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四十七章:謀殺火融!夫人魅惑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這無恥的嘴臉,陽頂天還真是嘆為觀止。 陽頂天冷道:「放掉我岳母,放掉所有的黑血騎軍,讓我帶他們離開,我就幫你融化娜迦玄脈。」 「不行,不要得寸進尺。」火融摩沙兇猛喝道:「我可以放...

整張紙燒完,不會超過十五秒。

火融摩沙說完話后,已經過去了一半。

「你是七品下等玄脈,所以始終無法突破宗師。」陽頂天道。

「廢話,我難道會不知道。」火融摩沙怒聲喝道,這完全是他心中最痛的地方,他已經六十歲了,十幾年前他得到了一個奇遇,一直突破到九星武尊,然後這十幾年,他毫無寸進。不知道用了多少丹藥寶貝,修為就是沒有半點進展。

因為他是七品下等玄脈,眼前九星武尊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此時,紙燒掉了四分之三。

「我可以幫你提升玄脈品級。」陽頂天道。

此時,紙幾乎燒完。

火融摩沙目中殺氣衝天,魔棒朝著陽頂天頭頂猛地砸落,不聽一句解釋。

因為他覺得陽頂天的話,是無比荒謬的。提升玄脈?他火融摩沙幾乎從未聽說過,只是在某些古老的典籍中看到過。就算是大宗師強者,也無法幫人提升玄脈品級,更何況是區區一個二十歲的毛孩子。

暴怒之下的火融摩沙,覺得自己被欺騙調戲了,直接就要將陽頂天砸死。

陽頂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截東西。

晶瑩剔透,紫光四溢,僅僅一寸,卻將整個王殿照得流光溢彩。一寸的晶體裡面,彷彿有無數能量閃動,彷彿無數星辰呼吸閃耀。

火融摩沙生生住手,魔棒在陽頂天頭頂一寸處停了下來。

那股勁風,直接刮過陽頂天面孔,一陣劇痛,鮮血從口鼻之中流出。

火融摩沙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可以看定這是一件寶貝。而且是極度極度稀罕的寶貝。

「這是什麼?」火融摩沙問道。

「娜迦族的玄脈。」陽頂天道。

「什麼?」火融摩沙頓時震撼驚詫,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顫抖道:「娜迦族的玄脈?不可能?上古娜迦族的玄脈怎麼會在你的手中?這不可能,那可是半神之族。」

陽頂天淡淡道:「我剛剛從幽冥海出來。」

火融摩沙一愕,幽冥海,舉世聞名。尤其在火融摩沙這等人心中。幽冥海是無所不能的,擁有著天下所有的寶貝,是最最神秘強大的地方。

如果真的是娜迦族的玄脈,那,那自己突破宗師級,真的沒有問題了。

如果世界上還有一件東西可以提升玄脈品級,好毫無疑問就是娜迦族的玄脈了。這件事情,很多個上古典籍上都有記載。娜迦族的玄脈,幾乎是唯一可以提升玄脈品級的寶物。

「這一寸紫色娜迦族玄脈。足夠讓你突破八品玄脈品級,儘管只是八品下等。但是讓你突破宗師級強者也綽綽有餘了。」陽頂天淡淡道:「你放掉我岳母,還有所有的黑血騎軍,我把這一寸紫色娜迦玄脈給你。」

火融摩沙渾身顫抖,目光大亮!

此時,他真的將什麼美女都拋在了一邊。比起突破宗師級強者,美女算是什麼東西?

整整十幾年了,十幾年自己的修為毫無寸進。今天終於要突破宗師級強者拉。

狂喜和興奮過後,火融摩沙臉上頓時露出無比狡詐的光芒。手掌猛地一張。

「嗖……」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將這一寸紫色娜迦玄脈從陽頂天手中吸走。

火融摩沙抓著這一寸紫色娜迦族玄脈,眼中無比迷戀狂熱,湊到最近處,拚命地欣賞。

「怎麼樣?谷主,您可同意我的交易?」陽頂天冷笑道。

「哈哈哈哈……」火融摩沙一陣狂笑道:「做夢吧,蠢貨!這根紫色娜迦族玄脈我要了。但是你的岳母,我還是娶定了,睡定了。你要不想死,就立刻給我離開,等著和我的喜酒。否則我現在就將你砸成肉泥。」

陽頂天淡淡一笑,對於火融摩沙的無恥,他早就有了心裡準備了。

「谷主,您這翻臉也太快了。」陽頂天冷笑道。

「我從來都不虛偽,我的一貫來就是直截了當的無恥。」火融摩沙得意洋洋道:「現在這娜迦族玄脈在我手中,你難道還奪得走嗎?」。

陽頂天笑道:「谷主大人,這段娜迦玄脈在您手中是沒錯。但是沒有任何用處?」

火融摩沙暴怒道:「你說什麼?你想要有什麼詭計?我活活砸死你。」

「因為,你如法融化這段娜迦玄脈,所以你就吸收不了它的能量。」陽頂天道。

「我不信1火融摩沙吼道。

頓時,他運起玄氣。

瞬間,他的巨大手掌猛地紅起,陽頂天在他身邊都清晰地感覺到,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最後,火融摩沙的手掌完全通紅一片,抓在那支魔掌上。

頓時,玄鐵魔掌也被燒紅。

「哈哈,你知道這玄鐵需要多高的溫度才能燒紅嗎?你竟然說我無法融化這玄脈,哈哈……」火融摩沙瘋狂大笑。

陽頂天看得出來,這玄鐵大概五千度才可以融化。

而這個火融摩沙,竟然憑藉玄氣和心火,就可以將溫度加到五千度,真是足夠聳人聽聞的。可見,他憐的是極烈陽系的武功。

緊接著,火融摩沙用燒紅的手掌抓著這一寸紫色娜迦族玄脈,試圖要融化掉他。

陽頂天內心無比的嘲笑。

真是無知者無畏,就憑藉他的玄氣和心火,連血烏金都燒不熱,還想要融化娜迦族玄脈,真是做夢!

普通的玄火,都無法融化紫色娜迦族玄脈。

火融摩沙拼盡了全力,這段紫色娜迦玄脈依舊冰涼一片,沒有任何反應。

「礙…」火融摩沙一聲狂喝,全身的火焰猛地燒起。

頓時,他身邊的桌椅也承受不了這麼可怕的高溫,開始碳化燒起。而另外一手的玄鐵魔棒,通體變得通紅。

火融摩沙完全到了極限。

但是,這寸紫色娜迦玄脈依舊冰涼一片。

終於,火融摩沙放棄了,他內心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融化這支娜迦玄脈了。

「陽頂天。你有辦法融化這支娜迦玄脈?」火融摩沙冷聲問道,眼中充滿了不屑和懷疑。

「當然。」陽頂天道。

「做夢1火融摩沙冷笑道:「我什麼修為,你什麼修為。我都做不到,你想要融化這娜迦玄脈,完全是做夢1

「我當然能夠做到。」陽頂天道:「因為,我有玄火1

「什麼?」火融摩沙驚爆道:「什麼?你有玄火?」

不怪火融摩沙有如此巨大的反應。

因為,玄火幾乎是所有武者的夢想!擁有了玄火,幾乎意味著一個大宗師級武者的誕生。

對於幽冥海這麼神秘的勢力,火融摩沙當然不了解。但是現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玄火的人,火融摩沙一隻手都輸得過來。

哪怕西北秦城這樣逆天強大的勢力,也僅僅只有秦萬仇一人擁有玄火。

而作為秦城的第二高手秦無眠,哪怕作為八星級宗師,也沒有玄火,所以始終無法突破大宗師。

而眼前這個小毛孩,竟然說他有玄火,僅僅二十歲的毛頭小子。竟然說有玄火。哪怕是東方冰凌,也沒有玄火埃

「小子,你做夢吧。」火融摩沙大笑道:「你要是擁有玄火,我他媽的就有劍魂了,就突破大宗師了。」

火融摩沙寧死都不願意相信,眼前這小子會有玄火。

陽頂天沒有解釋,手指輕輕一劃。頓時一朵火焰騰空而起。

艷紅紅的,無比的美麗!

火融摩沙眼睛一顫,然後冷笑道:「你怎麼能證明這是玄火?明明是普通的心火。」

「嗖……」陽頂天輕輕一指,頓時玄火化作一道光劍,猛地射過火融摩沙的玄鐵魔棒。

無聲無息。玄火直接穿過玄鐵魔棒,瞬間在魔棒上燒出一個洞孔。那一塊玄鐵,幾乎直接汽化,消失不見。

火融摩沙驚詫!

只有玄火才能做到這一天。

瞬間直接燒穿自己的玄鐵魔棒,這是何等可怕的溫度?眼前這小子,果然有玄火。

頓時,火融摩沙內心充滿了無限的妒忌和恨意。

為什麼?憑什麼?

他都六十歲了,而且是兩千里風雲烈谷的主人,為什麼自己不能得到玄火。而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可以得到玄火?為什麼?

頓時間,火融摩沙內心充滿了衝天的殺氣。

足足幾分鐘后,他才將內心的殺氣壓制下來,朝著陽頂天笑道:「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你把這一寸娜迦玄脈融化掉,我饒你性命,否則我就將你碎屍萬段。」

這無恥的嘴臉,陽頂天還真是嘆為觀止。

陽頂天冷道:「放掉我岳母,放掉所有的黑血騎軍,讓我帶他們離開,我就幫你融化娜迦玄脈。」

「不行,不要得寸進尺。」火融摩沙兇猛喝道:「我可以放走你和所有的黑血騎軍,你的岳母我一定要。」

陽頂天冷冷道:「放掉我岳母,放掉黑血騎軍,我幫你融化娜迦玄脈。」

「我現在就將你砸成肉泥。」火融摩沙吼道,然後依舊紅統統的玄鐵魔棒猛地砸下。

陽頂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只是冷冷望著火融摩沙。

這個蠻王當然不會殺死陽頂天,魔掌在陽頂天頭頂一寸處停下,冷道:「好,我答應你。」

「你立誓。」陽頂天道。

「我發誓,如果陽頂天幫我融化這段娜迦族玄脈,我便放掉楊佩佩和所有的黑血騎軍離去,如果我違背誓言,就讓我的祖宗在地下永遠不得安寧,永遠不能超生。」火融摩沙目光殺氣衝天,大聲吼著說完了誓言。

「好,我們交易成功了。」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伸手。

火融摩沙道:「就在我手中融化。」

陽頂天冷笑,然後再次召喚出玄火,凝聚成一團。

「嗖……」凝聚的億靈妖火猛地鑽入那一寸娜迦玄脈之中。

頓時。這段娜迦玄脈猛地爆出無比璀璨的光芒,將整個王殿都照亮得幾乎不可視物。

火融摩沙目中充滿了驚艷和妒忌,狂熱地望著這一切。

娜迦玄脈亮碩到了極致時,轟然爆開。

頓時,無數紫色光芒爆出,遍布火融摩沙全身。兇猛擴散,幾乎要爆滿整個王殿。

「快,快將它們凝聚起來,否則我將你碎屍萬段1火融摩沙狂吼道。

看到無數的娜迦玄脈光子拚命的逃逸,他心痛如絞,這可都是天地至寶。他拚命地吞噬這些紫色光子。

紫色玄脈能量進入玄脈后,立刻開始作用。

火融摩沙感覺到玄脈開始發熱,開始重生,開始重塑。

這是真的。這是真的娜迦玄脈,真的可以提升玄脈品級。

儘管過程無比的痛苦,比洗髓伐脈還要痛苦,但是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玄脈開始提升,開始升華。這種痛苦,作為九星武尊級的他,還可以承受。讓他無比心痛的是,無數的紫色玄脈光子。正在瘋狂地溢出,他怎麼都吞噬不及。

「快想辦法。把這些玄脈能量給我收回來,否則我將你們全部殺掉,將你的岳母先奸后殺。」火融摩沙狂暴吼道。

「別急1陽頂天心中冷笑,從空間指環內召喚出黑暗玄火,然後又召喚出億靈妖火。

頓時,無數的紫色玄脈能量光子開始飛快地朝玄火凝聚。

短短几秒鐘。所有逃逸的玄脈能量光子全部飛回到玄火之內,變成一個紫色的光球。

儘管,這個紫色的光球有些奇怪,還帶著一股淡淡的黑色,使得看上去更加神秘。但此時狂熱的火融摩沙已經完全注意不到了。

「我的玄火支撐不了太長時間的。」陽頂天淡淡道:「所以。你必須把這個紫色光球吞下去,然後一點一點地重塑玄脈,這個過程會非常非常痛苦,比洗髓伐脈痛苦一萬倍。」

火融摩沙點了點頭,大聲喝道:「諸位長老,過來給我護法。」

頓時,從王殿的陰影處,飛出四道人影。

每一個,都是武尊級強者,分別坐在火融摩沙的四周。

「記住,等下這個光球進入我嘴裡的時候,我若喪命,就將這個陽頂天碎屍萬段。」火融摩沙道。

「是1四個武尊級長老齊聲道。

火融摩沙張開大嘴,道:「好了,你釋放吧1

陽頂天手掌一推,頓時紫色光球猛地鑽入火融摩沙的嘴內。

然後,陽頂天用最快的速度撤回億靈妖火和黑暗玄火。

「轟……」無數紫色的玄脈能量光子猛地在火融摩沙體內爆開。

「礙…」一聲慘嚎。

頓時,火融摩沙身體裂開無數裂縫,鮮血飆射而出。

四名長老色變,便要將陽頂天活活砸死。

火融摩沙全身猙獰,扭曲,顯然正在承受地獄一般的痛苦。

幸虧他是九星武尊,而且僅僅只有一寸紫色娜迦玄脈。放在陽頂天身上,還真的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衝擊能量。

很快,火融摩沙拚命地吞噬玄脈能量。

無數的娜迦玄脈因子,一點點地改造火融摩沙的玄脈。

漸漸地,火融摩沙痛苦減弱。

十幾分鐘后,他依舊不再全身扭曲了,而是盤坐在地,繼續吞噬玄脈能量,繼續改造自己的玄脈。

陽頂天道:「谷主大人,現在您應該已經感受到這紫色娜迦玄脈的能量了。您應該履行諾言,我告辭了1

火融摩沙沒有睜眼,直接伸手,在自己脖子上一劃。

那意思非常明顯,那就是殺掉陽頂天。

此人真是無恥之極,立下的誓言,直接毀約,直接要殺掉陽頂天。

四名武尊長老起身,拔出利劍,正要誅殺陽頂天。

對於這一幕,陽頂天早就有所準備,冷冷一笑道:「谷主大人,忘記告訴您一件事情了。我其實還有一寸紫色娜迦玄脈,足夠可以讓你突破八品中等玄脈。您甚至可以突破到八星宗師哦1

說罷,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拿出另外一寸紫色娜迦玄脈一閃。

火融摩沙趕緊手掌一揮,阻止了四個武尊長老誅殺陽頂天。

「當然,你現在就算搶走這段紫色娜迦玄脈也沒有任何用處,因為只有我能夠用玄火融化它。」陽頂天道:「鑒於您的無恥,所以我決定,等到您放掉我岳母和所有人後,我才把它融化了給您。」

接著,陽頂天轉身往外走道:「那麼現在,我就告辭了。」

說罷,陽頂天沒有任何停留,直接離開王殿。

火融摩沙身軀一片顫抖,內心更加充滿了殺氣。

他已經決定了,絕對不會讓陽頂天活著離開。至於另外一寸紫色娜迦玄脈很簡單,將楊佩佩抓過來,脫光衣服。如果陽頂天不融化並且交出那一寸紫色娜迦玄脈,就將楊佩佩強暴致死。

毫無疑問,陽頂天肯定會妥協的。

「蠢貨,跟我斗。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等你把另外一寸紫色娜迦玄脈融化給我后,我就當著你的面,將你的岳母強暴一遍又一遍,讓你在痛苦和恥辱中死去。」火融摩沙惡狠狠道。

然後,他趕緊拚命吞噬這一寸紫色娜迦玄脈能量,不斷地改造自己的玄脈。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能量黑洞,已經一點點滲入他的玄脈之內。

……

陽頂天離開王殿不久,便有一個女子走過來道:「公子,夫人們那邊已經一切就緒,你立刻去。」

然後,這個侍女在前面引路。

陽頂天跟著她,來到城堡的東邊角落,一個香氣凌人的院子之內。

「夫人,我來了。」陽頂天道。

此時,院子之內,空無一人。

「公子,進來吧。脫掉衣衫,我們假戲真做,讓你看看,我侍候男人的本事1裡面,傳來了無比妖嬈嫵媚的聲音。

「不要臉的女人。」還有一道很羞澀輕啐的聲音。未完待續……

PS:9000字更新,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