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一十七章:焰焰,再見焰焰,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練了。」焰焰道。 「你敢?」無鹽道:「不要恃寵而驕,別以為我真的不捨得用力打你。」 「你愛打便打,總之我不想練了。」焰焰氣鼓鼓道,然後將手中的那支價值連城的玄冰寒玉劍狠狠扔在地上。

「婆婆,我不練了好不好?」焰焰撒嬌道。

「不行,你要挨揍嗎?」醜陋得讓人看不出是女人的無鹽冷道,然後手中的鞭子虛空抽下。

「啪……」的一聲脆響,焰焰大腿頓時挨了一計,當然只是稍稍的疼痛而已。

焰焰撅了撅小嘴,然後繼續握著寶劍,練習著這套慢吞吞看上去沒有一點殺傷力的劍法。

這套劍法真是有夠慢的,根本不像是一套劍法,而像是地球時代的瑜伽。焰焰的嬌軀曲線本來就玲瓏起伏到近乎誇張,此時在練這套伸展度極高的功法,使得她嬌軀顯得更加熱火誘人。

「又錯了……」無鹽皺眉,手中的鞭子又虛空劈下。

這次力度稍稍大了一些,以至於焰焰都發出一小聲痛呼。

「西門焰焰你是怎麼回事,這幾天錯誤練練,還不如幾個月之前了?你這樣練一百年也別想恢復玄脈?」無鹽冷道。

「我這幾天心很亂,不想練了。」焰焰道。

「你敢?」無鹽道:「不要恃寵而驕,別以為我真的不捨得用力打你。」

「你愛打便打,總之我不想練了。」焰焰氣鼓鼓道,然後將手中的那支價值連城的玄冰寒玉劍狠狠扔在地上。

「我打死你這妮子。」無鹽怒道,然後狠狠舉起鞭子,咬牙用力抽下。

不過,沒有抽打在焰焰的身上,而是抽在邊上的地面上。

「我早知道不能給你這丫頭好臉色,現在越來越難管了。」無鹽怒道:「以前我說每一句話你都乖乖聽,現在我說十句你要頂十一句。以前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給我做飯,現在每天還要我叫你起床,還要我給你做飯。究竟是你來侍候我,還是我來侍候你埃」

說到這裡,焰焰噗嗤一笑,上前挽著無鹽長老的手臂道:「婆婆,我在家就是這樣,我對你可對娘親好多了。」

「我要是你母親,保證被活活氣死。」無鹽道。

「被你說對了,在家的侍候,我一個月要和我娘親吵架超過二十次,平均不到兩天就要吵一次。」焰焰道。

「那個白痴陽頂天怎麼還沒有被你氣死?」無鹽道。

「那個小氣鬼,和他吵架沒勁死了。」焰焰道:「罵她兩句就生氣,而且還裝著大肚不得了的樣子,其實都記在心裡。」

「這樣沒出息的東西剛好一腳踢開,反正你們還沒有*房,不算是真正的夫妻,我做主讓你改嫁給宋玉。」無鹽道:「不管是長相,還是風度,還是身世,還是修為,宋玉都比你那個白痴陽頂天強一萬倍。」

「鍾無鹽,你不要再和我說這樣的話,再說我就翻臉。」焰焰大聲道:「你要覺得宋玉好,你就去嫁給她。」

說罷,焰焰氣分地轉身走開,進入自己屋子裡面。

無鹽長老頓時氣得發抖,大聲道:「西門焰焰,你喊我什麼?我打死你……」

然後,無鹽長老直接操起自己的拐棍追了上去。

焰焰狠狠一摔門,把無鹽長老關在外面。

「你開門,你給我開門,今天我一定要打死你,好好教養教養你,讓你這樣不知道大校」無鹽長老用力地拍門。

「我上次說過的你,你敢在說這樣的話,我們就絕交半個月,下次是一個月。」焰焰道:「從現在開始半個月內,你不用和我說話了,我也不會給你洗衣服,不會給你做飯了。」

「放屁,這一個月來你跟掉魂似得,你哪一天給我洗過衣服做過飯了?是我給你洗衣服,我給你做飯。」無鹽長老頓時氣得跳腳。

焰焰在裡面果然一語不發。

「你給我開門,今天我一定要教訓教訓你,不能讓你這樣無法無天。」

「這無鹽島上,我是絕對的主人,你給我開門。」

「這次,我一定要將你打得半死。讓你知道,有些規矩是不能破的,我鍾無鹽也是有底線的。」

無鹽長老一邊在拍門,一邊跳腳,裡面的焰焰始終理也不理。

一刻鐘后……

「丫頭,你給我開門,聽到了沒有!?否則,我真的要生氣了。」

「好了,這次,這次算婆婆不對……以後,我再也不說了1

「礙…礙…我忽然覺得胸口好疼,我喘不過氣來,啊,礙…我站不住了……」無鹽慢慢摔倒在地上。

幾分鐘后,見到裡面依舊無動於衷。

無鹽長老猛地從地上跳起,破口大罵道:「好啊,你這個沒良心的小蹄子,見到我倒下都不理會,你氣死我了……」

接下來,無鹽在外面說得口乾舌燥,裡面的焰焰都沒有任何回應。

無鹽長老索性直接坐在地上,這一老一小直接杠上了。

過了一會兒,門被打開,焰焰面無表情地走出來。

無鹽長老趕緊張起來,仰頭露出一絲討好的笑容。

焰焰直接走到院子,打開正在煎的葯壺,細細地攪拌,然後更加仔細地倒出,過濾,兌上一些冰冰的晶體。然後放在一隻玉碗裡面,最後來到石桌之上,狠狠一頓,發出一聲聲響。

然後,又面無表情地回屋。

無鹽長老趕緊過來端起葯,一口氣喝完,臉上頓時無比扭曲的痛苦表情。

「丫頭,我說你也梳梳頭埃你看你,還穿著睡衣,早上起來連頭都不梳,不成樣子埃」無鹽看著焰焰蓬鬆散亂頭髮的背影道。

沒錯,焰焰牙齒洗得如同白玉一般乾淨,但是頭髮沒有梳,衣衫也沒有換,直接披頭散髮懶丫頭的模樣。

「打扮那麼漂亮做什麼,也沒有人看。」焰焰冷聲道。

「宋玉……哦,我說錯了,我說錯了。幽冥海那麼多的青年男弟子,哪一個見到你不是失魂落魄的,三天兩頭找機會來島上向我請教。你來之前,三五年也沒有人來一次,就算見到我,隔著五里地都趕緊躲開。」無鹽道:「幽冥海那個青年弟子不想看你,哪一個看到你不魂飛魄散埃」

「那讓他們去死。」焰焰道:「小心我郎君來了,將他們眼睛都挖出來。」

「那個廢物陽頂天,算了吧,幽冥海隨便一個人,一根手指頭就碾死他了。丫頭我看你也挺聰明了,怎麼眼神那麼不好,看中這麼一個廢物,要長相沒長相,要風度沒風度,又小氣,又沒用。」無鹽道:「練到二十幾歲了,還只是玄武士,丟死人了。」

「你懂個屁。」焰焰道:「而且就算他連見習武者都不是,我也喜歡他,這輩子我也跟他。」

「為什麼?你腦子進水了。」無鹽道。

「因為他又小氣,又不要臉,會說肉麻話,會色mimi地動手動腳,會說噁心的黃色笑話。」焰焰道。

無鹽頓時啞口無言,道:「丫頭,你的腦子真的進水了。」

如果陽頂天在的話,也會啞口無言的。陽頂天也算是頂天立地的漢子,在焰焰心中的「魅力」竟然是這些東西。

「丫頭,陽頂天他不會來了。」無鹽沉默片刻后,忽然嚴肅道:「距離他答應來接你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

「他會來的。」焰焰堅答應過我,一定會來的。」

「或許……?」無鹽道:「但要是他,他已經死了呢?」

「你瞎說,他不會死的……」焰焰頓時痛哭出聲。

無鹽道:「我說的是萬一,萬一他死了呢?」

「我說過他會來的,他答應會來接我,就一定會來。」焰焰一邊哭泣一邊堅定道。

「丫頭,要是他真的來不了呢?」無鹽問道。

「我一直等他,十年二十年都等,一直等到他來接我。」焰焰道。

「你等得到十年二十年嗎?」無鹽道:「這一個月,你瘦了多少?你下巴都尖了,這一個月你吃過幾頓飯?我看這樣沒過半年,你就要死了。」

焰焰沒有說話。

「丫頭,人首先要為自己活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你的母親,也要為……為你身邊愛護你的人考慮一下。要做好一定的思想準備,想殺陽頂天的人實在太多了,而他實在弱小得不像話。」無鹽道:「我可以跟你打賭,如果他能出現在幽冥海,能出現在你眼前,我就叫你奶奶……呃……」

無鹽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見到海面上出現一葉扁舟,上面的那個男人,真是她嘴裡的那個廢物男人陽頂天。

頓時,她驚愕地張開下巴,不可思議地望著越來越近的陽頂天。

怎麼可能?這個世界沒有一個外人可以進入幽冥海的,陽頂天怎麼可能進來?而且幽冥海很多人都知道宋玉對西門焰焰的心思,所以絕對不會有人放陽頂天進來的。

那麼,陽頂天是怎麼進來的。

頓時,無鹽眼中閃過無數道光芒,最後湧起一陣殺意。

現在用最快的速度去將陽頂天殺掉,然後裝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現,焰焰這丫頭也不會知道。然後再過一段時間,就連哄帶騙讓她嫁給宋玉。

在無鹽眼中,只有宋玉這樣的俊絕無雙,風度翩翩的美男子才配得上焰焰的。

不過,這個念頭還是被她否決了。不是她仁慈,實際上她殺陽頂天如同宰雞殺狗一般,這一輩子她絕對算殺人無數。只不過,她實在冒不起被焰焰發現的危險。

鍾無鹽性格孤僻,這幾十年來,沒有半個親近的人,從來都是獨來獨往。

忽然來了一個長得粉妝玉琢的美麗女孩,又嬌氣,又可愛,又刁蠻不講理,又善良會關心人。

所以,鍾無鹽實在把焰焰疼愛到骨子裡面,如同小祖宗一般。

不過,剛剛說過,如果陽頂天這個時候會來,她鍾無鹽就就喊焰焰小丫頭奶奶。

雖然她鍾無鹽此時在焰焰面前已經完全沒有底線了,但畢竟陽頂天是外人,鍾無鹽堂堂一代宗師,可丟不起這個臉面。

於是,鍾無鹽趁著焰焰還沒有發現陽頂天到來,直接掩面匆匆逃走。

……

陽頂天停船,上了無鹽島。

院子內寂靜無聲,但是又有一股熟悉的香味,陽頂天一下子就認出這是焰焰的體香。

然後,靠近房門,頓時聽到裡面的呼吸聲。

「喂,你不要裝死啊,我不會再上當了。」焰焰久久沒有聽到無鹽的聲音,頓時說到,帶著微微的擔心。

儘管焰焰的聲音無數次在陽頂天心中想起,但是耳邊再次聽到焰焰這種帶著刁蠻,帶著嬌氣,又帶著關心的聲音,陽頂天還是覺得整個身體一麻,然後一股甜意泛著酒精一般的感覺,瞬間蔓延全身。

那種甜美的,酥麻的感覺。

焰焰,他可愛的小妻子,永遠都是又辣又甜。

相隔一年多,再次聽到這個聲音,陽頂天覺得整個心都要融化了。

聽到外面依舊沒有回應,只有紊亂的呼吸聲,焰焰頓時擔心起來,道:「喂,你說話啊,你真的不要玩了啊,我真的要生氣了埃」

陽頂天嘴巴張了張,卻發現發不出什麼聲音。

此時,房門打開,焰焰充滿擔心地沖了出來。

頓時,焰焰這張絕美精緻的臉蛋,直接出現在陽頂天眼前。

她還是那麼美麗,不,她比以前更加美麗了。臉上的嬰兒肥彷彿不見了,小臉尖尖的,精緻美麗到讓人心疼。因為小臉瘦掉的原因,所以眼睛比原來更大了,也更加美麗,更加動人了。

清澈的,刁蠻,嬌氣的眼眸,帶著憂傷。

瞬間可以擊碎任何人的心。

見到陽頂天的一瞬間,焰焰瞬間呆祝

小嘴猛地張開,眼睛睜到了最大,就彷彿這一切是不真實的。

然後,她狠狠地閉上眼睛,再狠狠地睜開,唯恐眼前只是一個夢境。

再次睜開的時候,陽頂天依舊在眼前,依舊是這張讓他夢牽魂繞的面孔,只不過更加滄桑了。

眼淚瞬間從她美麗的大眼睛湧出,然後焰焰的身軀猛地迸發出最大能量,猛地撲進陽頂天懷裡,雙臂拚命地抱著他的腰。

陽頂天先是整個身體都麻痹,然後湧起一股瘋狂的力量。

猛地將焰焰的嬌軀抱在懷裡,找到焰焰的小嘴,狠狠地吻上去。

咬著她的小嘴,瘋狂席捲她小嘴裡面的每一處角落,含著她的小香舌,瘋狂地吮吸,彷彿要將她的心全部吸進去。

兩隻大手,瘋狂地撫摸,瘋狂地揉捏焰焰嬌軀的每一寸地方。

兩個人見面的第一秒,來不及說一句話,就彷彿一團烈焰,熊熊燃燒。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