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五十九章:秒殺,秒殺!第二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很顯然,西門無涯早早就看出了他的為人,所以把他遠遠調離雲霄城,讓他去鎮守邊境的深淵城堡。 …… 「好了,該說都說完了。開打吧1西門怒道:「對了,殺掉你以後,等下我會輸給西門懼。我投靠西...

西門炎瞬間將玄氣運到了極致。

他清楚地知道,這次城主之位大決武自己沒有一點點希望。比起西門怒和西門懼,他實在差了許多。但是,在萬眾矚目中,他一定要表現到極致。

所以,他要用最最華麗的效果,秒殺陽頂天,給在場幾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最最重要的是,在日後雲霄城中得到一個真正實權的重要位置,甚至在整個西北大陸,都能得到一個重要位置。此時在他內心中,早已經不將雲霄城當成是雲霄城了,內心早已經選擇為西北秦家賣命了。

陽頂天見到西門炎衝來,頓時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依舊沒有拔劍!

瞬間,西門炎便到了面前,手中大劍直接朝陽頂天頭頂猛地斬落!

頓時,所有人一聲驚呼。

「死吧,雜種1西門炎怒吼道,猛地便要將陽頂天斬成肉泥!

此時,秦懷玉扭過頭去,不願意看接下來的一幕。

陽頂天的劍依舊沒有出鞘,右手握劍猛地一舉。

「當……」一聲脆響,火星四濺,頓時,陽頂天直接擋住了西門炎的劍。

西門炎見到自己的劍輕而易舉被擋住,頓時一驚。

「礙…」西門炎瘋狂怒吼,雙手握劍,瘋狂地往下壓。

陽頂天一隻手,輕鬆地頂著西門炎所有的能量壓制。

西門炎用盡全力,面孔越來越紅,越來越紅,冷汗完全爆出,但是他手中的劍依舊無法壓下分毫。

「白痴,西門懼和秦懷玉故意讓你來送死1陽頂天淡淡道。

然後。玄氣輕輕一吐!

「噗……」頓時,西門炎手中的利劍瞬間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這個效果,真是無比的華麗。西門炎手中雖然不是什麼神兵,但也是萬中無一的寶劍。就這樣在風中消散,化成無數的粉末飛走。

緊接著。在西門炎震驚的目光中,他鮮血猛地狂噴,整個身軀,如同風箏一般,直接飛出去幾百米。

「砰……」西門炎的身體,直接摔在楊岩面前,鮮血不斷從口鼻噴出,摔倒地上后,他雙手猛地撐地。想要努力起來,卻發現全身上下沒有一點點力氣,全身的玄脈,彷彿成為一團爛泥一般。

「不……」西門炎一聲慘嚎,飆射出一口血箭,眼睛一翻,直接倒地,人事不省!

從頭到尾。陽頂天沒有拔劍,沒有用任何招術。更別說用什麼玄技了。就這樣直截了當地秒殺西門炎。

……

廣場上,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驚駭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在場幾萬人,都不知道陽頂天此時具體是什麼修為,只知道在一年半前,他還只是一個三星玄武者。而此時的西門炎可是武宗級強者,就這麼被陽頂天輕描淡寫的秒殺。

那麼,陽頂天該是何等級別?

甚至楊岩、西門懼和秦懷玉等人都露出驚愕凝重的表情。

他們知道陽頂天的修為,也故意是讓西門炎去送死。但是卻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這麼輕而易舉低秒殺了西門炎。

「萬歲。萬歲……」

陽頂天的嫡系部隊先反應過來,然後興奮地狂吼。

接著,在場所有人都開始大聲呼喊。

「陽頂天萬歲1

……

楊岩深深吸一口氣,大聲道:「第一戰,台主陽頂天勝!二號挑戰者上台,進行挑戰1

隨著楊岩一聲令下,西門怒持劍,一步一步地走上比武台。

他長得很帥,而且冷酷冰冷,所以行走間頗有氣勢。

不過漸漸地,有人開始驚呼。

緊接著,所有人都發現了,西門炎所過之處的每一步,都留下一道深深的腳櫻這還沒有什麼,關鍵每一個腳印的硬石,全部被燒成焦黑!

這石頭是何等的堅硬,想要弄碎的話,或許很多人都能做到。但是踩下一道深深的腳印,卻有沒有一點裂痕就非常驚人了。更加可怕的是,他腳下釋放的玄氣,竟然將石頭都燒焦了。

要知道,想要燒焦石頭可比燒紅鋼鐵難得多了。

可見,這西門怒的修為是何等的驚人!

……

西門烈和西門夫人對視一眼,分別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擔憂。

「烈,這西門怒修為究竟如何?」西門夫人道。

「此人一貫來對我們非常疏遠,我實在不知道他具體修為。」西門烈道:「但是從目前看來,他修為完全不亞於我。」

「那你此時和小天比起來,修為誰強?」西門夫人道。

西門烈道:「單純玄氣修為的話,我比少主更強一些。」

頓時,西門夫人心中更加充滿了不安。

這西門怒竟然比西門烈的修為可能還要稍稍高一些,而陽頂天的修為比西門烈還要低一些,那這一戰看起來真的就讓人擔憂了。

……

西門怒走到陽頂天對面,緩緩道:「陽頂天,你剛才的表現,真是讓人驚艷。」

「承蒙誇獎1陽頂天道。

「你修為進展之快,真是遠遠超過我的想象。」西門怒道:「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1

「承蒙誇獎。」陽頂天道。

「但是,這一切都結束了。」西門怒道:「你拿走了你不該拿的東西,你惹了不該惹的敵人。所以,一切到此為止了,日後或許會留下你絕頂天才的名聲,但是這一切到此為止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我是三星級武尊。」西門怒淡淡道:「我的修為,應該比西門烈還要高一級,比你至少高出一階,所以你沒有希望了。記得被我殺了之後,到地下不要埋怨我,是你自尋死路。」

陽頂天終於忍不祝皺眉問道:「西門怒,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西門怒道。

「你是西門師叔的最器重的義子之一,為何要背叛他,與亂臣賊子同流合污?」陽頂天道:「西門烈大哥曾經多次說過,你可能會是我們的戰友,為何你卻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西門怒笑道:「你都要被殺了。還那麼在意這個答案?」

陽頂天點頭道:「當然,如果現在不問,我怕以後都沒有機會再問了。」

「那好,我告訴你,有兩個原因。」西門怒道:「第一個原因,在義父眾多義子中,我是最英俊的一個。所以,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和焰焰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義父卻將焰焰許配給你這個來歷不明的外人。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把整個房間都砸掉了,殺掉了幾十個無辜的人。」

「那第二個原因呢?」陽頂天道。

「第二個原因,我只會站在強者的一邊。」西門怒道:「讓我效忠你這個乳臭未乾身份低賤的外人,我還不至於那麼做賤自己,我不像西門烈那麼愚蠢。」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明白了,多謝告知。」

「其實還有第三點原因。」西門怒目光露出一絲陰沉道:「在眾多義子中,我的修為不亞於西門烈,我的智謀不亞於西門懼。我的相貌氣度遠遠超過他們。為何義父卻早早地將我打發到深淵城堡,讓我遠離雲霄城。這讓我非常憤怒不滿。尤其他選擇你作為繼承人的時候,我已經不把他當成義父了。我要砸碎他的一切,我要讓他知道,他的選擇是錯的。」

陽頂天徹底明白了!

西門怒此人,心機深沉且不說,最重要的是心胸極度狹隘自私。他之所以會站在西北秦城的一邊。完全是因為內心對西門無涯的恨意。

很顯然,西門無涯早早就看出了他的為人,所以把他遠遠調離雲霄城,讓他去鎮守邊境的深淵城堡。

……

「好了,該說都說完了。開打吧1西門怒道:「對了,殺掉你以後,等下我會輸給西門懼。我投靠西北秦城的條件你可知道是什麼嗎?」

陽頂天目光一縮。

「是西門焰焰。」西門怒道:「這裡事情結束后,我仍舊回到我的深淵城堡。但是,西門焰焰必須歸我。當然,她或許已經被你玷污了,不過我不會在意的。」

陽頂天內心怒火萬丈。

「你是用玄技,還是直接武鬥,都隨便你。」西門怒道:「趕緊結束這一切吧,殺了你,晚上我還來得及趕回深淵城堡和焰焰洞房。」

說罷,西門怒瀟洒地拔劍。

他的劍,非常名貴。是西門無涯從某處得到的上古名劍,比起焰焰那一支,玄氣加成上甚至有甚之。

他的劍,非常漂亮,劍刃如水如鏡,照出西門怒俊美冷酷的面孔!

西門怒輕輕一甩,劍指陽頂天,道:「看在義父的面子上,賜你全屍1

微風吹過,西門怒的長袍輕輕飄起,頭髮微微一揚,更加顯得英姿非凡!手中利劍絲毫不動,完全一派高手風範!

頓時,所有人屏住呼吸。

他們看得出,陽頂天真正的勁敵出現了。

三星級武尊,所有人都不覺得,陽頂天能夠從他的劍下逃得性命!

……

陽頂天舉起寶劍,指著西門怒道:「來吧1

「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也別忘記了拔劍。」西門怒輕飄嘲諷道。

陽頂天笑道:「對你,我大概還不需要拔劍1

這話一出!

瞬間,西門怒面色巨變,俊美的面孔,瞬間通紅!

衝天的怒意,衝天的殺氣,洶湧而上!

他西門怒,從來都沒有受過如此的恥辱!

從開始到現在,他都完全沒有把陽頂天放在眼裡,完全是一派高手風範!高高在上地望著陽頂天,彷彿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他。所以,口氣中充滿了優越和憐憫。

現在,對方竟然說,你連讓我拔劍的資格都沒有!

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加恥辱的事情嗎?

西門怒,瞬間發怒到了極點!雙目瞬間,充滿了刻骨的怨毒!

陽頂天終於知道,西門無涯為何給他取名西門怒了。陽頂天之前一直都非常奇怪,西門怒此人冷酷俊美,和怒字扯不上關係,為何西門無涯會給他取這麼一個名字。

現在看來,西門無涯這個名字取得精準極了。此人心中之狹窄,此人之睚眥必報,完全是陽頂天所見之最!

「陽頂天,你羞辱了我,等下我會讓你以最恥辱的方式死去。」西門怒冷酷道,聲音如同從九幽地獄發出一般的冷寒。

說罷,他腳下一彈,手中利劍,輕飄飄朝陽頂天刺去!

西門怒學的是八品武技,冷焰劍訣!

整個雲霄城中,他是唯一學習這套劍法的。

因為冷焰劍訣雖然是火性武技,但是卻偏向陰冷,非常符合西門怒的性格和天賦。而且最關鍵上面有一個焰字,從那個時候起,他就對焰焰充滿了絕對的佔有慾!

「嗖……」

玄氣注入,頓時西門怒的利劍瞬間變色,湧出一團藍色的火焰。

「呼……」

西門怒的劍還沒有到,頓時一條藍色的火蛇,猛地射出。

刁鑽狠毒,無比快捷,猛地朝陽頂天飛去,瞬間纏繞陽頂天脖頸,張開獠牙,猛地朝陽頂天脖子咬下!

望著這劍芒火蛇可怕的眼眸,就和西門怒一模一樣。

眾人驚呼出聲,因為陽頂天幾乎是瞬間,就被纏繞住脖頸。

這一招,是冷焰劍訣第三招,鬼連環!

一旦被纏住脖子,不死不休,幾乎必死無疑!

所以在場眾人,震驚出色,面色巨變!

楊岩不屑一陣冷笑,道:「不過如此1

見到劍芒火蛇咬來,陽頂天直接張開嘴巴。

眾人驚詫,他瘋了嗎?陽頂天這是被嚇瘋了嗎?

瞬間,這條兇狠的劍芒寒蛇猛地鑽入陽頂天的嘴內。

有些人直接閉上眼睛!

因為,陽頂天這種行為,完全是在找死!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所有人再次驚呆了。

陽頂天張開嘴,輕輕一吐。

頓時,一團火焰從嘴裡冒出,撞在那條可怕的劍芒火蛇上。

瞬間,那條兇殘恐怖的火蛇,瞬間灰飛煙滅!

怎麼可以這樣?

眾人驚詫!

包括西門怒,也滿臉震驚!

怎麼會這樣?

但是很快,這種情緒直接掃去。

西門怒的利劍,彷彿一條更加可怕的毒蛇,閃電一般刺入陽頂天的嘴內!

「礙…」

焰焰和西門夫人一聲驚恐的低呼。

在場幾萬人,也猛地站起,望著眼前可怕的一幕。

西門怒的利劍,直接飛快刺入陽頂天的嘴內,如同最歹毒的毒蛇。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二人剛剛開戰,場面竟然就如此刁毒兇狠,可怕恐怖。

這次的陽頂天,怎麼看都必死無疑!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