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二十五章:你輸了!娜迦妖核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妖核給你。如果你破不掉,那你們兩人就永遠留在地牢裡面陪伴我。」 「一言為定。」陽頂天道。 「一言為定。」滅絕頭陀。 「您準備好了嗎?」陽頂天道。 頓時,陽頂天整個身體...

滅絕頭陀沒有回答。

「什麼東西?」陽頂天再次問道:「前輩,你想要我用什麼東西和您交換娜迦王族的妖核?」

滅絕頭陀指向陽頂天身邊的焰焰道:「她,她留下來陪我。」

陽頂天頓時目光一寒,冷聲道:「前輩,你的這個問題,我連回答都不屑。而且,我不希望從你嘴裡聽到第二遍。」

「我要的不多。」滅絕頭陀道:「我只需要她每天來和我聊聊天,給我送飯。一直等到有一天我死了,她就可以離開了,就可以出去和你在一起了。」

陽頂天淡淡道:「前輩,對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但是,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焰焰的自由。你覺得,我會犧牲她的自由,來換取什麼東西嗎?」

滅絕頭陀頓時望向焰焰道:「丫頭,你想不想幫你的丈夫?你想不想讓他變得強大?只要你留下來陪爺爺,我就把娜迦王族的妖核給他?」

說完,滅絕頭陀目光灼灼地望向焰焰,陽頂天也望向焰焰。

焰焰搖頭道:「不可能的,爺爺。我和夫君已經分離了一年多了,我再也不想和他分離了。我要和他在一起,我是夫君的人,我的全部都是他的。他說不可以,那就是不可以。你不願意交換娜迦王族妖核,也不要緊。」

滅絕頭陀尖聲道:「難道,你眼睜睜地看著你丈夫死在宋玉手中嗎?」

「那又怎麼樣,反正我和他一起死好了。」焰焰笑道:「死在一起,也挺不錯埃」

滅絕頭陀頓時目光一寒,冷道:「既然這樣,你們可以走了。」

然後,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不準備再說一句話。

「告辭了,前輩。」陽頂天道,然後牽著焰焰的手,轉身離去。

走到石門的時候,陽頂天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又折身回來。

「你們走,立刻滾1見到陽頂天轉身回來,滅絕頭陀寒聲道:「要麼用焰焰換娜迦妖核,要麼滾,沒有第三條路。」

陽頂天走到滅絕頭陀的面前,道:「前輩,以後焰焰不能再來看你。所以我送您一件禮物,讓您可以打發這孤寂的時光。」

「嘿嘿,想使什麼詭計?想要以退為進感動我,讓我把娜迦王族妖核給你,做夢吧。」滅絕頭陀不屑冷笑道。

陽頂天沒有說什麼,直接拔出利劍,在滅絕頭陀的面前石板上削去一層,弄出一塊光滑平整的正方形。然後,用寶劍劃出一個個格子,做出一個圍棋的棋盤。

然後,用寶劍挖出一塊石頭,直接磨成一個個棋子。

當然,這裡的石頭都是黑色的,磨出了181個黑子。至於白子,磨出來的棋子,用玄火一燒,就直接變成了白色。

做完了圍棋后,陽頂天把圍棋的規則和滅絕頭陀講清楚。

「規則說完了,接下來我的左手和右手下棋,您看一遍。」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自己和自己下棋,左手控制白子,右手控制黑子,一步一步地下。

下了還不到一半,原本還充滿不屑罵罵咧咧的滅絕頭陀直接沉默了,完全沉浸在棋局之中。

然後,搶過白子,和陽頂天下棋。

第一盤,滅絕頭陀輸得一塌糊塗。

第二盤,依舊輸得一塌糊塗。

第三盤,滅絕頭陀棋藝大進。

第四盤……

第五盤……

足足過了十個小時。

……

陽頂天扔下手中的棋子,朝滅絕頭陀道:「前輩,馬上就要天黑了,我和焰焰便回去了。您也看到了,這圍棋百下不膩,而且毫無止境,您可以自己和自己下,可以打發無限的時光。」

滅絕頭陀的目光依依不捨地離開棋盤,然後朝陽頂天笑道:「你的這個圍棋,很有意思,是誰發明的?」

「這個世界,是我第一個弄出圍棋的。」陽頂天道。

「你?」滅絕頭陀道:「你不像是這麼智慧如海的人埃」

陽頂天笑了笑,沒有反駁。

「告辭了,前輩。」然後,陽頂天拉著焰焰的手離開。

剛剛走出十幾步的時候,滅絕頭陀忽然道:「留步。」

頓時,焰焰臉上露出了喜色。

滅絕頭陀道:「小子,你送我的圍棋非常非常有意思,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只是個玩意。但是對我來說,幾乎挽救我的生命時光。」

「不用客氣。」陽頂天道。

「但是……」滅絕頭陀道:「我還是不會把娜迦王族的妖核送給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哈哈……」

陽頂天臉上沒有露出多少失望的神色,而是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但是我也想告訴您,我把圍棋送給您,僅僅只是送給您而已。」

說罷,陽頂天再也不多說一句話,直接牽著焰焰的手,快速地離開,直接離開了滅絕頭陀的囚室。

在關上石門的一瞬間,陽頂天朝著滅絕頭陀直接彈射去一顆丹藥,一顆藏有聖水的丹藥。

「這丹藥無法讓你痊癒,但是卻可以減少你的痛苦。」說完后,陽頂天直接將石門關閉,牽著焰焰的手,往上走去。

滅絕頭陀的手直接接住那顆丹藥,目中露出驚訝的目光。

……

離開地牢之後,回到島嶼上,焰焰將頭靠在陽頂天肩膀上,柔聲道:「哥哥,我們應該怎麼辦?」

「接下來兩天,我全部用來修鍊,把那兩尺娜迦族玄脈也用掉,哪怕突破半級也好,然後就以現在的修為和宋玉一戰。」陽頂天道。

「可是……那會輸的。」焰焰道。

「傾盡所有吧……」陽頂天道。

然後,他拉著焰焰朝岸邊走去,要乘船返回無鹽島,和無鹽長老再商議。

對於這個結果,陽頂天也早有預料,因為無鹽長老說得很清楚,滅絕頭陀是絕對不會送出這顆娜迦王族妖核的,為了這個東西,他幾乎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怎麼可能輕易送人。

至於說用焰焰來交換這個條件,與其說是一個條件,不如說是一個離間和試探。這個老頭內心不忿焰焰嫁給了陽頂天,所以想要破壞兩人的感情。如果陽頂天同意交換,無非會讓焰焰非常傷心失望。

這個老頭根本就不會交出娜迦王族妖核的。

陽頂天和焰焰一直往外走,一直往外走。

終於,二人發現了不對之處,因為走了十幾分鐘了,竟然還沒有來到海邊。

這個島嶼很小的,十分鐘走可以走完全島了。現在,十幾分鐘,陽頂天竟然還沒有走出去,這明顯不對勁,而且海面明明就在眼前,卻怎麼都走不到。

彷彿,兩個人進入了鬼打牆。

「哥哥,怎麼回事?」焰焰道。

「有人對我們使用了精神術。」陽頂天道:「我們眼前的一切,全部變成了幻覺。我們看著是一直往外走,其實一直在原地打轉。」

「是誰這麼做?」焰焰道。

「滅絕頭陀。」陽爾是幽冥海的首席煉藥師,第一獸語者,擁有無以頗精神力量。」

「哈哈哈哈……」頓時,兩人耳邊傳來滅絕頭陀的大笑聲,道:「小子還不蠢,多謝你給我的這顆丹藥,讓我恢復了些許的能量了,讓我可以施展精神術。儘管施展精神術的時候,完全讓我痛不欲生,但是為了讓你們留下來陪伴我,我只能忍受著痛苦。接下來,你們就不要想離開了,永遠在這裡陪伴我吧。」

「滅絕老兒,你怎麼可以這樣?」焰焰頓時憤怒道。

「我不管……」滅絕頭陀道:「我一個人不幸,不如所有人都不幸,哈哈……你們就永遠留在這裡陪伴我吧,哈哈……」

焰焰氣得渾身發抖,便要罵人。

陽頂天握了握她的小手道:「不要緊,焰焰。」

「不行,我們要立刻出去的。」焰焰道:「我們直接闖出去,這麼一個小島,我不相信闖不出去。」

然後,焰焰拉著陽頂天便要往外沖。

陽頂天拉住焰焰道:「沒用的,想要創出去,除非破掉他的精神術。」

「沒錯,除非破掉我的精神術。」滅絕頭陀哈哈大笑道:「但是想要破掉我的精神術是不可能的,說來還真是感謝你的那顆聖水丹藥啊,沒有它的話,我還真的施展不出精神術囚禁你們。」

「你真無恥,你真是恩將仇報。」焰焰怒道。

「沒錯,我滅絕頭陀一貫來就是無恥的,就是恩將仇報的。」滅絕頭陀冷笑道,然後一陣陣大笑。

陽頂天道:「前輩,我不會從道德上譴責您。不過既然到了如此境地,我們打一個賭如何?」

「什麼賭?」滅絕頭陀道。

「半個時辰,如果我能破掉您的精神術,您就把娜迦王族的金色妖核給我。如果我破不掉,我們以後就在地牢裡面陪伴您一生,如何?」陽頂天道。

「哈哈哈哈……」滅絕頭陀頓時哈哈大笑道:「你是在做夢嗎?小子,破掉我的精神術,你是在做夢嗎?你知道我的精神術近乎天下無敵嗎?你知道我的精神力是你的一千倍,一萬倍嗎?哪怕此時我留下了一成的精神力,也足足是你的幾百倍嗎?」

「我知道。」陽頂天道:「您此時的精神力,是我們兩人加起來后的幾百倍都不止。我的精神力在您面前,完全如同螻蟻一般。所以,我們才被您囚禁在這鬼打牆之內,無法離去。」

「既然如此,你還要和我賭?」滅絕頭陀冷笑道:「你是腦子傻掉了嗎?」

陽頂天道:「既然如此,您還有什麼不敢賭的?」

「一定會贏的賭,也非常乏味埃」滅絕頭陀道。

「可是,我覺得我會贏。」陽頂天道:「我和別人打賭,還從來沒有輸過。我賭過許多許多次,哪怕輸掉一次,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但我現在仍舊活得好好的。我一直用我的命做賭注,但我從來沒輸過,哪怕萬分之一的贏率,我都贏了。現在您只需要回答我,您賭不賭?」

「好,我賭1滅絕頭陀笑道:「半個時辰,你假如可以破掉我的精神術,我便把娜迦王族的妖核給你。如果你破不掉,那你們兩人就永遠留在地牢裡面陪伴我。」

「一言為定。」陽頂天道。

「一言為定。」滅絕頭陀。

「您準備好了嗎?」陽頂天道。

頓時,陽頂天整個身體忽然變得冰冷,周圍的一切,變得徹底的黑暗。

無數黑暗的能量,瘋狂地籠罩下來。徹底遮住了陽頂天所有的視覺,所有的感覺。

陽頂天的精神力,哪怕一點點都使不出來。此時的陽頂天,甚至連思考都做不到,和東方涅滅的交流都做不到。

而這僅僅只是滅絕頭陀不到一成的精神力,卻如同泰山壓頂一般,讓陽頂天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焰焰頓時無比擔心地望向陽頂天,儘管她對陽頂天充滿了希望,而且相信他會創造奇。但是眼前這個局面實在太難了,這個滅絕頭陀的精神力實在太強大了。

眼前這個戰鬥,比宋玉的那場戰鬥更加艱難了無數倍。

甚至,就如同玄武士級別的陽頂天直接去挑戰東方冰凌,完全是必輸無疑的戰鬥。

陽頂天神情平淡,道:「前輩,看來您已經準備好了。我便要開始破您的精神術了。」

「嘿嘿……」滅絕頭陀一聲冷笑。

頓時,陽頂天眼前一黑,幾乎直接要昏厥過去。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掏出了靈魂指環。輸入一股玄氣,召喚裡面的黑暗玄火。

黑暗玄火沒有出來!當然,這並不是陽頂天召喚不出來。而是這朵黑暗玄火彷彿在賭氣,不願意出來。

它原本不想進去的,它要住的是陽頂天的氣海,卻被關進了黑漆漆的靈魂指環內。

陽頂天再次召喚。

頓時,那朵黑暗玄火不情願地鑽了出來。

一朵黑色的火焰從陽頂天的手掌上方燃起。

這朵黑暗玄火,由能量黑洞和億靈妖火融合而成,是霸主一般的能量。它的本能就是吞噬能量,一切能量,當然包括精神力量。

它出現了之後,立刻感覺道周圍強大的精神力量。頓時,它無比興奮地竄高几寸,然後瘋狂地吞噬。

瞬間,滅絕頭陀的精神囚牢直接被撕破一個巨大的裂口。

滅絕頭陀大驚,立刻拚命地彌補,拚命地輸出精神力,想要彌補這個精神囚牢。

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黑暗玄火瘋狂地吞噬,瘋狂地撕扯,瞬間便將這個精神囚牢撕得支離破碎。

「轟……」陽頂天的精神猛地掙脫。

瞬間,滅絕頭陀的精神囚牢粉身碎骨。

陽頂天和焰焰頓時覺得身上猛地以輕,眼前一陣清明。

然後,二人發現,此時兩個人依舊在島嶼中間,地上到處都是足跡,果然剛才兩人一直都在原地打轉,就算一輩子都走不出去的。

陽頂天將黑暗玄火收進靈魂指環內,然後淡淡笑道:「滅絕前輩,您輸了,那個娜迦王族的金色妖核歸我了。」

滅絕頭陀徹底呆住了,久久沒有任何反應。

足足幾分鐘后,滅絕頭陀顫抖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的精神力明明只有我百分之一,怎麼可能破掉我的精神囚牢?怎麼可能?這這麼可能?」

不但滅絕頭陀覺得驚駭,焰焰也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因為,剛才一切都是黑暗的。而那朵黑暗玄火也是黑暗的,所以看上去陽頂天彷彿什麼都沒有做,滅絕頭陀的精神囚牢就這麼被破了。

「滅絕前輩,您輸了。」陽頂天淡淡道:「願賭服輸,所以那個娜迦王族的妖核歸我了。當然,我依舊會把聖水和娜迦玄脈給您的。」

說罷,陽頂天直接朝滅絕頭陀的地牢走回去,去拿娜迦王族的妖核。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