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二十章:治癒焰焰玄脈!(六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能再假一點嗎?」 焰焰貼在陽頂天的臉上,嬌聲道:「如果放在一年半前,我會幸喜若狂的。放在現在,我實在興趣乏乏。我夫君都那麼厲害了,我還學武功做什麼呀?在家養養小動物,種種花,做做飯,做做衣服,...

無鹽長老心中的掙扎不但陽頂天看了出來,焰焰也看出來了,所以她直接從陽頂天身上跳下來,抱著無鹽長老的胳膊,用力搖晃道:「婆婆,婆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一邊哀求,一邊眼淚汪汪地望著無鹽長老。

平常這個時候,焰焰只要使出一半的功力,無鹽長老就已經投降了。和所有的長者一樣,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自己兒孫失望的目光。

此時,無鹽長老望著焰焰的小臉,臉上神情陷入了掙扎,足足幾分鐘后,她用力搖搖頭道:「不行,我沒有什麼辦法。」

焰焰小臉頓時一白,凄聲道:「婆婆,你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此時焰焰已經不是假裝,而是真的哭出來了。

無鹽長老臉上充滿了愧疚,甚至不敢去看焰焰的眼睛,顫抖道:「對不起,對不起,焰焰,我真的沒有辦法。」

「婆婆,這可是我最愛最愛的人,他要是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了……」焰焰哭聲道。

「焰焰……」陽頂天上前,將焰焰的手拉開,朝無鹽長老笑道:「焰焰她不懂事,您不要放在心上。」

無鹽長老沒有任何回答,焰焰的小手鬆開之後,她逃一般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真的無法面對焰焰的目光,還有她的哭聲,就現在,她的心彷彿都要碎開一般。

她這個人,性格乖張孤僻。幾乎不和任何人交流。但並不是她沒有感情,她的感情其實比一般人更加濃烈。只是不容易釋放。一旦釋放出來,那幾乎是傾盡所有。所以面對焰焰,她和普通奶奶已經沒有任何區別,甚至疼愛之意更加濃烈。

但就算如此,她還是心硬地拒絕了焰焰。

……

「為什麼?婆婆明明有辦法,為何要見死不救?」焰焰撲進陽頂天的懷裡,大聲哭泣道。

陽頂天輕輕拍著焰焰的後背,道:「婆婆非常疼你。什麼都願意給你。她之所以不說出那個法子,並不是她不捨得,而是後果會非常嚴重。如果是什麼寶物啊,她肯定願意給出來的。千萬不要懷疑她疼愛你的心。」

「真的?」焰焰抬頭道。

「當然。」焰焰道:「就如同你要恢復玄脈,我能夠做到,但是我拒絕了你,你會覺得是什麼原因?」

「因為對我會非常有危險。對我傷害會非常大。」焰焰道。

「沒錯,就是這個原因。」陽兒以婆婆不說出來,肯定是後果非常嚴重,她覺得我們承受不起,她才沒有說出來。」

「恩,肯定是的。」焰焰道:「婆婆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

「是埃」陽頂天笑道。心中卻清楚,無鹽長老的善良只對個別人釋放,其他任何人在她眼中,完全是螻蟻一般。

事實上,從師傅東方涅滅的嘴裡陽頂天清楚地知道。無鹽長老在幾十年內殺了多少人,不僅僅是邪魔道的。還有天道盟的,甚至是無辜的路人。此人完全喜怒無常,殺人如麻。

「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陽頂天道。

「什麼好消息?」焰焰道。

「你的玄脈可以恢復。」陽頂天道,然後等待焰焰狂喜的面孔。

「哦,那真好埃」焰焰道,臉上沒有任何狂喜,只有勉強裝出來的喜色。

陽頂天頓時臉色一垮,能夠恢復玄脈,對焰焰來說完全是最重要的事情吧,她的這個反應也太平淡了吧。就彷彿陽頂天準備了一隻10克拉的粉紅鑽戒,未婚妻卻彷彿收到一朵狗尾巴花一般。

「怎麼?你怎麼沒有半點驚喜的表情埃」陽頂天道。

焰焰頓時仰起小臉,咧開小嘴,最陽頂天做出一個驚喜的表情。

陽頂天無語,擰了擰她的小臉,道:「你的表情還能再假一點嗎?」

焰焰貼在陽頂天的臉上,嬌聲道:「如果放在一年半前,我會幸喜若狂的。放在現在,我實在興趣乏乏。我夫君都那麼厲害了,我還學武功做什麼呀?在家養養小動物,種種花,做做飯,做做衣服,養養小孩不好嗎?就好像,假如我們是普通人家,你一個月能賺一千金幣,那我就算一個月能賺一百金幣,已經是其他人的十幾倍了,也沒有什麼意義吧。」

陽頂天頓時愕,焰焰的歪理,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你是我夫君,我只關心你,我自己的東西,無所謂的。」焰焰道:「我只關心我的美貌和身材,免得你的魂魄被狐狸精勾走了,說,你和東方冰凌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之間很清白。」陽頂天趕緊斬釘截鐵道。

「清白,是不是沒有上床就算清白?那在今天之前,我們夫妻之間也很清白,也沒有真正發生過關係,只是親吻過,摸過,舔過而已……」焰焰道。

「胡說八道……」陽頂天道:「我和東方冰凌,什麼都沒有。她自己甚至都不把自己當成女人,我也很難把她當成女人。」

「這話倒有幾分道理。」焰焰道:「不過,她本來就是你未婚妻,我也管不了許多。但是我警告你,是我進門先的,就算你要娶她,她也要乖乖叫我姐姐。」

陽頂天無語道:「放心吧,她永遠都沒有機會和你做姐妹的,這種女人,沒有辦法成為任何男人的妻子。」

接著,陽頂天道:「焰焰,我有三尺紫色玄脈,肯定可以讓的玄脈痊癒,甚至還可以讓你這幾年損失的修為補回來。」

「我不想用。」焰焰道:「用在你身上,才是最好的。」

「你也聽到了。用在我身上,幾乎一點用處都沒有。」陽頂天道。

焰焰道:「那你就留著。以後以防萬一。」

陽頂天道:「焰焰,你的強大對我也很重要,我想要你成為我最大的幫手。就算我們奪回了雲霄城,我終究是要到外面試煉的。那家裡就完全要靠你和大哥,還有岳母了。你和東方冰凌被稱為絕代雙嬌,總不能差別太大吧。」

「你都說了東方冰凌不是人,我才不和她比。」焰焰道:「不過你說得也有道理,我強大起來。可以幫助你,可以保護娘親,這也很好。」

「這就對了。」陽頂天道:「你回房間休息一個時辰,我在這裡準備材料,然後我便用娜迦玄脈,為你療傷。」

「嗯……」焰焰儘管戀戀不捨,但依舊乖乖地回到房間裡面休息。

……

等到焰焰回到房間之後。陽頂天便在院子外做相關的準備。

此時,剛剛躲進房間的無鹽長老直接跑了出來,低聲卻焦急道:「不行,你不要亂來,你這樣會害死焰焰的。」

無鹽長老的聲音很低,唯恐被房間裡面的焰焰聽到。

「怎麼會?」陽頂天也低聲道。

「你知道這段紫色娜迦族玄脈有多強烈嗎?」無鹽長老道:「沒有玄火。就無法徹底融化這段娜迦族玄脈。而且,就算有玄火可以融化這段娜迦族玄脈,也至少要兩個宗師級強者進行護法,否則焰焰只怕瞬間就會香消玉損。」

接著,無鹽長老繼續道:「焰焰的玄脈根本不是受傷。而是玄脈的徹底沉淪。所以這段紫色娜迦玄脈對她來說也不是提升玄脈品級,而是等於徹底重塑玄脈。風險完全大到了極點。」

「她的玄脈為什麼會這樣?」陽頂天問道。

「被人下了毒。」無鹽長老道。

「毒?什麼毒?」陽頂天問道。

「東離草原的極北,有一處天上紅海。任何高手到了那裡,全部會變得手無縛雞之力,玄氣會徹底消失,你可知道嗎?」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徹底驚愕,點頭道:「我當然知道,我去過天上紅海。」

這下,輪到無鹽長老驚詫了,不敢置通道:「你,你曾經去過天上紅海?」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沒錯,我曾經去過。那麼焰焰身上的毒,和天上紅海有什麼關係?」

「任何人靠近天上紅海,全身的玄氣就會徹底消失,變得手無縛雞之力。」無鹽長老道:「那是因為天上紅海的中央,有一處能量的禁區。傳說中是徹底的虛空黑暗,可以吞噬陰陽五行能量。」

「能量黑洞……」陽頂天道。

「我不明白你說的能量黑洞是什麼意思,但你說得非常形象。」無鹽長老道:「這種你所謂的能量黑洞雖然是一片虛無,但也是一種物質。這種物質,滲透天上紅海的海水幾千上萬年。所以紅海中心的海水,也帶上了這種物質,儘管非常非常微小,只有幾億,幾萬億分之一。但是假如吧這些海水收集起來,一萬斤的海水最後可以提煉出一顆灰塵大小的粉末結晶。這種結晶,被成為黑暗結晶。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昂貴珍稀的劇毒,完全超過了深海玄毒。」

陽頂天不敢置通道:「焰焰,就是中了這種黑暗結晶?」

「沒錯……」無鹽長老道:「嚴格來說,這只是一種物質,甚至不算是劇毒。但是,它卻比天下任何劇毒都要可怕,因為它完全無解。」

陽頂天頓時憤怒顫抖道:「是誰那麼狠心?竟然把這樣的東西用在焰焰身上,她那麼可愛無害,誰捨得這樣害她?是誰下的黑暗結晶?」

「我不知道,這是她內心最傷心的秘密,我根本就不敢提,她中了黑暗結晶這種事情,還是我長時間查探她的玄脈查出來的。」無鹽長老道:「她如此在意你,所以這個問題還是由你來問。」

陽頂天點了點頭。沒錯,這件事情發生在六年半前,是焰焰內心最深的傷害,最深的秘密。陽頂天曾經問過,但是焰焰沒有回答,因為當時焰焰愛陽頂天還不夠。

這個秘密,陽頂天一直都想知道。

無鹽長老接著道:「所以想要讓焰焰玄脈恢復。必須要重塑玄脈。你還記得用在你身上的那段五寸紅色娜迦玄脈結晶嗎?」

「當然記得。」陽頂天道。

「原本那段紅色娜迦玄脈結晶是準備用在焰焰身上的,但是後來我們查探過焰焰的玄脈之後。發現那五寸紅色娜迦玄脈結晶對焰焰根本沒用,只是剛好抵消那顆黑暗結晶的能量吞噬而已。根本不夠焰焰重塑玄脈,所以才用在你的身上。」無鹽長老道。

陽頂天道:「那我身上的這一尺紫色玄脈夠了嗎?」

「足夠了。」無鹽長老道:「足夠抵消黑暗結晶的能量吞噬外,還完全足夠重塑焰焰的玄脈。」

「那不是剛好用在焰焰身上嗎?」陽頂天道。

「不行的。」無鹽長老道:「焰焰的玄脈現在太脆弱了,這麼強大的紫色娜迦玄脈用在她身上,重塑玄脈還沒有開始,就會徹底讓焰焰的玄脈徹底粉碎。除非有兩個宗師級強者為她護法,否則她根本無法承受重塑玄脈的痛苦。這種痛苦比洗髓伐脈強烈上百倍。而且就算重塑玄脈成功之後,剩下的如此強大的玄氣能量,也完全會將她的氣海和玄脈炸得粉身碎骨。」

「那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陽頂天問道。

「有辦法。」無鹽長老道:「需要同時滿足三個條件。」

「什麼條件。」陽頂天問道。

「第一個條件,需要兩個宗師級強者的護法。第二個條件,需要一隻絕品乾坤凝元丹。第三個條件,需要一朵極品以上的陽性玄火。」無鹽長老道:「這三個條件,我們一個都沒有。所以你憑藉著一段紫色娜迦族玄脈。竟然就敢給焰焰治療玄脈,你完全是要害死她。」

聽到這三個條件,陽頂天頓時眉頭一皺。

兩個宗師強者護法,而且這種貼身護法,一定是要女人。可眼前,只有無鹽長老一人。

至於絕品乾坤凝元丹。完全是價值連城。西門寧寧的空間指環內,擁有的寶物完全是價值連城的,可是也沒有一顆絕品丹藥,甚至極品都沒有,只有寥寥幾顆九品丹藥。

「幽冥海中宗師級強者不少。但是女人也只有我一個。」無鹽長老道:「絕品乾坤凝元丹,幽冥海中有。但是。想要讓他們拿出來是不可能的,除非焰焰願意嫁給宋玉,否則一切免談。至於陽性玄火,倒是有一朵,是無逅宗主的,她體內擁有陰陽玄火。可是,你覺得請得動他嗎?」

陽頂天眉頭頓時皺得緊緊。原來,他覺得用聖水就可以治癒焰焰的玄脈,現在看來完全是天真了,完全完全是不可能的。

「婆婆,兩個宗師護法,是不是保護重塑玄脈之後,那段紫色娜迦族玄脈中的火性玄氣,會炸裂焰焰的氣海?」陽頂天問道。

「沒錯。」無鹽長老道。

「那絕品乾坤凝元丹,是不是保護焰焰在重塑玄脈的時候,不受傷害?」陽頂天問道。

「沒錯。」無鹽長老道:「而且就算這些都滿足了,焰焰能夠活下來並且成功治癒玄脈的概率也僅僅只有八成。」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婆婆,那或許我有辦法可以治癒她的玄脈。」

「不可能,荒天下之大謬。」無鹽長老道:「就算大宗師級強者都做不到,何況是你?」

陽頂天道:「婆婆,你說的那三個條件,我全部滿足。」

「牛皮吹破天了……」無鹽長老不屑道。

陽囤一個條件,極品以上的陽性玄火。我擁有玄火,陽性玄火,但是不是極品,我不知道。」

「你有玄火?」無鹽長老不敢置通道。

「沒錯,我有一朵玄火,億靈妖火。」陽頂天道。

無鹽長老望向陽頂天的面孔頓時充滿了不可思議,她無鹽長老都快一百歲了,才一隻腳踩進大宗師級,而且想要進入大宗師完全無望,因為她沒有玄火。

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陽頂天竟然有了玄火,僅僅二十歲就有了玄火,實在是讓人妒忌欲狂埃

「但是我不知道我的玄火是什麼品級的。」陽頂天道:「區分玄火品級,有什麼標誌?」

無鹽長老道:「凝聚玄火的地域有多廣。多久綻放一次,有沒有幻影虛火等等。」

陽頂天道:「我的這朵億靈妖火是由萬里東離草原的火系能量。混合上億個死亡怨靈凝聚而成。不但有一朵幻影虛火,而且還有一朵附屬的億靈陰火。」

頓時,無鹽長老再次陷入震撼無語。

良久之後,無鹽長老道:「你這不是極品玄火,甚至不是絕品玄火,究竟是什麼級別,只有天知道。」

陽頂天道:「那夠不夠治癒焰焰的玄脈用?」

「廢話,你說呢?」無鹽長老睜眼怒道。她上百歲了,都壓制不下心中的妒忌埃

「接下來第二個條件。」陽頂天道:「絕品乾坤凝元丹我是沒有,但是我有從秘境中得到的聖水,幾乎有起死回生之能,夠用嗎?」

「你進過秘境?」無鹽長老震驚道。

陽頂天再次點了點頭。

「你還能從秘境中偷出所謂的聖水?」無鹽長老更加震驚道。

陽頂天又點了點頭。

「我真恨不得一掌劈死你,我的心都要妒忌得裂開了。」無鹽長老道:「你這樣的人,不晉級武聖上天都會用雷劈死你的。你說的這些東西。尋常人就算玄脈品級不如你,也一定能夠晉級大宗師。」

「那這聖水,能夠替代絕品乾坤凝元丹嗎?」陽頂天問道。

「廢話,你說呢?」無鹽長老道:「不過這兩個條件都滿足了,第三個條件你怎麼滿足?需要兩個宗師級強者為焰焰護法,保護她的氣海不會被強大的火性玄氣炸毀。」

「有辦法。」陽頂天道。

「做夢。憑你一個人,有狗屁辦法。」無鹽長老道。

陽洱重塑玄脈之後,紫色娜迦玄脈的剩餘玄氣能量要爆開的時候,我可以用陰陽噬玄**將她所有玄氣瞬間吸取過來,然後用陰陽化氣訣。將火性玄氣煉化成為絕對純凈的無屬性玄氣,然後反哺到焰焰的體內。」

這話一說完。無鹽長老彷彿完全被雷劈中一般,發不出一點聲音。

良久之後,她說道:「你說的什麼狗屁陰陽化氣訣,是什麼玩意?」

陽頂天道:「就是可以把任何屬性的玄氣能量,化解成為無屬性玄氣。」

「不可能,天下間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逆天的功法。」無鹽長老斬釘截鐵道。

「您試試看。」陽頂天道:「您是冰系屬性,您射出一支最普通的冰箭試試看。」

無鹽長老依言,手指輕輕一指。

頓時,一根藍色的寒冰箭凝射而出,朝陽頂天的胸口刺來。

陽頂天手掌一轉,將這支寒冰箭虛握在手中,然後運轉陰陽化氣訣中的化冰訣。

瞬間,這根寒冰箭瞬間灰飛煙滅。

陽頂天手掌輕輕一推,將化解出來的純凈玄氣推出去。

無鹽長老手掌一收,將這股純凈玄氣吞噬。

然後,她徹底驚駭地望著陽頂天。

良久之後,她喃喃自語道:「天下間,真有如此玄妙的功法?完全是逆天而行,你是這個混沌世界的破綻埃」

陽頂天道:「婆婆,現在我可以為焰焰治癒玄脈了嗎?」

「可以……」無鹽長老點了點頭道:「或許,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你一人能夠做到。」

……

一個半小時后。

焰焰全身脫得乾乾淨淨,坐在一個玉桶之中。

裡面,陽頂天足足倒了一斤聖水。沒錯,是一兩斤。陽頂天自己用的時候,最多也只有一兩多。但是用在焰焰身上,倒下一杯害怕不夠,又一杯,又一杯,最後倒下了十幾杯,一斤多。

除了聖水之外,剩下一桶完全是純凈的普通水。

因為無鹽長老就在邊上,所以陽頂天稍稍不好意思地脫掉了全身的衣衫,也進入桶內,貼坐在焰焰的身後。

他的手中,便是一尺娜迦族的紫色玄脈,天地至寶。

雖然是玄脈,但握在手中,確堅硬透明,晶瑩剔透。

短短一尺,直徑不到一厘米。但裡面,卻又無數能量脈絡,無數亮光閃爍,貼近眼睛看,彷彿是紫色天幕中,點綴著無數星辰一般。

短短一尺娜迦族的紫色玄脈,就彷彿是一片天空,一段宇宙。

如此美麗玄妙之物,陽頂天也是第一次見到。

「呼……」陽頂天手指輕輕一彈,頓時一道艷麗無比的億靈妖火冒出。

他正式開始為焰焰治癒玄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同樣六千字大章,兩更合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