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零三章:去會獨孤鳳舞,秦淮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東方冰凌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後道:「天下諸人,我皆不放在眼中。唯獨西門無涯例外,不管是意志,還是心胸。甚至手段,他都在我父親之上。」 說到這裡,陽頂天終於聽到了東方冰凌稍稍有些軟意。...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一人一騎南下。

一開始是東方冰凌帶著陽頂天硬生生用玄氣飛了幾百里,待到了一個半人族的聚集地之後,兩人弄來了兩匹坐騎,飛馳南下。

陽頂天依舊穿著祭師長袍,並且給東方冰凌一身白色的女祭師長袍。在東離草原,用人臉的面孔行走終究會有些麻煩的。

「東方冰凌,秦淮玉勾結邪魔道設下陷阱要殺你,你回去之後準備怎麼做?」陽頂天問道。

「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東方冰凌道。

這個答案讓陽頂天微微一驚,東方冰凌何等高傲,完全是眼睛裡面容不得沙子的。這次秦淮玉設下如此大的圈套要殺她這個天道盟的未來領袖,這完全是天大的罪過。東方冰凌竟然說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太讓人驚訝了。

而且,東方冰凌並非沒有能力懲處西北秦城。秦萬仇儘管權勢滔天,但是在天道盟中,東方冰凌的地位還是非常高的,甚至比秦萬仇還要高。儘管她現在還不是陰陽宗主,但是天下幾乎所有人都把她當成了陰陽宗主。

此時天道盟中唯一能夠制衡東方冰凌的就只有祝青主了,但是祝青主對東方冰凌一直都有更大的企圖,所以在天道盟中一直都完全支持東方冰凌。

此時的東方冰凌,在天道盟中的地位是數一數二的。前段時間,東方冰凌踏上西北大陸,秦萬仇是親自去海邊迎接的,而且是下屬之禮迎接的。至於秦淮玉在東方冰凌面前,姿態擺得就更低了,完全是無比謙卑的。誰又想到。這對父子竟然設下這滔天陷阱,要致東方冰凌於死地。

偏偏東方冰凌如此厲害的人,現在竟然說當著這件事情沒有發生。

「我現在還不是秦萬仇的對手,但是幾年之後,秦萬仇便不是我的對手,到時候。我去殺盡西北秦家全族便是,何必爭一時之氣。」東方冰凌淡淡道。

這話,真的完全是霸氣衝天啊,陽頂天不由得心中拜服。

「那陽頂天呢?你準備怎麼對他?」陽頂天忍不住問道。

這話問出,東方冰凌轉過臉望過來,只是盯著陽頂天的面孔。

「好,當我沒問。」陽頂天道。

「他?等到這次雲霄城主之位大絕武勝出再說吧。」東方冰凌淡淡道:「這人天賦不錯,但喜歡故弄玄虛。不能腳踏實地,這次城主之位大決武只怕凶多吉少了。」

聽了東方冰凌對自己的評價,陽頂天內心不由得訕訕然。

接著,東方冰凌皺眉道:「我最瞧不起他的就是假冒隱宗傳人狐假虎威。」

「為何?」陽爾這也是被逼無奈啊?」

「哼……」東方冰凌道:「我反感的不是他假冒無名去騙取秘籍,我沒有那麼迂腐。我反感的是,他在假冒隱宗傳人的時候本身就是一種自我矮化,把隱宗傳人擺在一個很高的位置上。人要做的就只有自己,不需要仰望任何人。」

這話一出。陽頂天不由得詫異。沒有想到,東方冰凌竟然是從這個角度去思考問題的。而且。從言語中,他完全沒有聽出東方冰凌對隱宗有任何敬意。

「別用這種眼光看我,隱宗雖然是天道盟的真正領袖,但是我一貫來都非常反感。」東方冰凌道:「我討厭一切裝腔作勢故弄玄虛的東西,要麼是坦白地在世人面前,掌控天道盟。要麼徹底歸隱。不問任何事情。現在這樣欲擒故縱的,遮遮掩掩的,裝著淡泊避世,卻又始終掌握了天道盟的最高權力。這算什麼?婊子立牌坊嗎?」

這話一出,陽頂天還真的有些被嚇到了。在天道盟中。隱宗是絕對正確,絕對正義的,是神一樣的地位,是救世主,是不能被否定的。現在,東方冰凌不但否定了,而且還直截了當地斥責,陽頂天真的從來沒有聽過。

不過,聽她這樣說隱宗,陽頂天竟然覺得隱隱有些痛快。

「隱宗,哼哼……」然後,東方冰凌又一陣冷笑。

……

就這樣,一路來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並騎南下。

八千里路,不到七天就差不多已經跑完了。這一路上,並沒有出現冷漠相對的情形。

東方冰凌彷彿已經將沈浪當成了一個知心的好友,在他面前幾乎完全不掩飾,兩個人竟然聊得非常默契。

甚至,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兩個人都非常一致。

陽頂天越發了解到,東方冰凌完全是一個極度高傲的理想主義者。因為絕頂的天賦,使得他幾乎目空一切,彷彿瞧不起任何人。

但實際上,真正和她交往之後。發現,她竟然是一個很不錯的朋友。

她不屑說假話,而且不會刺探你的任何**。而且,可以完全相信她的人品,不管再隱秘的事情,都可以放心地告訴她,她甚至比絕大多數男人都要坦坦蕩蕩。

當然,陽頂天並不是忘記了對她的仇恨。

當日的仇恨,尤其是西門無涯的涅滅,陽頂天是一定要討回的。但是這並不妨礙此時陽頂天對她的欣賞和欽佩,因為有些事情讓你最欽佩的人,反而是你的敵人。

現在,東方冰凌在陽頂天心中最深的一根刺就是西門無涯。

西門無涯對陽頂天恩重如山,雖然他是折在祝青主手中,但是東方冰凌也要負上巨大的責任。陽頂天當日被她追殺折辱,那是他認識不足,自取其辱。但是西門無涯一事,東方冰凌完全不可原諒。

「東方冰凌,我問你一事。」陽頂天道。

「何事?」東方冰凌道。

「當日,因為你帶人追殺陽頂天,導致西門無涯的涅滅,你後悔嗎?」陽頂天道:「你可知道,若不是提前涅滅。最多十年內,他就是天下第一。」

東方冰凌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後道:「天下諸人,我皆不放在眼中。唯獨西門無涯例外,不管是意志,還是心胸。甚至手段,他都在我父親之上。」

說到這裡,陽頂天終於聽到了東方冰凌稍稍有些軟意。

但是緊接著,東方冰凌道:「但是,我要做的事情誰也攔不住,西門無涯也不例外。而且此人之事,我現在都沒看清楚,反正沒有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陽頂天問道。

「總之,我東方冰凌做過的任何事情。都絕不後悔。讓我死可以,但讓我後悔屈服,絕不可能。」東方冰凌斬釘截鐵道。

接下來,兩個人都沉默下來。

因為,對東方冰凌最後的那些話,陽頂天心中很不高興。而東方冰凌則完全不在意陽頂天的不高興,還有陽頂天若開口,她是絕對不會主動開口和陽頂天說話的。

就這樣。最後一天,兩人完全沉默無語。賓士趕路。

……

第七天,陽頂天和東方冰凌就到達了狐人族的領地。

他和東方冰凌是準備離開東離草原回人類大陸的,但是狐人族長逐日.貝拉吩咐過,不管陽頂天是否救醒了東方冰凌,在回人類大陸的時候,都去狐人族一趟。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穿著祭師長袍。直接進入了狐人族的那貝拉城門,直接就要去逐日.貝拉的城堡,他不準備停留,道別一下就準備離開。

但是,在他剛剛進入城門之後。 一群狐人族騎兵就迎了上來,道:「請問,是不是納魯大師?」

「我是。」陽頂天道。

「拜見納魯大師。」那個騎兵首領直接跪下。

起身之後,拿出一顆晶石,猛地捏爆。

「轟……」頓時,一道紅光直接衝上天空幾百米,彷彿焰火一般。

陽頂天一愕道:「這算是什麼意思?」

「這是族長的命令,只要您一出現,我們立刻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他。」那個騎兵首領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陽頂天道。

「香香公主失蹤了。」那個騎兵首領道。

香香失蹤了?陽頂天頓時大驚,然後立刻加快了速度,朝逐日.貝拉的城堡衝去。

後面的那隊騎兵飛快地跟了上來。

陽頂天飛快賓士,但在距離族長城堡還有十幾里的時候,便見到了狐人族長逐日.貝拉。

此時的逐日.貝拉,已經完全恢復了英姿,只不過神情中帶著焦躁和擔憂。此人智慧而又正直,不大會掩飾自己的情緒。

他的身後,跟著十幾名狐人族的高手。

見到陽頂天之後,逐日.貝拉第一句話便道:「納魯先生,調轉馬頭,立刻走。」

陽頂天一愕,然後趕緊調轉了方向,道:「族長,已經有香香的下落了嗎?我們這就去營救。」

「不,不是去救香香,你立刻走,立刻離開東離草原。」逐日.貝拉道:「我們一行人護送你離開。」

接著,逐日.貝拉見到了陽頂天旁邊的東方冰凌,知道陽頂天果然救醒了她,頓時他朝東方冰凌點了點頭,表示招呼。

東方冰凌也點頭致意。

聽到逐日.貝拉竟然不是去救香香,而是讓他陽頂天立刻走,而且親自帶了這麼多高手來護送自己離開。陽頂天不由得一愕,道:「族長閣下,你不去救香香,為何卻要我立刻離開。」

逐日.貝拉道:「他們抓走香香,目的就是為了你。他們要殺你,還有你身邊的這位小姐。」

接著,逐日.貝拉遞過來一封信,上面寫道:「滅絕師兄,多日不見,甚是想念。前日,先生說要前往日月湖畔寒舍一敘,尹天沖每日仰首相望,等待玉趾駕臨。誰知左等右等都不曾見到師兄尊容,思念之心漸濃。恰巧遇到香香公主來寒舍做客,於是斗膽邀請師兄前來做客,尤其帶著身邊昏迷玉人一同來,或許尹天沖有解救之法,尹天沖定掃榻相迎!做客幾日後,尹天沖一定恭送師兄和香香公主離去。」

這封信,言語中非常客氣,但意思卻非常**。

那就是,尹天沖抓走了香香公主,讓陽頂天帶著東方冰凌去交換。

見陽頂天看完信后,逐日.貝拉道:「很顯然,尹天沖已經認出了你和東方小姐的身份。而且知道東方小姐昏迷不醒,所以一定要致她於死地,所以抓走了香香要挾。而且,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一定會傾盡全力殺你們二人,情況十萬火急,你趕緊走,我們送你離開。」

「不行,那香香呢?」陽頂天道:「我和您一起去日月湖,救出香香。」

「不行,那是自投羅網。」逐日.貝拉道:「尹天沖宗師級強者,修為強過於我。而且獨孤鳳舞、秦淮玉等人說不定也在,甚至還有其他聖教高手,你若前往,必定有去無回。」

「獨孤鳳舞也在?秦淮玉也在?」東方冰凌介面道。

「應該是。」逐日.貝拉道:「邪魔道已經在東離草原布局了。」

東方冰凌目光一寒道:「我原本準備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但他們現在竟然還在東離草原?走,去日月湖。去殺秦淮玉,殺獨孤鳳舞1

說罷,東方冰凌一馬當先,直接朝南方衝去。

逐日.貝拉趕緊追了上來,朝陽頂天道:「沈先生,不能去1

陽頂天道:「可以去。東方冰凌,也是宗師級強者。我不信兩個宗師級強者,還拿不下一個日月湖。秦淮玉和獨孤鳳舞竟然還沒有離開,那正好,新賬舊賬一起算算1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逐日.貝拉頓時充滿驚詫地朝東方冰凌的背影望去,驚道:「她幾歲了?竟然便是宗師級強者。」

「二十一歲1陽頂天稍稍苦笑道。

逐日.貝拉頓時震撼咂舌,二十一歲的宗師級強者,真是的前無古人,甚至是後無來者了。至少,這個記錄陽頂天是破不了了。

「那三年半以後的比武,你想要戰勝她,就實在太難了。」逐日.貝拉道。

「是啊,難如登天。」陽頂天道:「不過就算比登天還難,我也要試試。」

逐日.貝拉道:「你們如同敵寇,她竟然與你一路同行?」

陽洱還不知道我是陽頂天,或者她完全不在意我究竟是誰。」

就這樣,東方冰凌一馬當先,陽頂天一行人朝幾百裡外的日月湖飛馳而去。

獨孤妖女,秦淮玉!

我這便來會會你,算算總賬!未完待續。。

ps: 拜求月票啊!!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