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三十六章:焰焰的秘密往事(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緩緩朝楊雲沖走去。 楊雲沖本能地後退兩步。 「你怕什麼啊?」西門無涯笑道。 「我怕什麼?你現在修為遠不如我。已是必死之鬼,我怕什麼?」楊雲沖大笑道,然後換換拔出了一支醜陋的大劍...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焰焰努力地止住了哭泣,道:「知道他是我的大表哥楊錚之後,我也不敢帶他回雲霄城。只敢駕著馬車,朝著偏僻的地方跑,把他安置在距離雲霄城五百多里的一個鄉下山野中,找到一間廢棄的小屋,讓他在哪裡養傷。他傷得非常重,我怕他扛不下去,所以偷偷地回了雲霄城,找寧寧姐要上好的丹藥,還帶上了綠兒一起,綠兒在屋裡照顧他,我天天出去採集草藥,獵殺妖獸,給他療傷。這樣,足足照顧了他兩個月,他的傷勢才漸漸恢復。」

「然後呢?」陽頂天道:「西門師叔,一直不知道嗎?」

焰焰沒有直接回答陽頂天的話,道:「楊錚的傷好了之後,忽然有一天不告而別。我內心又急又氣,就跑出去找他。結果在一百多裡外找到了他,他當時昏倒在路邊上。我很生氣,質問他為什麼要這麼離開。他說,不離開能怎麼樣?難道我們之間還能有什麼結果嗎?」

說到這裡,陽頂天臉上又猛地一皺,焰焰趕緊討好地過來親吻他的臉。

「其實在很小的時候,爹爹就給我定下了婚事。」焰焰道:「剛接雲霄城主的時候,爹爹就表示,這個城主是屬於楊家的,日後也要還給楊家。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讓我和楊錚表哥定了親事。所以從小到大,雲霄城都把我們當成一對,所以他對我尤其的好。一直到我十歲那年,楊氏族人發動叛亂,要殺我爹爹,奪走雲霄城主之位。爹爹痛下殺手鎮壓。然後把叛亂的楊氏族人驅逐出去。這段親事,才不了了之。」

「嗯,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他忽然大哭,求我和他一起私奔。」焰焰道。

「那你同意了嗎?」陽頂天道。

「我沒有。我不可能離開爹爹和娘的。」焰焰道:「然後他說,既然如此,事情就一定要有一個了斷,那就讓他離開,就當他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我不想他就這麼離開,我也不想離開雲霄城。於是。我說我帶他回雲霄城,問他敢不敢和我一起回去。結果他想了一會兒后,狠狠咬牙說,敢。就這樣,我就帶著他回到了雲霄城。」

「那然後呢,西門師叔什麼反應?」陽頂天道。

焰焰道:「我帶著楊錚回到雲霄城。跪在爹爹的面前。爹爹看了我足足好一會兒,才嘆息一聲說,你終於肯面對我了嗎?原來,爹爹早就知道我救回了楊錚。而且為了我的事情已經和西北秦城翻臉,打了三仗,親手殺死了他們很多人。然後爹爹問我,是否已經做了決定?要讓楊錚留下來。我點了點頭1

陽頂天道:「那接下來呢?」

焰焰道:「接下來,爹爹宣布我和楊錚的婚約仍舊有效。而且,楊錚依舊是雲霄城主繼承人。甚至,爹爹親自指導他練武,完全把他當成嫡傳弟子。但是那段時間爹爹很不高興,之前他對我很親昵,天天都喜歡哄我說話。而那段時間,他和我說話很少。所以為了討好他,我開始努力學習廚藝,每天都燉不同的湯給爹爹喝。終於爹爹對我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只是偶爾會對我說,自己做出的選擇,自己一定要負責。」

陽頂天可以想象當時西門無涯的心境,楊氏族人完全是自己的大敵,但是為了自己的女兒。他這個一代雄主不得不妥協。

焰焰道:「我本以為生活就會這樣下去,雖然說不上很甜美,但至少還算幸福。而且我每次燉湯,楊錚都要來偷吃,說很羨慕我爹爹,希望有一日,我也能天天燉湯給他喝,那樣就算是神仙他都不換。」

陽頂天道:「那,然後呢?」

焰焰深深吸一口氣,美眸變得無比的痛苦,顫聲道:「有一天,他和往常一樣來偷喝我燉的湯。見到我的時候,他神情稍稍有些奇怪,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湯好像有些咸。我覺得他瞎說,也沒有當一回事,就把湯裝好了,給爹爹送過去。他說要陪我一起過去,而且有些事情要和爹爹稟告,我也沒有當一回事,就讓他和我一同去。結果到了途中,我問他,湯真的有些咸嗎?他說,有可能是他味覺出現偏差了,沒事,讓我把湯送過去。」

說到這裡,焰焰的嬌軀已經顫抖,繼續道:「我,我當時還是不放心,所以就舀起一勺,要嘗一口,他臉色輕輕一變,說讓我不要喝,我心中懷疑,就只是看著他說,不讓我喝,那我就把湯扔掉了,他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笑道你要是想喝,你就喝下吧。於是,我就喝下了一口,沒有任何狀況發生。寧寧姐姐曾經給我一根很奇怪的針,說這根針可以探出世間任何毒藥。我喝完之後不放心,偷偷用針試探了一下,也沒有任何癥狀。於是,我笑話自己杯弓蛇影,就把湯端了進去。」

說到這裡,焰焰已經淚流滿面。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我進入爹爹的房間后,像往常一樣把湯舀出來,端給爹爹。爹爹接過去,就要如同往常一樣直接喝下。忽然,我發現楊錚並沒有直接跟上來。我心中覺得奇怪,本能低聲地說,爹爹不要喝。爹爹非常警覺,聞了聞湯,然後拿出針試探了一下,笑話我大驚小怪,然後直接拿起碗喝了下去。」焰焰哭泣道:「就在爹爹剛剛喝下湯后沒有多久,外面傳來了一陣奇怪的鳥叫聲,然後四個全身籠罩黑袍的男人直接撲了過來,持劍朝爹爹殺來。為首的那個人,就是之前和楊錚帶著一樣面具的人,應該是他的長輩。四個人,兇猛撲來,直接要致爹爹於死地!原來,湯裡面果然有劇毒。任何東西都檢查不出來的劇毒。」

說到這裡,焰焰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陽頂天輕輕拍著他的後背,道:「然後呢?」

「除了這四個人之外,緊接著又有十個人衝進來,將爹爹團團圍祝還有。外面到處都是喊殺聲。他們準備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只要等到爹爹喝下毒湯,就立刻殺掉爹爹,然後在雲霄城內造反,殺掉大部分忠誠於爹爹的人,重新奪回雲霄城1焰焰顫聲道:「為了這一天。他們準備了很久。楊錚每一天來偷湯喝,只是為了某一天,給爹爹下毒,而且是下任何東西都檢查不出來的劇毒。然後,我當著楊錚的面喝下了那一勺湯,他也沒有阻止。眼睜睜地看著我喝下,就為了我把湯繼續送進去給我爹爹喝下。」

焰焰整個嬌軀都在顫抖,道:「一切的一切,都是陰謀。都是為了殺掉我的爹爹,就是為了奪回雲霄城。」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焰焰繼續道:「然後,就在十幾名高手要殺掉我爹爹的時候。楊錚出現了,說留我爹爹一條性命。毀掉武功,軟禁起來。但是,那個戴著面具的老者說要斬草除根,不但要殺掉我爹,我娘,還要連我一起殺掉。楊錚大怒,說不行,一定要娶我,否則就自殺讓他楊氏斷後。最終,那個面具老者無奈妥協。說留下我可以,但是我爹爹一定要殺掉。而且楊錚只能娶我作小妾,正妻要娶西北秦城的二小姐。」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楊錚同意了,要帶著我離開。說不能親眼見到我爹爹被殺死,我拚死不願意離開,把劍橫在脖子上說只要他碰我一下,我就自殺。結果爹爹反而笑著對我說,讓我出去……」

……

畫面回到六年多前!

西門無涯坐在椅子上,朝焰焰道:「走,你出去吧,接下來的畫面,你最好不要看到。「

「對不起爹爹,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我不出去,我不出去,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焰焰杜鵑泣血一般。

西門無涯輕輕撫摸焰焰的頭頂道:「去,你應該是個乖女兒,大事上要聽爹爹話的,去找你的寧寧姐知道嗎?記住,去找你寧寧姐……」

此時,西門無涯的目光溫柔而又堅決,每當這個時候,焰焰一定要聽他父親的話。

「擦掉眼淚,記住今天,是一個小小的教訓。」西門無涯道。

焰焰擦乾眼淚,然後轉身走出,並沒有人阻攔。

楊錚趕緊追了出來,顫聲道:「焰焰,你不要怪我。我只是為了奪回屬於我楊家的一切,我愛你之心,從未改變1

焰焰轉過臉蛋,望著楊錚的面孔道:「我沒有怪你,站在你的角度,你這樣做是對的。」

楊錚追上前,道:「我去求我爸爸,讓他留你父親一命。然後你依舊嫁給我,我們就和以前一樣。」

焰焰一躲,道:「你不要做這樣的夢了1

然後,焰焰直接運起玄氣,無視身邊的廝殺叛亂,直接朝寧寧的山谷奔去。此時她發現,自己的玄氣已經倒退到只有大玄武師級別了。

楊錚本欲追上,但是知道自己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便率領著叛亂武裝,朝藏經閣飛奔而去。

……

西門無涯的室內!

「無涯師弟,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那個面具老者緩緩上前道:「你可知道,為了得到這一天,我付出有多少嗎?你難道不想知道,我是誰嗎?」

西門無涯嘆息一聲,道:「楊雲沖,大哥!為了今天,你把自己賣給了魔鬼,值得嗎?」

面具老者猛地掀開自己的面具。

那是一張無比可怕的面孔,整個五官全部扭曲著,腐爛著,完全噁心到了極點。

「值得,當然值得1楊雲沖冷道:「雲霄城原本是我的,我原本會成為幾百年來最出色的雲霄城主。就是因為那個噁心的殺豬劍法,讓我成了瘋子,讓我成了廢物。你知道,為了讓我恢復修為,我去了哪裡嗎?我去了幾萬裡外的東離草原,我去了最北邊的天上紅海。把自己的靈魂自己的一切,賣給了魔鬼,才換來現在的我,恢復了武功。突破了宗師。但是,卻成為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不過,我不後悔。因為我的兒子是正常的,最重要的是。雲霄城重新回到我楊氏手中。」楊雲沖道:「而你這個篡位者,就無比痛苦地死去吧1

「你們殺得了我?」西門無涯道。

「當然,我們這裡有四個宗師,十個武尊。」楊雲沖大笑道:「而你,雖然已經是高階宗師。但是你知道你剛才喝下的是什麼嗎?是天上紅海海水煉製出來的黑暗結晶,足夠吞噬一切能量。足足十幾萬斤的海水。才煉製出一顆灰塵大小的黑暗結晶,足夠讓你修為徹底毀滅。現在別說是我們十幾個人,就算我一人殺你,也綽綽有餘1

西門無涯淡淡地望著楊雲沖,站起身子,緩緩朝楊雲沖走去。

楊雲沖本能地後退兩步。

「你怕什麼啊?」西門無涯笑道。

「我怕什麼?你現在修為遠不如我。已是必死之鬼,我怕什麼?」楊雲沖大笑道,然後換換拔出了一支醜陋的大劍。

「你想多了。」西門無涯道,舉起手掌,朝著楊雲沖拍下。

楊雲沖猛地一掌迎上。

「礙…」緊接著,楊雲沖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

只見到一股黑暗的影子,從他的手掌一直蔓延而上。瞬間遍布全身。

楊雲沖的身體瘋狂地顫慄,瞬間如同厲鬼一般。

西門無涯淡淡道:「焰焰剛才讓我不要喝,我就沒有喝。看著好像喝下去,其實直接用玄氣燒乾了湯,看到了手心的這顆黑暗塵埃,然後一直扣在這裡,就是為了現在還給你。」

楊雲沖瘋狂地尖叫,瘋狂地嘶吼,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能量,飛快地逝去。

「大哥。我不會殺你,我會把你關起來,你好好地和你兒子,過下半輩子吧。」西門無涯道。

此時,剩下十幾名高手終於醒悟。過來,猛地拔劍,將西門無涯團團環繞,戰戰兢兢,準備廝殺!

楊雲沖厲聲吼道:「西門無涯,算你厲害。但是,剛才你女兒也喝了一口湯,她的天才修為,徹底毀了1

西門無涯一聽,鬚眉頓張,怒聲吼道:「混蛋……給我去死吧1

「唰唰唰……」西門無涯狂怒出劍。

頓時,鮮血飆射,面前楊雲沖直接被撕成碎片,碎屍萬段!

然後,狂怒的西門無涯,手中利劍嗜血狂暴,瞬間將屋內十幾個高手,三個宗師,十個武尊,殺得乾乾淨淨!

「嗖嗖嗖嗖……」劍影如龍。

十幾個秦城高手,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幾秒鐘之內,就被暴怒的西門無涯碎屍萬段。

接著,西門無涯狂奔出小樓,朝西門寧寧的山谷飛去。

……

回到現實,陽頂天和焰焰的小船上。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焰焰道:「然後爹爹過來,拚命往的身體輸入玄氣。拼盡了所有辦法,想要將我體內的黑暗結晶吸出來,都沒有成功,反而自己修為受損。就這樣,他也耽誤了去鎮壓雲霄城的叛亂,那天晚上死了很多人。而楊岩老賊原本在這場叛亂中也不幹凈,但是聽到爹爹沒事,楊雲沖被殺之後,他立刻反戈一擊,開始帶領眾人對叛亂者大開殺戒,而派去攻打藏經閣的楊錚,也死在了楊岩的劍下。」

「楊錚死了?」陽頂天問道。

「死了!楊岩親自斬下了楊錚的頭顱,給所有人看嗎,這樣我爹爹才不能趁機清洗掉他,讓這個老賊苟活到了現在。」焰焰道。

接著,焰焰凄涼一笑道:「整個事情就是這樣,是我自己毀了自己。也差點毀掉了我爹,毀掉了整個雲霄城1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問道:「那麼?你愛楊錚嗎?或者你愛過他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