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九十五章:天上紅海,世界盡頭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3-09 17:51  |  字數:3463字

「這次你去埋骨之地可發現了嗎?哪裡的雜草已經長到了很高很高了,那是血荊棘,一年才長三寸,現在已經有一丈多長了。也就是說,整個東離草原已經將近百年沒有發生過大型戰爭了。而在一百多年前,幾乎每隔十年不到,就會爆發一次半人族大戰。這百年來,半人族的總人口已經增加了近十倍了。這一切,都是那個精神領袖的功勞。」

「為何,因為他很強大?」陽頂天道。

「不,是因為它很高尚,很公正。上百年來,在絕大多數半人族心中,它已經神聖而不可侵犯,它已經是無數半人族的信仰圖騰。」逐日.貝拉道。

陽頂天驚訝,沒有想到在這萬里東離草原竟然還有這樣一個人。在人類大陸中,有一個人物和他地位相當,那就是隱宗的宗主。雖然這二百年來從未出現,但卻始終是人類毫無爭議的領袖。

「他叫什麼?」陽頂天問道。

「不知道叫什麼,但所有人都叫它聖者。沒有人見過它的模樣,甚至連它是男是女,是什麼種族都不知道。八年前的半人族長大會時,我也只聽到它的聲音,甚至不算是聲音。因為它想要說的話都是在你心中想起,而不是耳邊響起,所以你幻想它是什麼聲音,它就是什麼聲音。」逐日.貝拉道:「所以說,如果有一個人可以用精神力喚醒東方冰凌,那麼我想應該就是聖者了。這個東離草原的精神領袖。」

頓時之間,陽頂天感覺到這個聖者無比的神秘。又無比的強大。

「那麼,他住在哪裡?」陽頂天問道。

「在東離草原極北,萬米海拔之上的天上紅海,也稱為死海之,它的廟宇就漂浮在海面上,隨波逐流,千里死海,它的廟宇可能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而且就算找到它的廟宇。它也完全未必會在裡面。」逐日.貝拉道:「無數朝拜者都萬里迢迢都去死海尋找它的蹤跡,有不少人都進入了它的廟宇,卻都沒有見到它的蹤影。所以,它只有在想出現的時候再出現。」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這個聖者實在是太神秘了,如果真的去死海尋找他,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完全不知道了。

但是不去的話。這個聖者看上去,又彷彿是唯一能救醒東方冰凌的人了。

緊接著,陽頂天想到了師傅東方涅滅,不由得問道:「那假如一個殘缺的神識,漸漸正在消亡。那他能不能挽救,讓這道神識繼續生存下去。」

這是陽頂天的一個心結。按照師傅的說話,他的神識最多只能存活在陽頂天腦子幾年。上次被殘暴劍靈衝擊之後,生存的時間就更加短暫了,陽頂天實在不想讓師傅的神識徹底灰飛煙滅。但實際上最近時間內,師傅和他交流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因為每一次交流都在耗費他為數不多的精神能量。

「我想,在精神領域。它應該近乎無所不能。」逐日.貝拉道。

「我明日便動身,前往死海,尋找聖者的廟宇。」陽頂天決定道。

逐日.貝拉道:「你要去,我當然不能阻止你。但我只想說,不要抱多大的希望。而且它實在太神秘,太強大了,已經神秘到了危險的感覺。它畢竟是整個半人族的精神領袖,我只能說這麼多。」

陽頂天道:「我知道,多謝您的告知。」

「那你休息吧,我要進行玄氣修鍊了,明日你要前往死海的一切東西,我會為你準備好的。」逐日.貝拉道。

離開之前,香香忽然道:「沈浪大哥,你明明知道那個格魯和雷鳴勾結,為何殺掉雷鳴,卻放過了這個格魯?」

她終於忍不住問出來了。

陽頂天道:「因為他非常強大,在你父親沒有徹底恢復之前,我們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哦,原來如此。」香香道。

然後,逐日.貝拉離開了之後,香香依舊沒有走,而是仔仔細細為陽頂天鋪好了床,準備了乾淨的衣衫。

整理好一切,她彷彿依舊不想離開,彷彿想說什麼,但是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忽然,她目光露在人事不省的東方冰凌身上,見到她的胯間褲子忽然濕漉漉的,不由得驚道:「她,她這是尿了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無奈道:「是啊。」

然後,他倒了一盆清水,就要為東方冰凌清洗,並且換衣衫。

香香.貝拉麵紅耳赤道:「沈大哥,要不要我幫她洗,幫她換衣衫?我是女人,畢竟方便一些。」

陽頂天搖頭無奈道:「你當然方便一些,但還是我來吧。」

香香.貝拉臉蛋紅透道:「為什麼?因為她很美麗,所以你想看嗎?」

她明明知道不應該這麼說的,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當然不是,我已經為她清洗整理了幾十次,也看了幾十次了。」陽頂天道:「之所以不讓你動手,是怕她醒來之後知道了,跑來殺你。這個女人驕傲之極,這種事情對她來說是莫大恥辱,讓她知道了,她第一個念頭就是將知道這件事情參與這件事情的人殺得乾乾淨淨。」

「哦,那,那你來吧。」香香.貝拉麵紅耳赤地逃了出去。

於是,陽頂天苦逼地再次為東方冰凌洗澡,換衣衫。

然後洗內褲,洗裙子,用玄氣烘乾。接著,給她服下維持生命的丹藥,給他喂水。

做完這一切還不算,還要用雙手為她按摩身上的每一寸肌肉。因為缺乏動彈,所以陽頂天擔心會有肌肉萎縮,當然她玄氣如此強大可能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但以防萬一陽頂天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