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四十六章:我憐惜您!洞房殺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女子頓時眼睛大亮,爆射出無比貪婪的目光,但是又有些擔心地望向旁邊的三個女子。 陽頂天又掏出幾個紫金幣,給另外三個女子沒人一個。 「現在,絕對沒有人會知道你拿了我的錢。」陽頂天道。...

「夫人,火融摩沙是您的丈夫,儘管他現在要娶另外一個女人,但是我想這也不至於讓您起了殺心吧。」陽兒以,我很想知道您為什麼要殺他的原因。」

陽頂天盯著蛇尾嬌,他當然害怕這是一個陷阱,儘管可能性並不大。因為此時火融摩沙佔盡優勢,完全沒有必要安排什麼陷阱。

「原因?」蛇尾嬌道:「你知道火融摩沙有一個最出色的兒子,但是卻被妖獸所傷,結果現在修為全毀,幾乎垂死。那個戰狼,就是我的兒子。」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就算如此,你也沒有殺火融摩沙的理由。」

蛇尾嬌道:「戰狼被妖獸所傷,並不是意外,而是被人陷害。那個出手的人,就是火融摩沙。」

陽頂天一愕,道:「這不可能,虎毒不食子。」

蛇尾嬌道:「因為他一直都懷疑,戰狼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因為戰狼長得非常俊美細嫩,和火融摩沙完全不一樣。而且你可知道,上一任的風雲烈谷主人是誰嗎?」。

「誰?」陽頂天道。

「是我的父親,蛇魔陀1蛇尾嬌道:「火融摩沙娶了我之後,用非常不光彩的手段謀奪了谷主之位。而在眾多兒子中,戰狼表現得非常優秀。火融摩沙表現得很喜歡戰狼,其實內心非常痛恨他,討厭他,害怕有一天戰狼會坐上谷主之位。」

「那麼,戰狼是火融摩沙的親兒子嗎?」。陽頂天問道。

蛇尾嬌搖頭道:「當然不是,火融摩沙那個禽獸生不出這樣的兒子。」

然後,蛇尾嬌望著陽頂天道:「現在,你可相信,我有殺火融摩沙的理由和決心了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道:「好,既然你決定和我合作殺掉火融摩沙,你有何計策。他雖然不是宗師級強者,但也是九星武尊,我完全不是對手,你想怎麼殺掉他?」

「你何等修為?」蛇尾嬌道。

「九星武宗。距離武尊還有半步之遙,但是可以擊敗一個初級武尊。」陽頂天道。

「礙…」西門夫人驚訝道:「小天,你竟然是九星級武宗了?這也太驚人了吧,一年前你也只不過是玄武士而已埃」

陽頂天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說他曾經已經突破武尊,因為某種原因才掉到了九星武宗的級別。

「可是,一年多以前,西門懼就已經是武尊級強者了。你是九星武宗,還不是他對手埃」西門夫人道。

「放心岳娘,我還是有很大信心的。」陽頂天道。

接著,陽頂天朝蛇尾嬌道:「夫人,我曾經武尊和半宗師級之間的戰鬥。四個五星級以上的武尊,才能勉強和一個半宗師打成平手。這個火融摩沙,就是典型的半宗師級強者。想要殺他,至少需要五個五星級以上武尊。甚至還不夠。那麼我想知道,我們一方到底有幾個武尊。」

蛇尾嬌道:「你算是一個。我是三星級武尊,還有你的岳母算一個,還有你那個黑血騎軍的統領也算一個。我們只有四個武尊。」

西門夫人道:「我們雖然有四個武尊,但是五星級以上的武尊連一個都沒有。我原本是有的,但是一年半前因為中毒,加上心力憔悴。修為一直在退步,現在已經勉強只是二星級武尊了。」

陽頂天頓時皺起眉頭,四個二三星級的武尊,對戰一個九星級武尊,那真的是一點贏面都沒有。大概不到十分鐘,就會被殺得乾乾淨淨。

武宗級以上的強者,哪怕高出一級,修為也相差很多。像陽頂天這種情況,一個九星級武宗能夠擊敗二星武尊,完全是逆天的事情。有幾個人可以擁有兩朵玄火,一支絕品以上的寶劍,還擁有逆天的陰陽化氣決,甚至還有電系玄技。

陽頂天身懷五件殺手,才可以做到擊敗比自己高出三四級的武者。

「夫人,我們的實力不夠。」陽頂天直截了當道。

「沒錯,如果是正常的情況下,我們四人聯手完全殺不掉他。」蛇尾嬌道:「但是,我可以想辦法,在他的酒中下肚,讓他修為大大退化。」

「下毒,是會被發現了,他會非常非常小心的。」陽頂天道。

「沒錯,這個禽獸表面上看暴烈粗野,實際上卻非常狡詐。」蛇尾嬌道:「所以,必須讓他完全相信,他才會喝下毒酒。」

「怎麼做,才能讓他完全相信?」陽頂天問道。

「那需要你岳母做出一定的犧牲。」蛇尾嬌道:「我們婚禮上,新郎新娘要喝交杯酒,這杯酒中我已經下毒了。先要讓你岳母喝下,就能夠完全讓他相信,他就會喝下這杯毒酒。然後進入洞房之後,我會提出我和新夫人一同在床上服侍他,不過要在我的房間內。這是一個色中惡棍,肯定會同意了。我的房間裡面,早就準備了一條密道,你們可以通過密道進入房間內。等到他毒發的時候,我們四人聯手,殺掉他1

陽頂天望著蛇尾嬌,道:「這是什麼毒?有解藥嗎?」。

「幽靈散,沒有解藥。」蛇尾嬌道。

「中毒后,有什麼後果?」陽頂天問道。

蛇尾嬌道:「中毒后,全身玄脈會被一股邪惡能量殘繞,然後玄脈開始萎靡,修為開始退化,一直到玄脈完全枯萎。」

蛇尾嬌最後望向西門夫人道:「大概到最後,中毒者會全身筋脈虯結,身體會萎縮到只有一半,全身修為會全部毀掉。」

「我願意,小天。」西門夫人直截了當道:「我願意,我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你奪回雲霄城主,然後和焰焰趕緊生一個小寶寶。只要這些心愿一了,我恨不得立刻去見你西門師叔,我願意這麼做。」

陽頂天皺著眉頭。道:「可不可以這樣,在杯子上做手腳,製造一個機關。我岳母喝下酒是無毒的,她喝完交給火融摩沙的時候,轉動機關,將毒釋放出來。」

「不可能。」蛇尾嬌道:「因為。這隻杯子被我養了幾年,酒中無毒,是杯子帶毒。我等著他成婚這一天已經很多年了,因為每一次成婚,他都會用到那隻玄玉寒冰杯。」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寒,這個蛇尾嬌果然是處心積慮要殺死火融摩沙埃許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做準備,活生生把杯子養齣劇毒,就為了火融摩沙成婚喝酒。

「只有這種毒。對他這種高手才有用,否則其他不管任何毒,他喝下之後,只要覺得不對,立刻就可以用玄氣逼出。」蛇尾嬌道。

這幽靈散當然是奇毒,但和深海玄毒相比還是比不了的,當然和黑暗結晶更加不能相比了。

「小天,讓我去做。」西門夫人道:「我願意去中這樣的毒。」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岳娘。其實就算你中了這樣的毒,我也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幫你解毒。」

「不可能。」蛇尾嬌道:「幽靈散無解。」

「我說能解。就是能解。」陽頂天道。

「沒錯,小天只要說過的事情,就算再不可能都能做到。」西門夫人道:「既然這樣,小天你更應該同意這個計劃了。」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后,搖頭道:「我不同意。」

「為什麼?」

「為什麼?」西門夫人和蛇尾嬌齊聲道。

「拜堂成親是非常神聖的事情,我不願意讓您和火融摩沙拜堂。這樣我沒臉去見西門師叔的。」陽頂天道。

「可是,可是,這是假的啊,是被逼無奈,要去救人埃」西門夫人道。

「陽頂天。你不要這麼迂腐,很讓人失望的。」蛇尾嬌冷聲喝道。

陽頂天道:「對付火融摩沙,我另有辦法。但是,需要你的配合。」

「真的?」蛇尾嬌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八成。」陽頂天道:「甚至更高。」

蛇尾嬌美眸猛地一亮,道:「有三成把握,我就敢拚命,更別說八成了。你把計劃說一說。」

陽頂天湊近二人,放低了聲音,將整個計劃說出。

三分鐘后,陽頂天說完了整個計劃。

蛇尾嬌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道:「你真的可以讓他虛弱三成?」

「可以。」陽頂天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這個禽獸這次死定了。」蛇尾嬌道。

「好,那我們分頭行動。」陽頂天道:「岳娘,你去稍作打扮,去蛇尾嬌的房間內做好相關準備。」

西門夫人絕美的臉蛋微微一紅,道:「真,真的要這麼做嗎?會不會對你的名聲有損啊?」

「我不在意的。」陽頂天道,然後朝蛇尾嬌道:「夫人,我給你一件信物,你想辦法交給西門烈,然後想辦法帶他過來。」

蛇尾嬌道:「這簡單,我立刻去做。」

說罷,蛇尾嬌拿出一張薄薄的面具戴上,變成了一個普通俏麗的侍女,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蛇尾嬌的美眸露出一絲嬌媚道:「為了逼真,等下我們做那事的時候,最好假戲真做一些。」

西門夫人臉蛋一紅,等到她走後,啐道:「這個女人真不要臉。」

……

半個時辰后,四個女子進來,手中捧著各式各樣的衣衫,道:「我們服侍三夫人沐浴更衣,夫人請1

陽頂天道:「請你們轉告火融摩沙,說我有事情對他說。」

「抱歉。」一個中年女子道:「我家大王說了,在和新夫人洞房之前,不願意見你,也不願意和您說任何話。如果您讓我們傳話,他就會割掉我們的舌頭。」

陽頂天道:「放心,我讓你傳的這句話,非但不會讓你們受到懲罰,反而會大有獎賞。你就告訴他,我有辦法讓他突破宗師,真正的宗師級強者。」

那個中年女子一愕,然後眼中出現一道亮芒。

她對火融摩沙還是了解的,這個谷主雖然號稱是宗師級強者,但卻是九星級武尊,距離宗師級彷彿只有咫尺之近,但始終無法跨越過去,這可以說是他最大的遺憾。

突破宗師,完全是火融摩沙最大的願望,絕對超過娶楊佩佩為妻。

緊接著,中年女子還是搖了搖頭道:「抱歉,我不會為您傳任何話。」

陽頂天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把紫金幣,足足幾千金幣。對於眼前這些人來說,幾乎是十輩子的財富。

直接將這把紫金幣塞到中年女人的手裡道:「你傳完話后,我把另外一般紫金幣給你。有這麼多錢,我想就算是舌頭被割掉了,也不要緊吧。」

這個中年女子頓時眼睛大亮,爆射出無比貪婪的目光,但是又有些擔心地望向旁邊的三個女子。

陽頂天又掏出幾個紫金幣,給另外三個女子沒人一個。

「現在,絕對沒有人會知道你拿了我的錢。」陽頂天道。

那三個女子拚命地點頭。

中年女子一把將紫金幣揣進懷中,道:「公子稍候,我這就去給您傳話。」

……

僅僅十幾分鐘后,那個中年女子便回來了。

她的舌頭沒有被割掉,臉上充滿了興奮道:「公子,我家大王請您過去。」

然後,她頓時眼巴巴地望著陽頂天。

陽頂天直接掏出一把紫金幣,塞到她的手中。

「謝謝公子賞,謝謝公子賞1中年女子直接跪下謝禮,激動得渾身顫抖。

然後,又拿出紫金幣,給另外三個侍女一人一個。

頓時,這三個侍女齊齊跪下謝禮。

「你們都不是這日落山脈的蠻族吧?」陽頂天道。

「不是,我們都是山下的貧苦人家。大王覺得大山中的女人不會侍候人,所以半買半搶,把我們弄到這裡來了。」那個中年女子道。

「得了這筆錢后,你們想辦法離開這裡,回到家鄉去生活吧。」陽頂天道。

「那定是要的。」中年女子道:「這筆錢,奴婢十輩子都花不完了,誰還願意給蠻族做奴僕埃」

「是啊,是礙…」其他三名女子紛紛點頭道,眼中充滿了憧憬。

就算是兩枚紫金幣,也足夠四五口之家,舒舒服服過一輩子了。

……

十幾分鐘后,陽頂天再次見到了火融摩沙,在他無比巨大的王殿之內。

火融摩沙拿出一張紙,玄氣一劃,頓時紙張燃燒起來。

「你說有辦法讓我突破宗師,在這張紙燒完之前說服我,否則就將你砸成肉泥。」火融摩沙冷冷道,手中舉起巨大魔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