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七章:救玉人!進入東方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識並沒有停止,而是一直在運轉,不過在精神很深處運轉。」 陽頂天喜道:「那您可以救醒她嗎?」 澹臺道:「有些麻煩,她的神識儘管沒有停止,但卻陷在極度深的夢境裡面無法自拔。現實中經歷的一切...

? 陽頂天依舊昏迷著,雙眼緊閉。

但是他依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座廟宇從海面上漂移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最後,這座廟宇在距離陽頂天還有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廟宇的門緩緩打開,一道人影緩緩走出,伴隨著還有她身上的光芒。

雪白的長裙,銀色的長發,整個人都散發著柔和卻又亮碩的光芒。

頓時,陽頂天覺得全身一陣溫暖。她身上的光芒彷彿撕破了黑暗,也驅逐了陽頂天身上的冰冷。

陽頂天看不見她的臉,只能夠看到她的身體曲線。

這是最柔美,最溫柔的曲線。儘管看不見她的臉,卻依舊能夠感覺到,那應該是一張最美麗最優雅的面孔。

如果這個世界有天使,那麼天使應該就是眼前這個女子的模樣。

如果這個世界有仙女,那仙女也應該是眼前這個女子的模樣。

當然,這個仙女或者天使,應該不是完全年輕的。她們儘管美麗無倫,但是臉上依舊帶著歲月的痕。儘管她們會長生不老,但是年紀和歲月會讓她成熟而又包容。

眼前走來的這個女人,就是這麼成熟優雅,高貴溫柔的天使般的女人。

她走到陽頂天的身邊,彎腰將他和東方冰凌抱起。

她的手臂非常柔軟,就彷彿雲一般。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的身體在她手中也顯得很輕,也如同雲朵一般。

她抱著兩人的身體,轉過嬌軀,緩緩走回自己的廟宇之內。

儘管相隔得很近,但陽頂天依舊看不清楚她的面孔,只是看清楚了她一對**美麗的玉足,走在黑紅的海面之上。

……

她抱著陽頂天和東方冰凌走進了廟宇。

廟宇內不大,但是卻布滿了十幾個非常大的雕像,彷彿是各種佛像,但細看之下又不是佛像。

廟宇的中間,放著幾個蒲團。

她將陽頂天放在蒲團之上,拿來一壺水給陽頂天輕輕的喂下。

這彷彿不是水,有點像是酒,因為喝進肚子裡面是溫熱的,但是又帶著甜味。總之,非常甘甜。

陽頂天喝了小半壺之後,體力和知覺彷彿漸漸復甦了。他的身體能夠動彈了,於是他用力睜開了眼睛。

眼前看到的一切,和剛才感覺到的一模一樣。

這個女人朝著陽頂天微微一笑,道:「幸好的我廟宇漂移過來了,否則又要多造出一份罪孽了。」

這個女人的聲音和她的面孔一樣,溫柔到了極點,動聽到了極點。

「您就是聖者?」陽頂天問道。

「下面的人,是這樣叫我的。」那個女人道:「你也可以叫我澹臺1

陽頂天道:「那麼,您可以救醒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嗎?」

澹臺道:「她怎麼了?」

陽洱進入沉寂太久沒有及時喚醒,導致神識停止,無法醒來,但是身體非常健康,而且擁有強大的修為。」

澹臺走到東方冰凌的邊上,美眸不由得瞥向她的胯間位置,發現上面一團濕跡。

陽頂天不好意思道:「我之前昏厥過去了,所以也無法給她把小便,也沒法為她清洗。」

接著,陽洱進入沉寂期已經半年多了,請問還能救醒嗎?」

「我看看。」澹臺道,然後玉手放在東方冰凌的頭頂輕輕一放,緩緩閉上美眸,彷彿去感應她的精神。

短短几分鐘后,澹臺睜開了美眸,道:「她的神識並沒有停止,而是一直在運轉,不過在精神很深處運轉。」

陽頂天喜道:「那您可以救醒她嗎?」

澹臺道:「有些麻煩,她的神識儘管沒有停止,但卻陷在極度深的夢境裡面無法自拔。現實中經歷的一切,儘管她都知道,但她卻以為那只是夢境而已。所以,她現在處在夢境和現實中顛倒之中。而且最近以來,她現實經歷的稍稍有些不堪,所以更加不願意醒來。」

「什麼?」陽頂天驚訝道:「最近現實中發生的事情她都知道?」

澹臺道:「當然,就如同你做夢時候一樣,非常清晰,非常深刻。」

陽頂天到:「那她此時在深層次夢境中做什麼?」

澹臺道:「在她進入沉寂之前,她在做什麼?」

「她在修鍊。」陽頂天到。

澹臺道:「那此時在夢境,也在修鍊。而且進展非常快,所以根本不願意醒過來。」

「那怎麼辦?」陽頂天道:「您的精神力那麼強大,可以進入她的精神深處,將她喚醒嗎?」

澹臺道:「我可以進入她的夢境,但是卻不能喚醒她。」

「為什麼?」陽頂天道。

澹臺道:「因為我的精神力進入她的夢境之中,她也會以為一切都是現實中發生的。我不管說什麼話,她都以為我是在現實中和她相遇。我這樣解釋,你能夠理解嗎?」

陽頂天點頭道:「我能夠理解,您的精神力進入她的夢境之後,就算您告訴她在夢境中,讓她趕緊清醒過來,她也會以為您在撒謊,您居心叵測。」

「沒錯。」澹臺道:「這就比如忽然有一個人來告訴你,你這幾年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夢,你會相信嗎?」

陽頂天搖頭,當然不會相信。

「是的,沒有人願意相信。」澹臺道:「而且現實和夢境,很多時候根本就分不清楚。」

陽頂天道:「聖者,難道就沒有一點點辦法講她喚醒了嗎?」

澹臺道:「理論上有。」

「什麼辦法?」陽頂天趕緊問道。

「進入她的夢境之中,極度不可能的畫面刺激她,讓她懷疑身邊事情的真實性,這樣她才能醒來。」澹臺道。

「什麼是極度不可能的畫面?」陽頂天道:「比如,已經死掉的人,忽然活了過來?又或者,我本是一個非常弱小的人,卻在夢境中擊敗了她?」

「在現實中,你是她的對手嗎?」澹臺問道。

「不是,遠遠不是。」陽頂天道。

澹臺道:「那在夢境中,你也遠遠不是她的對手,因為你也根本不相信你有多麼強大。至於你前面說的那個畫面,明明已經死去的卻活過來,出現在她的面前,對她應該是會有極大的刺激,但是究竟能不能喚醒她,我也不敢保證。」

陽頂天道:「那究竟是什麼畫面,能夠直接刺激她清醒過來,讓她意識到一切都是在夢境中,都是假的。」

澹臺道:「具體是什麼畫面,什麼事情我也無法說。最好是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畫面,事情,極度荒誕而又不現實的。」

陽頂天道:「那豈不是在她的夢境中天馬行空就可以了。比如雙日墜落,比如世界毀滅。」

澹臺道:「那麼,你見過雙日墜落,你見過世界毀滅嗎?」

陽頂天搖頭道:「當然沒有。」

「沒有見過的東西和畫面,是無法出現在夢境中的。」澹臺道:「人腦子的想象力是非常匱乏的,只能對見過的人、物、事進行拼接,是無法憑空構思出什麼東西的。而且就算你構想出了雙日墜落,世界毀滅,她也很可能會以為這是真的,甚至會死。如果在最深夢境中她覺得自己死了,那麼她的腦子就會命令自己的身體完成死亡模式,那到時候她就真的死了。」

陽頂天驚住了,沒有想到這後果如此嚇人。

接著,澹臺繼續道:「一旦你進入她的夢境之後,你也會處於夢境之中。在這個夢境中,你並不能天馬行空,你也不是無所不能的。現實中你有什麼能力,在夢境中或許有些許誇張,但絕對不會超過範圍。就如同你在不會飛的時候,幻想著自己能飛。可是在做夢的時候,你就算夢到自己會飛,要麼你會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掙脫大地的引力,要麼會飛得非常模糊。因為你的腦子裡面根本就沒有關於飛翔的記憶畫面,所以也無法詳盡的出現在夢境之中。所以就算在夢中,你的能力也會在一個範圍之內。尤其是客觀的畫面,就完全在你所有的現實範圍之內。」

聽到澹臺的解釋后,陽頂天點了點頭。事實確實如此,就算在夢中的無所不能也是有一定範圍的,甚至是完全模糊的。

緊接著,他腦子裡面彷彿忽然想到了什麼,不有得趕緊道:「澹臺仙子,你說只要是完全不現實的,這個世界不存在的畫面,東西出現在她的面前,就能喚醒她是嗎?」

「是的。」澹臺道。

陽頂天頓時心臟一跳,這個條件對於這個世界的其他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唯獨對他陽頂天來說卻完全易如反掌。

頓時,陽頂天道:「澹臺仙子,我或許有法子,請您立刻讓我進入她的夢境之中。」

澹臺皺眉道:「你確定要進入?會非常危險的。」

陽頂天不由得問道:「會有什麼危險?」

澹臺道:「因為是你的精神完全進入她的神識深處,除非你能夠喚醒她,否則你自己也永遠也醒不來了。」

「什麼?」陽頂天頓時驚呼出聲。

「每一個人的神識深處就彷彿一個囚牢,一旦你的精神進入,除非她自己清醒以致於她構建的世界坍塌毀滅,否則你的精神也會永遠困在裡面。」澹臺道:「而且最危險的是,如果她在夢境中殺了你,那麼你們也永遠都無法醒來了。」

陽頂天幾乎再次驚呼出聲。

這後果太嚇人了,喚醒不了東方冰凌,自己也永遠無法醒來。被她殺了之後,自己也永遠無法醒來。那就和徹底死了沒什麼分別。

東方冰凌是意志非常堅定的人,想要說服她何等的困難。當然,對於喚醒她陽頂天還是有著很大的把握的。這個世界不可能存在的畫面和東西要完全展現在夢境中,對於別人來說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對於陽頂天來說確實輕而易舉。

但是,想要讓東方冰凌不殺自己,確實就困難了。

因為澹臺曾經說過,對於現實中發生的一切,東方冰凌記憶也非常清晰,只不過她一直以為這是做夢。但是她尿褲子,陽頂天給她洗屁股,把噓噓這種畫面應該還是非常深刻印在她腦海的。

東方冰凌何其驕傲,這樣的畫面對她來說完全是巨大的恥辱。所以羞憤之下,只怕見到陽頂天的第一眼,她就是直接一劍斬下。

如果是現實中沒有被她殺掉,在夢中反而被她殺掉了,那真的是冤死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閉上眼睛,將腦子裡面的雜念排出。

再次睜開眼睛,陽頂天堅定道:「澹臺仙子,我決定了,進入她的夢境之中,喚醒她。」

「你真的決定了?」澹臺問道。

「我決定了。」陽頂天堅決道。

「好。」澹臺道:「你跟我來。」

說罷,澹臺款款朝廟宇的後面走去,陽頂天抱著東方冰凌跟了上去。

這裡有一道後門,澹臺輕輕推開,走了進去,陽頂天跟了進去。

這裡面,是一汪水池。

水非常清澈,如鏡一般。水中,散發著亮碩的光澤。

仔細一看,水裡面有無數的亮絲在遊動。

沒錯,是閃亮的絲,只有頭髮絲一般細,卻足足有兩三尺長,無數的亮絲在水中遊動。

「這是印跡殘絲,是一種能量生命,沒有任何意識,但是卻可以輕易捆綁人和人之間的精神意識。」澹臺道。

陽頂天頓時驚愕,這不就是地球世界的光纜嗎,用來傳輸信息。只不過光纜是傳輸電腦和電腦之間的信息,而這印跡殘絲則是傳輸人和人之間的精神信息。

澹臺忽然問道:「你們一男一女,互相關係親密嗎?」

「我不知道。」陽頂天道:「您為什麼這麼問。」

澹臺道:「因為等下進入這水池的時候,是要脫去全身衣衫,而且無數的印跡殘絲會將你們的身體緊緊纏繞在一起。如果你們沒有親密的關係,那麼會造成不好的後果。」

陽頂天頓時道:「我們的關係不親密,不是男女情人。我們名義上是未婚夫妻,但實際上互相視為敵寇。」

澹臺的美眸頓時朝陽頂天望來一眼道:「明白了,脫掉衣衫吧。」

望著澹臺,只有稍稍的猶豫,陽頂天便脫掉了全身的衣衫,露出了修長健碩的身體。儘管澹臺是女人,但是陽短還是比較大方,因為在他心中實在很難把澹臺當成普通的女人,她已經超脫了性別。

接著,陽頂天將東方冰凌的衣衫脫光,露出了她絕美的天體。

東方冰凌的身體陽頂天已經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但這次卻有些悸動,因為澹臺說過,等下兩個人的身體會緊緊交纏。

這段日子來,陽頂天為她清洗身體,為她把噓噓,為她按摩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但是真正帶有**的接觸還從來都沒有過。

「你將她抱起,站在水池邊上。」澹臺道。

「是。」陽頂天抱著東方冰凌的天體,站在水池的邊上,隨時都可能倒下去。

「因為她此時處於夢境中卻以為現實,所以精神並沒有主動的防禦,等下所有的一切畫面,她都以為是現實之事。但是你的精神此時卻充滿了戒備和防禦,想要成功進入她的神識,就必須放鬆所有的精神防禦,完全處於不設防的狀態。」澹臺道:「當然,你自己無法主動做到這一切。但是我的精神力會摧毀你的一切防禦,會讓你對我完全沒有精神防備。當然,我會保證不探究你的任何秘密,但是你信任我嗎?如果你信任,我就開始施術。」

「我信任您。」陽頂天道。

與此同時,陽頂天心中道:「師傅,守住我的神識,不要讓任何精神侵入進來。」

「好。」東方涅滅道。

然後,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道:「澹臺仙子,您施展術法吧。」

「好。」澹臺上前幾步,站到陽頂天的身後,伸出玉手放在陽頂天的頭頂。

「刷……」頓時,一道光芒從她的玉手照射下來,照入陽頂天的腦袋。

頓時,陽頂天所有的精神防備如同白雪遇到烈日一般,瞬間消融得乾乾淨淨。

與此同時,陽頂天感覺道無比的舒服。所有的壓力,所有的疲倦,所有的痛苦都消失得乾乾淨淨。

整個身體輕飄飄地就彷彿要飄起來一般。

整個身體,整個精神,都處於徹底放鬆。

懶洋洋地,完全抵擋不住睡意。

於是,陽頂天沒有任何防備地再次閉上眼睛,睡著過去。

在睡著的同時,陽頂天抱著東方冰凌直接倒入了這個水池之中。

頓時,水中無數的印跡殘絲飛快的游來,將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的身體緊緊纏在一起。

陽頂天和東方冰凌的軀體每一寸都緊貼著,交纏著,這完全是最最親密的接觸。彷彿每一寸肌膚都在互相呼吸。軀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都以前所未有的尺度進行緊貼。

儘管非常的緊貼,但是這無數的印跡殘絲卻沒有給人捆綁的痛感,彷彿是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主動交纏的一般。

水池中所有的印跡殘絲都纏在兩人的身體上,然後化作一道道光芒,鑽入兩人的身體之內。

頓時,兩個人的身體透出迷人的光芒。

當然這是沒有任何痛苦和破損的,因為這印跡殘絲是能量生命,是沒有實體的。

兩具交纏的身體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轟……」彷彿時空穿梭,彷彿夢境輪迴,彷彿世間變幻。

陽頂天只覺得眼前的景色不斷變幻飛轉,然後化作無比刺目的白光。

「嗖……」陽頂天徹底進入了東方冰凌的神識深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