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六十七章:楊錚之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商議。 …… 西門烈和西門夫人對視一眼后,道:「是不是可以這樣,今天大決武到此為止,明日加一場比武。陽頂天對戰楊錚,誰獲得勝利,誰就是雲霄城主?」 楊岩心中一動,顯然有點心動。...

? 此時,陽頂天的整個內心都在激顫。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有這樣的變化。

燕別情竟然成為了楊錚!

難怪,當時在東離草原中央湖泊下面,燕別情放過陽頂天不殺時的言語如此奇怪。

再看楊岩,他原本渾濁老朽的目光中,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亮碩逼人!而他的面孔表情,也頓時變得神秘,若隱若現起來。

真是看走眼了。

以前,一直以為西門懼才是最危險的狐狸。對於楊岩,陽頂天只覺得他無恥,並沒有覺得他非常厲害。

現在看來,楊岩才是雲霄城最可怕,最有心機的陰謀者。

陽頂天不由得在腦子裡面回憶楊岩的生平。

當時西門無涯在雲霄城主大決武遭到了陷害,其中就隱現著楊岩的身影。

結果西門無涯憑藉逆天的修為,還是贏得了大決武,成為了雲霄城主。在那之後,陽頂天進行了第一次清洗。當時,楊氏族人因為反叛,被清洗掉近半。

在這次清洗中,楊岩安然無恙。

接下來,西門無涯已經掌控雲霄城近幾年後,楊氏族人再行反叛。其中,楊岩同樣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

西門無涯痛下殺手,幾乎將楊系族人清洗得乾乾淨淨。楊錚和楊雲沖,就是在第二次反叛中,被逐出了雲霄城。

而這次大清洗,楊岩依舊安然無恙。而且,這次清洗之後,楊岩已經是僅存的楊系力量了。

這次,西門無涯已經決定斬草除根,要將楊岩也直接清洗掉。

但是。楊岩立即和秦萬仇聯姻。在西北秦城的強大壓力下,楊岩再次逃脫了西門無涯的清洗。

六年多前,楊錚和楊雲沖帶著十幾名高手,再次潛入雲霄城進行叛亂。和雲霄城內部的反對勢力進行內外勾結,給雲霄城帶來了巨大的傷亡。如果不是西門無涯警覺聰明,當時便中毒被殺了。

而且。就算西門無涯沒有出事。焰焰卻出事了,她中了黑暗結晶,修為一直退化。而且,藏功閣唯一的九品武技秘籍被盜走。

六年前的那場叛亂,楊岩毫無疑問也扮演著黑暗的角色。但是關鍵時候,他斬下了楊錚的頭顱,非但和反叛劃清了界限,而且還立下了巨大的功勞。

所以這一次,楊岩再次轉危為安。

從頭到尾。楊岩涉及過三次叛亂。換成別人早就粉身碎骨的,但是他一直安然無恙。

從中可見,此人是何等的可怕。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當時楊岩斬下楊錚的那顆頭顱肯定是假的,楊岩早就做好了相關準備,他早就準備好了叛亂失敗的退路。

此人心機實在太深了。

原本,陽頂天非常瞧不起楊岩,當時他身為秦少白的外公。卻如同奴僕一般,任由秦少白這個小毛孩驅使。而秦少白被滅了之後。楊岩又被西門懼利用。

現在看來,慈的厲害。

秦少白和西門懼,完全被楊岩玩弄於鼓掌之中。

事實上,在西門無涯涅滅之後,楊岩就在計劃今天這一幕了。

什麼城主之位大決武?什麼扶植西門懼?完全是為了楊錚!

至於秦少白,儘管是親外孫。但是楊岩足夠有一百種辦法玩死他。

楊岩所做的一切,只為了楊錚,更準確地說,只為了楊氏族人。在他心中,雲霄城永遠只能屬於楊氏。為了這一點,他不惜付出一切,也不惜忍辱偷生幾十年。

現在,他成功了大半。

陽頂天和西門懼兩敗俱傷,還有誰是楊錚的對手?

頓時間,就算桑陽頂天也不由得對楊岩充滿了敬佩,之前真是小瞧他了。

……

在場幾乎所有人,全部都被楊錚的出現驚住了,一下子竟然無法做出更多的反應!

焰焰望著這個青梅竹馬的大表哥,驚詫過後,目光冰冷而又複雜。

「楊錚,你沒有權力參加這個大決武。」焰焰冷道。

楊錚望著焰焰,緩緩道:「我當然有這個權力,幾年前西門城主親口宣布我為雲霄城主繼承人,並且確定了你和我之前的婚約。而且,一直到他老人家涅滅的那一天,都沒有否定這個決定,非但沒有將我驅逐出雲霄城,也沒有接觸你我之間的婚約。」

事實還真的如此!因為,當時西門無涯已經見到了楊錚的頭顱,自然就沒有開口將楊錚逐出雲霄城,也沒有解除婚約,因為根本不需要了。

當然,西門無涯睿智無比,楊岩偽造楊錚頭顱這事情原本是瞞不過他的。只不過當時焰焰中了能量黑洞,西門無涯心急如焚,沒有心思注意到這邊。

楊錚望向眾人道:「今日是雲霄城主大決武,我特來爭奪城主之位,並且正式向岳母大人請求和焰焰完婚。」

這話一出,整個廣場頓時湧起滔天的波瀾。

這楊錚不但要來奪走雲霄城主之位,而且還要搶走西門焰焰。

焰焰頓時氣得渾身發抖,絕美的臉蛋一邊蒼白冰冷。

西門夫人咬牙切齒道:「焰焰已經成親了1

「成親了?」楊錚道:「和誰成親了?」

西門夫人道:「當然是陽頂天1

「怎麼可能?」楊錚道:「沒有拜堂之禮,沒有媒妁之言,怎麼算得上成親?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聽說過陽頂天和焰焰有過婚禮啊?」

說罷,楊錚目光望向了楊岩和唐伯昭等人。

楊岩等人紛紛搖頭道:「陽頂天和西門焰焰沒有舉辦任何婚禮,而且所謂西門城主將焰焰許配給陽頂天,完全是陽頂天一面之詞。當時在船上,西門炎等人也在場,紛紛表示沒有見到西門城主把焰焰許配給陽頂天。」

面對楊岩等人顛倒黑白,指鹿為馬。陽頂天沒有任何話,只是冷冷地笑。

焰焰卻氣到了極點,朝著楊錚笑道:「楊錚逆賊,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早就是陽頂天的妻子了,說不定孩子都要馬上有了。」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微微顫動。

焰焰這句話的意思再明白沒有了。她是說她早就把自己徹底交給陽頂天了。

原本,這麼大膽羞人的話焰焰是絕對不會說的,尤其是當著幾萬人的面。但是現在,她實在是被楊錚氣壞了,直接說出了早就獻身陽頂天的事情。

楊錚聽到之後,臉上肌肉猛地一陣抽搐。然後冷笑道:「陽頂天,在半年多前,你不是已經成親過了嗎?而且新娘另有其人。」

陽頂天面孔一寒。

楊錚指的當然是陽頂天用沈浪的身份和秦夢離成親一事。

他當然是在威脅陽頂天。

「焰焰,陽頂天成親的那個女人。你還認識。」楊錚道:「你還記得六年前,那個魅惑狠毒的女人嗎?她就是陽頂天的妻子,而且是當著上萬人成親的。」

頓時,焰焰想起了六年前,她被困淫窟,差點被那條惡魔美人蛇非禮的事情。現在想起來,焰焰還一陣陣顫慄,對於那個女人當然是深惡痛絕。而且那個女人完全是淫蕩無恥。人盡可夫。

現在,楊錚竟然說陽頂天曾經和那個女人成親過。焰焰心中當然會有難過。而且根據她的直覺,楊錚並沒有撒謊。

楊錚果然會挑撥。

焰焰美眸望向陽頂天道:「夫君,有這回事嗎?如果有這回事的話,哪一天把那個姐姐帶來吧,讓我們姐妹好好親近埃」

這話一出,楊錚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

而在場眾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的羨慕。

不過毫無疑問。楊錚挑撥離間失敗了。因為他還不夠了解焰焰,他還以為焰焰如同六年前一樣,殊不知焰焰早就長大了。

「沒有這回事。」陽頂天朝焰焰道。

「我夫君說沒有這回事。」焰焰朝楊錚道:「而且,就算你是雲霄城的人,你也不能參加雲霄城主大決武了。」

楊錚笑道:「為何?我和陽頂天屬於一輩。我是雲霄城弟子。甚至說起來,我很早就是雲霄城主的繼承人,我為何就沒有資格參加城主之位大決武了?」

焰焰道:「因為,所有參加大決武的弟子,都要參加之前的抽籤。你不但沒有參加抽籤,而且等到大決武結束之後,你才出現,所以你當然沒有資格參加大決武了。」

楊錚望向楊岩道:「大長老,規定上不是說,在太陽落山之前,城主之位大決武就沒有結束,雲霄城弟子依舊可以參加比武?」

楊岩道:「沒錯,是有這個規定。」

「這不公平。」西門夫人站起身,望向貴賓席上道:「尊敬的天道盟各位成員,陽頂天接連擊敗了西門炎、西門怒、西門懼三人,早已經傷痕纍纍,玄氣耗荊而楊錚卻完好無損,在最後時刻要插入大訣武,這是否公平?」

沒有等到天鳳閣主回答,在場幾萬人大聲呼喊道:「不公平1

「不公平1

「不公平1

頓時,所有人大聲地呼喊。

頓時,楊岩等人眉頭緊皺,甚至後悔邀請這麼多底層武士上來,搞得現在這麼被動。

想要完全違背這幾萬人的意志,顯然也不大現實!甚至,天道盟的成員也會表示不滿。

於是,雲霄城長老會開始進入短暫的商議。

……

西門烈和西門夫人對視一眼后,道:「是不是可以這樣,今天大決武到此為止,明日加一場比武。陽頂天對戰楊錚,誰獲得勝利,誰就是雲霄城主?」

楊岩心中一動,顯然有點心動。但是緊接著,他內心立刻否定了。

眼前的機會完全千載難逢,陽頂天正式最虛弱的時候,楊錚擊敗他完全是易如反掌,甚至取他小命也非常容易。他可不想錯過這次機會,如果等明天再戰,那就怕夜長夢多了。

「不行!城主之位大決武必須在今天完成。甚至必須在太陽徹底落山之前完成。」楊岩冷道:「否則,對於雲霄城來說就非常不吉利。二十年前,西門無涯城主遭遇到的對手比陽頂天多了幾倍,也強了許多,都沒有提出次日再戰,陽頂天憑什麼特殊。大決武必須今天完成。」

「現在戰?你們還要臉嗎?」。西門夫人冷笑道:「陽頂天傷痕纍纍。玄氣耗荊楊錚完好雄壯,玄氣充裕,這一戰公平嗎?你們想要用這種卑鄙手段竊取雲霄城主之位,倒在場幾萬人答不答應?」

「不答應1在場幾萬名武士紛紛大吼。

頓時,雙方意見陷入了僵持,爭吵不下。

而此時太陽漸漸下沉,已經快要落山了。

「我有話說。」楊錚忽然大聲喊道。

楊岩道:「你說。」

楊錚望著西門夫人和西門烈道:「二人,你們覺得我完好無損,所以上去挑戰陽頂天。對他非常不公平是不是?就算我贏了,也完全是勝之不武,對嗎?」。

「當然。」西門夫人冷道。

「那好1楊錚拔出一支短劍,轉過身,目光凝視著焰焰,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要傷害過你。六年前,如果那是傷害性命的毒藥。我寧願自己喝下,也不會看著你喝下去1

說罷。楊錚短劍猛地朝胸口刺下。

「噗哧……」頓時,鮮血狂飆,黃金短劍直接刺穿了西門懼的胸膛。

「礙…」頓時,在場眾人一聲驚呼,所有人不可思議望著楊錚。

楊錚吐出一口鮮血,朝陽頂天道:「現在我也受傷了。而且未必比你輕。現在我和你決鬥,公平嗎?」。

陽頂天望著楊錚,心中一片冰冷。這楊錚夠狠,看來今日他是一定要致自己於死地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甚至不惜自殘。

「還不公平?」楊錚冷笑道:「因為你經歷了三場大戰。擊敗了西門炎,西門怒和西門懼?而我完全以逸待勞?那好……」

然後,楊錚目光又轉向長老會道:「為了公平起見,請西門夫人和西門烈統領下場和我一戰。我戰勝了西門夫人和西門烈統領之後,總有資格向陽頂天挑戰了吧?這樣總公平了吧1

所有人徹底驚呆了,沒有想到楊錚竟然提出了這種方案。

楊錚目光望向在場幾萬人,冷笑道:「還不公平?那麼再加一個條件如何?陽頂天連戰三人,我也連戰三人。在太陽落山之前,我若不能擊敗西門夫人,西門烈和陽頂天三人,這場大決武,便算是我輸1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頓時轟然!

「現在,公平了嗎?」。楊錚大聲吼道。

頓時,在場幾萬人不由得低下頭,失去了底氣。包括陽頂天的嫡系也失去了底氣。

沒錯,楊錚的方案已經非常公平了。

他不但刺穿了自己胸膛,而且提出連戰西門烈和西門夫人之後,再挑戰陽頂天,而且必須在落山之前擊敗陽頂天。這種條件對楊錚已經無比苛刻了。在場任何一個人,都挑不出任何錯處,甚至內心還隱隱對楊錚充滿了敬佩。

「到底公平不公平?」楊錚大聲吼道。

「公平1終於,在場幾萬人低聲道。

「既然公平,那就這麼定了1楊錚斬釘截鐵道,言語中充滿了領袖氣質。

然後他直接舉起寶劍,朝西門夫人和西門烈道:「二人,下場吧1

頓時,在場幾萬人目光齊齊望向了西門夫人和西門烈!

這楊錚確實厲害,直接將在場幾萬人的人心奪去大部分。

西門夫人和西門烈對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西門夫人一咬玉齒,輕飄飄地飛到比武場上,落在楊錚的對面,然後朝陽頂天道:「小天,你趕緊恢復玄氣1

陽頂天點了點頭,開始閉目調息。

沒有玄氣,一切都是枉然的。

「請指教1西門夫人拔出利劍,猛地朝楊錚刺來,一下子就傾盡全力!

她當然不奢望擊敗楊錚,但是畢竟是武尊級強者,覺得自己至少能夠將時間拖到太陽落山。那個時候,陽頂天就不勝而勝了。

所以,一拔劍,西門夫人便是拚命的架勢。

楊錚沒有拔劍,而且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待著西門夫人的利劍刺來。

瞬間,傾盡西門夫人全力的利劍猛地便刺到了眼前,眼看就要將楊烈的頭顱劈成兩半。

就在這一瞬間。

楊錚手中寶劍輕輕一抬!

頓時,他的劍鞘直接擋住了西門夫人刺來的劍尖!

然後,西門夫人的劍彷彿瞬間被定住一般!她咬著玉齒,拚命運出所有的玄氣,卻絲毫不能寸進。

頓時,西門夫人面孔通紅,冷汗淋漓而出。

而楊錚完全輕描淡寫,彷彿擋住西門夫人的攻擊完全不費吹灰之力一般。

「姑姑,作為楊氏的女子,你的修為實在太不夠格了。」楊錚淡淡道。

然後,他手掌玄氣輕輕一吐!

頓時,西門夫人如同美麗的紙鳶一般,直接飛出上百米,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絕美的臉蛋瞬間變得蒼白。

「娘1焰焰趕緊騰空而起,接住了受傷的母親。

西門夫人沒有重傷,只是全身玄脈瞬間被一股巨大的能量撕傷,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沒錯,西門夫人幾乎被楊錚秒殺了。

當時,陽頂天秒殺了西門炎,就收穫了無數驚艷的目光。

而現在,楊錚直接秒殺了西門夫人。西門夫人的修為比西門炎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此時楊錚還刺穿了自己的胸膛,那是不是意味著,楊錚的修為超過了陽頂天不知道多少。未完待續……

PS:我最近每天回家的時間都是在晚上八九點,所以只能一更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