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三百六十二章:西門怒斃!戰西門懼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4-15 01:31  |  字數:3804字

??

如花老婆婆聽到她的話滿臉遺憾的走了,留下南宮俊一個人站在銀行門口,她微微仰起頭看著正午正猛烈的陽光,此時一陣大風吹過,不但捲起了一塊落葉,也捲起了她額前的留海,「秋老虎還是那麼有精神。」

「是是是,如花小姐,謝謝你的幫助,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南宮俊丟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跑出了「中國銀行」,幾年沒有回來了,沒想到這裡變得真多啊,連老婆婆也變得那麼彪悍,一滴汗划過南宮俊白皙的鼻頭。

「小俊,如果你給我一個goodbye_kiss我就考慮一下放過這丫頭,怎麼樣?」艾伯特此時此刻的語氣和表情絕對是深情款款的,可是內容卻讓小葵想要狠狠的咬他一口。

這句話在南宮俊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詮釋,嗯,也可以說是體現。

一個中年男人在人群後擠來擠去,舉著一個巨大的接機牌子死命的往前擠,當然,在人擠人的機場里這麼不要命的往人群中擠是很難避免和別人的身體接觸的,很不幸的,這回他撞到了一個不應該撞的人,女人。

小葵的話正好被站在她身後的陽光帥哥聽了個一清二楚,他一把揪住了小葵白白嫩嫩的臉頰,使勁的扭啊扭的,直擰得發紅才放開了手,皮笑肉不笑的又扯住了她的另一邊臉準備擰下去,「在說什麼呢?你要是敢那麼做的話,你就等著被踹飛到太平洋的另一邊吧!」

而在人群的踐踏下,中年男人原本拿著的巨大牌子已經被踩得面目全非,隱約可以看見上面用中文寫著什麼,唯有一個名字還能勉強看清楚,就是「南宮俊」。

「又是你這個老色狼!」怒吼聲又起,可想而知,中年男人接下來的命運會有多麼悲慘了。

南宮俊一腦袋黑線,那你為什麼不幹脆告訴我有人偷東西,雖然她在心中腹誹可禮貌上還是要對「樂於助人」的老婆婆表示感謝,「老奶奶,謝謝你剛剛提醒我,可惜我方才在想事情沒聽到。」

………………

先不管他們這邊要怎麼鬧了,一起來送機的還有一個戴著金邊眼鏡斯文高大的美型男人,他和俊站在一起的畫面簡直就象一副中世紀的油畫般優雅高貴,「俊,快進檢票口吧,廣播都已經播了兩回了。還有,一路順風,到了家記得給我們打電話,保重。」

俊微微一笑,給了面前的美型男一個輕柔的擁抱之後便頭也不回的走進了檢票口,直走到轉角口時才回過頭來又揮了揮手,最終她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檢票口後的走道上時,來送機的幾人還是傻傻的站在原地,久久沒有離開……

「俊,你真的決定要回國了嗎?」在人聲鼎沸的機場內,一個圓臉蛋的可愛女孩子仰起頭直視站在她面前纖細俊逸的少年,少年比女孩要高一個頭有餘,目測身高為175至177左右。

「啊——!色狼啊!」一聲刺耳的尖叫在人群中響起,漂亮的女孩子身邊總有一兩個自認英俊瀟洒的護花使者,中年男人連解析都還未能出口就被其中一個胸前肌肉糾結的肌肉男扭著手送到機場的警衛室去了,期間中年男人雖然掙扎著喊了幾句話,但是色狼說的話食沒人會留意的。

可是,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俊敲了敲圓臉女孩小葵嫩白的小額頭,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看著她,「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呢,好啦,我要是再不進去的話飛機就要起飛啦!」

「謝謝你,還要謝謝學長這麼多年來對我的照顧,放心吧,我以後還會過來英國看你們的,謝謝你們來送機,我要走了,bye……」

小葵不舍的緊緊揪住了俊的衣袖,哭喪著臉悲痛欲絕的說:「俊學姐~~你不要走啦~~沒有了你小葵會因為相思之病而死的啦~~小葵不要俊被你家那邊的壞女人騙啦,學姐是小葵一個人的~~」

等她好不容易終於將錢包里的錢都兌換成人民幣之後正想提起地上的行李出門外打車時,發現原本應該在她左手邊的行李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看看右邊也沒有,然後身後的一個老婆婆拍了拍她的肩膀。

南宮俊一個人走在路上,有點茫然的看著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子,不知道坐霸王車會不會被抓去關?

小葵低下頭,用俊聽不到的音量喃喃自語,「早知道學姐要回國上次的畢業慶祝會上就該將學姐灌醉了拖上床去為所欲為~~5555~~人家好後悔啊~~」

從幼兒園開始,她便是班上的王子殿下,然後無論是升上國小、初等部、中等部,她都是別人眼中最完美的王子,一直在女校生活的日子讓她幾乎忘記了世界上還有一種性別為男的雄性生物,混跡在女生群之中她自得其樂,享受被人仰慕的感覺,也完全不覺得被女人仰慕有什麼不好!

還未等她說完,機場的廣播又一次響起,「飛往中國C市的航班MG547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未登機的旅客儘快到C6檢票口登機,本航班將於10分鐘後起飛,請旅客們抓緊時間登機。」

「可是,可是你就捨得在這邊認識的朋友嗎?還有啊,教授不是還說要介紹你到醫學研究中心去研究藥物學嗎?這可是個別人求也求不來的大好事啊!最重要的當然還有最愛最愛俊的小葵我在這邊啦~~」

艾伯特馬上轉過頭來,海洋般深邃的藍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俊,接近190的身高讓人直接忽視了站在他身邊還沒有他肩膀高的小葵,所有人的視線都定在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