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四章:聯姻狐人族!拯救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格魯忽然說道。 陽頂天趕緊行禮道:「尹師兄這是說的哪裡話,我之所以挽留你。實在是諾大的東離草原我只遇到你一個人類,心中有許多話想和你述說,完全是想要和你結交,沒有半點其他意思。」 格...

放在之前,陽頂天使出這一招的威力也不會很大。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擁有了玄火之後,這招魔由心生彷彿是完全為陽頂天量身定做的一般。

陽頂天的玄火是億靈妖火,是無數怨靈和天地火系能量凝聚而成的,最適合著魔由心生。

所謂魔由心生,表面上看根本沒有任何攻擊效果。而是直接引發敵人氣海之內的玄氣火焰,**其身。

想要做到這一點,是非常非常難的。

只要對方修為比你高,或者擁有不小的精神力,甚至完全進入戒備狀態。這種攻擊都不會奏效,而且就算奏效了,也可以用玄氣壓制下去。

所以在沒有玄火的情況之下,這招魔由心生幾乎是沒用的。也正是因為如此,魔由心生儘管如此強大,卻只能作為八品魔焰刀訣的秘密添加招數。而且之前儘管陽頂天知道魔由心生很厲害,在和葉楓決鬥的時候,也沒有使用這一招。

現在,陽頂天有了玄火之後,完全可以無聲無息,點燃雷鳴氣海內的玄氣**其身。而且雷鳴也自己作死,在聽到陽頂天的攻擊已經完成,自己絲毫未損的時候,他就迫不及待地開口打擊陽頂天,鬆懈了防禦,任由氣海之內無聲無息的火焰燒穿了氣海,徹底吞噬自己的身體和生命。

就這樣,用玄火加上八品魔焰刀訣的隱藏玄技,再加上雷鳴的自己作死,陽頂天製造了這無比震撼人心的一幕,直接嚇倒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香香.貝拉。

****

一切都結束了之後,在所有人震撼驚絕的目光中,陽頂天輕輕拂了拂袖子。陽頂天方才說道:「剛才雷鳴曾說我用逐日族長的性命來威脅香香公主獻出貞操,此事子虛烏有,香香你證明給大家看。」

香香臉蛋微微一紅,然後掀開袖子,露出了玉臂上的一顆紅痣,這代表著她仍舊是處子之身。

接著。陽頂天道:「再次我立誓,絕對不會對狐人族長有任何染指之意。治好了逐日族長之後,我會立刻離開狐人族,更不會強娶香香公主。」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頓時臉上充滿了愧色。

納魯大師對狐人族有如此巨大的恩惠,之前在雷鳴的挑撥之下,狐人族一方竟然對他產生了懷疑。此時,納魯大師如此高風亮節,更加讓他們慚愧。

當然。關於雷鳴勾結外敵,試圖陷害逐日.貝拉,試圖謀奪族長之位這種事情,陽頂天沒有說,這種話說出來實在有違他的高手風範,完全可以讓在場眾人自己腦補,或者由香香公主說出。

「滅絕師兄,你已經幫忙狐人族清理了門戶。那我可以離開了嗎?」格魯忽然說道。

陽頂天趕緊行禮道:「尹師兄這是說的哪裡話,我之所以挽留你。實在是諾大的東離草原我只遇到你一個人類,心中有許多話想和你述說,完全是想要和你結交,沒有半點其他意思。」

格魯祭師微微一笑道:「我也想要和滅絕師兄一番親近,不過在此多有不便,我在狐人族領地的東南邊緣的日月湖畔搭建了一個臨時的草廬。這段時間內我要好好遊歷一下周圍的山水,並且採集一些材料,滅絕師兄若有意,尹某隨時掃榻相迎1

陽頂天道:「一定前往拜訪。」

此時,陽頂天的心才稍稍放下。這格魯幸好沒有翻臉的意思。否則在場只怕沒有一個人能夠活得下來。

******

其他人全部離去,室內只剩下陽頂天,香香.貝拉,還有逐日.貝拉三人。

「納魯大師,逐日再次拜謝救命之恩,並且對之前的懷疑表示深深的歉意。」逐日.貝拉深深拜下。

「族長不可。」陽頂天趕緊道。

剛才香香只是把雷鳴的陰謀告訴給了父親,至於陽頂天的真實身份,也來不及說,而且也沒有得到陽頂天的同意,所以逐日.貝拉還不知道,也一直以為眼前的納魯是幽冥海的滅絕頭陀。

陽頂天趕緊掀掉斗篷,扯掉臉上的面具,露出了真實面孔。

「族長不要折煞我。」陽頂天趕緊還禮道:「我和香香是好朋友,所以您也是我的長輩,我不敢有任何相欺。我根本不是什麼幽冥海的滅絕頭陀,我就是您之前見過的那個沈浪,當然沈浪也不是我的真實身份,我的真實身份是陽頂天,雲霄城的陽頂天。」

此時,陽頂天表露自己的身份是有原因的。首先,沈浪就是陽頂天這一點已經暴露了,那麼既然要揭露自己是沈浪的身份,還不如直接揭露到底。

「是你?」逐日.貝拉不敢置通道:「你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神通了?你就是陽頂天?」

逐日.貝拉和沈浪有過兩次接觸,第一次接觸他非常冷淡不太愉快。第二次接觸是在他對戰秦懷玉三人情形之下,陽頂天不願意加害於他,所以當時逐日.貝拉對他也有了感激之情。但是,他卻不知道此人竟然就是陽頂天。

「您聽說過我的名字?」陽頂天驚訝道。

「當然。」逐日.貝拉道:「我內心親近人類,所以一直關注人類大陸的事情,半年多前聽說過很多次的名字就是你陽頂天。當時我心中就判斷,你日後的修為或許僅次於東方冰凌,完全不下於秦懷玉等青年高手。」

接著,逐日.貝拉道:「但是我實在沒有想到,你還是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出色。不管是救人的手段,還是你的修為進步,完全是神鬼莫測。」

陽頂天不好意思道:「在其他人面前我裝神弄鬼,但是在您面前我要說實話。其實我之所能夠救您,根本不是因為我有什麼手段,治療之術我是半點不會的,我只是身上擁有一顆極度寶貴的丹藥可以起死回生,是我在秘境中得到的。正是這顆丹藥。才能讓您起死回生的。」

逐日.貝拉頓時動容道:「你在秘境之中,總共獲得幾顆丹藥,竟然在我這個幾乎素不相識的人身上用掉了一顆,這可是真正的天地至寶。」

陽頂天道:「一共三顆,第一顆我用在了一個受傷的老伯身上。第二顆,用在您的身上。第三顆。我是準備給我妻子的。」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逐日.貝拉再次深深拜下道:「總共三顆寶丹,你竟然全部用於別人,如此胸懷,我真的從未見過。一直以來我對人類充滿了親近之情,但是之前遇到的秦懷玉等人讓我充滿了失望,現在我終於見到了一個正義高尚之人,總算讓我的世界觀被重新挽回。」

陽頂天道:「不敢受您如此誇獎,香香是我好友。而且作為一個親近人類的半人族,您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始終無比的重,我救您是完全應該的。」

香香此時終於忍不住問道:「沈浪大哥,你殺掉雷鳴的手段實在太神秘強大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陽頂天道:「只是一個討巧的手段而已,看上去我彷彿漫不經心鐵棍一揮。實際上,這支鐵棍是我的寶劍,完全是一支神兵利器。而且我那隨手一揮。是我學會的一個玄技裡面最強大的一招,是我傾盡全力的致命一擊。雷鳴如果全心防禦就不會死。可是他偏偏鬆懈下來迫不及待地打擊我,終於被我所趁,最終被活活燒死。」

「陽賢侄,你可是得到了億靈妖火。」忽然,逐日.貝拉問道。

陽頂天本來應該內心驚愕的,但是完全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自然地點了點頭道:「沒錯,這件事情非常意外。燕別情吞噬的那一朵只是虛火,真正的億靈妖火是在陰陽山消失之後再誕生的。而且,是那朵億靈妖火主動擇主,事實上得到這朵玄火我也非常意外。儘管。對這朵玄火我的付出是最多的。」

「這真的是天意啊,從此以後,你註定要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之人了。」逐日.貝拉道:「那芭比太長老呢?」

「她已經死了,還有她的兒子也死了。」陽頂天道:「不過,不是我殺的。」

「我知道,她的修為比你高出太多了,她會死肯定是她自己的原因。」逐日.貝拉道:「而且我對她的感覺也非常複雜,對於她的死,我也不會有多少惋惜,她究竟是怎麼死的,我也不想得到答案。」

借著,逐日.貝拉目光盯著陽頂天道:「不出意料,你日後應該會成為人類的領袖,至少是領袖之一,那你對半人族有什麼看法?」

此時,逐日.貝拉的神情非常地鄭重。可以說,這是他最最關心的問題,也是他一輩子最大的人生理念。對於狐人族在的稱霸他沒有多少情緒,他的終身理念就是尋找到和人類的共存之道。

之前陽頂天代表西北秦城來和他談判結盟,被他冷冷拒絕了。實際上,逐日.貝拉對和人類結盟交好一事比誰都要重視。當然,是重視,不是急切。

陽頂天鄭重道:「我的戰略理念非常清晰,那就是半人族和人類的大融合,最終徹底消除半人族和人類這條鴻溝。否則終有一日,半人族和人類會爆發前所未有的大型戰爭,會給整個世界帶來極度可怕的後果。現在,人類社會的主流是天道盟和邪魔道之間的矛盾,一旦這個矛盾徹底解決。那麼,半人族和人類的矛盾,就會成為混沌世界的主要矛盾。而且這個矛盾更加**,戰爭會更加直接慘烈。」

這話一出,逐日.貝拉頓時身體一震,道:「怎麼融合?這麼消除半人族和人類的鴻溝。」

「通婚。」陽頂天道:「而且,將半人族中的暴力殺戮種族徹底消滅,將狂暴野蠻的種族徹底回歸到妖獸行列。人類選擇半人族中智慧溫和的種族進行聯姻,通婚,通過幾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讓人類和半人族徹底融合。」

陽頂天說完后,逐日.貝拉的呼吸頓時粗重起來,道:「那好。假如你有朝一日,成為天道盟的領袖,你準備怎麼處理人類內部的事情。」

「消滅邪魔道,消滅天道盟,消滅以武為尊,讓整個世界進入國家體系。解放絕大多數,讓他們進入生產建設環節,讓絕大多數人放棄練武,組建完全不一樣的文明。」陽侗然,這個目標太大,太遠了,或許幾百年上千年都無法完成。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做,否則整個混沌大陸會徹底滅亡。我隱隱感覺到。上古的大涅滅就是因為武道發展到了極致,整個混沌大陸無法承載無數強大武者的能量索取,所以發生了大涅滅。整個世界天翻地覆,不敢是人類還是半人族,整個混沌大陸都差點滅亡。我認為那是混沌大陸對我們的一次經過,如果我們再不警醒,依舊瘋狂索取巨大的能量,終有一日大涅滅會再次到來。而這一次,會是徹底的滅亡。」

陽頂天說完后。逐日.貝拉久久不能清醒過來。

良久之後,他深深朝陽頂天拜下,道:「現在,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宏圖大志,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志存高遠了。比起你的這個理想,什麼秦萬仇。什麼祝青主,都只是井底之蛙。事實上,在十幾年前我幾乎就放棄了武道的追求,我就行走天下思索很多事情,但始終無法想通。尤其關於上古大涅滅一事。現在你這一點醒,彷彿黑暗中的一道光明一般,瞬間讓我明白了許多事情,讓我恍然大悟。」

接著,逐日.貝拉道:「那麼,你準備怎麼去實現你的理想。」

「變強,變強,變強……」陽頂天道:「以暴制暴,成為絕對的天下第一,當我強大到祝青主、秦萬仇、獨孤逍等人聯手都不敵我一指之時,就是我實施理想的時刻。」

頓時,逐日.貝拉再次被深深震撼住了,良久之後他緩緩說道:「之前,我聽到陽頂天這個名字的時候,我一直以為你的理想是擊敗東方冰凌,殺掉祝青主,振興雲霄城,奪回陰陽宗主之位。現在看來,這完全是燕雀度鴻鵠之志埃」

「您說的這些,曾經是我的理想。但是當我見到了上古秘境,發現整個秘境之巨大宏偉,完全是此時人力不可能完成,而且那麼多玄妙秘籍都是上古文明所遺留下來。所以我想,假如我實現了上面的那些目標,我擊敗了東方冰凌,我殺掉了祝青主,我奪回了陰陽宗主之位后,我還能有什麼追求?我再強大又能怎麼樣,難道比上古那些強者嗎?而且就算以上古強者的強大,依舊擋不住大涅滅的發生,我就算再強又有何等意義?」陽兒以從秘境離開之後,我就有了以暴制暴,削化武道文明的想法。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等到我真正強大后再說,否則一切就只是空談。」

逐日.貝拉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伸出手掌道:「很多人都笑我是一個可笑的理想主義者。現在,我這個可笑的理想主義者願意和你陽頂天結盟,當你足夠強大的時候,我整個狐人族都會站在你的背後,成為實現你理想抱負的一支力量。」

陽頂天先是微微一愕,然後也伸出手掌,和逐日.貝拉相握。

逐日.貝拉道:「很可惜,我現在只能代表我自己和你結盟,而不是整個狐人族。想要整個狐人族和你結盟,你至少要到大宗師級別。半人族,更加崇尚強者。」

「我明白。」陽頂天道。

接著,逐日.貝拉道:「那麼,你這次來狐人族有什麼事情?難道是專門來救我的?」

陽頂天搖頭道:「我是來了狐人族之後,才知道您的傷勢。我這次來,是請求您的幫忙的。」

「說,只要我能夠做到。」逐日.貝拉道。

陽頂天將邊上的東方冰凌抱起道:「我想要救這個女人,她的修為非常強大,身體也非常健康。但是因為在精神沉寂中修鍊時間過長來不及喚醒,所以整個神識中止,完全無法醒來。所以,我需要一個精神術非常非常強大的人,可以喚醒她神識深處最微弱的一個信號,徹底激活他的整個精神,讓她蘇醒過來。」

「她是誰?你的愛人嗎?」逐日.貝拉還沒有開口,香香趕緊問道,美眸中的神情也稍稍有些複雜。

「不是,嚴格來說,她應該算是我的敵人。」陽頂天稍稍猶豫后,道:「其實,她就是東方冰凌。」

說出她的名字之後,逐日.貝拉並沒有太多驚訝,其實他已經差不多想到了。而且,當時在和秦懷玉大戰的時候,他就知道東方冰凌當時也在中央湖泊下面。

「精神師,無比強大的精神師?」逐日.貝拉問道。

「對,只有非常強大的精神師,才能夠救醒東方冰凌。」陽頂天道。

「有這樣的一個人。」逐日.貝拉道:「它是整個東離草原的精神領袖,在所有半人族中,幾乎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在絕大多數的半人族心中,他擁有近乎神祇的位置。」未完待續。。

ps:我人依舊在外面,所以依舊雙更合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