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零六章:一劍刺穿,妖女胸膛!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頓時,陽頂天的劍沒有絲毫阻礙朝前刺去,光盾散去后,陽頂天見到獨孤鳳舞的酥胸就在眼前,還有她驚駭顫抖的表情,還有她無比複雜的眼眸。 頓時間,獨孤鳳舞和陽頂天種種過往,全部歷歷在目。 陽頂...

「劍影霓裳……」

獨孤鳳舞嬌軀在半空中旋轉,原本黑色的長袍瞬間變得火紅,整個身體彷彿被燒著了一般。

頓時,原本面色有些蒼白的她,頓時變得無比嬌艷。

「嗖嗖嗖嗖……」

頓時,火焰和玄氣凝聚成無數多嬌艷的虛影花朵,朝陽頂天狂猛射來。

一時間,陽頂天只覺得眼前所見之處,漫天都是嬌艷的花雨,煞是好看,浪漫無雙。

但是,這其中卻充滿了衝天的殺氣。

陽頂天單手持劍,渾身玄氣猛地爆出。氣海之中,嬌艷玄火猛地一高。

陰陽化氣訣!

混著玄火的玄氣從全身爆出,化作無數道猙獰可怕的厲鬼面孔,張開大嘴,猛地朝那些虛影花朵吞噬而去。

這依舊是陰陽化氣訣,但是陽頂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混入玄火之後,會變成如此驚人詭異的效果。

這億靈妖火是由萬里大地的火性能量,還有上億個亡魂怨靈凝聚而成的。現在,被陽頂天吞噬煉化之後,這億萬怨靈竟然還藏在這玄火之中。

所以,陽頂天的陰陽化氣訣運到極致的時候,才有了如此驚人的一幕。

頓時,只見到無數長猙獰的鬼臉,張開血盆大口,將無數的劍花吞噬。

陽頂天當然知道,獨孤鳳舞的修為和雷鳴完全不是同日而語的,比自己高出了太多。自己的陰陽化氣訣可以化解雷鳴的玄技攻擊,卻未必能夠化解獨孤鳳舞的玄技。

只不過眼下情形,只能拼了。

無數長怨靈面孔吞噬了獨孤鳳舞的玄氣劍花之後,開始扭曲膨脹。

「轟轟轟……」然後,在空氣中猛地爆開。

陽頂天的陰陽化氣訣,僅僅只能夠化解獨孤鳳舞一部分的玄技攻擊。

剩下數不清的玄氣劍花,猛地鑽入陽頂天的體內。

「嗖嗖嗖嗖……」

無數嬌艷花朵,猛地激射在陽頂天的胸口。

陽頂天豎起阿丑雛劍,猛地攔住!

儘管如此。依舊是驚濤駭浪一般的攻擊席捲而來。

「噗……」陽頂天仰頭鮮血狂噴。

整個身體,猛地被擊飛出幾百米。

陽頂天的整個身體,彷彿被徹底燒著了一般,火紅一片。

被推到百米高空之後,身軀後仰,筆直從空中墜落,血霧漫天。人事不剩

「哥哥……」湖心島中的香香,一聲凄呼,猛地沖了過來。

就在陽頂天要狠狠摔在地上的時候,忽然氣海之內的玄火猛地燃氣。

瞬間,陽頂天幾乎已經熄滅的生機瞬間再次被點燃,玄脈之內的玄氣。再次兇猛流轉。

頓時,陽頂天在空中猛地一彈,再次筆直站立,縱身躍到獨孤鳳舞面前。

「獨孤鳳舞,怎麼半年多沒見,你的修為非但沒有半點長進,反而退步了許多埃」擦拭嘴邊的鮮血。陽頂天冷冷道。

「就算退步了,殺你依舊易如反掌。」獨孤鳳舞冷笑道:「不過,你很讓我驚訝埃半年多前,你連我半根手指頭都扛不祝現在,竟然能夠抗我一招而不死了。雖然僅僅只是武宗水準,但戰鬥力已經接近武尊級了,真實三日不見,刮目相看埃」

陽頂天道:「你剛才可是說過了。你若一招不能殺我,便不是獨孤鳳舞。現在,你第一招可是沒能殺掉我,那你準備怎樣?」

「當然是繼續殺你。」獨孤鳳舞道:「獨孤鳳舞只是一個名字而已,我叫不叫她都無所謂,你愛叫我什麼都可以。」

「妖女就是妖女,果然還是那麼無恥。」陽頂天道。

「無恥的不是我吧。」獨孤鳳舞道:「是誰口口聲聲說對東方冰凌恨之入骨。現在又不知廉恥地跟在她屁股後面,做牛做馬的?真是下賤……」

「哈哈……」陽頂天完全不在意她的諷刺道:「獨孤妖女,原來我一直以為你和東方冰凌是一樣的人。現在我知道我錯了,你比東方冰凌差遠了。雖然她也很討厭。但是她至少驕傲到底。不似你,為了達到目的,跟什麼噁心的人渣都可以同流合污。人人都稱你和東方冰凌是絕代雙驕,真是天大的笑話,不管是天賦,還是人品,你都差得她太遠了……」

這話一出,獨孤鳳舞果然怒氣衝天,美眸中的怒火彷彿要將陽頂天燒成灰燼。

「上一次,囫圇吞棗沒能殺掉你。這次,我一定一劍一劍地殺,將你的心臟剁碎,將你的腦袋斬下,我倒你的東方冰凌會不會來救你?」獨孤鳳舞的美眸射出妖異的光芒,絕美的面孔也湧起一陣酡紅。

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生氣到這個地步。

陽頂天見到,一陣紅色的光霧猛地從她體內升騰而起,她的眼眸越來越妖艷,越來越恐怖。

剛才,她殺逐日.貝拉都沒有使用邪魔道的邪術血魔狂舞。現在她的修為明明高出陽頂天許多,竟然使出了這樣的邪術,可見內心憤怒痛恨到何等級別?

她一邊祭邪術,一邊遠遠望著東方冰凌那一邊,冷笑道:「你的東方冰凌很快就要完蛋了,沒錯她是突破了宗師級,但尹天沖老賊確實五品宗師,她已經支撐不住了,相信很快就會落入老賊魔爪了。放心,在她徹底完蛋之前我不會是殺你的,我會讓你親眼看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變成一具絕色美麗的行屍走肉,供那些魔頭們享用的。」

陽頂天不由得朝東方冰凌那邊的戰局望去一眼。

果然,東方冰凌此時已經落入絕對下風了。就如同獨孤鳳舞所說,她雖然已經突破了宗師,而且僅僅二十一歲,完全是驚世駭俗。如果不論陽頂天,差不多十年左右,她或許就能問鼎天下第一了。

但是現在,她畢竟只有二十一歲。尹天沖卻已經又七十多歲,十幾年前就是宗師級強者,現在是五品宗師。而且身懷邪魔道的眾多邪術。

東方冰凌在和他僵持了一刻鐘后,便落入了下風。而且,情形越來越不妙了。

此時,她和尹天沖,已經是在千米高空上戰鬥。一道藍色劍芒,如同閃電一般,在空中狂舞。一道灰色劍芒。如同魔鬼觸手一般,撕裂每一寸天空。

地上的草木水石,紛紛碎裂,顫慄!

原本,一臉凝重的尹天沖,此時臉上再次出現了邪惡的笑容。淫邪的目光不斷掃視東方冰凌全身上下,嘖嘖有聲。

「東方賢侄女,你身上的每一寸我都會細細把玩,細細舔舐,就算玩上一年,兩年,我都不會膩的。」

「嘶……」在尹天沖的邪笑后。灰色的魔影猛地刮過東方冰凌的肩膀。

頓時,她肩上的衣衫直接化成焦炭灰飛煙滅,她雪玉的香肩,出現一道觸目的血痕,直入酥胸。

東方冰凌在空中嬌軀一顫,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見到東方冰凌受傷,獨孤鳳舞冷笑道:「見到自己的夢中情人這樣悲慘,自己卻完全束手無策。你應該很痛苦,非常痛恨自己的弱小吧。」

陽頂天望著妖艷的獨孤鳳舞,冷冷道:「獨孤鳳舞,現在的你真是連妓女都不如。」

「是嗎?」獨孤鳳舞氣到了極點,冷笑道:「很快,你會見到你的夢中情人,是真的連妓女都不如1

「賤人。一個女人的骯髒以否,在於她的內心,而不是身體。」陽頂天冷笑道:「我現在真是非常後悔,曾經睡過你……」

陽頂天這句話。真是狠毒到了極致。

「礙…」獨孤鳳舞猛地怒叫,眼眸滲出血絲,咬牙過度,血跡從嘴角溢出。

「陽頂天,你記住,今日我會將你千刀萬剮,我會一刀一刀切下你的肉,讓你後悔曾經侮辱過我。」說罷,獨孤鳳舞利劍猛地一甩,道:「接下來,我不用玄技,我會用利劍,用最直接的手段,從肉體上摧毀你的,我不急,我一劍一劍地來,一直等到東方冰凌完蛋了,我再徹底了結你……」

此時,一團血紅色的光霧將獨孤鳳舞的利劍環繞。

獨孤鳳舞血祭利劍!

「死……」獨孤鳳舞一聲厲喝,人劍合一,化作艷紅流光,猛地朝陽頂天衝去。

陽頂天手中大劍一甩。

殺豬劍法,挖心去肺,猛地朝東方冰凌的利劍纏去。

陽頂天的劍法,天下無雙!比劍招,他不懼任何人。

瞬間,獨孤鳳舞的利劍猛地鑽入陽頂天的劍網之中,瞬間被纏祝

然後,陽頂天以四兩撥千斤,直接要將她利劍甩飛出去。

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招數都沒有用處。

獨孤妖女,以最直接,最暴力的方式,直接將利劍猛地穿過陽頂天的劍網,狠狠刺入陽頂天的手臂。

頓時,陽頂天手臂一陣劇痛。

一股滾燙玄氣猛地從利劍湧入,瞬間他手臂傷口處,一團焦黑。

獨孤鳳舞利劍猛地一挑。

瞬間,鮮血狂飆,陽頂天手臂猛地被刺穿之後,被挑出一道四寸之長的血口。

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這只是開始而已。」望著陽頂天的傷口,獨孤鳳舞嘴角猛地一顫,冷冷道。

「無所謂……」陽頂天將大劍交換到左手,道:「你繼續。」

「好……」獨孤鳳舞又閃電一般的一劍。

陽頂天再次拼盡全力抵擋。

但不管是速度,還是玄氣能量,實在相差太多,依舊沒有擋祝

他握劍的左手臂,再次被刺穿。

現在,陽頂天兩支手臂都被刺穿了。

「陽頂天,你求饒礙…」獨孤鳳舞冷笑道:「或許,我會手下留情的。」

「你繼續。」陽頂天滿不在乎道。

又將大劍換到了右手。

「你注意到了嗎?你現在遭受到的,東方冰凌也同樣遭受到,你們還真是同甘共苦埃」獨孤鳳舞道:「我刺穿了你的兩支手臂,東方冰凌的兩支手臂也被那老賊的劍氣刺穿了。」

陽頂天抬頭一看,果然如此。東方冰凌的兩支手臂,也直接被可怕的劍氣刺穿。只不過,不像陽頂天這樣血淋淋的,只是雪白的玉臂上,出現兩道可怕的紅痕。其實受創程度,比陽頂天還要重。

至少此時的東方冰凌,劍招已經非常不流暢了。

此時,場面上的佔據,陽頂天一方落入了完全的下風,完全岌岌可危。

那三十個狐人族高手,已經倒下了大半。只有剩下不到十個還在戰鬥,而且每一個人身上都鮮血淋漓,傷痕纍纍。

而那兇狠猙獰的鷹人族,還有四十人左右,正包圍著狐人族高手,做最後的廝殺。

至於逐日.貝拉那邊。儘管少了獨孤鳳舞。但是秦淮玉和孤獨無歡都用了邪術,而且燕別情此時修為,已經幾乎不下於獨孤鳳舞,所以,逐日.貝拉依舊落入下風。

至於東方冰凌,完全處於最危險的狀態,隨時都岌岌可危。

至於陽頂天這一方。則完全是被動挨殺的狀況!

所以,陽頂天一方,完全進入最危險的局面,隨時都會全軍覆沒。

「接下來,那個淫邪的老賊要刺東方冰凌的大腿了。」獨孤鳳舞道:「所以,我也要刺你的大腿了1

「嗖……」緊接著,妖女化作一道詭異的流光,閃電一般刺來。

陽頂天舉劍抵擋。

但是手臂受創。完全無法擋祝

獨孤妖女的利劍,猛地刺入了自己的大腿。

與此同時,空中的東方冰凌,大腿處直接被尹天沖老賊直接用劍氣刺穿。

果然是東方冰凌什麼遭遇,陽頂天便什麼遭遇。

「接下來,是另外一邊大腿。」獨孤鳳舞道。

然後,她又是閃電一般的一劍。直接刺穿了陽頂天的另外一支大腿。

空中的東方冰凌,另外一支大腿,直接被尹天沖老賊劍氣直接刺穿。

此時,東方冰凌四肢重傷。在空中搖搖欲墜。

尹天衝下流的目光盯著她迷人的下身部位道:「東方賢侄女,接下來是最後一劍,也是最關鍵的一劍,目標是你的氣海。當然,眾所周知,氣海在下腹,距離你最迷人的地方很近,所以我的劍氣在刺穿你氣海的時候,會順便光顧你迷人的秘處的。」

氣海若被刺穿,那東方冰凌就徹底毀了。

獨孤鳳舞望著陽頂天道:「我同樣也是最後一劍,目標同樣是你的氣海,不知道你的深海玄衣,又沒有將那裡包祝「

說罷,獨孤鳳舞又是閃電一般的一劍,猛地朝陽頂天氣海處刺來。

頓時,陽頂天下腹處猛地一陣劇痛,氣海內,天翻地覆一般,瘋狂涌動。

但是,東方冰凌的劍,依舊被深海玄衣活活擋在了外面。

「同歸於盡吧,獨孤鳳舞……」陽頂天的雙目盡赤,一片血紅!

「轟……」一團火焰,猛地從他身體熊熊燃燒。

陽頂天徹底引燃氣海之內的玄火,將全身的玄氣全部點燃。

整個身體,連同手中的利劍,都化作熊熊的烈焰。

玄火能量,將他全身都包裹。

獨孤鳳舞一劍不能刺穿陽頂天的氣海,嬌軀閃電一般退出幾十米,望著徹底燃燒的陽頂天,道:「故弄玄虛,在絕對實力面前,什麼花招都沒有用的。」

「就算如此,我也要做最後一搏。」陽頂天道。

「嗖……」然後,陽頂天身體猛地旋轉,如同炮彈一般,猛地朝獨孤鳳舞衝去。

速度無比的快,氣勢無比驚人。

整個人如同燃燒巨劍一般,所過之處,全部成為一片焦炭。

獨孤鳳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冷冷地盯著陽頂天,並不太在意。

「呼……」一團血紅光霧再次冒出,將獨孤鳳舞嬌軀完全包裹起來。

這是血祭光盾!防禦一切低於自身能量的攻擊。

所以陽頂天的致命一擊,在她眼裡完全不值一提。

「陽頂天,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拜倒在我面前……」獨孤鳳舞冷冷道。

「做夢……」陽頂天一聲斷喝。

陽頂天的巨劍,猛地朝獨孤鳳舞的酥胸刺去。

擋住他的是血祭光盾。陽頂天的劍,無比艱難地往前刺。

那光盾,將陽頂天劍上的能量飛快地吞噬。

頓時,陽頂天身上的火焰越來越校

獨孤鳳舞望著刺來的巨劍,不屑一笑,玉臂猛地一甩,就要直接將陽頂天挑飛出去。

但是,情形突變。

她的血祭光盾,猛然間灰飛煙滅,不知何等原因。

頓時,陽頂天的劍沒有絲毫阻礙朝前刺去,光盾散去后,陽頂天見到獨孤鳳舞的酥胸就在眼前,還有她驚駭顫抖的表情,還有她無比複雜的眼眸。

頓時間,獨孤鳳舞和陽頂天種種過往,全部歷歷在目。

陽頂天和她學劍,陽頂天給她療傷。

香艷的畫面,無語的畫面,歡樂的畫面。

凝聚在最後,獨孤鳳舞赤裸地騎在陽頂天的身上,把自己真正的處女貞操交給了陽頂天。

這個女人,和陽頂天又了肌膚之情,有著深深的糾葛。

陽頂天曾經許多次救了她的性命。

頓時,陽頂天的劍勢緩慢下來。

此時,那邊的孤獨無歡也發現了這邊的情形,大聲驚呼道:「沈浪住手,我放你走,不要殺她1

再看獨孤鳳舞,蒼白的臉蛋,依舊倔強凌厲。

最後,陽頂天腦子裡面浮現出獨孤鳳舞在和自己交歡之後,絕情一掌擊中自己胸口,要將自己殺死的畫面。

陽頂天目光一凝,猛地一咬牙。

「獨孤鳳舞,在你上次殺我之後我就發誓,再次遇到你,我絕不留情1

說罷,陽頂天手中巨劍猛地一刺。

「噗……」在她驚駭的目光中,陽頂天的大劍,猛地刺穿了獨孤鳳舞的胸膛。

鮮血猛地射而出,濺射在陽頂天的臉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