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零九章:東方冰凌,同歸於盡!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孩子,我要提醒你一下。」忽然東方涅滅開口道:「你這樣高強度用玄氣飛行,已經到了臨界點了,接下來會對你玄脈造造成永久性損傷了。」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驚道:「師傅,不可以這樣用玄技長久飛行嗎?...

東離草原距離西北大陸,差不多有八千里。

陽頂天剛剛飛了五千里,從日月湖飛到了海邊。現在,再次飛八千里彷彿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但是,不一樣的是,之前五千里,陽頂天是可以落腳休息的。而現在,是茫茫大海,陽頂天完全沒有落腳之處。

陽頂天坐船來東離草原的時候,這八千海路上沒有看到任何島嶼。

當然,之前陽頂天聯繫精神術的時候,就曾經在水底呆了幾個小時。因為有特殊的丹藥,在水底並不是不可以。但是陽頂天此時不是一個人,還有重傷的獨孤鳳舞,還有正在調息的東方冰凌。

而且,在水底進行精神修鍊可以,但是想要吸收戰鬥玄氣,卻有些困難。

不過,陽頂天此時管不了什麼了,因為身後的幾百個飛行騎兵,真烏壓壓地追過來,陽頂天只能拚命地往前飛。

不過,那些飛行騎兵的速度比起陽頂天,終究還是差了許多,所以被陽頂天你甩得越來越遠,但他們始終緊追不捨。

就這樣,陽頂天用最快速度,飛出了幾百里。

「孩子,我要提醒你一下。」忽然東方涅滅開口道:「你這樣高強度用玄氣飛行,已經到了臨界點了,接下來會對你玄脈造造成永久性損傷了。」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驚道:「師傅,不可以這樣用玄技長久飛行嗎?」

「當然,所以就算是大宗師級強者,行萬海路的時候同樣是坐船,而不是御空飛行。你這樣飛行五千里,已經是到了極限,這還是因為你是九陽玄脈。換成其他人,飛行三千里就已經造成巨大損傷了。」東方涅滅道:「人畢竟不是飛行生物。」

聽到師傅的話,陽頂天內心儘管非常擔心,但是也沒有辦法,因為後面現在還追著幾百個人。如果繼續飛行,損傷的只是玄脈。如果停下來。只怕丟掉的就是性命了。所以,陽頂天儘管知道會對玄脈有損害,也沒有辦法停下來了。

緊接著,陽頂天發現了一件更加不妙的事情。「因為,他的玄氣又要耗盡了。

這次,可沒有堅持道兩千里,僅僅只一千多里玄氣就完全耗盡了。

感覺到越來越枯竭的玄氣,陽頂天心中大驚。

現在這個時候玄氣耗盡,那絕對是死路一條了。後面。幾百個飛行騎士只怕任何一個都能要了自己的命。

隨著玄氣的耗盡,陽頂天飛行的速度越來越慢,後面那些飛行騎兵,越來越近,陽頂天甚至已經能夠聽到他們凌厲的喊殺聲,還有猙獰的表情。

陽頂天望了一眼懷中的獨孤鳳舞,追來的是班人族的飛行騎兵,所以獨孤鳳舞這個人質只怕沒有什麼用處。

難不成。自己真要死在這大海之上不成?

聚玄丹,按規矩三四天只能服用一顆。在幾個小時前。陽頂天剛剛服用了一顆。如果現在服用第二顆,那後果就無比嚴重了。而且就算冒著巨大危險服用第二顆聚玄丹,也未必能夠凝聚多少玄氣了。

但是此時的陽頂天,真的完全選擇了。

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顆聚玄丹,就算後果再嚴重,也要服下去了。

「嗖嗖嗖嗖嗖……」就在此時。忽然海面上一陣整齊的響聲,然後一團密集的紅色光芒猛地射出。

海面上有船,足足四艘大船。剛才,陽頂天心中焦急,只關注身後的追兵。完全沒有在意海面。沒有想到海面上竟然還有四隻大船。

而射上空中的密集紅芒便來自船上的能量強弩。這種能量強弩,是用風系晶石為動力能源,用火性晶石為箭頭,殺傷力非常大。一艘大船,一次齊射有幾十支能量箭。四艘大船,一次足足一百多支能量箭。

陽頂天清晰地看到,這些能量箭如同地球上的火箭彈一般,從身邊密密麻麻飛過去,朝身後的半人族飛行騎士。

儘管立刻躲避,但是還是有幾十個半人族騎士在空中被射中,直接墜落海中。

第一輪齊射過後沒有多久,緊接著就是第二輪齊射,第三輪齊射……

頓時,剩下的那些半人族飛行騎士乾淨轉變方向,四下散開,躲避密集的能量箭。

陽頂天看清楚了,船上的旗幟來自狐人族。假扮上,也有狐人族的痕,但是絕大多數的水手和武士,竟然都是人類。

這應該就是逐日.貝拉的走私海船,所以上面有大量的人類。因為一直以來親近人類,所以逐日.貝拉長期有一支走私船隊和人類進行各種貿易,交流。

陽頂天趕緊降落在大船的甲板上。

頓時,便有兩個狐人族武士上前,躬身行禮道:「請問閣下是尊姓大名。」

「納魯,也叫沈浪。」陽頂天道。

「您果然是納魯大師。」那個狐人族武士首領道:「我是中土艦隊的武士首領,兩天前接到族長的命令,讓我們在海岸線接您上船,並且送您會中土的西北大陸。原我們的艦隊昨日便要出海了,但是為了等您,一直到了今天。誰知幾個時辰前,我們停靠在碼頭岸邊的艦隊遭到了一支幾千人軍隊的毀滅性打擊。我們四艘船,因為在海面上日常巡邏,所以才逃此一劫。」

陽頂天道:「你們的中土艦隊,原有多少艘海船?」

「十三艘。」那個首領道:「被毀了九艘,殺了一千多人。」

頓時,陽頂天內心充滿了愧疚。正是因為接應自己,狐人族的中土艦隊才會遭受到如此巨大的打擊,一千多人喪命!

「您趕緊回船艙內休息,上面的事情交給我們。」那個狐人族騎士首領道。

「有勞了。」陽頂天道,他沒有回船艙,而是將獨孤鳳舞和東方冰凌放下,然後在假扮上盤坐吞噬戰鬥玄氣。

此時。剩下的那幾百個半人族飛行騎士還準備將四隻海船包圍,然後從空中擊殺。

但是,這能量強弩實在太犀利了,短短時間內,又射死了一百多人,將這些半人族飛行騎士射殺得聞風喪膽。在還剩下不到一百個的時候,這些飛行騎士終於害怕了,充滿不甘地飛回去。

那個武士首領來到陽頂天面前,躬身行禮道:「納魯大師,敵人已經退走了。」

「多謝首領。」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不由得長長鬆了一口氣。

但就在此時,兩個黑點由遠而近,飛快地朝四隻大船追來。

陽頂天後背猛地一寒,狐人族的武士首領目光一凝。下令道:「所有能量強弩預備1

「射殺……」當兩個黑點進入殺傷半徑后,狐人族的武士首領一聲零下。

「嗖嗖嗖嗖……」一百多支能量箭,兇猛地朝那兩個黑點射去,瞬間將他們二人完全籠罩。

這二人沒有任何躲避,任由這一百多支能量箭射中。

但是,他們完全安然無恙。一百多支能量箭還沒有靠近他們身體的時候,便直接粉身碎骨。

這是兩個絕頂高手。

陽頂天很快就看清楚了這兩個人,果然都孤獨無歡和秦淮玉。此時騎在兩支巨大的黑暗蝙蝠上,以每小時千里多的速度。朝陽頂天追來。

僅僅片刻功夫,秦懷玉、孤獨無歡二人便已經到了船後幾百米處。

「沈浪先生,你們還是沒有逃脫我們的魔掌。」孤獨無繪是差一點就被你們逃走了,我當時就覺得奇怪,既然東方仙子如此離開為何不直接追殺我們?所以在逃跑後半個時辰,我們就知道為什麼了。東方仙子為了殺尹天沖,已經是耗盡所有的玄氣了。她不是不想殺我們,而是殺不了我們。」

接著,孤獨無歡道:「為了殺你們,我們派出了半人族十六萬人。沒有想到。你竟然跑出了五千多里,還是在海上才找到你們。不過沈浪閣下,現在你總跑不了了吧。」

狐人族首領目光凝視,盯著秦懷玉和孤獨無歡,冷冷道:「中土艦隊所有武士,準備戰鬥1

「是1頓時,二百多武士猛地拔出利劍,分別在各艘船上,排出戰鬥陣型。

陽頂天站起道:「狐人族的勇士們,你們退下吧。這是我和他們之前的事情,我們自己來解決。」

接著,陽頂天朝秦懷玉道:「這群人是無辜的,放過他們。有什麼事情,沖著我來。」

「抱歉,因為他們幫助了你,所以必須死。」孤獨無歡淡淡道:「我們既然動用了十幾萬人,就不會在意多殺幾百個狐人族。」

孤獨無歡望著依舊昏迷的獨孤鳳舞道:「沈浪,交出鳳舞,我們可以讓你和東方冰凌死得舒服一切。否則,不管多麼悲慘的畫面,都會降臨在你們身上。」

秦懷玉望著盤坐在地上,始終閉目的東方冰凌道:「東方仙子,你能殺掉尹天沖,實在讓我震驚無比。但是,你終究還是落在我的手中了。」

「未必……」就在這時,東方冰凌忽然猛地睜開雙眸,射出亮碩逼人的目光。

秦懷玉和孤獨無歡猛地一驚,能地轉身便要逃跑。

很顯然,他們確實有些被東方冰凌嚇住了。這個女人的強大和狠決,實在遠超他們的想象之外埃為了殺她,他們曾兩次設下巨大的圈套卻都沒有成功,反而一個宗師級強者尹天沖被她給殺了。

但是僅僅一會兒之後,秦懷玉笑道:「不要裝腔作勢了東方仙子,你為了殺尹天沖,已經透支了所有的玄氣,不到半個月你休想恢復了。在日月湖,你的空城計把我們嚇走了,同樣的伎倆你休想玩第二次了。」

接著,秦懷玉又朝陽頂天望來道:「你也休想那獨孤小姐來威脅我們,沒有用的。」

說罷,秦懷玉和孤獨無歡俯衝而下,在陽頂天和東方冰凌頭頂幾十米處盤旋,給整艘船帶來巨大的壓力。

東方冰凌冷冷盯著兩人,然後再次緩緩拔出了自己的利劍。

「不要再演戲了。東方仙子,你現在已經完全不堪一擊了。」秦懷玉笑道:「都到這個時候,你還擺著你嫡仙的架子嗎?」

「沈浪,我死之後,你把我信物送回陰陽宗。「東方冰凌冷冷,然後往陽頂天手裡遞過來一件東西。接著道:「孤獨無歡和秦懷玉如果還有屍體的話,斬下他們的頭顱,也送回陰陽宗。」

說罷,東方冰凌猛地釋放出強大的戰意。

頓時,陽頂天等人也面色一變,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東方冰凌竟然還說秦懷玉和孤獨無歡的屍體之事,言語中竟然還是要殺死二人。

秦懷玉冷笑不屑道:「東方仙子,你的戲演夠了。這個時候還想要殺我們,做夢。我們擒下你之後,原還打算體面地交上去做成人偶,不打算對你做什麼。但你如此裝腔作勢讓我很不痛快。那等下就別怪我們玷污和羞辱了,畢竟你可是天下第一美人,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說罷,秦懷玉和孤獨無歡猛地拔出利劍,臉上充滿了邪惡之意。

言語中。秦懷玉和孤獨無歡不但要抓東方冰凌做成邪惡人偶,而且還要玷污她。

東方冰凌目光一寒道:「我不是你們。我從不演戲。上一次,我透支我的氣海和玄脈。這一次,我透支我的生命,足夠殺你嗎?1

就算說到同歸於盡的事情,東方冰凌也聲音平淡,面容平淡。沒有多少慷慨。卻充滿了決絕。

這話一出,秦懷玉面色巨變,面色顫抖道:「你以為,我會信嗎?」

東方冰凌沒有回答。

「轟……」一團可怕的火焰猛地從她身體冒出,瞬間熊熊燃燒。

一股衝天的殺氣從她身體迸射而出。

腳下的大船猛地一顫。周圍的海面波濤猛地顫抖,掀起滔天的巨浪。

所有人清晰地感覺到,東方冰凌的整個生命都在燃燒。

「沈浪,你飛起來,立刻走。」東方冰凌轉身朝陽頂天道:「回去之後轉告陽頂天,三年多后的比武我參加不了了,但是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天下間無人能超過我,陽頂天更加不能1

「走……」然後東方冰凌一聲斷喝,朝陽頂天喝令道。

陽頂天放下獨孤鳳舞,緩緩拔出了阿丑雛劍,道:「我不會走的,雖然我弱得很,只是湊數。現在我不想走,和你並肩作戰吧。」

「有我在,還輪不到你1東方冰凌此時已經完全化作一團可怕的火焰,冷冷說道。

「嗖……」然後,東方冰凌猛地衝天而去,朝秦懷玉和孤獨無歡殺去。

此時,秦懷玉和孤獨無歡驚駭欲絕。他們沒有想到,東方冰凌竟然如此決絕,見到東方冰凌就這麼兇猛衝上來和他們同歸於盡,秦懷玉真的是連魂都沒有了。

「東方仙子,不用拚命,不用拚命,我們只是要抓你,不是要殺你,不要拚命。」秦懷玉飛快地後退,大聲道。

「東方冰凌可以死,但絕對不能被擒……」東方冰凌道。

秦懷玉顫聲道:「那好,我們不抓你了,我們立刻走,立刻走……」

說罷,秦懷玉和孤獨無歡便要轉身飛快逃竄。

「晚了,敢用言語侮辱我的人,全部都要死1東方冰凌寒聲道,猛地舉起火焰長劍,朝秦懷玉斬去。

「轟……」秦懷玉拼盡全力躲避,但依舊沒有躲過。

「嗖……」他的整支左臂被刮過,頓時半隻臂膀活生生被削去,鮮血狂噴。

秦懷玉發出一聲慘嚎。

頓時,陽頂天感覺道一股無比巨大而又柔和地力量,直接把自己推到船甲板上。

「沈浪,好好活下去,偶爾記起來我,想我一下……」東方冰凌從未有過的溫柔聲音在陽頂天耳邊想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