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九章:選擇?成親?沈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 最後,東方冰凌說道:「現在,就只剩下最後一件事情了。沈浪,你愛我嗎?」 頓時,陽頂天無法發出任何言語。 「你愛我嗎?沈浪?」東方冰凌道。 「我已經有妻子了,我很愛...

「沈浪,我這是愛上你嗎?「東方冰凌再次問道。

陽頂天此時完全呆住了,只是本能地搖頭道:「我,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但是他一直認為東方冰凌是不會愛上任何人。因為,她根本不合將任何男人放在眼裡。

作為四百年來的第一天才,她甚至連她天下第一的父親東方捏滅都沒有放在眼裡。至於祝紅雪,她更是完全瞧不上。

這個女人已經驕傲到了極點,強勢到了極點。所以說,這種女人幾乎是不會愛上任何男人的,因為天下完全沒有讓她可以仰望崇拜的男人。

可是,這種女人反而會因憐生愛。

在夢境中,她照顧了陽頂天近一個月。為他洗身體,為他把尿。為他按摩,完全如同照顧嬰兒一般的照顧他。

一個女人,在自己寶寶剛生出的時候,更多的是一種血肉親情了但是在照顧的過程中,會將自己的寶寶愛到骨子裡面,甚至會超過自己的生命。

所以,東責冰凌也是這和情形。

而且,她畢竟是女人。這段時間那,她經常和陽頂天有著軀體的最親密接觸。雖然她幾乎完全不在意,但是內心深處也難免有了變化:

任何一叮,冰清玉潔的女人,都不可能對和男人的**接觸無動千衷的。

東方冰凌的美眸緊緊盯著陽頂天道:「沈浪,那你呢?你愛我嗎?」

「你為什麼要這麼問?」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道:「關於我和你的事情,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救醒你之後,我們立刻分開,斬斷情絲,然後從此再也不見面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陽頂天問道:「那第二個選擇呢?」

東方冰凌道:「第二個選擇是,救醒了你之後,我帶著你回陰陽宗,我們成親。從此後,我做你的妻子,你做我的丈夫。」

陽頂天一震,他真的完全沒有想到,東方冰凌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緊接著他想到東方冰凌說的只是一種選擇而已。

「那你會做什麼選擇?「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道:「第一種選擇,因為我害怕我一旦有了丈夫有了感情,會妨礙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成為四百年來第一個武聖,我要徹底打破這個世界的某些東西。可是一旦成親了之後,我就無法將所有的精神都專註在我的理想上你會成為我的絆腳石,準確說是我的感情會成為我的絆腳石。」

陽頂天尊了點頭,當然他並不是贊同東方冰凌的說法。而是認為東方冰凌確實是這樣的人。

東方冰凌道:「所以,我一直是做第一種選擇的。但是就在剛才。我忽然想到,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選擇。我就算有了情感和丈夫,也依舊可以追逐我的理想。所以,我又做了第二種選擇。」

陽頂天真的驚住了!東方冰凌竟然說了做第二種選擇也就是說和他成親?

「沈浪,所以我決定,假如我確走我愛上了你之後。我們就可以成親,當然假如你擔心這會讓干擾你的生活,我們可以不對天下公布這件事情。我們找一個偏僻的地方拜堂成親,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成親:然後我們造一座房子那裡就作為我們的家。」東方冰凌道:「成親之後我們未必會在一起,甚至好幾年都不見得見一面。你繼續流浪天下,我要追逐我的理想:所以我們儘管是夫妻,但很可能永遠都不在一起。」

「你想要讓你的內心有一個寄託。」陽頂天道。

「沒錯。」東方冰凌道:「一直以來,我都是第一選擇,救醒你之後就和你一刀兩斷。但是後來我發現這樣才是最傻的,這樣才會妨礙我的修為。感情如水,堵是堵不住的,壓是壓不住的,還不如順其自然,讓兩個人心有所居。我們都不是俗世之人,不在乎**的長久親近,而在乎心靈的寄託。」

頓時陽頂天完全明白東方冰凌的意思了。

她原本是不打算嫁人的,現在因憐生愛對「沈浪」產生了異樣的情感。一開始,她是想要徹底斬斷情絲,甚至陽頂天相信她曾經猶豫過要不要殺掉他。只要可以斬斷情絲,她東方冰凌肯定願意直接斬下「沈浪「的腦袋的。

可是,就如同她所說。情感是壓抑不住的,也是無法強行這樣,反而會影響妨礙她的修為之路。

所以索性順其自然,選擇和「沈浪「成親,讓自己的心靈徹底有個歸宿。

當然,這種成親只有她和他兩個人知道。兩人會建造自己的家。但是或許永遠都不會去祝成親之後,東方冰凌就會繼續修為之路。或許永遠都不會和沈浪見面。

「當然,假如有一天我很想你的話,就算相隔萬里我也會去見你一面。」東方冰凌道:「至於男女之歡,我會努力尋找一種辦法,讓我就算破身子也不會損害修為,到之後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我們可以如同其他夫妻一樣交歡:甚至,等我晉級了武聖之後,我們還可以生一個孩子。再甚至,等我完成了所有的理想之後,我們會永遠在一起,過著普通夫妻的生活。」東方冰凌繼續道。

最後,東方冰凌說道:「現在,就只剩下最後一件事情了。沈浪,你愛我嗎?」

頓時,陽頂天無法發出任何言語。

「你愛我嗎?沈浪?」東方冰凌道。

「我已經有妻子了,我很愛她。」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我知道,而且那個女人對男人有著非常大的吸引力,最重要的是她非常非常的愛你。這種愛,超過我對你的感情許多倍。但是我不在意這些,我只問你一句,沈浪,你愛我嗎?」

陽頂天衝口而出就想要說不愛。他想說,他愛的是焰焰,是西門寧寧:對千東方冰凌,他恨之入骨。

比如有一天,焰焰和東方冰凌他只能救一個的話,他會毫不猶豫選擇救焰焰,哪怕是眼睜睜看著東方冰凌去死。

但是陽頂天內心拷問自己,沒錯,自己對東方冰凌是充滿了恨意,刻骨的恨意。但是,難道就沒有一絲悸動嗎?甚至是深竟入骨的悸動嗎?

恨,是愛的反面。兩者之間,或許只是隔著一張紙。

甚至,陽頂天無法忘記他見到東方冰凌第一眼時候的心動。再甚至,他曾經多次在夢裡出現東方冰凌。

「沈浪,你愛我嗎?」東方冰凌再次問道:「如果你愛我,那我們離開這裡之後便成親。」

陽頂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東方冰凌,我不敢說我不愛你。或許,我內心對你也有深刻入骨的複雜情感。但是,我絕對絕對不會和你成親。」

「為何?」東方冰凌道。

「我們兩人永遠都不會在一起。」陽頂天道:「就算雙日墜落。雙月毀滅,我們兩個也不可能在一起。」

這話一出,東方冰凌面色微微一變道:「為何?你又不是陽頂天。」

陽頂天真的驚訝了,東方冰凌竟然如此自然的說出了這句話。之前她口口聲聲叫自己沈浪,但陽頂天心中還是帶著一絲疑惑的,東方冰凌就真的沒有認出自己嗎?

現在,並方冰凌就如此自然的說出你又不是陽頂天這句話。

「你為何說這句話?」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因為陽頂天對我恨之入骨,我踐踏過他的尊嚴。所以當我覺得自己可能愛上你的時候,我曾經很害怕一件事情,我害怕你會是陽頂天假扮的:所以,我去揭開過你的臉:沒有任何面具,沒有任何化妝。你是真的沈浪,這張臉是完全真實的,你不是陽頂天,那個時候我真的長長鬆了一口氣。」

這話一出,陽頂天錯愕!

陽頂天當然是戴著人皮面具的,但這是在她東方冰凌的夢中埃東方冰凌內心不願意沈浪就是陽頂天,所以夢中的沈浪當然是真面孔。當然揭不下面具。因為,在陽頂天進去她意識之前,沈浪完全是她東方冰凌腦子構造出來的。

「你不和我成親是因為你的妻子嗎?」東方冰凌道:「我說過,我完全不在意的,你完全可以和你的妻子繼續在一起的。」

「不是因為我的妻子。」陽頂天道:「僅僅只是因為我們兩個人不能在一起。」

東方冰凌美眸微微一陣輕惱道:「這就奇怪了,你又不是對我恨之入骨的陽頂天。又不是因為你妻子的原因,而且你對我也有感情,為何我們兩個人就不能成親?你需要給我一個理由。」

「理由。」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然後盯著東方冰凌的雙眼道:「理由就是,你現在身邊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這一切都是你意識深處的夢境而已。」

陽頂天繼續道:「真正的現實是,你進入沉寂期一個月時間到了之後,因為我也昏迷了,所以沒有及時喚醒你。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半年了。那個時候,我刺你會陰穴已經無法喚醒你了。」

「真正的現實是,你東方冰凌完全被困在意識深處的夢境之中。你的精神意識幾乎完全停止,你仍舊活著,有呼吸,健康紅潤,甚至玄氣強大。但是你完全不會動,完全昏迷不醒,你完全成為一個植物人了。每一天給你洗屁股,每一天給你把尿,每一天給你按摩全身,每一天如同照顧嬰兒一般照顧你的人是我1

「現在的一切,都是東方冰凌你的夢境而已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