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四十二章:折磨秦七七!欲生欲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除非我亮出兵符。」秦七七道。 「你的兵符了?」陽頂天道。 「不在這裡。」秦七七道。 「在哪裡?」陽頂天道。 「不告訴你。」陽頂天道。 …… 頓...

?一秒記住zaidu.org,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此時,這個女人身上只有一件肚兜,還有一條絲綢小內褲,全部是粉紅色半透明,整個胴體朦朧顯露,欲遮還露。 本站網址:zaidu.org

陽頂天對女人的口味一貫來說都比較重,基本上喜歡的是豐乳肥臀形的,所以焰焰的嬌軀讓他無比的迷戀。東方冰凌、獨孤鳳舞雖然曲線都不若焰焰那麼誇張,但是曲線覺得凹凸畢顯,只是沒有焰焰那麼誇張。

所以陽頂天一直認為,只有豐胸肥臀的女人才性感誘人。

而眼前的秦七七毫無疑問是薄乳姬,儘管亭亭玉立,但基本上也只是盈盈一握。她的屁股規模,完全不能和焰焰相比,雖然也挺巧渾圓,但絕對算不上大。

可是,這具身體帶來的誘惑,絕對也是秒殺級的。

這種楊柳一般的身材曲線,曼妙婀娜。每一寸,都顯示出女子特有的嬌柔艷媚,完全有種讓人一口吞吃進去的感覺。

「真的只要睡一覺,即就放過我的人?」陽頂天問道。

秦七七點了點頭道:「當然,我的身體常年都覺得冷冰冰的,被你睡一次,說不定會有溫度。」

接著,秦七七用柔軟的目光望著陽頂天道:「那麼,你同意這個條件嗎?睡我一次,放你回去。」

此時,陽頂天充滿了即視感覺。

好多次啊!當時焰焰提出,只要睡她,用陰陽噬玄大法,便能夠成功突破玄武者。

後來,是凌舞提出獻身,還有是穆漣漪。

沒有一個不是大美人,沒有一個和自己不是充滿了感情。

但是毫無例外,陽頂天都拒絕了。有的是因為自己的驕傲,有的是因為其他原因。

現在。眼前這個秦城第一美人,第一智者,脫掉了衣服說,只要睡她一次,便放過陽頂天的五百人。

那陽頂天,應該作何選擇?

陽頂天緩緩地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

秦七七美眸凝視著陽頂天,目光中帶著淡淡的諷刺。

「春宵一刻值千金,這種決定有那麼難嗎?」秦七七笑道:「給我你的答案。」

陽頂天沒有回答,直接開始脫一衣衫,脫長袍,脫褲子。

他脫衣衫的速度很快,脫褲子的速度更快。

很快,陽頂天修長健碩的身體就矗立秦七七面前,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短褲。

「這就是我答案。」陽頂天道。

然後直接上前。將秦七七軟綿綿香噴噴的嬌軀抱在懷裡,直接壓倒在柔軟的羊毛地毯上。一手摸向胸部,一手摸向胯間,嘴唇直接朝她小嘴壓上去。

用力一撕,便要將她的小內褲撕開,大手直接就要鑽進秦七七最敏感私密的地方。

「礙…」秦七七一聲嬌呼,全身上下都被襲擊。

尤其下面,直接被火熱的大手一把抓祝用力的揉捏。

她的身體,從來都沒有被男人碰過。這下子。無異於被電流直接擊打過一般,嬌軀猛地一顫,幾乎要顫慄跳起。

緊接著,秦七七拚命地掙扎。

張開小嘴要驚呼說話,卻被陽頂天直接封住,甚至火熱靈活的大舌頭都鑽了進來。

那種感覺。直接讓她魂飛魄散。

秦七七雙手拚命地推,雙腿拚命地夾。但是她全身上下加起來都沒有幾兩力氣,能有什麼用處,眼看就要被陽頂天這條餓狼直接吃到嘴裡。

就在她幾乎完全筋疲力盡的時候,陽頂天忽然停住了所有的動作。

秦七七一陣激顫。然後飛快地一推,手腳並用,四肢爬著逃跑。

爬出幾米后,抓起衣褲,手忙腳亂,亂七八糟地穿起來。

陽頂天充滿不解地望著她道:「怎麼了?」

秦七七雪白的小臉難得滲上一絲紅暈,道:「你走吧1

「不日了?」陽頂天道。

秦七七顫抖道:「不了。」

「那,改日?」陽頂天道。

秦七七道:「哪一天都不了。」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啊?」陽頂天道。

「我只是試探一下你而已。」秦七七道。

「試探我什麼?」陽頂天道。

「試探你是否驕傲,是否虛偽。」秦七七道。

「結果呢?」陽頂天道。

「很賤,很無恥。」秦七七道。

陽頂天道:「那你說想嫁我之類的話也是假的咯?」

「你說呢?」秦七七道。

陽頂天確實沒聽出他這三個字的意思。

陽頂天道:「那睡你換放人的條件到底還算不算數?」

「算數。」秦七七道。

「那就好,多謝,告辭1陽頂天道。

「可是,你沒有睡我啊,我當然不能放人。」秦七七道。

陽頂天大愕,道:「但,不是我不同意睡,是你不同意讓我睡埃」

「那不管,你沒有睡我,那就不能放人。」秦七七道。

「那我現在睡。」陽頂天道。

「不行,我不讓你睡。」秦七七道。

「那你放人。」陽頂天道。

「休想1秦七七道。

陽頂天大愕,怒道:「你這是來消遣我嗎?讓人找我過來,睡也不讓睡,人也不放,你究竟想幹嘛?」

「消遣你埃」秦七七道。

陽頂天面色一寒,直接拔出利劍,一把抓過秦七七,橫在她的脖子道:「你不得不放。」

「否則呢?你殺掉我?」秦七七笑道。

「當然。」陽頂天道。

「沒用的。」秦七七道:「知道我身份的人根本沒有幾個人,在場一萬騎兵的首領,都以為我這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頂多是漂亮一點。他們接到的命令是時間一到,將你的人殺得乾乾淨淨,你殺掉我。或者挾持我為人質都沒有用。秦政叔父還在幾百里之外,我的心腹又指揮不了軍隊。」

陽頂天冷笑道:「那你如此不勞奇煩地送B上門,就是為了消遣我?」

「對啊?」秦七七道:「誰讓你曾經消遣過我秦家。」

「距離你的軍隊發動攻擊,還有多長時間。」陽頂天道。

「喏,你看。」秦七七一指帳篷角落的香,此時燒得只剩下一四分之一了。頂多還有不到十分鐘時間。

「你為了消遣我,不惜冒著生命的危險,不惜用自己的身體?」陽頂天笑道。

「不可以嗎?」秦七七道。

「你不是瘋子,就是騙子。」陽頂天道。

「我是瘋子。」秦七七道。

陽舵的不能挽回,真的不能收回你一萬大軍進攻的命令?」

「除非我亮出兵符。」秦七七道。

「你的兵符了?」陽頂天道。

「不在這裡。」秦七七道。

「在哪裡?」陽頂天道。

「不告訴你。」陽頂天道。

……

頓時,帳篷之內陷入了寂靜。

「亮出你的兵符,命令退兵,放我們過去。」陽頂天冷冷道。

「否則呢?殺掉我?」秦七七伸直了嬌嫩的玉頸,讓陽頂天割。

陽頂天一道冷笑:「你以為。威脅你僅僅只是殺掉你嗎?還有比殺掉你更加可怕的事情?」

女人最在乎的是什麼,自己的容顏,破相往往比死亡可怕得多了。所以陽頂天,準備用毀容來猥褻她。

「是要用毀容來威脅我嗎?」秦七七道:「我長得如此美麗動人,不差你的妻子西門焰焰吧。」

陽頂天點了點頭。

「你知道我有多麼愛護我的臉嗎?」秦七七道:「我用的水,都是從鮮花采來到露水。我吃的瓜果,都是親手一顆顆種出來的。我花費巨億去萬里之外,動用幾千人的船隊去採集珍珠。只為了給我敷面。你若是要毀掉我的臉,那我真的是……毫不在乎的。」

說罷。秦七七伸出尖尖指甲,在吹彈可破的臉頰上劃過一道深深的血口,頓時鮮血如注,顯得尤其艷麗妖異。

陽頂天頓時完全驚呆了!沒錯,這是一個瘋女人。

「你還能威脅我什麼呢?」秦七七嬌聲道。

比女人容貌更加重要的是什麼?是貞潔。

陽頂天不想這麼做,但是為了五百兄弟。只能卑鄙無恥。

當著一萬大軍的面,脫掉全身的衣衫,露出最露骨恥辱的姿勢,應該是最最可怕的威脅吧。

陽頂天真的不想這麼做,但是距離五百兄弟的毀滅。距離一萬大軍的進攻,只有不到十分鐘了,那就真的不要怪他陽頂天無恥了。

「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陽頂天冷冷道。

「哦,你肯定是要脫光我的衣服,讓外面一萬多人看我的身體,並且擺出最無恥下賤的姿勢是嗎?」秦七七道。

說罷,秦七七軟綿綿躺在陽頂天懷裡道:「請吧,我雖然沒有試過這種事情,但肯定非常刺激1

陽頂天徹底無語!

還有什麼辦法?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折磨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女子,可以讓她妥協呢?

眼前這情形,和張無忌在綠柳山莊遇到趙敏差不多埃張無忌儘管武功高出趙敏幾十倍,但同樣如同老鼠拉龜,毫無辦法。

不過最後,張無忌選擇的是奇癢折磨大法,趙敏妖女妥協了,並且愛上了張無忌。

頓時,陽頂天直接上前,脫掉秦七七的鞋子。

秦七七慵懶地抬起腳,道:「你要做什麼啊?有什麼手段,儘管使來。」

陽頂天抓住她晶瑩剔透的玉足,真是靈巧曼妙,足弓微彎,纖巧動人。

陽頂天沒弄什麼玄氣,直接用手指刮撓。

「咯咯咯咯……」

果然有用。

秦七七如同被電打中一般,咯咯嬌笑,全身抽搐。

陽頂天更加用力地撓,秦七七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陽頂天繼續拚命撓,不止是腳底,還有腰間,胳肢窩。

頓時,秦七七笑得在地上顫慄,笑聲開始帶著哭聲,完全痛苦到了極點,原本就沒有血色的臉蛋,更加蒼白,彷彿隨時都可能抽過去。

「放不放我的人?」陽頂天道。

秦七七痛苦大笑中,已經說不出來話,只是用力搖頭。

「放不放我的人?」陽頂天道。

秦七七已經連呼吸都覺得困難,身上的衣服都被磨破了,但依舊用力搖頭。

「放不放我的人?」陽頂天更加拚命地折磨。

秦七七笑得全身都在抽抽,完全淚流滿面,甚至連笑聲都發不出來了,卻依舊在搖頭。

「放不放我的人?」陽頂天道。

全身上下敏感處,齊齊動作,將秦七七折磨到極致。

秦七七已經笑到了無聲,然後美眸用力一睜,接著一閉,頓時人事不剩

這個女人,活活被笑死了?

陽頂天一探,還有呼吸,還有心跳。

按了她的人中,然後按壓她的心臟為止。

兩分鐘后,秦七七幽幽醒過來,絕美的臉蛋仍舊帶著慣性的抽搐。

「陽,陽頂天,你折磨死我了。」秦七七顫抖道。

「現在,放不放人?」陽頂天冷冷道。

秦七七從地上爬起,然後穿上衣衫。

「當然不,你黔驢技窮了吧,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來吧。」秦七七道:「要不,你給我跪下試試看,說不定我會放過你們的。」

陽頂天的面孔頓時變得嚴肅,在燃燒的香面前盤腿坐下,閉上眼睛。

「你做什麼?」秦七七道。

「等1陽頂天道。

「等什麼?」秦七七道。

「等你改變主意。」秦七七道。

「我是不可能改變主意的,不管你怎麼折磨,就算死我都不會改變主意的。」秦七七輕描淡寫道:「我這種瘋子的性格,你應該很清楚。」

「那我就等著香燒盡,等著開戰。」陽頂天道。

「然後呢?」秦七七道。

「香燒盡,你還沒有改變主意,直接開戰,那我就斬下你的頭顱,然後返回陣中,帶著兄弟們廝殺,就算全軍覆沒,我也認了。」陽頂天道。

「那你等吧。」秦七七淡淡道,然後來到陽頂天面前,也盤腿坐下,雙手還抱著自己的雙腳。

……

兩人靜靜地等待。

時間過得很快,時間也過得很慢。

但終究,幾分鐘還是過去了。

兩個人靜靜無聲,陽頂天閉著眼睛等候時間的到來。

秦七七,瞪大美眸望著陽頂天,眼中始終露出似笑非笑,微微諷刺的韻味。

終究,時間到了。

香燃盡了,一陣風吹過,香灰掉落,香火徹底熄滅。

「時間到了。」陽頂天道,然後直接將劍橫在秦七七的玉頸上,淡淡道:「別怪我無情。」

然後,利劍一劃!未完待續……!--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