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四十九章:滅火融摩沙!殺回雲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緊接著是黑紅。 與此同時,火融的身軀瞬間變成黑色,他中了蛇尾嬌的毒。 火融摩沙此時雙眼全部都是鮮血,死死地盯著陽頂天,冷道:「你陰我?」 「沒錯,我陰你。」陽頂天冷冷道:「你...

陽頂天,蛇尾嬌,西門夫人,西門烈!

四個人,都將玄氣運到了極致,全部準備最強大的玄技殺招。

陽頂天右手握著阿丑雛劍,將億靈妖火的能量運到了極致,八品魔焰島訣第三招魔劫裂獄刀也已經準備就緒。之所以不用魔由心生,是因為時間太長,而且對被攻擊者要求太多。

而左右,將電系玄技山川裂運到極致。

尋常時候,陽頂天絕對不會使用電系玄技,因為很有可能會暴露他假冒隱宗傳人的身份,這是非常致命的。

但現在,為了殺火融摩沙,就必須使出這一招。

雖然,現在的火融摩沙體內已經滲透了能量黑洞,加上改造玄脈時候,渾身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此時修為距離巔峰時期肯定差得很大。但還是不可小窺,陽頂天必須先用電系玄技撕開他的防禦。

四個人屏著呼吸,等待廝殺的那一刻。

……

「賤人,我殺了你……」

火融摩沙一聲暴怒的低喝。

帶著衝天的殺氣,化作熊熊的烈火,直接衝進房間之內。

「轟……」頓時,堅固的牆壁直接粉身碎骨。

火融摩沙,如同野獸一般衝進來,舉起巨大的魔棒,對著床上狠狠砸下。

「山川裂……」

陽頂天左手的電系玄技猛地擊出。

頓時,一道無比巨大的閃電,猛地朝火融摩沙頭頂劈落。

電系玄技,無視任何防禦。

而且,此時陽頂天的修為已經無限接近於武尊。所以這道閃電劈下的威力,非常巨大。

火融摩沙被集中之後,身上熊熊燃燒的火盾瞬間熄滅。野獸一般的巨大身體,瞬間被麻痹。

陽頂天的電系玄技殺不了他,甚至不能重傷他,但是卻可以撕開他的能量防禦,讓他麻痹在地。

這就足夠了。

「殺……」

閃電劈過之後。

陽頂天阿丑雛劍猛地斬下。

魔劫裂獄刀!

頓時,一套黑紅色的巨大火焰巨刀,猛地朝火融摩沙斬下。

與此同時,西門烈,西門夫人,還有蛇尾嬌的最強大的玄技,齊齊射出。

西門夫人的玄技,是一條分紅的*光芒,猛地將火融摩沙的脖頸纏繞。

西門烈的玄技,是從天而降的巨大光劍。

而蛇尾嬌的玄技,是無數條光影幻蛇,鑽過火融摩沙的身體。而且,這些光影幻蛇,都是帶毒的。

因為,蛇尾嬌練的是毒功!

……

被四道玄技攻擊的火融摩沙,碩大的身軀猛地一震,銅鈴大小的眼睛猛地一瞪,射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轟……」四道巨大的能量,猛地鑽入他的體內,洶湧地撕裂他的五臟六腑,他的玄脈,他的氣海。

「噗……」

「不……」

一聲激烈的狂吼。

鮮血如箭一般,猛地從火融摩沙的七竅中瘋狂噴出。

一開始是鮮紅,後來是紫紅,緊接著是黑紅。

與此同時,火融的身軀瞬間變成黑色,他中了蛇尾嬌的毒。

火融摩沙此時雙眼全部都是鮮血,死死地盯著陽頂天,冷道:「你陰我?」

「沒錯,我陰你。」陽頂天冷冷道:「你難道沒有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有了很大的退化嗎?直接從九星武尊,變成了五星武尊左右。加上重塑玄脈的痛苦,所以修為更加不堪了。」

「那一寸紫色娜迦玄脈是假的?」火融摩沙道。

「當然是真的。」陽東是,我在裡面下毒了,下一種會吞噬你所有玄氣能量的毒。」

「明白了,你果然陰險厲害。」火融摩沙道。

接著,火融摩沙朝蛇尾嬌望去,道:「你,背叛了我?」

「是呀,我背叛了你。」蛇尾嬌嬌聲道,甚至臉上依舊帶著冶盪的笑容。

「你沒有被陽頂天睡,你只是在做戲,只是為了殺我,你沒有被睡,對不對?」火融摩沙道。

「這很重要嗎?我們是要殺你啊,你還在意我沒有被睡?」蛇尾嬌道。

「這當然很重要,我的女人絕對不能被別的男人睡。」火融摩沙道。

「那你放心吧,我肯定會給你戴綠帽子的。」蛇尾嬌道:「我肯定會找一個男人,讓他享用我全身的每一處地方的。在床上,我肯定要表現得放蕩一百倍。」

這話一出,火融摩沙頓時暴怒一吼。

頓時,鮮血狂噴而出。

「你害我父親,你害我的兒子,你就應該知道有今天。」蛇尾嬌冷冷道:「我想著這一天已經很多年了,在睡夢中,我無時無刻都不想殺你,今天終於讓我如願以償了。」

火融摩沙頓時望向西門夫人,道:「我真後悔埃我真後悔沒有霸王硬上弓,還講究什麼風度,否則你早就被我睡了千百次了。」

「不可能。」西門夫人冷道:「在你還沒有玷污之前,我就已經成為一具屍體,我絕對不會背叛我的丈夫,哪怕是被迫的。我夫君不像你,他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所以我會為他守節一身。不像你,你的妻子不但要給你戴綠帽子,而且還千方百計想要殺你。」

火融摩沙沒有理會西門夫人的話,而是直接望向陽頂天,冷冷道:「我後悔,我後悔剛才為什麼沒有將你棒砸死1

「因為你利令智昏。」陽頂天冷笑道。

「不過,現在都還來得及,還來得及……」忽然,火融摩沙臉上露出無比的猙獰和兇狠,目光彷彿迸射出的兩團火焰熊熊燃燒。

「大家同歸於盡,同歸於盡吧……」

火融摩沙哈哈大笑,眼中頓時露出無盡的殺氣,全身迸發出無比的危險。

蛇尾嬌面色一變,道:「不好,她要自爆氣海,快跑1

就算火融摩沙修為退化到四五星武尊,凝聚氣海的玄氣也是無比驚人的。一旦自爆,陽頂天等四人基本上沒有生機。

「想跑?來不及了。」火融摩沙大吼道:「你們真是愚蠢,為什麼不直接殺掉我?竟然讓我喋喋不休,讓我有機會用心火焚燒氣海,自爆氣海1

「同歸於盡吧,同歸於盡吧……」火融摩沙身上爆出可怕的紅芒,然後朝陽頂天和西門夫人的方向撲來。

西門夫人絕美的臉蛋一片蒼白。

眼看著火融摩沙就要氣海爆炸,和所有人同歸於荊

此時,陽頂天冷冷一笑道:「同歸於盡?不要做夢了1

緊接著,陽頂天手掌一揮。

「轟……」頓時,一朵艷紅的火焰猛地從火融摩沙的肚子中燒出,直接燒穿他的氣海。

什麼自爆氣海,別想了!

這是八品魔焰刀訣的秘密招數,魔由心生。

一開始,陽頂天不能用這一招,因為一旦被敵人發現可以立刻阻止。現在,火融摩沙一心要同歸於盡,就完全不理會任何氣海防禦了,所以直接被陽頂天下了魔由心生,直接被燒穿了氣海,燒穿的小腹。

火融摩沙望著自己被燒穿的氣海和小腹,他此時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氣海的存在了,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玄脈飛快的萎靡。

「不,不……」火融摩沙不甘地狂吼,無數的鮮血狂噴而出。

此時的他,已經徹底從一個九星武尊,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了。

陽頂天上前,收起魔由心生的玄火。

原先,魔由心生是無法停止和收回的。自從有了玄火之後,陽頂天就可以自如地釋放,收回。

然後,給火融摩沙服下一顆聖靈丹,可千萬不能讓他現在就這麼死了。

「走,我們出去。」陽頂天淡淡道:「想要順利離開風雲烈谷,還有最後一關。」

……

陽頂天、蛇尾嬌,西門夫人,西門烈走出了院子。

此時,院子外面被幾千人圍祝

五個武尊級長老,十幾個武宗級強者,上百個武玄級強者,還有幾千個蠻騎,將陽頂天四人圍得水泄不通。

陽頂天四人一出來,頓時所有人舉起兵器,對準了陽頂天。

大戰,一觸即發!

「你殺掉了我們的谷主?」一名老者上前道。

「他還沒有死。」陽頂天道。

那名老者冷聲道:「剛闖入風雲烈谷,殺我谷主,定將你踏成肉泥1

「你們做不到。」陽頂天淡淡道:「我們這邊,四個武尊,你們五個。所以,你們殺不了我們。所以,在這裡我和你們做一個交易,把我的一千多黑血騎軍放了,然後我把火融摩沙還給你們。」

「他已經成為廢物了,我們要他做什麼?」那名老者冷聲道。

蠻族就是這麼勢利無情。

「你們如果足夠聰明的話,應該清楚地知道,你們現在最大的敵人並不是我,而是你們內部。火融摩沙完了,總要有一個人成為新的谷主,難道和我廝殺耗掉你們大部分的力量去成全了別人嗎?」陽頂天冷笑道。

對面風雲烈谷的高手面色微微一變。

這個道理他們當然都知道,而且陽頂天說得一點都沒有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爭奪谷主之位。

「蛇尾嬌,你的兒子呢?」陽頂天忽然問道。

蛇尾嬌微微一愕,然後大聲喊道:「阿獃,把小狼背出來。」

「哦……」遠處,一個壯漢大聲應道。

過了一會兒,一個巨大的壯漢背著一個奄奄一息的青年男子跑了過來。

這個壯漢就是蛇尾嬌最忠心的奴僕,叫阿獃。因為腦子有點問題,所以永遠都忠誠,永遠都不會背叛。

他背上這個十八歲的青年男子,就是戰狼,曾經風雲烈谷中最出色的少年,火融摩沙最出色的兒子。

不過,他還真不像是火融摩沙的兒子,他長得不像蠻族人,反而像是山外的人,非常清秀。

不過,此時的他已經奄奄一息,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見到自己的母親,不要說開口,就連睜開眼睛都做不到,讓人懷疑他隨時都會離去。

見到自己的兒子,蛇尾嬌淚水頓時洶湧而出。

「眾所周知,蛇尾嬌的兒子戰狼,被妖獸重傷,修為全毀,危在旦夕,所有人都知道,他無救了。」陽頂天道。

在場所有人都點頭,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蛇尾嬌不知道耗費了多大的代價,都無法挽回他兒子的生命。

此時,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小的丹藥,直接塞進戰狼的嘴裡。

然後,直接用玄氣將丹藥推進他的肚子裡面,用玄氣催化裡面的聖水,滲透全身。

短短几分鐘后,奇出現了!

戰狼蒼白可怕的肌膚,竟然恢復了紅潤。

原來瘦削之極的皮肉,竟然漸漸恢復了彈性。

一股強大的生機,在戰狼身上復甦。

所有人都驚呆了,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的奇。

而狂喜之下的蛇尾嬌,也完全震驚了。儘管她請求陽頂天救她兒子,但其實內心並不抱希望的。

誰想到,陽頂天竟然如此神乎其技,這麼短的時間內,救活了他的兒子,完全是神跡一般。

睜開眼睛后的戰狼,彷彿沉睡得太久,眼中一片迷茫,最後目光落在自己的母親身上。

「小狼1蛇尾嬌一聲凄呼,猛地朝戰狼撲去,緊緊將他抱在懷中。

此時,在場上千人全部獃獃地望著陽頂天,完全被陽頂天的手段驚呆了。

「我不知道你們當中最終誰會獲得最終勝利,誰會成為新的谷主。」陽東是,這一切和我無關,我不想插手你們風雲烈谷的任何事情。但是,不管你們中任何人成為了新的谷主,都會是我的盟友,我將無償給一顆聖水神丹,可以起死回生的神丹1

這話一出,眾人轟然。

有這樣一顆丹藥,幾乎就等於多了一條生命埃誰不眼熱,誰不瘋狂?

「這個交易,你們做不做?」陽頂天道:「你們中不管誰成為風雲烈谷的谷主,都會是我雲霄城的盟友,我都會立刻將神丹送上,這個交易,你們做不做?」

頓時,在場五個長老互相望了一眼。眼中充滿了戒備和危險的氣息。當然,不是針對陽頂天,而是針對彼此。

五個長老,代表風雲烈谷最大的五個勢力。風雲烈谷的谷主,肯定在這五人中產生。所以,他們互相才是最大的敵人。為了給火融摩沙報仇,去殺陽頂天的話,那要多大代價,太不值了。

而且,陽頂天最後的條件讓他們內心火熱。誰成為谷主,誰就能獲得一顆神丹。

此時,五個長老真的誰都不願意得罪陽頂天,畢竟他們一方足足有四個武尊級強者,想要殺掉他們,是不可能的。

五個人同時點了點頭,道:「我們同意1

陽頂天上前,和五人分別擊掌道:「交易愉快。」

然後,他將徹底迷亂呆化的火融摩沙放在地上,道:「火融谷主,就交還給你們了。請放掉我的一千多名黑血騎軍兄弟吧。」

五個長老點了點頭,拿出五面令牌,遞給一個蠻騎道:「去將所有的黑血騎軍放掉,歸還所有的武器和戰馬。」

「是1那名騎士持著令牌,飛馳而去。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見到了這一千多名黑血騎軍兄弟。

他們每人臉上都充滿了憤怒和不甘。他們之所以被繳械,並不是因為他們戰鬥力弱,實際上儘管風雲烈谷有幾萬蠻騎,但是想要殲滅這近兩千黑血騎軍還是不容易的。但是,西門夫人落在火融摩沙手中,讓所有的黑血騎軍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他們內心充滿了憤怒和不甘,就想要狠狠地衝殺一常所以,他們的望向風雲烈谷蠻騎的目光也充滿了敵意。

但是在見到陽頂天的一剎那,所有黑血騎軍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的狂熱,無比的仰慕。

「拜見少主1

所有黑血騎軍整齊跪下,齊聲震天。

陽頂天騎上戰馬,大聲喝道:「兄弟們,上馬,我們殺回雲霄城1

「殺回雲霄城1所有黑血騎軍兄弟,瘋狂大吼,震聲激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