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三十五章:焰焰最秘密的往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焰焰也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埃 蝕骨的感覺陣陣傳來,陽頂天的雙腿緊緊繃直,摸著焰焰的臉道:「寶貝,就算是要說什麼秘密,也用不著這樣吧。」 焰焰抬起頭,柔聲道:「我怕說出來你會生氣,所以要...

陽頂天沒有停止划船,安靜地等著焰焰的訴說。

寧寧曾經說過,想要知道焰焰這個內心深處最痛苦的秘密,就必須要完全獲得她的心。

現在,陽頂天應該已經完全得到焰焰的心了,所以是時候讓將焰焰從這種痛苦解脫出來了。

一會兒,焰焰還沒有手,小手反而撫摸陽頂天的小腹。

陽頂天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繼續等著她開口。

但誰知道,接下來焰焰竟然解開了陽頂天的褲子,小手蛇一般鑽了進去。

陽頂天頓時一陣激靈。

好吧,說這種秘密還要摸著她最心愛的東西,陽頂天理解了,任由她握著,甚至任由她的小手在上面動作,只是裝著不知道,繼續划船,等著她開口,哪怕某處地方已經豎得比船桿還要高,還要直了,甚至如同著火一般的滾燙了。

但是接下來,焰焰直接俯下小臉,張開小嘴,陽頂天就徹底不解了。

小嘴被堵住了,就說不了話了不是嗎?

而且,就算之前在瘋狂,焰焰也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埃

蝕骨的感覺陣陣傳來,陽頂天的雙腿緊緊繃直,摸著焰焰的臉道:「寶貝,就算是要說什麼秘密,也用不著這樣吧。」

焰焰抬起頭,柔聲道:「我怕說出來你會生氣,所以要先討好你。」

「也用不著這樣討好吧。」陽頂天顫抖道。

焰焰伸出小舌頭卷了一下,道:「還有,我之前看過很多相關的書籍。前幾天和你洞房之後,我嘴巴饞它已經很久了。」

「味道怎麼樣?」陽頂天無語道。

「好難吃……」焰焰摸了摸小嘴,然後掀開裙子,解下褻褲,跨坐在陽頂天腿上,咬著牙將滾燙的東西從某處吃了進去。

「好夫君,我接下來跟你說六年多前的事情,你保證不能生氣。」焰焰捧著陽頂天的臉,伸出舌頭添他的面孔,嬌聲道。

陽頂天拍了拍她的屁股,道:「好,我不生氣。」

就這樣,焰焰以非常討好而又奇怪的姿勢,將她十五歲的事情娓娓道來。

……

「夫君,你知道,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和你的前妻被稱為絕代雙嬌來著。」焰焰道:「因為我們的相貌,我們的天賦,還有身份都很接近。不過你也知道,這是很多無聊人說出來的,其實天賦高的人很多,只不過很多人都喜歡排什麼天下第一,絕代雙驕什麼的。其實我知道,我差東方冰凌是很遠很遠的。」

「反正你身材不差她,相貌不差她,比她可愛,比她有女人味。」陽頂天道。

「哥哥,你睡過東方冰凌了嗎?」焰焰忽然道。

陽頂天一跳道:「怎麼可能,沒睡過。」

「那摸過嗎?看過她噓噓處嗎?親吻過嗎?」焰焰道。

陽頂天頓時頭皮發麻,什麼叫做看過噓噓處?這是女孩子該說的話嗎?

「因為我的原因,她人事不省半年多。所以有一段時間,我要照顧她,什麼事情都做,洗澡,換衣衫,還有把小便。」陽頂天無奈道。

「哇,她好幸福,我也要你對我這樣。」焰焰道:「那她都把噓噓撒到裙子上了嗎?」

陽頂天徹底無語道:「你能不能說正事?」

焰焰美眸望著陽頂天,忽然情熱起來,小蠻腰用力動彈聳動幾下,然後貼著陽頂天的耳邊道:「哥哥,等下我要做比東方冰凌更瘋狂,更親密的事情。」

「好,等下再說,先說正事。」陽頂天道。

……

焰焰終於安靜下來,不再亂動,依舊保持著某種姿勢,說六年前的往事。

「反正,我那個時候覺得自己很厲害,很了不起,也不把東方冰凌放在眼裡。然後,我根本就不愛呆在雲霄城裡面,喜歡在外面到處亂跑。喜歡到外面去冒險,喜歡在外面修鍊,喜歡多管閑事,喜歡打架。」

「後來,我發現了一處非常邪惡的陰窟。有一伙人,專門去抓那些長相漂亮,會武功,而且身世都很好的女孩,調教成為特殊的女子,供某些大人物享用。」焰焰道:「我聽了之後,恨之入骨,覺得自己也足夠厲害了。偷偷觀察了半個月,覺得他們修為最高的也僅僅只是大玄武師,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隨時可以殺掉那群人,但是卻不知道他們老巢在哪裡,於是我化妝成為一般的美貌女子,假裝上當受騙,跟著他們進了那個陰窟。」

「進入那個陰窟之後,我立刻翻臉動手,殺了幾十個人,然後把關在裡面的女人全部放掉了。我當時覺得我很了不起,但誰知我在放最後一個女人的時候,那個女人忽然翻臉,直接用毒藥將我迷倒,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床上,而且,而且還沒有穿衣衫……」

頓時,陽頂天臉上肌肉猛地一跳。

「這個女人就在床邊上,她,她很不要臉,也脫光了衣服上來,要和我做很噁心的事情……」焰焰小心翼翼地望著陽頂天道:「我說過的啊,你不許生氣的。」

「我沒有生氣,你跟我說那個人是誰,我將她碎屍萬段。」陽頂天怒道。

「我,我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但反正她很美,很美,也很妖,聲音沙啞的,連女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會心動,還有她很豪放,很不要臉。」焰焰道。

「她叫什麼?」陽頂天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大腿內側,靠近噓噓的那個地方,有一個梅花痣……」焰焰道。

「礙…」陽頂天頓時如同被雷劈中一般。

這個女人他知道是誰了。很美,很妖,很不要臉,聲音沙啞動人,大腿內側有梅花痣。

她,自然就是秦夢離了!

這個人盡可夫,又可憐又可愛的絕色尤物!她作為陰窟的主人倒很正常,她作為西州城的地下女王,一直為秦萬仇做見不得人的事情。

陽頂天本來要將那個女人碎屍萬段的,現在真的是……

因為秦夢離也是他的女人,而且是她唯一真正有過成親大禮的女人。

這算什麼事?自己的小妻子,被自己大妻子給亂來了。

「她說她很喜歡我,要我一直跟她,保證比做雲霄城的大小姐舒服。」焰焰繼續說道:「她還恐嚇我,說我假如我答應的話,就把我調教成為很噁心的那種女人,去性賄賂某些大人物。」

陽頂天皺起眉頭,看來秦夢離的陰窟是專門調教女人,然後送給天道盟高層的,秦萬仇就是用這種邪惡的手段,不斷拉攏天道盟高層,讓他們對秦城的擴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然後呢?」陽頂天道。

「我脾氣很差的,我當然不同意,我對她亂抓亂咬,把她胸部,還有大腿都抓破了。她很生氣,將我囚禁起來,給我穿最好的衣服,卻不給我飯吃,我始終都沒有屈服。」焰焰道:「一直到有一天,她忽然說有一個人看中了我,很喜歡我,所以要將我送給那個人。」

「什麼人?」陽頂天道。

「不知道,但她說是一個很優秀,身份很高很高的青年人。還說我去是做真正的妻子,而不是亂七八糟的女人,說那個男人很喜歡我,我保證也會非常喜歡他,還說我成為他妻子之後,說不定日後我爹爹,還有雲霄城都要沾我的光了。」焰焰道。

陽頂天太陽穴猛地一抽,很顯然,他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是秦懷玉!

難怪,陽頂天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秦懷玉就主動說要娶焰焰。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他們制住我的玄脈,讓我乘坐一個沒有窗戶的小車,要我把送到那個男人的地方去,並且派了幾百人護送。」焰焰道:「在車上,我的玄脈被制住,我當時已經決定了,只要見到那個男人,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自爆玄脈,我要和她同歸於荊」

陽頂天臉上肌肉再次一抽搐,道:「然後呢?」

「結果,離開那個魔窟兩天,大概走出了四百里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人出現,將幾百個高手殺得乾乾淨淨,砸碎了馬車,把我放出來,並且解掉了我被鎖住的玄脈。」焰焰道。

陽頂天感覺到,或許故事真正開始了。

「他臉上戴著面具,解開我的玄脈后,他冷冰冰地和我說,讓我立刻回家,別到處惹禍,否則真出了什麼事情,後悔都來不及。」焰焰道:「我不同意,我要返回去找那個女魔頭,我知道那個女人沒有武功,我要去殺了她。但是,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不讓,直接抓著我,直接要強行送我回家。」

「然後呢?」陽頂天道:「你沒有覺得,這個男人出現得很奇怪嗎?」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所以我對他充滿了戒備,但是他的武功很高很高,我根本逃離不了他的掌心。」焰焰道:「就這樣,他強行帶著我回雲霄城。一路上,很冷酷的樣子,不和我說一句話,就算說話也沒聲好氣的。不過我看得出來,他,好像很關心我。」

陽頂天內心一陣不舒服,道:「然後呢?」

「他帶著我一直走了幾千里,即將進入雲霄城領地的時候,敵人的追兵終於趕到。全部穿著黑斗篷,有兩個人非常非常厲害,看起來跟木頭一樣的人,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但是非常厲害。」焰焰道:「他根本打不過他們,所以一個人對戰這些人,拚命要我逃跑。我覺得這個時候我不能跑,所以我也跑過去打。結果敵人根本不打我,只是要將我抓走。」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焰焰道:「然後,他就被重傷了,手腳筋都被割斷了。身上被刺了十幾個傷口,血肉模糊地倒地。我也要被那兩個穿著斗篷的男人抓走。」

「然後呢?」陽爾最後怎麼了?」

「就在那兩個木頭人要斬下他腦袋,要抓走我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更厲害的人,是一個戴著面具的老頭,他朝那兩個黑斗篷的人說,三爺,五夜,手下留情。」焰焰道:「還對救我的那個男人說了句,愚蠢,丟人!兩個人都戴著面具,好像是救我那個男人的長輩。」

「三爺?五爺?」陽頂天知道這兩個人應該是誰了,是西北秦家的最忠誠最厲害的城主太保,秦三,秦五!

兩個人都是高等武尊,絕對強大。而救了焰焰的那個人,竟然能夠對抗秦三和秦五,可見是何等強大。

「後來呢?」陽頂天道。

「那兩個木頭人不同意,所以那個帶著面具的老頭就和那兩個木頭人大戰。」焰焰道:「然後,我趁機帶著那個救我男人逃跑,當時他完全已經血肉模糊,幾乎要死去了。我揭開了他的面具,他拚命想要阻止,但還是阻止不了,我看到他的真面孔1

說到這裡,焰焰的整個嬌軀都在顫抖,哭泣道:「夫君,你知道他是誰嗎?」

陽頂天搖頭,但是內心卻已經隱隱感覺到了什麼。

「他是楊雲沖大舅舅的兒子,我的表哥,我青梅竹馬的表哥。後來,雲霄城內亂造反,爹爹把楊系一族大肆清洗了,其中就包括楊雲沖舅舅這一系所有人,那個時候,表哥和許多人被逐出了雲霄城。」焰焰哭泣道:「他離開的時候,我還記得他的眼神,那種充滿了無限的恨意和無限的眷戀。」

頓時,焰焰泣不成聲。

「小時候,雖然爹爹和楊系一族非常敵對,但是我們小孩之間關係卻很好,他比我大了好幾歲。當時雲霄城所有的小孩都喜歡跟著他玩,都很崇拜他,我也不例外。當時很多弟弟妹妹中,大表哥最疼我。」

焰焰一邊說,一邊哭泣,一直到完全說不下去。

對於楊雲沖這個人,陽頂天太清楚了。

曾經的雲霄城第一天才,天賦和修為都遠超西門無涯。但是因為練了殺豬劍法后,修為大肆退化,最終瘋瘋癲癲,徹底成為了廢人。

而救下焰焰,甚至為此差點丟掉性命的人,竟然是楊雲沖的兒子,焰焰青梅竹馬的大表哥。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