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三百零一章:冰凌蘇醒,天地至寶!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那個最美妙的地方鑽進去。 此時,水池中的印記殘絲已經完全消失了,兩個人身上的光芒也已經散去了,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陽頂天拚命壓抑內心的火焰,不斷的吸...

東方冰凌美眸一閉,直接昏厥了過去。然後,兩個人的身體,也化作碎光,灰飛煙滅。

又彷彿一陣時光流轉,世界變幻。

陽頂天的神識回到了現實之中。

離開東方冰凌夢境之後足足幾分鐘,陽頂天方才在現實世界中醒過來。

用力的睜開眼睛,腦子裡面一片混沌,彷彿對剛才經歷的一切記憶不大清楚。剛才在東方冰凌夢境中的一切,也就彷彿是一場夢一般。夢醒之後,先是一陣迷惘,然後一些思緒漸漸回到腦子裡面。

不過,剛才經歷的一切,依舊模糊一片。就彷彿做夢之後醒來,對夢境中的事情記不大清楚一樣。

不過陽頂天很快就想到,剛才在東方冰凌夢境中發生了什麼並不重要,關鍵是東方冰凌現在有沒有醒來。

於是,陽頂天趕緊用力搖了搖腦袋,讓自己完全清醒過來。

然後趕緊朝東方冰凌望去。

此時東方冰凌依舊雙眸禁閉,彷彿還沒有蘇醒過來。

但是這一切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嬌軀真的完全纏住了陽頂天,哪怕最私密的地方,也完全綻放,偏偏和小陽頂天完全頂在一起。

頓時間,陽頂天身體深處忍不住湧起一道火焰。小陽頂天也猛地崢嶸勃發,狠狠頂了上去,幾乎要朝那個最美妙的地方鑽進去。

此時,水池中的印記殘絲已經完全消失了,兩個人身上的光芒也已經散去了,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陽頂天拚命壓抑內心的火焰,不斷的吸氣呼氣,想要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冷靜。而且,拚命想要離開東方冰凌的軀體,但是卻被纏得很緊,絲毫不能動彈。最要命的是,在這掙扎間,小陽頂天真的幾乎要鑽進去了。

「嗯……」就在此時,陽頂天耳邊忽然傳來一聲顫抖的哼聲。

然後,感覺到懷中的嬌軀忽然開始有些發熱。

再低頭看東方冰凌的臉蛋,她絕美的臉蛋果然一片潮紅,閉著的眼眸也開始一陣陣轉動。

她很快要醒來了。

陽頂天趕緊拚命要掙脫,要是讓東方冰凌醒來的第一時間發現是這等模樣,她保證會直接一掌將自己劈死。

但是,陽頂天就算在用力,也完全無法掙脫她的交纏。而且在掙脫間,小陽頂天真的如同活的一般拚命的找地方鑽進去。那種蝕骨的感覺讓陽頂天趕緊停住,一點都不敢動彈。

眼皮一陣顫抖,彷彿睡了許久許久,東方冰凌很用力的睜開了眼睛。

「嗯……」睜開眼睛的第一時間,她又是一陣顫抖低吟,這當然是身體接觸下的本能反應,是無意識的。

完全睜開眼睛后,她的美眸在潮濕和火熱中充滿了迷茫。

不過很快,她眼眸的焦距漸漸清晰,寒光開始凝聚。

她看清楚了眼前的陽頂天,低頭一看,也看清楚了此時和陽頂天渾身赤果交纏在一起的畫面。

猛地掙脫,鬆開陽頂天的身體,東方冰凌舉起玉掌,猛地朝陽頂天的胸口劈來。

「沈浪,你竟然敢如此褻瀆我?」一掌劈來后,東方冰凌一聲嬌叱。

這一掌,直接將陽頂天打出了兩尺。

沒錯,僅僅只是兩尺而已,沒有任何玄氣。

因為,她回到現實了。在天上紅海,是無法使出任何玄氣的。

「怎麼回事?我的玄氣呢?沈浪,你對我做了什麼?」東方冰凌寒聲驚道。

陽頂天也充滿了驚訝,因為東方冰凌一直喊自己沈浪。儘管剛才在她夢境中發生了什麼陽頂天已經記不大清楚了,但是他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是對她表明了身份,說清楚自己是陽頂天。沒有想到,回到現實之後,東方冰凌依舊口口聲聲叫自己沈浪,難道她對夢境之中發生的世界也完全不記得了嗎?

緊接著,東方冰凌猛地從水池中躍起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不是在中央湖泊下面嗎?怎麼會在這裡?」

陽頂天上前拉著東方冰凌道:「你別急,我把一切細細道來給你聽,你已經昏迷了足足半年多了,說來這也是我責任……」

接著,陽頂天把發生的事情再細細給東方冰凌說了一遍。

包括他吞噬了真正的億靈妖火以至於昏迷了半年,所以沒有及時喚醒她,導致她精神停止,人事不剩

包括他帶著她去狐人族尋找解救之法,以及在狐人族發生的一切。

包括他帶著她來到天上紅海,遇到了聖者澹臺,再以後進入水池,通過印跡殘絲進入她的意識深處,將她從夢境深處喚醒過來。

足足說了十來分鐘,不過關於東方冰凌尿褲子,陽頂天給她洗屁股等事情,他是一個字都沒有提的。

最後,陽兒以你剛才見到我們交纏在一起,並不是我褻瀆你,而是因為印記殘絲將我們緊緊纏在了一起,我不是故意要佔你便宜的。」

說完之後,陽頂天有些心虛道:「我說的這些,你相信嗎?」

陽頂天當然有些心虛,儘管之前他一直都沒有任何褻瀆之心。但是在東方冰凌醒來之前的短短時間那,他的內心確實起了火焰,也差點真的進入了東方冰凌的身體壞了她的貞節。

東方冰凌點了點頭,美眸中的神情也變得複雜起來,扭過嬌軀道:「剛才你說到一半時候,我就大概都回憶起來了。只不過當時我在昏迷之中,所以那些經歷彷彿我在做夢一般,很真實,但是一下子想不大起來。」

接著,東方冰凌道:「其實你還有些事情沒有說完,比如我尿濕了裙褲,比如你如同嬰兒一樣照顧我等等……」

東方冰凌說了這些后,陽頂天反而面紅耳赤,道:「我這也是無奈之舉。」

東方冰凌嘆息一聲道:「這種事情確實讓人難以啟齒,也讓我羞愧難當,但是我還分的清楚好歹,不會遷怒於你。」

陽頂天道:「不,其實這還是怪我。若不是我沒有及時喚醒你,後面的事情也不會發生,你也不會遭遇這種難堪和危險。」

東方冰凌搖頭道:「這都是你我的命數,你為玄火付出了那麼多,終究還是得償所願了。那億靈妖火被你得到,總比被秦淮玉那種惡賊得到更好。」

「好了,不說這些了。」東方冰凌從水池上爬出,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衫穿起,道:「你我都是洒脫之人,何必扭扭捏捏。你沈浪對我有多次救命之恩,而且無微不至照顧我近一個月,我東方冰凌銘記在心。日後,我將視你為我唯一的摯友。若有任何事情,傳信到陰陽宗,我都給你辦到。」

陽頂天也爬出水池,穿好了衣衫,道:「東方冰凌,剛才我進入你夢境深處喚醒你,在哪裡發生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東方冰凌用力地想,然後搖頭道:「完全記不得,甚至連一點點碎片都沒有。」

「她記不住的。」忽然,聖者澹臺的聲音響起道:「那是發生在她意識最深處的畫面,比夢境深了許多倍,任何人都記不住的。更何況,剛才她的夢境已經灰飛煙滅了,就算在她的腦子裡面也完全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了,所以完全記不住的。」

「哦……」頓時,陽頂天內心無比複雜,不知道是喜還是悲。對於剛才在東方冰凌夢境中發生的一切,他卻是差不多已經完全記起來了。

在那裡,東方冰凌知道自己是陽頂天。在那裡,東方冰凌如同嬰兒一樣照顧自己很久,因憐生愛,愛上了他沈浪這個身份。現在隨著這段夢境的灰飛煙滅,當然已經徹底消失了。

當然,東方冰凌不知道自己是陽頂天,也省得自己尷尬了。

此時,澹臺從廟宇前方款款走來。身上依舊泛著淡淡的光芒。

儘管,她的面孔沒有東方冰凌如此絕美,但是在氣場上竟然隱隱蓋過了東方冰凌,儘管她一點都不張揚,顯得溫柔而又淡泊。

「這位姑娘終於醒過來了,真是可喜可賀。」澹臺朝東方冰凌道。

東方冰凌望向澹臺一眼,目光顯得稍稍有些複雜,然後淡淡行禮道:「多謝閣下相救。」

「不是我救的你,是他救了你。」澹臺道:「或許你不知道,當我發現你們的時候,他已經幾乎油盡燈枯幾乎要死去了。而且剛才進入你的神識,他也完全是九死一生。如果無法救醒你,那他也永遠無法醒來。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能看的出來你們兩人之前情感非常複雜刻骨,但我只想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請你珍惜眼前這個男人。」

東方冰凌道:「閣下大概是誤會了,我們之間並非男女戀人。」

澹臺笑道:「反正,你記住我的話便好了。」

東方冰凌沒有回答,而是道:「如果沒有其他吩咐,我們這便告辭了。閣下若有差遣,也一併道來。」

「沒什麼。」澹臺搖頭道:「你好了,這便離去吧。」

「多謝,告辭。」東方冰凌道,然後轉頭道:「沈浪,你要和我一起走嗎?」

「好。」陽頂天道,然後他來到澹臺面前,深深拜下道:「多謝聖者,告辭了。」

「沈先生稍等片刻。」澹臺道:「我無意探究你們**,但是我知道你身上有種起死回生的聖水,我非常需要,我能否拿件東西和你交換。」

陽頂天心中猛地一顫,道:「聖者對我們恩重如山,不談交換,我送給您便是,您要多少。」

「一小杯便好。」澹臺道。

「是1陽頂天裝著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雙手遞了上肉顆丹藥裡面,裝著便是那種起死回生的聖水,就送給澹臺仙子了。」

「謝謝沈先生了。」澹臺道,然後用玉手接過了那顆丹藥,然後轉身朝廟宇后的一個小間走去道:「沈先生稍等片刻,我把交換之物給你。」

「不用,不用,這是我送給您的,您不需要給我任何東西。」陽頂天道。

澹臺微微一笑,走進小間。

很快,她拿著一隻白玉盒子走了出來,遞給了陽頂天。

「澹臺仙子,我真的不要。」陽頂天拒絕道:「您對我們有大恩,區區一點聖水不足掛齒,如果再拿您東西,我沈浪就真的羞愧難當了。」

「那好,那我們不交換,這是我送給你的。」澹臺直接將玉盒子放在陽頂天手中,接著澹臺的聲音在陽頂天的心中響起道:「這是一段娜迦族的紫色血脈,你會有用的。」

娜迦族的紫色血脈?陽頂天頓時心臟猛地一跳。之前他騙尹天沖說自己是幽冥海的滅絕頭陀,因為得到了娜迦族的一段血脈所以被流放了。

現在,澹臺竟然給了他一段娜迦族的紫色血脈,這可是天地至寶。

而且,當時為了救陽頂天,幽冥海用掉了娜迦族的一段紅色玄脈,所以焰焰被扣在那裡還債。現在,陽頂天剛好可以拿著段更高等級的紫色娜迦族玄脈,用來換取焰焰的自由。

只不過,眼前這個澹臺為何會知道自己需要這樣一段娜迦玄脈,而且剛好比幽冥海用在自己身上的高上一個等級?

更關鍵的是,這個澹臺竟然連娜迦玄脈都有,她究竟是誰啊?究竟是何方神聖?

或許,她開口要一杯聖水也僅僅只是託詞。只是想要為送陽頂天娜迦玄脈找一個理由而已。

之前,陽頂天對這個神秘的甚至還充滿了畏懼,感覺到她不但神秘,而且危險。

現在,她真的彷彿是菩薩一般的人,幾乎沒有攬嗄選

「澹臺仙子,這段娜迦玄脈我確實非常需要,那我就厚顏收下了。」陽頂天道,然後將這個玉盒子放進懷裡。

然後,陽頂天要離開的時候,稍稍有些欲言又止。

「你假如想要問什麼,就問吧。」澹臺道。

「澹臺仙子,您究竟是誰?」問完后,陽頂天又道:「當然我知道我的問題非常無理,您只要回答我,您是隱宗的人嗎?」

聽到陽頂天這個問題,之前一直避開的東方冰凌也忍不住轉過嬌軀,望向澹臺等待她的回答。

澹臺會是隱宗的人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