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一十九章:突破武尊之法!(六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般,進入最艱苦,最困難的修鍊。一日復一日,鍛造自己的軀體,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修為。這樣做的結果,哪怕是三年多以後,和東方冰凌比武輸掉,也無所謂。」 「啊?」焰焰望向陽頂天,不解道:「為,為什...

無鹽長老扯掉耳朵裡面的布條,終於沒有那種不要臉又抓心撓肺的叫聲了。

她頓時轉身朝院子裡面看去。

一看,全身的火又燒起來了。

混蛋,不要臉。整個院子原來是整整齊齊的,現在彷彿被一百隻狼糟蹋過一般,一片狼藉,木桌子全部倒了,椅子也斷了三把,鞦韆繩子也斷了,曬藥材的十幾個架子,全部倒了,珍貴的藥材散落一地。

曬好的衣衫,全部鋪在了地上,上面還有刺眼的紅色。

房門直接歪倒在一邊。

「王八蛋,這是妖魔打架嗎?這麼拚命?」無鹽長老大聲吼道。

此時,房子裡面忽然傳來焰焰羞澀的聲音,道:「婆婆,你,你可不可以去我房間,把我衣衫,還有我夫君的衣衫拿過來。」

焰焰的聲音是從庫房裡面傳來的。

「不去,你不要臉,我沒有你這孫女了。」無鹽長老怒道。

「婆婆,婆婆,婆婆,婆婆……」焰焰扭著嬌軀道。

「好,好,別叫了,再叫我全身的皮都要掉一層了。」無鹽長老道。

幾分鐘后,無鹽長老掀開窗戶,把兩個人的衣衫丟了進去。為什麼會有陽頂天的衣衫?是焰焰做的,足足做了幾十套。一天換一套,一個月都穿不完。

掀開窗戶,見到庫房裡面比院子還要一片狼藉,無鹽長老頓時跳了起來,大聲吼道:「你們到底是睡覺,還是打仗礙…」

兩個人此時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也不敢回嘴。

焰焰臉蛋紅紅,抿著小嘴笑,給陽頂天和自己清洗身子,然後換上了衣衫。

兩人穿好衣衫后,焰焰在陽頂天的攙扶之下,走出了庫房。頓時見到了臉上罩著一層寒霜一般的無鹽長老。

無鹽長老很生氣,不過後果嚴重不嚴重就不知道了。因為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焰焰,如此幸福,如此美麗,甚至鍾無鹽還能夠感覺到,焰焰此時彷彿是一朵綻放的鮮花一般,從內到外都散發著迷人的香味,還有醉人的紅暈。

說一個人會發光,會美得讓人迷醉,就是眼前的焰焰。

「婆婆,你再給我們一會兒時間,單獨在一起,好不好?」焰焰嬌聲道。

這話一出,鍾無鹽真的要跳起來了,大聲道:「你這女娃小小年紀,怎麼就這樣不知道害臊啊,剛才都搞了半天,還不夠嗎?」

焰焰臉蛋一紅,微微沙啞道:「剛才,剛才一直沒有說到話,現在我們要好好說一會兒話。」

無鹽長老徹底無語了,整整半天,你、西門焰焰的喉嚨都啞了,兩人竟然還沒有開始說話。

陽頂天和焰焰確實還沒有開口說過話,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當然,瘋狂之下的呼喊,是不算說話的。

比如說,痛,痛,太深了,輕一點,用力之類,都不能算是說話的。

「混蛋,混蛋……」於是,無鹽長老又氣轟轟地跑回自己的房間裡面。

陽頂天攙扶著焰焰,回到自己的閨房之中。

……

陽頂天坐在焰焰的床上,焰焰坐在她的腿上。

儘管說這段時間獨處,是為了說話。但兩個人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抱在一起,感覺對方的體溫,對方的氣息。

陽頂天本來有一肚子話要說,比如這一路上的遭遇,還有西門夫人,西門烈大哥的事情。但是抱著焰焰,卻發現根本不願意說,只願意抱著她滑膩柔軟的身體,輕輕嗅著她身上好聞的味道。

而焰焰本來是要和陽頂天說這一年多來,她在幽冥海的日子。

但是,此時的她完全如同飽食的貓兒一般,一動都不想動。更別說,下午叫得太厲害了嗓子都啞了,此時說話喉嚨都有些痛。

最後,對於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兩個人都沒有說一句。

足足抱在一起兩個小時,外面的無鹽長老已經咳嗽了第十九次后,焰焰才開口問道:「哥哥,他們答應放我走了嗎?」

「答應了。」陽頂天道。

頓時,焰焰驚訝不已。儘管這一年來她在幽冥海過得不錯,而且幽冥海那些弟子都來討好她,而且被她拿著寶劍砍傷了三四個。但是這僅僅只是表象而已,實際有一件事情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西門焰焰是幽冥海的囚徒。

當時焰焰為了救陽頂天,付出的價錢就是她自己。

這一點,絕對改變不了,哪怕無鹽長老也改變不了。

有一句話傳了幾百年,欠幽冥海的債,十輩子也還不清。

幽冥海的貪婪,怎麼高估都不為過。而且,幽冥海絕對不在正義的一方。

「他們怎麼會答應?」焰焰道。

「因為,我狐假虎威,拉來了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靠山。」陽頂天道。

「靠山,有多大?難道是天道盟嗎?」焰焰道,眸中光芒頓時變得複雜,說起天道盟她就立刻想到了陰陽宗和東方冰凌。

「不是天道盟,也不是陰陽宗。」陽頂天道。

見被陽頂天識破了心思,焰焰頓時臉蛋一紅,不好意思笑笑。

「而且,天道盟雖然勢力滔天,但還管不到方外勢力幽冥海。」陽頂天道:「我拉來的那個靠山,被成為聖者,名字叫澹臺。」

「她那麼厲害?比天道盟還厲害嗎?」焰焰道。

「她們,是這個世界最最強大,最最神秘的一群人。」陽頂天道。

焰焰美眸頓時一亮道:「有這麼強大的人做朋友,我們的使命豈不是要輕鬆許多?」

「她們不是朋友,而是我們的敵人,而且是我們最大最大的敵人。」陽頂天道:「只不過我現在太過於弱小了,還沒有資格作她們的敵人。我的師傅東方涅滅,就是變相死在她們的手中。」

此時,焰焰驚呼出聲。

東方涅滅被稱為天下第一,但竟然會死在這群人的手中,可見這群人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接著,焰焰道:「不管怎麼樣,我們能夠離開這裡就好。在這裡,雖然婆婆對我非常好,但畢竟不是我的家。有你,有娘親地方,才是我的家。」

「寶貝,我這次就是帶你回家的。」陽頂天在焰焰小嘴上吻了一口。

「那我們和婆婆告別之後,就立刻走吧。」焰焰道,接著她眼眸一轉道:「要不然,我們讓婆婆和我們一起走吧。」

對於焰焰異想天開的念頭,陽頂天再次憐愛地吻了一口,然後道:「幽冥海的人因為顧忌、聖者澹臺,所以答應放你離去。但是內心非常不快,所以他們同意放你走,但是要追求我擅闖幽冥海的罪名,要讓我留下來。」

「不可以。」焰焰直起嬌軀道:「要走一起走,婆婆很疼我,我們現在就去求婆婆。」

「你們不用求我,這陽頂天我恨不得一掌拍死,他的死活與我何干?」無鹽長老在外面冷聲道。

焰焰想要開口哀求,卻見到陽頂天倔強的目光,頓時暫時放棄了這個念頭,然後道:「他們具體想要什麼條件,才願意放你走?」

「三天之內,我隨時都可以去闖出口,但宋玉防守金色沙灘,只要我一進入,他立刻對我發出攻擊,絕不留情。」陽頂天道。

陽頂天說完,焰焰頓時嬌軀一顫。

宋玉有多強大,她是清清楚楚的。而陽頂天一年前,僅僅只是三星玄武士而已。用最直截了當的話說,一千個陽頂天,也打不過一個宋玉。一百個陽頂天加在一起,只夠宋玉一招秒殺。

「放棄吧,小子。」無鹽長老冷笑道:「十個你加起來,都夠不上宋玉一根手指頭的,乖乖留下來做僕役吧,別自取其辱了。」

焰焰望了望陽頂天道,怯怯道:「天哥,你現在是什麼修為了?」

陽頂天道:「六星武宗。」

「什麼?」焰焰頓時美眸登到了最大,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不可能。」無鹽長老尖聲嘶道,然後猛地衝進來,指著陽頂天道:「不可能,才一年多一些事情,你就從三星玄武士突破到六星武宗,神仙也做不到,你的牛皮要吹破天了。」

無鹽長老儘管是宗師級人物,但是她從都到尾都沒有什麼宗師級風範的,從來都是直來直去。

陽頂天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做出解釋。

無鹽長老不信,直接上前抓住陽頂天的手,輸入一股玄氣探究。

足足幾分鐘后,無鹽長老一臉震驚地望著陽頂天。

真真切切的六星武宗,而且距離七星武宗,也只有小半級了。

這,這,這實在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埃

這個她口口聲聲是廢物的陽頂天,完全打破了千年以來的歷史記錄。

這種修為進度,完全是驚世駭俗。

「你究竟是人是鬼啊?」無鹽長老盯著陽頂天喃喃道,接著又長嘆一口氣道:「不過這樣才勉強配得上我的小丫頭,不算辱沒了她。」

「婆婆,你不要搞錯了。我先是我夫君的小丫頭,然後才是你的小丫頭。」焰焰道。

這句話,頓時又讓無鹽長老跳腳,恨恨道:「你這個沒有良心的小蹄子,枉我這一年來對你那麼好了,沒良心,沒良心……」

焰焰望著無鹽長老,聲音變得嬌滴滴道:「婆婆,在我心裡,你就是我的親奶奶。我爹爹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他家人的事情,您該不會真的是我親奶奶吧,我爹爹是您的私生子吧?」

聽到焰焰甜甜的聲音,討好的眼神,無鹽長老的心都要話了。但是聽到她的話,頓時老臉一紅道:「胡說八道,胡說八道。老身我這一輩子最瞧不起的就是男人,沒有一個出息的。老身一輩子都守身如玉,哪裡來的私生子,不要瞎說。」

「反正我不管,我就當你是我親奶奶。」焰焰道:「我是您的親孫女,那陽頂天就是您的親孫女婿了,都是一家人了,你還不幫幫他呀。」

「我的心裡只有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陽頂天死活不關我事。」無鹽長老道。

說完之後,無鹽長老朝陽頂天望去,面色變得嚴肅起來道:「小子,我承認你的天賦舉世無雙。但是和宋玉對決,你還是放棄吧。他是六星武尊,你是六星武宗,整整差了一階。如果在大玄武師以下的武者,以你這樣驚人天賦,加上修鍊的絕妙武功,打敗高出一階的對手不算怪事。但是武玄級以上武者對決,想要打敗高出一階的對手,就算山川翻覆,江河倒流都不可能。」

「可是,我夫君天賦舉世無雙啊,他說不定能做到埃」焰焰道。

「目前的我,肯定做不到。」陽頂天道:「我曾經和獨孤鳳舞對戰過,不知道什麼原因,她修為好像衰弱了許多,所以還不如宋玉。但是在她面前,我絲毫沒有還手之力,她隨時都可以殺我。」

「總算你還有幾分理智。」無鹽長老道:「所以小子,你就呆在我的無鹽島不要出去了。天天和焰焰這個沒良心的小東西過著恩愛的小日子,我這裡什麼東西都應有盡有,一兩年後,你就可以打敗宋玉了。到時候,帶著焰焰離開這裡,說不定連小寶寶都有了。」

這話一出,焰焰美眸頓時一片迷離,還真的有幾分嚮往。

然後焰焰道:「可是婆婆,他們只給我夫君三天時間埃三天之間后,就算不和宋玉對決,他們也要毀掉我夫君的武功,讓他去做僕役的。」

「你們當我不存在嗎?」無鹽長老道:「我不愛管事,也不願意招惹幽冥海中其他島嶼的人物。但是誰也不要來招惹我,陽頂天就呆在我的島中,我看誰敢將他帶走。老身在幽冥海雖然不算最強大的,但好歹也一隻腳踩進了大宗師,也不是誰都能惹的。」

無鹽長老這話充滿了霸道。不過陽頂天絲毫不懷疑她的話,沒有想到這無鹽長老,竟然已經是半個大宗師了。這幽冥海的強大,看來遠遠超過自己的想象。

「婆婆的好意,我感恩莫名。」陽東是,我是一定要出去的,而且三天內一定要出去。因為,雲霄城主的城主之位大決武之日就要來臨了。我如果錯過,就再也沒有機會奪回屬於西門師叔的雲霄城了,雲霄城就會徹底墮入西北秦城的魔掌之中。」

「哼……」見到自己的好意被掃,無鹽長老頓時憤怒冷哼,道:「你要送死,那你就自己去吧。」

陽頂天望著無鹽長老道:「如果,在三天之內,能夠突破武尊強者,那麼我有信心,擊破宋玉的防禦,帶著焰焰離開幽冥海。」

「三天?突破武尊級強者?」無鹽長老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道:「陽頂天,你這是在做夢嗎?你這是在說夢話嗎?」

「陽頂天,你的事情我聽說過不少。」無鹽長老繼續道:「你曾經非常的手段,讓自己突破了許多。但是,那是以前。武宗級以上的強者,每一次的突破,都是艱苦的積累,每一次突破,都如同涅槃一般艱難。三天突破武尊,不但是做夢,更加是對武道的不敬,你明白嗎?」

陽頂天頓時面孔一熱,無鹽長老的話確實直接戳中了他的內心。

這一路走來,他修為的突破。完全靠的是自己的九陽玄脈,靠的是逆天的殺豬劍法,靠的是三百年一遇的陰陽節和五行陰陽陣,靠的是天地級玄火,靠的是五行殿的秘境修鍊。

真正靠自己一點一點正常修鍊起來的,真的不多。

「陽頂天,憑藉你的天賦,我幾乎完全可以斷定,你可以突破四百年來無人能到達的武聖強者之位。」無鹽長老怒道:「但是你這樣做,你如此急功近利地突破。有朝一日,你會嘗到可怕的後果的,你會將你的武聖之路完全毀掉的。武者,到了一定級別之後,靠的是地獄一般的修鍊,靠的是煉獄一般的磨練,你這樣算什麼?」

陽頂天躬身道:「婆婆,您說的我非常認同。但是,我沒有選擇。城主之位大決武就擺在那裡,這一戰我如論如何都不能輸。一旦輸了,不但我徹底一無所有,焰焰,西門夫人,還有西門烈大哥也會一無所有。雲霄城的數百年基業,就會徹底毀於一旦。」

接著,陽頂天望向焰焰道:「事實上,我心中早已經決定。城主之位大訣武結束之後,我就會如同苦行僧一般,進入最艱苦,最困難的修鍊。一日復一日,鍛造自己的軀體,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修為。這樣做的結果,哪怕是三年多以後,和東方冰凌比武輸掉,也無所謂。」

「啊?」焰焰望向陽頂天,不解道:「為,為什麼?」

陽頂天道:「東方冰凌在半年前,已經正式踏入宗師,她才二十一歲。」

這話一出,無鹽長老也徹底震絕。剛才陽頂天的突破,已經讓她絕對震撼,而東方冰凌的消息,直接讓她石化。

「當然,我並不是因為她修為強大,而有所畏懼,完全不是。就算她在強大,我也絲毫不懼,我也會拼盡全力,不斷進取,直到比武那一日到來,與她一決高下。」陽東是,我會用最正常的修鍊,我不再尋找任何捷徑,不再又任何急功近利,就如同苦行僧一般把自己放進最可怕的煉獄中進行磨練。這樣,就算三年半以後,與東方冰凌的比武中輸掉,我也不會後悔。「

「因為,西門懼、楊岩、西北秦家,是敵人,是你死我活的敵人,不管用任何辦法,我都要擊敗他們,殺死他們,奪回雲霄城。」陽頂天繼續道:「而東方冰凌曾經踐踏我的尊嚴,但是她……不是敵人,她只是羞辱過我而已。我會用盡全力去擊敗她,去奪回屬於我的尊嚴,但我不會不擇手段,因為她有讓人欽佩的人品和意志。」

最後,陽頂天望著無鹽長老道:「我會去彌補我之前犯下的錯誤,我會進行最艱苦的試煉。但是,那是在我成為雲霄城主之後。現在的我,沒有選擇。我需要在三日內,突破武尊級強者。」

無鹽長老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道:「我理解你,但,這是不可能做到的。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可以做到,連幽冥海的主人無逅也做不到。」

陽頂天道:「假如,我有兩尺紫色娜迦族玄脈呢?」

陽頂天有三尺,但是有一尺要給焰焰用。

「什麼?紫色娜迦族玄脈?」無鹽長老道:「那你為何不願意用來交換你的自由。」

「我當然願意,但是無逅宗主拒絕了。」陽頂天道。

「你見過無逅宗主了?」無鹽長老道。

「是的。」陽頂天道。

「我已經差不多有幾年沒有見過無逅宗主了,你竟然見到了她,那說明事情已經沒有任何迴轉的餘地了。」無鹽長老道:「紫色娜迦族玄脈是天地至寶沒錯,但是它主要的功能是用來提高玄脈品級,而不是提升修為。用來提升修為,完全是牛嚼牡丹,太浪費了。」

「兩尺紫色娜迦玄脈,還不夠我突破到武尊嗎?」陽頂天道。

「當然不夠。」無鹽長老道:「事實上,能夠突破一級就算了不起了。因為你的玄脈品級太高了,甚至超過了九品,完全深不可測。所以,這紫色娜迦玄脈對你作用非常有限。」

「啊?」陽頂天頓時不解,竟然還有這樣的說法。不是玄脈品級越高越好嗎?怎麼此時,陽頂天的玄脈品級太高,反而成為壞事了。

無鹽道:「事情很簡單。娜迦族玄脈的主要作用是用來改造玄脈的,提升修為只是順便作用。這兩尺娜迦紫色玄脈對你作用非常微小,幾乎沒什麼作用就停止了。所以,自然也提升不了什麼修為。也就是說,這段娜迦族玄脈在你體內,不會有什麼反應,多少進去,差不多就會有多少出來,你玄脈品級太高了。」

頓時,陽頂天徹底無語了。

原本,他對突破武尊級強者還有一定信心的。憑藉的就是這兩尺娜迦族玄脈,現在無鹽長老竟然說沒有用,甚至連一級都突破不了,用在他身上完全是巨大浪費。

「婆婆,那就完全沒有任何辦法了嗎?」焰焰帶著哭泣道:「婆婆,求求你幫幫焰焰。你是我最親最親的親人了……」

無鹽長老目中頓時閃過一道複雜神色,望向焰焰的目光也充滿了憐愛,但還是搖搖頭道:「抱歉丫頭,我沒有辦法。」

陽頂天卻看出,無鹽長老有辦法,因為她是一個不擅長掩飾的人,所以任何錶情和眼神,都會出賣她的內心。只不過,無鹽長老不願意說出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