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九十八章:東方冰凌的愛?(一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3-11 23:12  |  字數:4599字

白光漸漸的淡去,陽頂天方才睜眼雙眼,看見眼前的景象。

「咦?」陽頂天頓時發出一陣疑惑的聲音。

怎麼回事?這裡就是東方冰凌意識深處的夢境啊?怎麼和現實一模一樣啊?

陽頂天真的徹底驚愕了,因為眼前的驚險和剛才入夢之前的現實一模一樣。

睜開眼的一瞬間,入目的便是東方冰凌絕美的臉蛋。兩張臉挨得極近,鼻子貼著鼻子,嘴唇貼著嘴唇。沒錯,嘴唇緊緊相貼,甚至東方冰凌還微微張開嘴。兩個人此時不是親吻,但卻甚是親吻。

不但臉緊貼著,兩個人的身體完全交纏在一起。

兩個人互相緊緊抱著對方的軀體,雙腿互相交纏。

甚至,兩個人最敏感的部位也完全緊貼,只差沒有進入東方冰凌的身體了。

而且,兩個人的身軀還越纏越緊,幾乎每一寸肌膚都緊緊相貼。只怕比起夫妻之前在床第之上還要親密一些。

而且,兩個人同樣是在水池裡面,水池裡面同樣閃著亮光,有無數的印跡殘絲遊動,將兩人的身軀緊緊纏住。

並且,無數的印跡殘絲化作亮光鑽入兩人的身體,使得兩人身體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

陽頂天忍不住心中一涼,湧起一道失望之情。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但是他進入東方冰凌的意識深處失敗了。睜開雙眼後,陽頂天依舊在現實世界中。

頓時,陽頂天忍不住轉頭,朝岸邊的澹臺望去。

就在他的脖子稍稍一陣動彈,忽然眼前的東方冰凌睜開了美眸。

這雙美眸,亮若星辰。深邃絕美。

她竟然醒過來了?這是怎麼回事?陽頂天還沒有進入她的意識深處,她竟然就醒過來了。

不過緊接著,東方冰凌開口說的一句話,讓陽頂天徹底陷入驚詫了。

她的嘴唇離開了陽頂天的嘴,道:「沈浪,你醒了?」

她的聲音。依舊冰冷如翠玉,但是卻也帶著一絲驚喜。

陽頂天頓時詫異,這是怎麼回事?我一直都醒著,她怎麼會說陽頂天醒了。

「我之前一直昏迷嗎?」陽頂天詫異問道。

「是的,你已經昏迷了有近二十多天了。」東方冰凌道。

二十多天?距離陽頂天在中央湖泊底下醒來到現在為止,剛好差不多二十多天。

忽然間,陽頂天身軀一顫。

他明白了,沒錯,他此時是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之中。他已經成功進入東方冰凌的意識深處了。

只不過,東方冰凌的這個夢境和現實中的一模一樣。

而且奇怪的是,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之中,陽頂天也一直都存在。

陽頂天暫時沒有點破,想要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由得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會昏迷不醒的?」

東方冰凌道:「這都怪我,當時為了療傷,並且完全煉化玄火的能量。所以我進入沉寂期一個月。一個月後,你準時喚醒我。但是喚醒的方式卻比較……特殊。你直接用手指刺我的會陰穴。那裡是我的要害,被刺之後,我瞬間醒來,但是我剛從沉寂中醒來,所以有些記憶還沒有回復,我本能感覺道危險。而且覺得你玷污了我,所以一掌朝你劈了過去。儘管在劈中你之後我很快恢復了記憶,知道你是無辜的,於是趕緊撤回了大部分掌力。但你還是受傷了,當時鮮血狂噴。生死未卜。」

「然後呢?」陽頂天驚愕道。

東方冰凌道:「然後,我用玄氣勉強吊住了你的性命,但是始終無法救醒你。所以,我離開了中央湖泊深處,想著半人族中有些醫術非常高明的煉藥師,所以我帶著昏迷不醒的你去狐人族,想要詢問狐人族長逐日.貝拉去哪裡尋找可以救治你的人。卻沒有想到,逐日.貝拉當時也重傷不起,無法醒來。而且,他的義子雷鳴卻要陷害於他,不但要娶香香公主為妻,還有謀取狐人族長之位。」

陽頂天真的完全驚住了。

他真的沒有想到,東方冰凌的夢境和現實真的幾乎一模一樣。

只不過現實中,是陽頂天帶著昏迷不醒的東方冰凌去狐人族。而在東方冰凌的夢境中,是她帶著昏迷不醒的陽頂天去狐人族。

「那接下來呢?發生了什麼事情?」陽頂天迫不及待問道。

東方冰凌道:「我救了逐日.貝拉,並且殺掉了雷鳴。」

陽頂天忍不住張大了嘴巴,心中忍不住暗道。這些事情是我做的好不好。是我陽頂天救了逐日.貝拉,並且殺掉了雷鳴。

「你,你是怎麼救的逐日.貝拉啊?你不是煉藥師啊。」陽頂天道。

東方冰凌道:「說來,這還真的要謝謝你。當時芭比自爆,我氣海裂開,原本必死無疑。結果你給我一種聖水讓我服下,讓我的身體在短時間痊癒了。於是,我在你的懷裡找到了剩餘的一點聖水,救了逐日.貝拉。」

陽頂天頓時苦笑不得,心中暗道:「好你個東方冰凌,還真的會腦補啊。」

接著,陽頂天想起了自己是假冒的納魯祭師救的逐日.貝拉,他頓時問道:「你當時就是以東方冰凌的身份救逐日.貝拉的嗎?那樣會很危險啊。」

「當然不是。」東方冰凌道:「除了少部分的智者之外,其餘絕大多數的班人族對人類都充滿了敵意。所以,我在你的包裹上找到了一套祭師長袍,而且做了簡單的易容。假冒一個叫作納魯的祭師。」

頓時,陽頂天徹底無語了。

「那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我就醒了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