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九十六章:洗屁股,孤獨的廟宇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3-10 09:30  |  字數:3651字

這已經不能說是鬼斧神工了,完全就是上天的神跡。

之前,他和秦萬仇說是二百里死海,他說錯了,是千里死海。

眼前,就彷彿到了世界的盡頭一般。

這高上萬米,長几千里的懸崖峭壁,就彷彿是這個世界盡頭的圍牆,給人一種強烈的感覺,這萬米峭壁的另外一邊,就是無盡的虛空。當然陽頂天知道,這千里峭壁的後面不是虛空,可是浩瀚的死海。

這種壯觀的景象,地球上的任何精緻都比不上萬一。甚至,不管是電影,都見不到這種景象。

見到這種景象,任何人都會有一種膜拜的衝動,任何人都會覺得自己的渺小。

而那個傳說中的聖者,就住在這萬米之上的死海上。這本身,就給它身上籠罩了一層無比神秘而又強大的光輝。給人一種強烈的感覺,只有神邸才會住在這裡。

陽頂天下馬,抱著東方冰凌的嬌軀,召喚出空靈玄翅,要飛上這萬米高空。

但是緊接著,一件驚異的事情發生了。他沒法飛行,空靈玄翅沒有任何作用。

於是,陽頂天用飛行玄技,依舊沒有用,這裡完全不能飛行。

所以陽頂天想要上去就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爬上去,背著東方冰凌,沿著這萬米峭壁爬上去!

……

陽頂天將東方冰凌綁在自己的背上,然後往峭壁上攀登。

另一件驚異的事情發生了,他的玄氣能量好像完全消失了。原本就算不能飛行,以陽頂天的修為,想要從峭壁上攀爬上萬米之上,也是簡單的一件事情。

但是。現在全身的玄氣能量好像都消失了。陽頂天唯一有的,就只是比地球上強壯的身體,還有更大一些的力氣。

於是,在無比驚疑的心境中,陽頂天背著東方冰凌,艱難地往上攀爬。

萬米峭壁。光華如鏡,完全沒有借力之處。所以陽頂天只能拿出阿丑雛劍和夜梟巨劍,刺入光滑峭壁,交錯著往上攀爬。

就這樣,陽頂天無比艱難地用自身的力量,一點一點往上爬。

爬到幾千米時,風就已經非常非常大,彷彿隨時都要將他吹得掉下來。

失去玄氣能量的他,如果摔下去。只怕真的是徹底粉身碎骨了。

而且,陽頂天還發現,在這裡服用任何丹藥都沒有任何一點作用,不會帶來任何恢復。

於是,這一萬米的懸崖對陽頂天來說,變得無比的艱難危險。

就這樣,陽頂天一尺一尺地往上爬。力氣耗盡,全身磨破。飢寒交迫。

最重要是,這萬米懸崖好像沒有止境一般。不管爬了多久,抬頭一看,彷彿還是望不到盡頭。

就這樣,陽頂天背著東方冰凌,不斷地爬,爬。爬……

三個小時……

五個小時……

十個小時……

一天……

兩天……

三天……

第四天,陽頂天已經渾身乾裂,精力衰竭,不管是體力,還是精神。甚至是意志,都已經到了極限,到了一切都要麻木的狀態,也到了最危險,隨時可能身份碎骨的狀態。

在這裡,好像不僅僅是玄氣修為,甚至是精神和意志,陽頂天都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所以,他完全到了極限,往上一尺都爬不上去了。

就在陽頂天幾乎要閉上眼睛,撒手一放的時候。

不經意的一個抬頭,眼前不再是無窮無盡的懸崖遮擋。

他爬到盡頭了。

他爬到頂端了。

他終於到天上紅海了,他終於到達聖者居住的地方了。

頓時,陽頂天喜極而泣。

然後,陽頂天舉目一看這天上的死海,頓時完全驚呆了。

入目,是寬闊無邊的海,無邊無際,無窮無盡。

這就是海拔萬米之上的天上紅海,之前陽頂天要去萬血宮的時候,路上就經過了幾百里銷魂江。

可是這死海和銷魂江又不一樣,首先這死海更加寬廣無窮。其次,死海的顏色雖然也是紅色。但銷魂江的誰是艷紅色,就彷彿剛剛流出來的血一般,非常鮮紅。而死海則是深紅色,黑紅色。彷彿死了很久之後流出來的血,儘管知道是紅色的,但是看上去已經近乎黑色了。

最後,銷魂江還有波浪,水面還會隨風舞動,而死海,則完全一面死寂。沒有風,沒有波浪,上面的水沒有任何流動,就彷彿整個海水不是液體,而是固體一般。

銷魂江的盡頭是萬血宮?而眼前這死海,詭異級別,壯觀級別遠遠甚過銷魂江,卻不知道這死海的盡頭究竟會是什麼?總之,這死海之上已經不僅僅是生命的禁區,而且是力量、活動的禁區。

爬上死海頂端,陽頂天久久才從這詭異而又壯觀的景象清醒過來,然後趕緊在海面上尋找廟宇的痕迹。

不過,讓他失望了。極目之處,沒有見到任何廟宇的痕迹。入目之極,完全是一片紅海茫茫。

陽頂天嘗試著運轉玄氣,用飛行技騰空飛起,打算飛在空中尋找廟宇的痕迹。

但是,讓他再次失望了。依舊無法凝聚任何玄氣,自然也就不能使用飛行技。當然,空靈玄翅也完全無法召喚出來。

陽頂天真的驚詫了,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

剛才往上爬萬米懸崖,無法凝聚任何玄氣。爬到頂來到了死海,依舊沒法凝聚任何玄氣。

接下來,陽頂天面臨一個選擇。要麼,跳下死海,用最原始的游泳,尋找廟宇的痕迹。

第二個選擇,坐在這裡一動不動,等待廟宇漂過來。

看上去,彷彿第一個選擇要主動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