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一十五章:焰焰的自由!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了,怎麼不貪婪不無恥了?陽頂天猜對的那一半是,幽冥海依舊貪婪無恥。而陽頂天猜錯的那一半是,他沒有想到幽冥海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貪婪無恥。 他們不想放焰焰,還要吞沒陽頂天的娜迦族玄脈,而且還要婊子立...

「陽頂天閣下,你是幾百年來唯一一個能夠進入我幽冥海的人。『 5 yCn.c o m 』」宋玉緩緩道:「但是,你知道這其中的後果嗎?」

陽頂天道:「幽冥海為了救我,曾經耗費了一根五寸的紅色娜迦玄脈結晶,陽頂天感恩莫名。有一日偶然間得到了一尺娜迦族的紫色玄脈,所以特來還債。」

宋玉淡淡道:「不用了。首先,我們之前曾經欠了西門無涯一個人情。其次,救你的酬勞你們已經付了,那就是西門焰焰這個人。所以,你不欠我們什麼債了。」

頓時,陽頂天目光猛地一縮,然後直接了當道:「那我用這根一尺長的紫色娜迦族玄脈換取西門焰焰的自由,可以嗎?這個交易對你們來說,應該非常划算。」

「抱歉,不行。」宋玉淡淡道。

「這件事情很大,宋玉兄可以拿主意嗎?是否需要稟告您的師長?」陽頂天道。

「不用,這就是我尊長的意見。」宋玉道。

「沒得商量?」陽頂天道。

「沒得商量。」宋玉道:「事實上,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人可以和我們講條件。」

陽毒在我的角度上,焰焰是我的妻子,當然是無價之寶。可是在你們的角度上,她僅僅只是一個長得極度美麗的女子而已。所以,我用這根娜迦族玄脈換取她的自由,應該非常划算吧。這根一尺的娜迦族紫色玄脈,至少可以救活四五個像我當時那樣的重傷員。假如用來提升一個武者的玄脈品級的話,我想應該足夠把十個七品玄脈武者提高道八品玄脈。我在拍賣行競拍到了一卷八品玄技秘籍,光是金幣就足足花了三億多。但是這一尺的紫色娜迦玄脈,可以換取十本八品玄技秘籍還不止。所以,這個交易應該對你們非常划算。」

「那是你的看法。」宋玉淡淡道:「你要交易的不僅僅是西門焰焰的自由。還有幽冥海的規則,而這個規則是無價的。所以,這件事情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麼,究竟要怎麼樣,你們才可以放掉我的妻子,西門焰焰。」

宋玉聳了聳肩膀。道:「兩種情況下,第一種,是你陽頂天成為絕對的天下第一,可以一舉滅掉我幽冥海。到那個時候,我們當然主動放掉西門焰焰。第二種情況,我無鹽師叔的魂劍徹底凈化,並且練出了劍魂之後,我們也會還給她自由。」

陽頂天頓時面色一寒,這兩個條件。十年之內都不可能實現。

想了想,陽頂天又道:「那你們幽冥海有沒有想救活卻又救不活的人?比如一個非常非常大的人物,因為某種原因要離開這個世界了,你們卻救不活他。我想我可以救活這個人,然後我用這個大人物的性命,來換取西門焰焰的自由。」

宋玉淡淡搖頭道:「很抱歉,沒有這樣的人讓你相救。」

陽頂天內心真是湧起了一團火氣,這幽冥海完全是油鹽不進埃

然後。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道:「假如。我現在就要帶走西門焰焰。你們有什麼條件,任何條件,不管再荒謬,都說出來我聽聽。」

宋玉嘴角一道冷笑道:「抱歉,我們沒有任何條件。尤其,我們不會對一個幾乎一無所有的人提出任何條件。」

陽頂天實在不解了。幽冥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風亮節了,連送上門的寶物都不要了。而且是紫色娜迦族玄脈這種天地至寶都不要?這實在不符合幽冥海的風格埃

忽然,宋玉道:「陽頂天,你的話說完了嗎?」

陽頂天皺眉道:「暫時說完了,怎麼你有話說嗎?」

「既然你說完了你的事情。那現在就來說說我們的事情。」宋玉淡淡道:「你是幾百年來,唯一一個成功進入幽冥海的外人。當然,這話聽起來是讚譽。但假如換一個說法,也可以說成是你是幾百年來唯一一次闖進幽冥海的人。我們幽冥海不是你家的後山,隨隨便便誰都可以闖進來,你闖進來了,非常了不起,但是後果也非常非常嚴重。想聽聽,有什麼後果嗎?」

陽頂天道:「洗耳恭聽。」

宋玉道:「既然闖進來,那就不要想出去了。直接廢掉武功,剪去舌頭,留在幽冥海做一個最低賤的僕役。」

這話一出,陽頂天目光一縮,道:「然後呢?宋玉,別讓我看輕你。你們幽冥海不說天下無敵,至少也天下無人敢惹,不要遮遮掩掩的,我相信你們對收我為奴僕沒有太大興趣,你們究竟要什麼?」

宋玉微微一笑道:「那好,我直截了當地說。你闖進幽冥海,後果非常嚴重。你想活著離開這裡嗎?或者說,你想完整地離開這裡嗎?」

「當然。」陽頂天道。

「那好,交出那一尺紫色娜迦族玄脈,我們便饒恕你的罪過,讓你離開。」宋玉淡淡道:「當然,是你自己一個人離開。這根娜迦族玄脈,僅僅只是用來救贖你的闖進幽冥海的罪過的,沒有其他任何用途。」

聽到宋玉的話后,陽頂天啞然失笑。

對於幽冥海他只猜對了一半。他之前還詫異,幽冥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淡泊寡利了,怎麼不貪婪不無恥了?陽頂天猜對的那一半是,幽冥海依舊貪婪無恥。而陽頂天猜錯的那一半是,他沒有想到幽冥海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貪婪無恥。

他們不想放焰焰,還要吞沒陽頂天的娜迦族玄脈,而且還要婊子立牌坊不直接搶走,而是給陽頂天立一個罪名。

這無恥神韻,還真想極了地球時代的某些國家,把你的東西搶走之後,再讓你花巨大代價買回去。

「一定要這樣嗎?」陽頂天淡淡道。

「對,一定要這樣。」宋玉道。

陽頂天道:「假如,我不同意這個交易呢?」

宋玉道:「那我們就會用武力懲罰你。失手之下,說不定便壞了你的性命。那麼你身上的一切東西,都要上交歸戒堂等候失主來領齲當然一段時間后,這件東西還沒有人來領取的話,說不定我們就借用了。」

頓時,陽頂天更加嘆為觀止道:「能無恥到你們這個境界的。我實在是佩服。不管是秦萬仇,還是獨孤逍,都遠遠不能與你們相比埃」

宋玉再聳了聳肩膀道:「所以咯,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這麼魯莽地闖進來的,明明知道後果很嚴重,還闖進來,腦子不是傻的嗎?」

「可被困在這裡的是我的妻子,我寧願做傻子。也不願意做賤人。」陽頂天道。

「那你確定不交易?」宋玉道:「不用娜迦族的紫色玄脈救贖你的罪過?」

「當然不。」陽頂天道。

「多謝,這也是我們想要的。」宋玉道,然後緩緩地拔出利劍道:「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畢竟是你壞了我幽冥海的規矩。」

「你這是要動手殺人奪寶了嗎?」陽頂天道。

「不,只是進行懲戒。」宋玉道:「當然,如果失手了,那我非常抱歉。」

「你大概什麼修為?比得上東方冰凌嗎?」陽頂天問道。

宋玉搖頭道:「大概是比不上的。」

「比得上獨孤鳳舞嗎?」陽頂天問道。

「大概是超過的。」宋玉道。

比獨孤鳳舞強,那就是六品武尊以上。

陽頂天道:「那就不用打了。我還不願意為了這件事情而送死。」

「那好,那交出那一尺紫色娜迦玄脈吧。」宋玉道。

「不行。我也不交。」陽頂天道。

宋玉面色一寒道:「你這是在消遣我嗎?如果你在消遣我,那我就不會失手殺掉你,而是會失手廢掉你所有的武功,然後割掉你的舌頭,讓你在幽冥海做最下賤的僕役。」

陽頂天道:「而且,我還要用這段娜迦玄脈。換取西門焰焰的自由。」

宋玉無比俊美的面孔此時一片冰寒,冷冷說道:「我現在確信你是在消遣我,我確信你是在找死,那麼你就去死吧……」

頓時,宋玉利劍猛地一抖。

瞬間。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迸發而出。陽頂天腳下彷彿地震一般,地面猛地一陣搖晃。

這宋玉,果然比獨孤鳳舞更加強大。不是大概,是一定!

然後,宋玉劍刃猛地閃過一道藍色光芒,無比兇猛地便要朝陽頂天刺來。

「住手……」陽頂天一聲斷喝,冷冷道:「宋玉,這件事情你最好去稟告幽冥海的掌門才做決定,你還負不起這個責任。你殺我容易,但是我背後之人,你幽冥海可得罪不起。」

「哈哈哈哈……」宋玉頓時哈哈大笑道:「天下間我幽冥海得罪不起的人,只怕還沒有。你背後的人是誰?西門無涯,東方捏滅。他們就算都活著,我幽冥海也不懼,更何況他們已經死了。你別說隱宗,我們都非常清楚地知道,那個所謂的隱宗傳人無名,是假的。」

說罷,宋玉依舊覺得非常荒謬好笑,捂著肚子哈哈大笑。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又憐憫,又鄙夷,就彷彿見到一個小丑一般。

一邊大笑,宋玉目光漸漸冰寒,殺氣漸漸凝聚。

等捧腹大笑停止的時候,就是宋玉出手殺人之時。

「我只跟你說一個名字。」陽頂天淡淡道:「給我這段娜迦族玄脈,讓我來交換焰焰自由的人,名字叫澹臺。很多人稱呼她為聖者,她真實的身份,是混沌大陸的邊境守護者。」

陽頂天頓了一下,觀察著宋玉,繼續道:「當然,如果你的級別太低不夠資格,或許你聽不懂我話裡面的意思。你聽不懂不要緊,你師傅一定能聽懂。所以,請你去稟告你的師傅,說是澹臺交給我這段娜迦族玄脈,讓我來幽冥海要人的。如果我是你,一定去稟告自己的師尊,否則對幽冥海便是滅頂之災,你大概也承受不起。」

宋玉的大笑漸漸凝固,眸中漸漸露出震驚,不解,疑惑。

最後,他緩緩站直了身體,凝視著陽頂天,將利劍緩緩插回到劍鞘之中,躬身行禮道:「那麼,就請陽頂天閣下稍候,我這便去稟告我的師尊。」

說罷,宋玉騰空而起,落在船上,駕船朝遠處那座虛無縹緲的島嶼駛而去。

此時宋玉,謙謙有禮,和之前大肆嘲笑彷彿判若兩人一般。

而此時陽頂天內心,也充滿了震撼。

他知道這次來幽冥海救焰焰會很困難,但沒有想到會如此困難,幽冥海會如此貪婪無恥。聖者澹臺的牌子,他之前就想好一定在完全無計可施的時候再抬出來嚇唬人。

至於能不能嚇住幽冥海,他沒有太大信心。

卻沒有想到,澹臺的名字,直接讓宋玉的心裡發生了一場地震,他眼中的那種震驚,實在讓人印象深刻。

看來,聖者澹臺的名字,就算幾萬里之外的幽冥海,也驚駭不已。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