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二十三章:新得,黑暗君王玄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以為這個傳言是假的。沒有想到是的,只不過滅絕頭陀得到的不是一段金色的娜迦玄脈結晶,而是更加珍貴的金色娜迦妖核。 娜迦族的妖核?怎麼可能?而且還是金色的娜迦妖核。 那這件東西的珍貴確實遠...

「什麼後果,對婆婆有什麼影響嗎?」陽頂天問道。

這話一出,無鹽長老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更加的溫和,搖頭道:「對我沒有影響,但是對你來說,後果會非常非常嚴重。」

陽頂天道:「假如再無其他辦法,那就算後果再嚴重,我也認了。婆婆您告訴我,究竟是什麼辦法?」

無鹽長老點頭道:「你聽說過滅絕頭陀嗎?」

陽頂天一愕,然後點了點頭,他當然聽說過滅絕頭陀。何止是聽過,甚至他自己還冒充過滅絕頭陀。

「他是幽冥海的煉藥師,獸語者,你想要在兩天半內突破武尊,或許他會有辦法。」無鹽長老道:「但是我也不敢保證,或許他沒有辦法,或許他不願意。」

「不管怎樣,我都應該試試。滅絕前輩此時在哪裡?」陽頂天道。

「在幽冥海的海底地牢之中。」無鹽長老道:「而且這件事情也需要焰焰,因為這半年來都是焰焰在給他送飯。」

「地牢?」陽頂天驚愕道:「他為什麼會在地牢里?」

「因為他得到了一件寶物,比起你的三尺娜迦族玄脈還要珍貴得多得多。」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頓時驚訝道:「什麼寶物,竟然比紫色娜迦玄脈還要珍貴?」

「一隻完整的娜迦妖核,而且金色的娜迦妖核。」無鹽長老道。

頓時,陽頂天驚呼出聲!傳說中,滅絕頭陀是得到了一顆金色的娜迦玄脈結晶,懷璧其罪,所以徹底失蹤在這個世界上。陽頂天之前就聽說過這個傳言,而且在東離草原冒充滅絕頭陀的時候,還在尹天沖面前利用了這個傳言。

但是,他一直以為這個傳言是假的。沒有想到是的,只不過滅絕頭陀得到的不是一段金色的娜迦玄脈結晶,而是更加珍貴的金色娜迦妖核。

娜迦族的妖核?怎麼可能?而且還是金色的娜迦妖核。

那這件東西的珍貴確實遠遠超過了紫色娜迦族玄脈。

首先,這個妖核裡面蘊藏著可怕的玄氣能量。不管是娜迦還是妖獸,玄氣能量都不是存在妖核中,而是在氣海之中。但是妖核也是存有少部分玄氣能量的,如果是普通妖獸,甚至是千年妖獸妖核中蘊藏的玄氣能量對陽頂天來說用處也不大了。

但是娜迦族的妖核裡面蘊藏的玄氣能量,儘管只是它自身玄氣的一小部分。但對於陽頂天來說,也是極度驚人的。可以這麼說,娜迦妖核裡面殘留的玄氣,或許足夠讓陽頂天突破武尊級強者了。

普通的娜迦族,就已經是這個世界的頂級階層。而金色妖核是娜迦王族成員才會擁有的顏色。

所以裡面,蘊藏的玄氣能量是何等的驚人?

當然,儘管裡面蘊藏的玄氣無比驚人,但是對於這個妖核的其他價值來說,又算不得什麼了。

這妖核最最珍貴的是,它裡面蘊藏的靈魂和記憶。

沒錯,妖核裡面是擁有部分記憶的,所以恐怖山莊趙無極用極品妖核鍛造魂劍產生了狂暴殘忍的劍靈。當然,此時距離那隻娜迦族死去至少已經過去了萬年,所以這個妖核裡面的靈魂記憶和玄氣能量都消散了很多。

但是僅存的那一點靈魂和記憶也是無比驚人的。如果一個無比強大靈魂師可以把裡面的記憶提取出來,哪怕只是隻言片語,也會帶來極度驚人的收穫。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太難了,這個世界上應該還沒有如此強大的靈魂師。

而妖核中的靈魂最最直接的用處,就是用來飼養魂劍。這個世界上,或許沒有比娜迦的靈魂更加適合餵養劍魂了。

那種藐視天下的王者霸氣,那種站在時間頂端的高傲和氣勢,完全可以讓劍魂培養產生質的飛躍。

可以這麼說,如果用娜迦王族的殘留靈魂來飼養劍魂,可以將劍魂誕生的時間縮短一半以上。

……

「滅絕前輩在幽冥海的地位無比崇高,就算得到了娜迦王族妖核,為何會被囚禁起來?」陽頂天問道:「是因為無逅宗主想要搶奪那隻娜迦妖核嗎?」

「當然不是。」無鹽長老道:「娜迦王族的妖核儘管無比珍貴,但是無逅宗主還不至於出手謀奪。而且假如他想要的話直接開口便可以了。滅絕頭陀之所以被囚禁起來,是因為某種不可告人的原因他試圖逃出幽冥海,而且還偷走了十幾種幽冥海至寶,殺死了十七名弟子,所以被無逅宗主重傷后囚禁在海底牢房中。」

「那現在這個娜迦王族的妖核,還在滅絕前輩的手中?」陽頂天問道。

「在。」無鹽長老道:「所以,他是唯一可以讓你在兩天半內突破武尊的人,只要他願意把這個娜迦王族的妖核給你。儘管這個金色妖核用來讓你突破武尊實在是太太浪費了。但目前看來,這幾乎是唯一的辦法。」

「您覺得,他願意把妖核給我嗎?」陽頂天問道。

「當然不願意。」無鹽長老道:「所以,我說的這個辦法基本上是白說了。不管是誰得到娜迦族的王族妖核都不會交出來的,更何況是滅絕這個人,此人的冷漠和自私完全是出了名的。」

說罷,無鹽長老望向陽兒以,你去試試看,但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陽頂天點了點頭。

「他對幽冥海的任何人都充滿了恨意,但是因為焰焰有一次無意看到了被囚禁起來的他,和他說了很多話,以後就經常去給他送飯,所以焰焰是他唯一有好感的人。」無鹽長老道:「再過兩個時辰就叫醒焰焰,讓她帶著你去見滅絕頭陀。」

「不用兩個時辰,我們現在就可以去。」忽然,後面傳來焰焰的聲音,此時她的聲音已經完全嘶啞了,顯非常性感可愛。

然後,便是一陣水花花的聲音,她從玉桶中站了出來。

陽頂天走了進去,便見到一具豐滿如雪的絕美**,站在水中真的是欺霜賽雪,凹凸玲瓏,誘人到了極致。

而且,她此時顯得睏倦慵懶,卻又每一處都充滿了幸福的光芒。

「怎麼不多睡一會兒?」陽頂天道。

「你的事情還沒有著落,睡不著。」焰焰道:「我這就穿衣衫,然後我帶你去見滅絕老頭。不過你要做好思想準備,他看起來很嚇人的。」

說罷,焰焰便要跨出玉桶穿衣衫。卻發現下身很痛,連抬腿邁出走做不到,頓時痛呼一聲,然後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道:「你屬驢的啊,那東西傻大傻大的。跟你圓房第一天就往死里弄,小心以後沒得弄了。」

這話已經極其流氓了,聽得陽頂天眼睛一陣翻白,然後過去要將焰焰抱出來。

伸手一抄,將焰焰嬌軀抱起來,水嘩啦啦地往下流。

忽然,陽頂天目光落在焰焰的下腹上,一陣陣發獃。

焰焰臉蛋一紅,遮了遮粉嫩**的妙處,瞪了他一眼低聲道:「死相,今天一整天都又吃又弄的,還看個沒夠。」

陽頂天在她小嘴上吻了一口道:「這麼美的地方,永遠都看不夠的。不過,我現在看的不是那裡,而是這裡。」

說罷,陽頂天一指焰焰的下腹。

平坦微隆的美妙下腹,雪白無暇。但是中間部位,卻又一團隱隱的黑紅色,依稀是火焰的形狀,而且會動!

「剛才瘋狂之下,差點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記了,你肚子裡面還有一件東西沒有取出來。」陽頂天道。

「什麼東西?」焰焰問道。

「被火焰包裹的黑暗結晶,那個製造能量黑洞的可怕東西。」陽頂天道:「剛才,它吞噬了三分之一的紫色娜迦玄脈能量,所以不再具有破壞性,停止了吞噬。而剛才做完一切后,我們兩人呼呼大睡,忘記將這件東西取出來了。」

「怎麼拿出來啊,難道把手伸進去拿出來呀,那該從哪裡伸進去啊?」焰焰道。

「從這裡伸進去。」陽頂天在焰焰胯下掏了一下。

「那你的小妻子會痛死的,你捨得埃」焰焰咯咯嬌笑,夾緊大腿將陽頂天手緊緊夾祝

「雖然它現在已經沉寂的黑暗結晶,但是憑藉你的修為想要將它逼出來還是比較困難,我們還是需要用某種邪惡**的。」陽頂天道:「我將它吸出來。」

這話一出,焰焰嬌軀一顫,怯怯道:「哥哥,雖然做這種事情很**。但,但今天我們已經做了五個時辰了,我,我已經舒服了十幾二十次了,身上什麼都流盡了,現在嘴裡乾渴得很,那裡又紅又腫,實在承歡不了。」

「放心,這次我會很小心的。只要將它吸出來之後,我們便停止,片刻時間便可以了。」陽頂天道。

「那,那好吧……」焰焰咬著牙,忍著痛再次張開了大腿。

陽頂天抱著她,來到床邊,然後將她放下,壓了上去。

……

說是片刻時間,其實又折騰了近半個小時。

按照焰焰的話說,既然都開始了,那就完美地結束吧。於是,在她嘶啞地無力呻吟中,兩個人又再次攀上了巔峰。

接著,兩個人在充滿聖水的玉桶中洗了身子,穿上了衣衫。

而已經沉寂的黑暗結晶,此時已經被陽頂天逼到掌心。

能量黑洞,在焰焰的氣海之內,只是一個虛擬的能量體,但是它終究是有實體物質的。陽頂天需要一寸一寸將它逼出身體。

「出……」陽頂天玄氣猛地迸出,頓時一顆小到極點的黑暗猛地從手心飛出。

陽頂天湊近眼睛,道:「這就是天下第一奇毒,遠超深海玄結晶了。」

這是幾萬斤天上紅海中心的海水提煉出來的,幾萬斤海水僅僅提煉出這麼一小顆,原本陽頂天以為和一顆塵埃差不多大。但此時看來,還沒有塵埃大小,放在地球時代,幾乎任何人的肉眼都無法看到這顆黑暗結晶,

陽頂天目測一下,這顆東西的直徑應該還不到百分之一毫米。

也就是這麼一個小到肉眼都看不到的黑暗顆粒,就將焰焰的玄脈天賦,還有她十幾年的修為吞噬得乾乾淨淨。

「焰焰,究竟是誰這麼狠心,捨得對你下這樣的毒手?」陽頂天道。

焰焰面色一變,美眸閃過一道無比痛苦的神色,道:「他們的目標不是我,而是爹爹。哥哥,這件事情等到了雲霄城,我再告訴你,好嗎?」

這件事情,是焰焰內心最痛苦的秘密。此時的她,也沒有完全準備好說出一切。當然,此時的她已經全身心都投在陽頂天身上,所以已經決定告訴他。只不過或許需要回到自己的家,她才有勇氣將整個秘密說出來。

「好……」陽頂天柔聲道。

「哥哥,那這顆罪惡的東西怎麼辦?」焰焰道:「可以毀掉它嗎?免得它在危害人間了。」

「我試著用玄火,看能不能燒毀它。」陽頂天道。

「呼……」一道火焰猛地從陽頂天手指冒出。

火焰顏色越來越紅,越來越細。

此時,陽頂天召喚出來的玄火將可怕的能量凝聚到了極致,所以幾乎是無堅不摧的,可以摧毀這個世界的任何東西。之前陽頂天為了鍛造雛劍,需要找到極品地火才能將萬年血烏金融化。

而此時陽頂天手心的這朵火焰,可以瞬間將一顆萬年血烏金直接燒成灰燼。

「你或許是這個世界最黑暗的東西,現在就徹底毀掉你。」陽頂天到。

然後,那可怕的億靈妖火猛地朝那顆黑暗結晶吞噬去。

如果,能量黑洞僅僅只是一個虛擬能量體,那陽頂天的玄火還無可奈何。但此時,它明顯有一個實體,那億靈妖火就絕對無堅不摧了。

可怕的億靈妖火瘋狂地焚燒著這顆極度黑暗之物。

只見到,這顆黑暗結晶漸漸變了顏色。從極度的黑色,變成黑紅色,最後變得紅色,幾乎和玄火一樣的顏色。

等紅色到了極致,那這顆黑暗結晶就要徹底灰飛煙滅了。

就在這時,無比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忽然,那顆被燒紅的黑暗結晶變得極度不安分,開始瘋狂跳動,彷彿要拚命掙脫什麼東西。

「轟……」

忽然,周圍的世界猛地一暗。

陽頂天所在的房子猛地一震。

外面的月亮光芒也猛地黯淡。

然後,這顆黑暗結晶非但沒有毀滅,反而猛地脹大,直接變大了十倍,足足有一顆塵埃大校

然後,陽頂天和焰焰感覺到渾贍冰涼黑暗。

那顆塵埃大小的黑暗結晶重新變得黑暗,徹底的黑暗。在陽頂天掌心,就直接形成了一個能量黑洞,比焰焰氣海之內強大了十倍的能量黑洞。

此時,陽頂天已經完全感覺到這個能量黑洞可怕的吞噬力,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氣海極度的不安,全身的玄脈都蠢蠢欲動,甚至自己的靈魂和精神力都蠢蠢欲動,彷彿隨時要裂開一個口子,然後狂瀉而出,被這個能量黑洞徹底吞噬。

這個東西太驚人了。

此時,焰焰的臉色已經完全變了,直接便要徹底昏厥過去,瞳孔中的光芒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熄滅。

焰焰危險了。

這麼顆小小的能量黑洞,竟然要吞噬一切。

「怎麼回事?」外面的無鹽長老猛地衝進來,一把將焰焰拉倒身後保護起來。

「我把黑暗結晶從焰焰體內吸出來,然後用玄火焚燒,結果它非但沒有毀滅,反而強大了十幾倍。」陽頂天道。

「天哪……」無鹽長老色變道:「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你趕緊扔掉它,毀掉它,否則你的全身修為要毀於一旦了。」

但是,毫無疑問是毀不掉的。

扔掉?不管扔到哪裡,周圍的人要徹底完蛋。而且萬一落在幽冥海其他人手中,那後果完全不堪設想。

就在此時,原本在焚燒的玄火忽然猛地消失,鑽入這顆黑暗結晶中。

焚燒它的玄火竟然都被吞噬了,它連玄火都能吞噬?

陽頂天徹底驚駭了,那這個世界上,究竟還有什麼能夠阻止這種黑暗結晶?完全沒有。

僅僅一小顆塵埃大小便如此驚人,如果有籃球大小,那整個世界的生命和能量,就要徹底被吞噬了。

陽頂天頓時心急如焚,不知道要將它放到哪裡去。空間指環內?那裡面可是有很多能量寶物的,一旦將這東西放進去,那整個空間之環內的寶物就要徹底毀滅了。

現在,想要讓它沉寂,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它吞噬飽能量,讓它再次沉寂下來。

可是,此時的它已經強大了十幾倍了。想要讓它沉寂下來,至少需要十幾倍紫色娜迦族玄脈的能量,一時間要去哪裡找這樣的能量?

可就在此時,事情又有了變化。

吞噬了那朵玄火火焰的黑暗結晶忽然猛地爆開。

「呼……」然後,空氣冒出一朵黑暗的火焰。

沒錯,黑色的火焰。

陽頂天還從未見過黑暗的火焰,包括無鹽長老,也從來都沒有見過黑暗的火焰。

黑暗結晶,和剛才那朵玄火竟然融合了,變成了一個全新的東西,黑暗火焰。

變身為黑暗火焰后,那種要吞噬一切的吸力消失了。

屋內頓時又恢復了光亮,外面的月光也恢復了光亮。

這朵黑色的火焰靜靜燃燒著,忽然,它歪了歪頭,輕輕地靠近陽頂天。彷彿一個調皮的小孩,來聞陽頂天的氣息一般。

然後,它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竟然在歡呼跳躍。

「婆婆,這,這是什麼東西?」陽頂天驚愕道。

「又一朵玄火,陽頂天,你剛剛製造出了一朵全新的玄火。」無鹽長老道:「你用一部分的億靈妖火,還有黑暗結晶,融合成了一朵全新的玄火。」

陽頂天徹底驚駭住了。

還,還可以這樣?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朵嬰兒期的玄火,還非常弱校」無鹽長老道:「但,等到它長大后,就會變成這個世界上最最強大,最最可怕的玄火。這朵玄火,便可以抵得上整個地獄。」

億靈妖火,天下玄火中的王者,至陽之物。

黑暗結晶,這個世界黑暗能量的極致,黑暗中的霸主。

現在兩者竟然結合出一朵全新的玄火,一朵可以命名為黑暗君王的玄火寶寶。

「而且,這朵玄火認你為主了。」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驚愕道:「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把它吸進氣海嗎?」

「當然不是。」無鹽長老道:「你要是那樣做的話,它在氣海內會吞噬掉你的一切。你不能把它放在氣海裡面養,要放在另一個地方。但是,這個世界沒有一個這樣的地方。所以唯一的結局是,這朵玄火嬰兒會消散,滅亡1

「會滅亡?」陽頂天不可思議道:「它是由黑暗結晶和億靈妖火結合而成的,怎麼會滅亡?」

「如果它是億靈妖火,因為已經和你同命,所以除非你死,否則它不會滅亡。如果它是黑暗結晶,那它舉世無敵,永不滅亡。但是結合成玄火后,它就有了生命,而且沒有居住的地方,能量會不斷溢出,一直到徹底徹底消散滅亡。」

怎麼會這樣?

讓它進入自己的氣海,這個黑暗玄火嬰兒會吞噬一切。

但如果不進入氣海,它就會消散滅亡。

「它是黑暗中的君王,或許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就讓它消亡吧。」陽頂天道。

「不……」無鹽長老道:「你知道世界之門嗎?你應該知道邊境守護者,你應該知道天上紅海?」

陽侗然知道。」

「在天上紅海,任何人進入就會暫時失去所有的玄氣。所以你想要打破這一點,你要在天上紅海消滅邊境守護者,你要穿過世界之門,或許唯一的途徑,就是通過你的這朵黑暗玄火,等到它極度強大的時候,它可以摧毀整個天上紅海的黑暗能量。」無鹽長老道:「它的出現,或許是上天註定的,是這個世界的宿命。現在你需要的,僅僅是給它一個居住的地方。然後,以後給它尋找食物,讓它變得強大。」

「您覺得,它吃什麼食物?」陽頂天道。

「能量,一切能量,最好是玄火,越多的玄火越好。」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徹底驚愕。

這個世界上,每一朵玄火都是極度珍貴的,任何一個人得到了玄火,都能成為大宗師級強者,甚至眼前的這個無鹽長老都沒有真正的玄火。

而眼前這個黑暗玄火,竟然要以玄火為食物。

它一出生,就註定是能量的霸主。儘管此時的它,還非常弱校

現在需要的,是給它尋找一個居住的地方。

忽然,陽頂天想到了什麼,道:「婆婆,它可以住在靈魂指環內嗎?是邪魂訣的靈魂之環,專門用來裝傀儡戰魂的。」

「你有靈魂指環?你學了邪魂訣?」無鹽長老道。

「我沒有學,是獨孤逍強行將邪魂訣逼進我的腦子裡面的,我從來都沒有用過。」陽頂天道:「靈魂之環可以讓它居住嗎?」

「當然可以,靈魂指環是獨立的能量空間,和外界完全隔絕,黑暗玄火嬰兒剛好可以住進去。」無鹽長老道。

頓時,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掏出靈魂指環,然後用玄氣指引著,將這朵黑暗玄火注入靈魂指環內。

這朵黑暗的玄火嬰兒儘管不願意,扭扭擺擺著,進入了靈魂指環。它想要住進去的是陽頂天的氣海,但是進入靈魂指環,也勉強可以接受。

「這靈魂指環內有很多殘存的邪惡戰魂傀儡,對黑暗玄火不要緊吧?」陽頂天道。

「當然要緊,它們會被吃得乾乾淨淨,剛好被黑暗玄火打個牙祭。」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手裡拿著這隻靈魂指環,果然在黑暗玄火進入的一瞬間,那種可怕的冰冷,還有耳邊的慘嚎聲瞬間消失了。裡面殘留的邪惡戰魂直接被黑暗玄火吃得乾乾淨淨了。

那些邪惡傀儡戰魂儘管非常可怕,但是和黑暗玄火比起來,真的就如同小螻蟻面對君王了。

「婆婆,我什麼時候才可以把它引入氣海之內?」陽頂天道,因為只有引入氣海之內,玄火才可以和主人同命,才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

「我不知道……」無鹽長老搖頭道:「但是可以進入你氣海的時候,你自己肯定會知道的。它現在還只是剛出生的嬰兒,等到它真正長大並且天下無敵,你要有足夠的耐心。」

陽頂天點了點頭。

「好了,時間緊迫,你和焰焰趕緊去找滅絕頭陀吧,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將他的那顆娜迦王族的金色妖核得到手,用最短的時間突破武尊強者。」無鹽長老道。

「是,婆婆,我們這就去找滅絕頭陀。」

……

一個多小時后。

陽頂天和焰焰重新穿好了衣衫,帶著食盒,上了一艘小船,朝幽冥海的海底地牢劃去。

能不能突破武尊,能不能順利突破宋玉,能不能帶著焰焰順利離開幽冥海回到雲霄城,就看接下來能否從滅絕頭陀手中得到那顆價值連城的娜迦王族妖核了。

娜迦王族,近乎半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