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八章:東方冰凌的愛?(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恢復了能量。我問她可有救你之法,她說有,但是很難,而且我有很大的危險,我需要付出很多。」 「她說用什麼辦法可以救我?」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道:「她把我帶到廟宇之後,有一汪池水,清澈如...

白光漸漸的淡去,陽頂天方才睜眼雙眼,看見眼前的景象。

「咦?」陽頂天頓時發出一陣疑惑的聲音。

怎麼回事?這裡就是東方冰凌意識深處的夢境啊?怎麼和現實一模一樣啊?

陽頂天真的徹底驚愕了,因為眼前的驚險和剛才入夢之前的現實一模一樣。

睜開眼的一瞬間,入目的便是東方冰凌絕美的臉蛋。兩張臉挨得極近,鼻子貼著鼻子,嘴唇貼著嘴唇。沒錯,嘴唇緊緊相貼,甚至東方冰凌還微微張開嘴。兩個人此時不是親吻,但卻甚是親吻。

不但臉緊貼著,兩個人的身體完全交纏在一起。

兩個人互相緊緊抱著對方的軀體,雙腿互相交纏。

甚至,兩個人最敏感的部位也完全緊貼,只差沒有進入東方冰凌的身體了。

而且,兩個人的身軀還越纏越緊,幾乎每一寸肌膚都緊緊相貼。只怕比起夫妻之前在床第之上還要親密一些。

而且,兩個人同樣是在水池裡面,水池裡面同樣閃著亮光,有無數的印跡殘絲遊動,將兩人的身軀緊緊纏祝

並且,無數的印跡殘絲化作亮光鑽入兩人的身體,使得兩人身體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

陽頂天忍不住心中一涼,湧起一道失望之情。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但是他進入東方冰凌的意識深處失敗了。睜開雙眼后,陽頂天依舊在現實世界中。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轉頭,朝岸邊的澹臺望去。

就在他的脖子稍稍一陣動彈,忽然眼前的東方冰凌睜開了美眸。

這雙美眸,亮若星辰。深邃絕美。

她竟然醒過來了?這是怎麼回事?陽頂天還沒有進入她的意識深處,她竟然就醒過來了。

不過緊接著,東方冰凌開口說的一句話,讓陽頂天徹底陷入驚詫了。

她的嘴唇離開了陽頂天的嘴,道:「沈浪,你醒了?」

她的聲音。依舊冰冷如翠玉,但是卻也帶著一絲驚喜。

陽頂天頓時詫異,這是怎麼回事?我一直都醒著,她怎麼會說陽頂天醒了。

「我之前一直昏迷嗎?」陽頂天詫異問道。

「是的,你已經昏迷了有近二十多天了。」東方冰凌道。

二十多天?距離陽頂天在中央湖泊底下醒來到現在為止,剛好差不多二十多天。

忽然間,陽頂天身軀一顫。

他明白了,沒錯,他此時是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之中。他已經成功進入東方冰凌的意識深處了。

只不過,東方冰凌的這個夢境和現實中的一模一樣。

而且奇怪的是,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之中,陽頂天也一直都存在。

陽頂天暫時沒有點破,想要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由得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會昏迷不醒的?」

東方冰凌道:「這都怪我,當時為了療傷,並且完全煉化玄火的能量。所以我進入沉寂期一個月。一個月後,你準時喚醒我。但是喚醒的方式卻比較……特殊。你直接用手指刺我的會陰穴。那裡是我的要害,被刺之後,我瞬間醒來,但是我剛從沉寂中醒來,所以有些記憶還沒有回復,我本能感覺道危險。而且覺得你玷污了我,所以一掌朝你劈了過去。儘管在劈中你之後我很快恢復了記憶,知道你是無辜的,於是趕緊撤回了大部分掌力。但你還是受傷了,當時鮮血狂噴。生死未卜。」

「然後呢?」陽頂天驚愕道。

東方冰凌道:「然後,我用玄氣勉強吊住了你的性命,但是始終無法救醒你。所以,我離開了中央湖泊深處,想著半人族中有些醫術非常高明的煉藥師,所以我帶著昏迷不醒的你去狐人族,想要詢問狐人族長逐日.貝拉去哪裡尋找可以救治你的人。卻沒有想到,逐日.貝拉當時也重傷不起,無法醒來。而且,他的義子雷鳴卻要陷害於他,不但要娶香香公主為妻,還有謀取狐人族長之位。」

陽頂天真的完全驚住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東方冰凌的夢境和現實真的幾乎一模一樣。

只不過現實中,是陽頂天帶著昏迷不醒的東方冰凌去狐人族。而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中,是她帶著昏迷不醒的陽頂天去狐人族。

「那接下來呢?發生了什麼事情?」陽頂天迫不及待問道。

東方冰凌道:「我救了逐日.貝拉,並且殺掉了雷鳴。」

陽頂天忍不住張大了嘴巴,心中忍不住暗道。這些事情是我做的好不好。是我陽頂天救了逐日.貝拉,並且殺掉了雷鳴。

「你,你是怎麼救的逐日.貝拉啊?你不是煉藥師埃」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說來,這還真的要謝謝你。當時芭比自爆,我氣海裂開,原本必死無疑。結果你給我一種聖水讓我服下,讓我的身體在短時間痊癒了。於是,我在你的懷裡找到了剩餘的一點聖水,救了逐日.貝拉。」

陽頂天頓時苦笑不得,心中暗道:「好你個東方冰凌,還真的會腦補埃」

接著,陽頂天想起了自己是假冒的納魯祭師救的逐日.貝拉,他頓時問道:「你當時就是以東方冰凌的身份救逐日.貝拉的嗎?那樣會很危險埃」

「當然不是。」東方冰凌道:「除了少部分的智者之外,其餘絕大多數的班人族對人類都充滿了敵意。所以,我在你的包裹上找到了一套祭師長袍,而且做了簡單的易容。假冒一個叫作納魯的祭師。」

頓時,陽頂天徹底無語了。

「那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我就醒了逐日.貝拉之後,和他相談甚歡,我們有很多的戰略想法都一致,比如說和半人族的聯盟,聯姻等等。最終完成半人族和人類的大融合。於是,他代表自己和我陰陽宗結盟。」東方冰凌道:「不過,那個香香公主彷彿認識你,對你非常關心,我表露了身份之後,她對我有些敵意。而且。我作為一個女人,曾經假冒成男人對她有過褻瀆,儘管是為了救她和她的父親,但是她心中還是有埋怨。」

陽頂天此時已經完全無語了。

東方冰凌的夢境,完全是他現實經歷的事情。因為陽頂天不放心,所以時時刻刻都把東方冰凌帶在了身邊。

「然後呢?你怎麼帶我來這裡了?」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我問逐日.貝拉,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你,可以讓你醒過來,可以讓你恢復玄氣。他給我說了一個名字。」

「什麼名字?」陽頂天問道。

「聖者。」東方冰凌道:「東離草原的精神領袖。無數半人族的信仰,擁有近乎神祇的地位。只不過在逐日.貝拉眼中,這個聖者同樣是一個極度神秘,甚至危險的人。所以我產生了猶豫,但我還是帶著你來了。」

陽頂天問道:「然後呢?」

東方冰凌道:「我帶著你,一日千里,八天之後,終於來到了聖者居住的地方。天上紅海。我背著你爬上了萬米的懸崖,非常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剛剛爬上這懸崖。我的玄氣竟然完全消失了。我變成了一個普通的人,頂多比較強壯。我足足花了幾天時間,才爬上了萬米的懸崖,來到了這天上的紅海。」

「然後呢?」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然後,我讓你躺在我的腿上,坐在海邊上等待聖者廟宇漂來。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們的水喝完了。在這裡,吃丹藥沒有任何作用。於是,我漸漸地虛弱,漸漸的瀕臨死亡,我以為我們兩人都會死在這萬米的天上紅海。」

「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道:「就在我昏迷的時候。一座廟宇緩緩的從遠處漂來,越來越近。然後,一個近乎完美的女人走了出來,將我們抱進了廟宇。她給我喝下了一碗水,讓我醒了過來,恢復了能量。我問她可有救你之法,她說有,但是很難,而且我有很大的危險,我需要付出很多。」

「她說用什麼辦法可以救我?」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道:「她把我帶到廟宇之後,有一汪池水,清澈如無,裡面游著很多的能量生命叫印跡殘絲。只要我們兩人跳進這池水之中,這些印記殘絲就會將我們捆住,我們兩人的身體就會完全緊貼在一起。然後,我的生機就會通過這些印記殘絲進入你的體內。可以讓你復甦,可以讓你醒來,可以讓你恢復能量。但是,我的生機會有極大損耗,我的修為會大大減弱。而且就算這樣也未必能夠救醒你。她問我,後果如此嚴重,我還要不要救你?」

陽頂天道:「想要救我,你需要付出這麼多,你竟然答應了?」

東方冰凌道:「我當時真的不想答應的,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時一口答應了。答應之後,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陽頂天真的是驚訝了。東方冰凌是何等的高傲,甚至是自私。其他任何人在她眼中都如同螻蟻一般,很久之前在柳絮山莊和獨孤鳳舞大戰的時候,她連貼身劍侍的性命都不顧。想要讓她犧牲這麼多去挽救一個男人的性命,完全是天方夜譚。

但是,她竟然答應了。儘管這是在夢境中,但是她卻以為這是現實。這夢境中的東方冰凌,也是完整的東方冰凌。

陽頂天真的完全想不到,東方冰凌會犧牲那麼多來挽救自己的生命。

「為什麼?你為什麼會答應?」陽頂天問道:「是因為當時在中央湖泊下面,我曾經救過你幾次,我把聖水給你,我把三分之一的血液輸送給你?」

東方冰凌搖搖頭道:「我也以為是因為這樣,但應該不是這些原因。我胸懷天下,你哪怕救我一百次,哪怕把全身的血液都給我,我都不會感動的。我或許會信任一個人,但我絕對不會感動。所以你哪怕救我一百次,有必要的話,我依舊會殺你。」

這段話極度無情,但是陽頂天卻很相信,東方冰凌絕對是這樣的人。獨孤鳳舞當然也是這樣的人,東方冰凌甚至比獨孤鳳舞更加無情。

「那你為什麼要付出那麼多救我?」陽頂天問道。

東方冰凌美眸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道:「或許,是因為我照顧了你這麼多天。這些天,我每一天要給你喂水,給你清洗身體的每一處。你每天都要尿褲子三次,我每一次都給你清洗換衣衫。而且,我每一天都還都給你揉捏全身的肌肉。我無微不至的照顧你,我從來沒有和一個人如此親近。我們**相對的時候,我心境不會有任何變化。但是在無微不至的告訴你的時候,你的那種虛弱,你的那種無助,你整條生命都完全依賴著。那種保護的感覺,讓我冷酷堅硬的心漸漸的軟了下來……」

接著,東方冰凌搖頭道:「這種感覺非常奇怪,我竟然開始牽挂你,關心你,心疼你。我非常害怕排斥這種感覺,我感覺到我冷酷和無情在漸漸遠去。但與此同時,我竟然開始迷戀,沉醉這種感覺。」

接著,東方冰凌美眸緊緊盯著陽頂天道:「沈浪你可知道,之前我對男女之情完全沒有絲毫興趣的。我感覺自己完全不是一個女人,我只是擁有一個女人的軀體,但是我的心已經超脫了性別。可是,在保護你,照顧你這段時間之後,我的心竟然發生了這種可怕的變化。我甚至會做夢了,還是那種非常難以啟齒的春夢。夢裡面的人,只有我和你。每次夢裡醒來,我的身體甚至都發生了難以啟齒的變化……」

陽頂天完全驚呆了,望著東方冰凌,他的整個心臟都在震顫。

東方冰凌嘆息一聲道:「所以,那個女人問我願不願意付出一半生機救你的時候,儘管理智告訴我不應該。可是我的嘴裡直接答應了,彷彿一種莫名的情緒已經佔據了我的腦子。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

陽頂天本能的搖頭。

東方冰凌柔聲道:「沈浪,這難道就是男女之愛嗎?別的男人就算救我一百次,照顧我一百次,我都只會憤怒和冰冷。但是讓我照顧一個虛弱受傷的男人,我的心竟然化了。沈浪,這是我愛上你了嗎?」。。

ps:正在寫第二更,馬上送上。

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