楊岩可以毫不猶豫地犧牲西門怒。西門懼,但是他不能犧牲楊錚,楊錚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此時楊錚出手殺掉陽頂天,那楊錚就徹底完了。

最終,他得出的結論是陽頂天不能殺。至少現在,絕對不能殺。

但是讓陽頂天成為雲霄城主。他真的死都不願意。

為了今天,他差不多足足策劃了十幾年,今天是距離楊氏族人奪回雲霄城主最近的時刻了。

頓時間,楊岩不由得將目光朝秦懷玉望去,希望秦懷玉擁有逆轉的本錢。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希望寄托在秦懷玉身上。

秦懷玉冷冷地盯著陽頂天,目光充滿了冰冷和妒忌。

他真的沒有想到。真正的億靈妖火竟然落入陽頂天手中了,這是何等危險的信號?

如果陽頂天得到了億靈妖火,那麼東方冰凌得到的這朵玄火究竟是什麼?

當然,關於玄火不是現在考慮的事情。現在,秦懷玉要做一個選擇。

要不要選擇在這裡毀掉陽頂天?他有沒有逆轉結果的底牌?

他當然有,他此時甚至可以將陽頂天直接打落十八層地獄。

因為在場所有人中,只有他一個人知道,陽頂天就是假冒的隱宗傳人無名。

這毫無疑問是一個殺手,是足夠將陽頂天徹底毀掉的殺手。

冒充隱宗傳人,是天下最大的罪名。一旦公布。整個天下都沒有陽頂天的容身之處。

但是,現在秦懷玉面臨的選擇是,到底要不要公布這件事情。

當然,他並不是不捨得毀掉陽頂天。如果可以的話,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陽頂天徹底碎屍萬段。

他猶豫的原因。是因為這個殺手實在太大了。

一旦公布出隱宗傳人是無名假扮的話,那以後就失去了冒充隱宗傳人的機會了。

沒錯,自從知道隱宗傳人無名是陽頂天假冒的之後。秦城就有了一個戰略,那就是培養一個假無名,將隱宗傳人作為自己一個戰略級的底牌。

一旦秦城在天道盟陷入最被動的時候,只要打出隱宗傳人這個底牌。那秦城可以說絕對無往而不利,幾乎可以度過在天道盟的任何難關。

一旦揭露陽頂天假冒隱宗傳人的事情,那秦城準備的那個假冒無名也就徹底失去了作用。

這樣一來,損失實在太大了。

為了毀掉陽頂天,而丟掉秦城最大的底牌之一,實在太不划算了。

深深吸一口氣,秦懷玉望向陽頂天,心中暗道:「就先讓你得意幾日吧,讓你過幾天雲霄城主的癮1

頓時,秦懷玉朝天鳳閣主道:「岳閣主,您是今日的最高領袖,就由您來宣布最後結果吧。」

天鳳閣主冷酷的面孔瞥了秦懷玉一眼,態度非常冷淡不屑,還帶著淡淡的敵意,然後朝楊岩道:「這是你們雲霄城的內務,你們自己來宣布吧,我們只是旁觀者。」

很顯然,作為天道盟西北領袖,她不願意給陽頂天這個臉面,不願意抬舉陽頂天,所以不願意宣布最後的戰果。

楊岩無奈起身,他還沒有開口,頓時海嘯一般的廣場瞬間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盯著楊岩的嘴巴,等待他最後的宣布。

楊岩大聲道:「我代表雲霄城長老會,雲霄城主大訣武仲裁會宣布,此次大決武有效,最後的勝利者為陽頂天。」

接著,楊岩面孔一片蒼白。深深吸一口氣,道:「我宣布,新的雲霄城主為……陽頂天1

儘管內心充滿了絕對的不甘和敵意,但楊岩還是喊出了這個名字。

「萬歲……」

楊岩的話音剛剛落下,頓時剛剛安靜下來的廣常頓時陷入更加瘋狂的呼嘯,更加瘋狂地歡呼。

「陽頂天萬歲1

「陽城主萬歲1

「雲霄城萬歲1

陽頂天的嫡系部隊,瘋狂地用寶劍敲打著自己的鎧甲。

無數人,瘋狂地歡呼!

整個雲霄城,陷入了瘋狂的海洋,把楊岩的話音都壓下去。

楊岩冷聲道:「雲霄城主即位之禮。在九日之後進行1

「我宣布,城主之位大決武,正式結束1

到處都是歡呼,到處都是海嘯!

陽頂天高高舉起寶劍,朝著無數恍手。

此時,儘管太陽已經落下。但是在場眾人隱隱感覺到,此時陽頂天身上隱約籠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芒。

所有人隱隱感覺到,一個時代開啟了!

……

在無數人的歡呼聲中,陽頂天緩緩走下了比武台,朝焰焰走去。

遠遠地,焰焰便伸出了小手。

「走吧,我帶你回家。」陽頂天伸手握著焰焰的小手。朝著她的小閣樓走去。

在場無數人,用羨慕而又祝福的目光,望著如同神仙眷侶一般的陽頂天夫妻。

二人所過之處,所有人都自動分開一條道路。

一路微笑,一路招手。

陽頂天帶著焰焰,朝她的小閣樓走去。

……

進入小閣,裡面沒有任何人住過的痕,但是依舊非常整潔乾淨,應該是天天都有人清掃整理。

進入閨房,陽頂天柔聲道:「寶貝。我終於帶你回家了。」

說罷,一口鮮血猛地湧出。

「夫君……」焰焰一聲低呼,掀開陽頂天胸前的衣衫。

頓時,淚水洶湧而出。

只見陽頂天的胸口,無數道裂縫。深可見骨,甚至裡面的內臟都可以看得見。

焰焰大哭,伸手想碰又不敢碰。

她知道陽頂天受傷了,卻不知道他傷得這麼重。

受了如此觸目驚心的重傷,陽頂天依舊堅持到了現在,一路上從容地和所有人揮手致意。

楊錚實在太厲害了,最後那一擊儘管被中斷了,而且有魂劍和深海玄衣的緩衝,陽頂天依舊受了如此可怕的重傷。

「我不要緊。」陽頂天微笑道,然後立刻盤坐在地,開始化解聖水的藥力療傷。

「寶貝,兩個時辰后,叫醒我1

然後,陽頂天閉目調息!

……

兩個時辰后,儘管焰焰有無盡的不舍,卻依舊叫醒了陽頂天。

陽頂天睜開雙眼,經過了兩個小時的調息,聖水能量滲透到全身。陽頂天終於好了一些,儘管依舊傷痕纍纍,但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嚇人,可以透過傷口看到裡面的內臟和骨頭了。

不過,此時的修為依舊不足三成。

這次陽頂天受傷太重,想要徹底恢復,就算有聖水,也至少需要幾日。

「寶貝,給我換一身衣衫,我們一起去參加今天晚上的宴會。」陽頂天道。

「嗯1焰焰抹了抹淚水,柔聲道。

接下來,焰焰無比溫柔地從沾著藥水的萬絲雪錦擦拭陽頂天全身,然後將他全身的傷痕緊緊包裹,最後穿上金黃色的長袍。

這金色長袍,是西門無涯的,是雲霄城主的冠服。

穿好之後,陽頂天顯得氣宇軒昂,丰姿英武!

然後,焰焰也換上了紫色的長裙,這身衣衫,原本是西門夫人穿的,是城主夫人的裙服。

打扮完畢之後,陽頂天拉著焰焰的手,緩緩走出了閣樓,回到了廣常

「萬歲!陽頂天城主萬歲1

剛剛進入廣場,陽頂天就受到了無數人的歡呼。

此時,天色早已經黑透!

廣場上,到處都是篝火,到處都是美酒,到處都是美食。這裡,所有的基層武士都在這裡進行篝火晚會,慶祝雲霄城主的誕生。

陽頂天穿過廣場,來到雲霄城的中央城堡。

這裡,燈火通明!

到處都是美酒,到處都是燈火,無數的美貌侍女穿梭。

所有的貴賓,都將在這中央城堡之內參加宴會。而陽頂天作為雲霄城主,是今晚宴會的主人!

……

中央城堡的第一層大廳宴會,所有的賓客,都是陽頂天領地內大小勢力的掌門。這些人,全部都算是陽頂天的臣屬。

雲霄城千里領地之內,大大小小的勢力,大約有三十幾個。最大的如同鐵劍堡,大約有二百里領地。小的如同天雷門,僅僅只有二三里領地。

這些勢力所有的掌門,加上他們的繼承人,第一層的宴會大廳,足足有上百人。

陽頂天作為他們的主人,見到陽頂天和焰焰,他們是要行跪拜禮的!

但是,陽頂天攜手焰焰走進之後。

裡面只是微微一靜,然後有部分掌門要下跪行禮。但是,見到為首幾個勢力的掌門沒有動,所以他們也站在原地。

頓時大廳內一片寂靜,顯得有些尷尬。在場眾多臣屬,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陽頂天。

鐵劍堡主大聲道:「怎麼了?怎麼停下來了?繼續喝酒啊1

言語中,竟然是對陽頂天視而不見。毫無疑問,這是對陽頂天極度的藐視。

接著,鐵劍堡主繼續拉著眾位掌門狂飲猜拳,就彷彿雲霄城主陽頂天不存在一般。

焰焰面色一寒,便要發怒。陽頂天輕輕握了握她的小手,依舊帶著微笑,朝二樓的宴會廳走去。

……

二樓的宴會廳,就是真正的貴賓了。

西北大陸眾多勢力的掌門,長老,全部都在二樓的宴會大廳之中。

陽頂天微笑著進入二樓大廳。

一股迷人的幽香傳來,然後一道沙啞性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陽頂天城主,好久不見埃我是該叫你陽頂天,還是該叫你其他名字呢?」

絕色尤物,動人妖嬈的秦夢離,款款走來,柔聲說道!

焰焰嬌軀一顫,面色一變!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陽頂天終於成為雲霄城主了。

兄弟們,拜求幾張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