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三章:秒殺雷鳴,震撼!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身上的火焰完全熄滅。 就這樣,陽頂天躲也不躲,動也不動,八星武宗的玄技,加上一個強大武魂的合擊,就被陽頂天這樣硬生生接下來了,幾乎絲毫無損。 頓時,陽頂天心中驚駭,這玄火的威力果然驚人...

按照雷鳴所說,這個納魯娶了香香之後,以他神鬼莫測的本事,完全可以害死逐日.貝拉,甚至將他變成徹底的傀儡都有可能。

不得不說,雷鳴的攻心術確實厲害埃

見到眾人色變,包括逐日.貝拉的臉色也微微一變之後,雷鳴道:「我知道,因為這個人類的讒言,所以狐人族我肯定呆不下去了。不過在離開之前,我還要要進一句忠言。義父,這個納魯才神鬼莫測了,為了狐人族您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立刻將他囚禁起來,並且廢掉他的武功。這樣一來,既然可以利用到他起死回生的本事,又不會讓他對狐人族產生威脅。當然,這樣做或許會違背道德,但是為了狐人族的未來,義父一定要為大我捨去小我。」

此時,陽頂天真的是色變了。這個雷鳴還真不是等閑啊,就算在這個時候,也要想辦法翻身,也要害死陽頂天。而且很顯然,在場很某だ弦丫心動了。

剛才他們已經聽清楚了,眼前這個納魯是人類國度裡面幽冥海的一名煉藥大師,因為懷璧之罪被趕出了人類陸地來到東離草原,完全是無依無靠的。所以雷鳴的建議完全是可行的,對在場狐人族長老充滿了誘惑。

見到眾人心動,雷鳴繼續鼓動道:「大家不要被這個人類的手段嚇到,他救人的本事確實神鬼莫測,但是他的武功卻僅僅只是一般,甚至比我還要不如。他的本事完全在救人啊,修為卻很平庸。不信的話,我願意和他一戰,證明給大家看這個人一點都不恐怖。」

此時,陽頂天真的對此人刮目相看了。此人的心機手段。確實厲害啊,知道怎麼從根基上打破陽頂天讓人畏懼的外衣。

見到雷鳴如此顛倒黑白,香香公主氣得嬌軀渾身發抖,正要大聲呵斥,說出陽頂天並沒有真的趁人之危破掉她貞潔的事情。不料陽頂天卻直接使來一道眼色阻止了她。

阻止了香香公主之後,陽頂天轉身朝雷鳴冷笑道:「你修為若何?」

雷鳴冷笑道:「按照你們人類的級別來說。八星級武宗。」

陽頂天道:「你覺得我不如你?」

「沒錯,你的某些本事確實神鬼莫測,但是你的武功修為卻非常平庸,到了如此年紀竟然還不如我。」雷鳴笑道。

「你要和我比試?」陽頂天道。

「沒錯。」雷鳴冷笑道:「我就是要揭露你。」

「好1陽頂天道:「原本我有一支寶劍的,可是離開人類大陸的時候連武器都丟了。那我就用手中的這支拐棍和你一戰吧。」

陽頂天舉了舉手中的這支鐵棍。

眾人頓時一陣驚訝,雷鳴手中的這支火紅巨劍可是狐人族中非常強大的兵器。而這個納魯手中的這支鐵棍看上去沒有任何能量波動,完全是最粗糙笨拙的鐵棍埃

陽頂天手中的鐵棍當然不是普通的鐵棍,而是被改造過的阿丑雛劍。在陽頂天吞噬煉化了玄火之前,阿丑雛劍還有一絲能量波動。現在的阿丑雛劍已經古井無波了,將所有的強大都蘊藏起來。

所以在眾人眼中,陽頂天手中的兵器和雷鳴比起來,完全是不堪一擊埃

「你自己找死,可不要怪我。」雷鳴冷笑道:「剛才你能避開我的劍芒,現在我用玄技攻擊,你再躲躲試試看?」

陽頂天搖搖頭,道:「我和你這樣級別的人動手。實在是太侮辱了。這樣吧,我站在這裡不動。不還手,你用最強的玄技攻擊我。」

「哼哼,裝腔作勢。」雷鳴冷笑道。

在場眾人也面色微微一變,雷鳴是八星級武宗,站著不動讓他動用玄技攻擊,哪怕是武尊級強者也會受創。

然後。雷鳴舉起手中巨劍筆直樹立,嘴中默念口訣,運轉玄氣。

頓時,他手中的巨劍猛地大亮。

「嗷吱……」緊接著,他身上手臂上忽然顯出一道鳳凰印記。

他動用武魂了!

這還是陽頂天遇到第一個動用武魂的對手。當時在秦城和葉楓一戰。葉楓動用了邪術,所以沒有動用武魂。

而眼前這個雷鳴,動用了武魂。

見到了雷鳴的武魂,在場眾人色變。

這火魔凰至少是八九品的妖獸,非常強大稀有,憑藉雷鳴的本事怎麼可能煉化一隻魔凰作為自己的武魂?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時,逐日.貝拉的面色也猛地一變。對於雷鳴擁有魔凰武魂一事,他是完全不知道的,而且憑藉雷鳴自己的勢力,是完全不可能擁有魔凰作為武魂的。

實際上,絕大部分的半人族雖然身上擁有妖獸血脈,但是擁有武魂的武者確實少數,甚至擁有飛行坐騎的都是少數。因為絕大部分的半人族都缺乏精神天賦,沒有獸語者。

在精神天賦上,半人族是非常兩極分化的。個別種族,比如八爪人族,擁有近乎驚人的精神天賦。而其他大部分半人族,精神天賦非常的匱乏。

逐日.貝拉在機緣巧合之下,擁有了一個烈焰魔蛟的武魂。可是香香作為狐人族的公主,都沒有自己的武魂。雷鳴就更加沒有。

但是現在,雷鳴竟然擁有一隻魔凰武魂。這完全是不可能的,很顯然這中間有內幕。

不過,且拋開這內幕不說。

一個武者一旦擁有強大的武魂,那攻擊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雷鳴是八星級武宗,加上一隻魔凰武魂,幾乎相當於兩個八星武尊的攻擊力。

所以,他這次攻擊毫無疑問是非常驚人的。

……

隨著玄氣的湧入,雷鳴的巨劍已經完全通紅。而且他手臂上的那個魔凰條紋越老越亮,越來越亮,最後連整個手臂都彷彿完全燃燒了一般。

「呼……」然後,一隻火焰魔凰猛地從雷鳴手臂鑽出,鑽入他的巨劍之中。

「轟……」瞬間。巨劍猛烈燃燒。

一股巨大能量猛地爆開。

「轟……」巨石建成的房子頂樓猛地炸碎,亂石四處飛濺。

逐日.貝拉趕緊用玄氣將女兒保護在起來。

眾人面色大變,這雷鳴的玄技威力,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而陽頂天內心也忍不住揣揣,原本以為這雷鳴八星級武宗的玄技自己是能接下來的,現在看來實在有些擔心了。

「魔凰裂天箭。死吧……」

隨著雷鳴的一聲怒吼,一隻巨大的火焰魔凰猛地從巨劍中飛出。整個身體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火焰幻弓,一道血紅色的火焰能量箭凝空而聚。

他這是要用魔凰武魂為弓,以自己全身的玄氣為箭,發動對陽頂天的這致命一擊。

「嗖……」

這魔凰弓拉到了極致,奪目刺人的巨箭猛地飆射而出。

頓時,巨箭如同流星一般,所過之處,一切盡化為齏粉。

「礙…」香香公主一聲驚呼。猛地一拉逐日.貝拉的手臂。

狐人族長逐日.貝拉雖然玄氣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也運起所有的玄氣,猛地要將陽頂天的身體完全籠罩保護起來。

但是讓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逐日.貝拉的玄氣如同泥沉大海一般,無聲無息地消失在空氣之中。

究竟是誰,竟然如此強大,讓一個宗師級強者的玄氣沉入大海。

而此時,驚人的魔凰裂天箭猛地刺入陽頂天的身體。爆出一團亮碩的光芒,彷彿吞噬了一切。

「礙…」眾人一聲驚呼。感覺到這個醫術驚人的納魯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在魔箭入體時候,陽頂天舉起手中阿丑雛劍改裝的鐵棍,然後運起殺豬劍法的第三階陰陽化氣訣中的化火訣。

「轟……」與此同時,陽頂天氣海之內的玄火猛地騰起,揉入化火訣之內。

之前,陽頂天用化火訣。充其量只能化解相當於自己修為一半的玄氣。也就是說,如果敵人是三四星武宗強者,那麼陽頂天可以用化氣訣將所有的攻擊能量全部化解。

現在,陽頂天有了玄火,所以嘗試著化解一個八星武宗強者的玄技進攻。可是沒有想到。眼前這攻擊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八星武宗強者了,還要加上一個魔凰武魂的能量。

所以能不能化解,陽頂天心中真的是一點底都沒有,這完全要看玄火的威力了。

「呼……」魔凰裂天箭可怕的能量,先透過了阿丑雛劍。

阿丑雛劍本身也是可以吞噬火系能量的,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火系能量,也只能吞噬一成半左右。剩下八成多的能量,無比狂暴地湧入陽頂天的身體。

陽頂天只覺得全身猛地一震,彷彿一個炸彈在體內爆炸開了一般。

頓時間,陽頂天全身都被火焰吞噬。

與此同時,化火訣開啟。

「嗖……」

瞬間,陽頂天清晰地感覺到。這強大攻擊能量在飛快消融,變成了最純凈的玄氣湧入自己的氣海。

頓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陽頂天身上的火焰越來越小,越來越校

糅合了玄火的化火訣,瘋狂地化解著魔凰裂天箭的攻擊能量。

三秒鐘過後。

超過大半的魔箭攻擊能量完全被化解吞噬。

剩下不到三成的玄技攻擊能量,陽頂天用自己的九陽玄脈活生生接下。

之覺得全身玄脈猛地一震,一陣劇痛,一口鮮血幾乎要湧出,被陽頂天憋了回去。

僅此而已,陽頂天身上的火焰完全熄滅。

就這樣,陽頂天躲也不躲,動也不動,八星武宗的玄技,加上一個強大武魂的合擊,就被陽頂天這樣硬生生接下來了,幾乎絲毫無損。

頓時,陽頂天心中驚駭,這玄火的威力果然驚人埃

要知道,僅僅八星級武宗的玄技攻擊能量,就已經是陽頂天的兩倍,再加上一個魔凰武魂。所以雷鳴這一記魔凰裂天箭的玄技攻擊能量幾乎是陽頂天修為的三四倍。

如果沒有玄火。陽頂天的化氣訣最多只能化解這股能量的一成左右。

可是擁有了玄火,化氣訣的威力足足暴漲了數倍,竟然化解了這計魔凰裂天箭能量的一半能量。

玄火的威力實在太驚人了,擁有了它之後,單純一個化氣訣的威力,就直接暴漲了數倍。

……

這一幕在外界看來。就完全是震撼了。

所有人都只看到,這個納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風輕雲淡。如此強大的魔凰裂天箭刺入他的體內之後,如同泥沉大海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們當然不知道陽頂天運轉了玄火和化氣訣,他們只看到陽頂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任由攻擊。

頓時,所有人咋舌了。這納魯究竟是何等修為啊,如此強的玄技武魂合力,都無法讓他動彈分毫。

而雷鳴則完全見到鬼一般。之前經過短暫的交手,他內心很確定眼前這個納魯的玄氣修為是比不上自己的,怎麼忽然之前竟然變得這麼強大可怕。原來自己這一計魔凰裂天箭是有把握將他直接擊殺的,誰知對方一動不動接下來,連一絲傷痕都沒有,連頭髮絲都沒有掉一根。

頓時,雷鳴驚恐起來,朝格魯望去一眼。

眼前這個納魯在他雷鳴眼中。頓時變得無比的神秘強大起來。

「你的攻擊結束了?」陽頂天淡淡笑道。

雷鳴本能地點了點頭。

陽頂天輕輕甩了甩袖子,道:「好。那輪到我了。」

頓時,雷鳴身軀猛地一緊,雙手握緊巨劍,運起全身剩下所有玄氣防禦。

他的內心實在害怕極了,不知道眼前這個納魯會使出何等驚天動地的一擊,所以拼盡全力要抵擋這一記攻擊。

在場所有人也屏住呼吸。等待著陽頂天的驚天一擊,就算格魯也目光凝聚,等待著陽頂天出手。

陽頂天輕輕嘆息一聲道:「雷鳴,和你這種人交手,真是我的恥辱我。」

說罷。陽頂天手中的鐵棍輕輕一揮,風輕雲淡,沒有一點力度,沒有一點威風,就算是趕蒼蠅都嫌力氣太小了。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沒有一點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

所有人目光都盯著陽頂天的手和鐵棍,雷鳴也驚訝盯著陽頂天。

「看什麼?我已經攻擊完了埃」陽頂天淡淡道。

這就出招了?一點都不威風啊,什麼都沒有發生啊?

在場眾人大失所望,這算什麼?手中鐵棍輕輕一揮就算出招了,沒見任何玄氣,也沒見任何火光四射。

難道這個納魯是要放雷鳴一馬嗎?

雷鳴暗道:「這就攻擊完了,就連給我撓痒痒都不算埃」

玄氣運轉全身後,雷鳴發現自己連一根汗毛都沒有掉。聽到陽頂天說攻擊已經結束,雷鳴全身心不由得一陣鬆懈。

「哈哈,大家都看到了吧。這個人類完全是在裝腔作勢,他的修為非常平庸,他知道傷害不了我,所以故意裝出大度放我一馬,所以才故意輕描淡寫鐵棍一揮,就是為了維護這幅高手的姿態。」雷鳴冷笑道:「我剛才玄技攻擊他之所以能夠接下,不是因為他有多麼厲害,而是因為他身上帶著某種寶物可以抵擋我的攻擊而已。他本身的修為其實非常不堪,否則他早就出手殺我了。現在我懷疑,他之所以能夠救活我的義父也完全是因為身懷寶物,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本事。」

陽頂天望了雷鳴一眼,淡淡道:「你想多了。」

然後驚人的一幕再次出現了。

一道黑煙猛地從雷鳴體內冒出,然後一道細細的火焰直接從他肚子鑽出。

可是雷鳴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疼痛,甚至沒有發現,他依舊在出言不遜,大肆貶低陽頂天。

而眾人盯著他的肚子,完全驚呆了。

「轟……」一直到雷鳴的整個肚子完全被燒穿,燒焦時,他自己才發現身體有些空,不由得低頭一看。

瞬間,雷鳴完全驚厥了。

「礙…」他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慘叫。

「轟……」與此同時,一團火焰猛地冒起,將雷鳴完全吞噬。

在可怕的慘嚎中,雷鳴轟然倒地,徹底死去!

在場眾人的面孔全部慘白無色,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再次充滿了恐懼。

這納魯究竟是何等的強大啊?

不但救人的手段神鬼莫測。而且,殺人的手段更加神鬼莫測。

手中的鐵棍就這麼輕輕一揮,沒有感覺到任何玄氣,彷彿連蒼蠅都趕不走。可是,被他攻擊的人,就這麼氣海冒火,活生生被燒穿了肚子才發現,然後徹底被烈焰吞噬,直接死去。

這種攻擊手段太讓人驚悚,太讓人不寒而慄了。

當然,畫面看上去很玄乎,真正事實卻沒有那麼玄乎。

陽頂天看上去只是風輕雲淡地鐵棍一揮,其實這是他拼盡全力,並且加上玄火的致命一擊。

他使出的玄技是八品魔焰刀訣的秘密第四招,魔由心生。

八品魔焰刀訣總共只有三招,這第四招是秘密招數。前面三招就已經一招比一招強大了。在和葉楓決鬥的時候,陽頂天僅僅用了第一招火焰狂刀就已經滅掉了葉楓。

而這第四招魔由心生,幾乎絕大多數的武者都無法修鍊,也無法使出,對玄脈有著絕高的要求。

放在之前,陽頂天使出這一招的威力也不會很大。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擁有了玄火之後,這招魔由心生彷彿是完全為陽頂天量身定做的一般。未完待續……

PS:兩更合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