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二十四章:滅絕頭陀!交換娜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很快,囚禁滅絕頭陀的小島就在眼前。 這個小島和其他島嶼都不一樣,這一路上陽頂天經過的島嶼。最丑的便是無鹽島了。其他島嶼,都鬱鬱蔥蔥,繁花似錦。 而眼前這個島嶼,卻比無鹽島還要...

陽頂天划船,焰焰慵懶地躺在船的另外一頭,美眸迷離而又幸福地望著陽頂天的面孔。

「哥哥,比起宋玉來,你真的不帥誒。」焰焰道。

陽頂天道:「美男配丑妻,丑漢娶個嬌滴滴。我要長得那麼帥做什麼,你長得美就夠了埃他們那些美男子自己都已經長得那麼好看了,所以像焰焰這樣的絕色美人還是留給我們這些長得不帥的吧。」

「可是還有人說,女人吹燈以後都一樣呀。」焰焰道:「進入被窩后,就算美得跟東方冰凌一樣男人也看不清楚。」

「你從哪裡聽來的歪理邪說埃」陽頂天道:「吹滅燈后,就算眼睛看不見,心中還是看得見的。老婆漂亮了,男人才有勁埃」

滅絕頭陀的牢房離得挺遠,儘管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但陽頂天還是慢慢地划。

平靜如鏡的海面,朝陽升起,如此美麗浪漫的景色,兩個人單獨在船上,陽頂天可不願意錯過這種浪漫時分。

就在陽頂天給焰焰閑聊瞎扯的時候,旁邊不遠處劃過來一艘船,速度非常快。

船上有兩男一女,男的俊美,女的艷麗。應該都是幽冥海的弟子,遠遠便可以看到,兩個青年男子賑災對那個艷麗女子拚命討好。而那個艷麗的女子,愛理不理地,對著海面顧盼生姿。

不過待見到這邊的焰焰的時候,那兩個男弟子頓時眼睛一亮。目光直接從那個艷麗女子身上移開,投在焰焰的臉蛋上再也移動不了。然後加快船速,朝焰焰這邊划來。

頓時間,那個艷麗女子面色一寒,望向焰焰的目光也充滿了敵意。

「焰焰小姐,又去給滅絕尊者送飯啊?真是蕙質蘭心,善良純愛礙…」剛一靠近,那個藍色長袍的男子立刻朝焰焰恭維道。

焰焰坐直了嬌軀,扭過臉蛋不去理會。

此時。那船上的另外一個年輕男子道:「焰焰小姐,你什麼時候雇了一個划船的苦力了啊,瞧這銅色的面孔,船劃得真不錯,又穩當又舒服的。」

焰焰還是不理她,就當是蚊子在叫一般。

「不過焰焰小姐,你就算找划船的苦力。也不要找這麼不上檯面的啊,你隨便一聲招呼,我們幽冥海隨便那個兄弟立刻便上門,保證比這個僕役劃得更好。」那人見到焰焰不理,繼續笑道。

聽到這人直接把陽頂天說成僕役,焰焰直接站起來。朝那船上的艷麗女子道:「艷華姐姐,你還要忍這兩隻蒼蠅嗎?我們一人一個,砍死他們1

說罷,焰焰直接抄起利劍,朝那搜船跳過去。拔出利劍朝那個嘴損的男子砍去。

那個艷麗女子也大恨,稍稍一陣猶豫后。也拔出利劍朝另外一個男子砍去。

頓時,兩個幽冥海弟子拚命躲閃。無奈兩個女人都心太狠,被連砍了好幾劍之後,趕緊跳到海水中逃之夭夭。

「艷華姐姐,痛快嗎?」焰焰道。

「痛快……」那個艷麗女子氣喘吁吁,酥胸起伏的幅度也非常壯觀,望著焰焰絕美的臉蛋,妒忌道:「不過你這小蹄子的臉蛋若讓我划兩劍,我會更痛快。」

這個女子對焰焰是真心恨的,自從焰焰來了之後,她在幽冥海青年弟子心目中的地位急劇下降,焰焰雖然修為弱小到幾乎忽略不計,但是魅力直接秒殺幽冥海所有的女弟子。

焰焰噗嗤一笑,挽著那個艷麗女子的手臂道:「好姐姐,放心吧。我很快就要離開了,你再也不用恨我了。」

「要走了?」那個艷麗女子道:「你怎麼走得了,欠了幽冥海的債十輩子都還不完,你一輩子都別想離開了。」

「我夫君來接我了。」焰焰道,神情間充滿了驕傲。

「這真是你夫君啊?」那個艷麗女子上上下下望了陽頂天幾眼,道:「天哪,他配不上你啊,從哪個方面他都配不上你埃焰焰,你眼光很一般啊,這樣的男人我都瞧不上埃剛剛被你砍的那兩個,隨便哪個都比他強埃」

聽到兩個女人肆無忌憚地談論自己,陽頂天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

焰焰聽到對方貶低自己丈夫,頓時大為生氣道:「切,你知道什麼?東方冰凌你知不知道?」

「廢話,睡不知道,九天玄女嗎,天下第一美人嗎,世間唯一的武聖繼承者嗎,未來天道盟的第一領袖嘛。」那個艷麗女子道,嘴巴扁了扁,口氣中充滿了敵意和妒忌,還有一股無法掩飾的崇拜。

「東方冰凌那麼厲害,可還不是心甘情願愛上我夫君,你說他厲害不厲害?」焰焰不屑道。

陽頂天頓時徹底無語,這個丫頭恨東方冰凌恨得不得了,但是為了給丈夫長臉,也不惜拉東方冰凌給陽頂天做墊腳石。

「真的假的?」那個艷麗女子驚聲呼道,然後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又仔細地看了幾眼道:「你還別說,細看之下,你夫君還真的充滿異樣的魅力呀。」

「廢話,還有一件事情說出來更嚇死你。」焰焰道:「我夫君是幾百年來唯一進入幽冥海的人,無逅宗主都對他無可奈何。」

「天哪……」這下,這個艷麗女子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小星星。

無逅宗主對於她來說,完全是天一般的人物。誰敢和無逅宗主作對,那就讓她無比崇拜了。

陽頂天在邊上已經徹底哭笑不得了,之前他怎麼沒看出來,焰焰還是如此八卦的小女人。

接下來,兩個女人嘀嘀咕咕地說說話,一直快到囚禁滅絕頭陀的孤島,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姐姐埃這幽冥海就是個大監獄,多沒意思埃外面好玩得很,你以後和想辦法出去吧。」焰焰道。

「想得美呢,我想出去也沒有辦法呀。」那個女子充滿了羨慕道。

然後,焰焰揮了揮手,跳回陽頂天的船上。

「姐姐,再見……」

「再見……」那個艷麗女子朝陽頂天拋來一個媚眼道:「加油啊,陽師弟,打敗宋玉那個偽君子。」

陽頂天朝她笑了笑。

等到她的船行遠了之後。陽頂天道:「幽冥海和其他勢力真的不大一樣埃」

焰焰道:「是啊,幽冥海內部很自由,但是又彷彿囚禁的牢籠。很散漫,也很冰冷,也很危險……」

……

很快,囚禁滅絕頭陀的小島就在眼前。

這個小島和其他島嶼都不一樣,這一路上陽頂天經過的島嶼。最丑的便是無鹽島了。其他島嶼,都鬱鬱蔥蔥,繁花似錦。

而眼前這個島嶼,卻比無鹽島還要丑,還要猙獰。

整個島嶼黑紅黑紅,黑色的石頭充滿了深深的裂縫。裂縫中流淌著血紅色的岩漿。

焰焰和陽頂天跳上島嶼。

島上沒有一個守衛,焰焰帶著陽頂天來到島嶼的中央,這裡有一個入口。

兩個人沿著入口的台階一直往下。

一直往下,往下,一直下到幾百米的時候。終於來到了幽冥海的地牢。

這個地牢,有很多間囚室。每一間都有一扇厚厚的門。

焰焰來到一扇門前,輕輕一推,那厚厚的石門頓時打開。

頓時,一股滾燙的氣息撲面而來。頓時,滾燙的氣息讓呼吸都變得疼痛。

裡面的囚室大概有二三百平米,但裡面大部分都是涌動的岩漿,一塊猙獰的巨石從岩漿露出來。而囚犯,就鎖在這巨石之上。

這個囚犯,應該就是曾經被成為天下第一煉藥師的滅絕頭陀了。

此時的他,真的已經人不人鬼不鬼了,按照無鹽長老的說法,他已經被囚禁了十幾年了。

此時,他的頭髮已經幾乎全部掉完了,剩下的也灰白乾枯。

身體已經完全乾枯,幾乎是骨架子上蒙著一層皮。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此時趴在地上,看上去體積還不如一條狗大,輕飄飄地彷彿枯葉一般。

不過,在焰焰進去之後。

他猛地坐起身體,狂喜道:「丫頭,你來了嗎?你來了嗎?你給我帶來什麼好吃的了?」

此時,陽頂天終於看到他的面孔。

真的如同貴一樣的面孔,臉上也幾乎沒有肉,眼窩深陷,使得眼睛更大。鼻子和嘴巴凸起,和《指環王》裡面的咕嚕有得一拼,甚至更陰森恐怖,因為他的鼻子實在太尖太長了。

緊接著,他見到了陽頂天,目光露出一絲野獸般陰森的目光,厲聲道:「丫頭,他是誰?他是誰?」

「他是我丈夫。」焰焰道。

頓時,滅絕頭陀暴跳而起,道:「你怎麼可以有丈夫,怎麼可以?你這麼美麗,這麼純潔,應該一輩子都不能嫁人的,你怎麼可以有丈夫?讓他走,讓他走,我睡一覺,然後把這件事情忘記掉,下次你來的時候,又是一個完美純潔的小丫頭了……」

陽頂天真的徹底無語了,眼前這個滅絕頭陀經過十幾年的囚禁后,已經有些變態了。

當然,他並不是對焰焰有什麼企圖。而是這十幾年來,焰焰是他接觸的唯一美好事物。他從精神上,要獨佔這種美好,不容得任何人沾染。

因為這十幾年來,焰焰是唯一來看他,也是唯一來給他送飯,跟他聊天的。

這一年多來,焰焰在幽冥海是自由的,除了極少數地方,她哪裡都可以去。她來到這個島嶼,見到地牢中的滅絕頭陀也純屬偶然,因為心底善良,對滅絕頭陀的可憐,所以她基本上每隔兩三天都要給滅絕頭陀送飯,並且聊天。

雖然滅絕頭陀只要服用丹藥,是永遠不會餓死的。

「老頭,我馬上要走了,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給你送飯了。」焰焰道。

「不可以……」滅絕頭陀猛地尖叫道:「不可以走,你不可以走。你不能這樣。我現在每天活下去的念頭,就是等著你來給我送飯。你來跟我說話,你不可以走,不可以走……」

「我丈夫來接我了,我要和他一起離開幽冥海了。」焰焰道。

「不可以,不可以……」滅絕頭陀尖聲嘶吼,張牙舞爪地衝過來,吼道:「他要帶走你,我就殺了他。殺了他,我將他碎屍萬段……」

說罷,他拚命地朝陽頂天撲來,面孔猙獰,露出尖尖的牙齒。雖然滿口的牙齒掉得只剩下一半,但是看上去更加顯得猙獰恐怖。

不過,很明顯他是沖不過來的。

因為。有一根可怕的東西插入他的小腹氣海部位。彷彿是一根繩子,又彷彿是某種可怕的觸手。

觸手的另外一段,一直深入岩漿之內。

插入滅絕氣海之內的觸手,不但讓他無法離開,也讓他完全無法使出一點點玄氣。

被囚禁的滅絕頭陀,真的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爺爺。我求您幫我一件事情好不好?」焰焰道。

滅絕頭陀拚命點頭道:「好,好,只要你不走,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幫你。」

「你把那隻金色的娜迦王族妖核,給我丈夫。可以嗎?」焰焰道。

「不,不可能……」滅絕頭陀瘋狂的面孔忽然猛地變得冷靜。然後目光陰森地望著焰焰道:「小丫頭,難道你來給我送飯,陪我聊天,就是為了這娜迦妖核的,是不是?是不是?」

說話間,滅絕頭陀的目光變得更加瘋狂,更加危險。

焰焰沒有撒嬌,而是認真望著滅絕頭陀道:「我丈夫為了救我出去,獨創進幽冥海,得罪了無逅宗主。他們想要廢掉我丈夫武功,留他在幽冥海內做最低賤的奴隸。他想要出去,除非打敗宋玉。想要打敗宋玉,他除非突破武尊。我們無計可施,您手中的娜迦王族妖核,是他唯一突破武尊的希望。」

焰焰的話雖然沒有一句解釋,但是滅絕頭陀的表情鬆懈下來,他相信焰焰給他送飯不是為了他的寶物,這對他來說非常重要。,

滅絕頭陀陷入了深思,喃喃自語道:「這個娜迦王族的金色妖核,是我的全部。就是為了它,我才被囚禁在這裡的。現在,你要我把它送給你的丈夫?」

「是的,爺爺。」焰焰道:「我丈夫會拿出東西來和您交換。」

「交換?」滅絕頭陀大笑道:「用什麼交換,娜迦王族的妖核何等珍貴,他拿什麼東西來交換?可笑1

接著,滅絕頭陀目光一轉,陰森地望向陽頂天道:「小子,想要交換我手中的娜迦王族妖核?」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是的,前輩。」

「你打算用什麼來交換?」滅絕頭陀道。

「兩尺娜迦紫色玄脈,應該可以治癒您受創的玄脈和氣海。另外,還有可以起死回生的聖水。」陽頂天道。

「你有娜迦玄脈?」滅絕頭陀驚呼道:「還有那個所謂的聖水,你都是從哪裡得到的?」

陽頂天道:「娜迦族玄脈,是邊境守護者澹臺送我的。聖水,是我從一個上古秘境中得到的。」

「邊境守護者?你見過邊境守護者?」滅絕頭陀顫抖道。

「是的。」陽頂天道。

「你竟然見過邊境守護者,而且還沒有死?你竟然還去過上古秘境?你究竟是誰啊?」滅絕頭陀道。

「我是焰焰的丈夫,東方涅滅的最後一個弟子。」陽頂天道。

「東方涅滅?」滅絕頭陀扁了扁嘴道:「不自量力的一個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接著,滅絕頭陀目光灼然地盯著陽頂天,冷聲笑道:「你真的想要交換我手中的娜迦王族妖核?」

「沒錯。」陽頂天道。

「好。」滅絕頭陀道:「但是你說的紫色娜迦玄脈,還有那個所謂的聖水,我全部不要,我只要一樣東西。只要你把那件東西給我,我就把娜迦王族的妖核給你。」

「什麼東西?」陽頂天問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