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九十一章:神一樣的陽頂天(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想到他完全是不學無術,純粹是個騙子。但就算是這樣,他的夢中情人香香公主還是被騙失了身體,一想到這裡雷鳴就充滿了殺氣,手握巨劍,心中決定,只要等到比試一結束,就徹底將眼前這納魯碎屍萬段。 而...

「格魯先生真是神人啊,這個比試根本就不用比了。.」

沒錯,這格魯還真的是神了,五臟六腑都碎裂的人,竟然還能救回來,實在太強大了。

眾人再望向陽頂天,真的覺得這場比試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時間過去了不到三刻鐘,格魯祭師已經救活過來兩個人了。而陽頂天依舊沒有救活一個人。

眾人再望向陽妒侄危更是搖頭不已。

陽頂天的治療手段是完全沒有見過的,他竟然去翻開患者的眼睛,看他的舌頭,還去摸他手腕的血脈,甚至還拿出幾根針在哪裡亂插亂攪,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他有什麼具體的治療過程。

而且前面一個都還沒有治好,他就直接扔下去救治第二個,第二個也還沒有好,他就去救第三個。

這樣下來,足足三刻鐘過去了。五個病患全部被這個納魯折騰過一遍,但是他做的事情誰也看不懂,而且看上去也沒有任何作用。

要知道,此時格魯已經救過來兩個人了。而這個納魯,卻彷彿沒頭蒼蠅一般到處亂竄。

頓時間,眾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越來越不善,心中已經越來越覺得他是來行騙的了。

雷鳴的臉色越來越冰冷,目光卻越來越得意。他本以為這個納魯多多少少會有兩把刷子的,卻沒有想到他完全是不學無術,純粹是個騙子。但就算是這樣,他的夢中情人香香公主還是被騙失了身體,一想到這裡雷鳴就充滿了殺氣,手握巨劍,心中決定,只要等到比試一結束,就徹底將眼前這納魯碎屍萬段。

而對於陽頂天的表情,格魯完全置若罔聞一般,臉上沒有露出任何得意之色。

治好了兩個人之後,格魯來到第三人面前。

這第三個人看上去彷彿是情形最好的了,臉色也不算難看,而且四肢勉強還能動,也沒有看出明顯的傷痕,甚至還能開口說話。

任由誰看了,都會覺得這第三個傷者是最好治療的。

但是格魯走到他的面前,掀開了他的上衣看了一眼他的小腹,然後在後心輸入一股玄氣感應他的身體。

做完這一切之後,格魯搖了搖頭道:「此人玄脈全斷,氣海裂縫,全身的生機正隨著玄氣外溢,就算天神下凡也救不了了。」

這話一出,第三個傷者完全一片絕望。而在場眾人紛紛點頭,表示完全同意並且服從納魯的說法。

而後,格魯走到第四個患者面前。

就在此人,陽頂天竟然停止了一切的救治,尋找一個椅子坐了下來。

頓時眾人冷哼一聲,望向陽頂天的目光更加充滿了不屑和敵意。這個騙子見到實在騙不下去,就索姓不做戲,破罐子破摔,連裝樣都懶得做,直接坐著玩了嗎。可沒那麼便宜,他如此大膽竟敢騙到了狐人族頭上,等下定讓他付出代價。

而此時,香香公主絕美的臉蛋上已經完全一片絕望了。

雷鳴走到她的身邊淡淡道:「這就是你找來的神醫嗎?你竟然找他來救治義父,我現在懷疑你居心叵測,為了提早坐上族長的位置,打算將義父害死。」

「你血口噴人。」香香公主頓時一聲怒呼,罵完之後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雷鳴冷冷一笑,拔出利劍,大聲道:「諸位長老,眼前這納魯是騙子已經非常清楚了。此時不殺,更待何時?殺了他1

頓時,幾名高手也猛地拔出巨劍,和雷鳴已經要上來圍殺陽頂天。

就在此時,陽頂天救治的第一個人忽然睜開眼睛,坐了起來,道:「這,這怎麼回事?我這是死了來到地獄了嗎?」

眾人驚愕了!

這第一個人,竟然就這麼好了。要知道,他可是身中了劇毒,完全不能治的劇毒,本是必死無疑的,現在竟然就這麼醒了過來。

頓時間,所有人停止了圍殺的動作,互相面面相窺,香香公主臉上頓時露出一股不可思議和狂喜的表情。

而雷鳴則面色一變道:「這完全是個偶然,或許納魯的這第一個病患體內的劇毒忽然褪去了,他是自己忽然好起來,而不是納魯救好的,他依舊是騙子,事不宜遲,大家動手殺賊。」

說罷,雷鳴舉著利劍便要猛衝過來。

就在此時,陽頂天的第二個傷患也睜開眼睛,坐了起來,道:「咦?我怎麼好了,這裡是哪裡啊?」

這是一個油盡燈枯的老人,足足一百三十多歲了,根本沒有什麼治不治的。但是誰能想到,他竟然活轉過來了。

眾人的驚詫還沒有結束,緊接著第三人直接猛地坐了起來。

然後是第四個,第五個……

後面這三個人,一個比一個嚴重,一個比一個奄奄一息。

但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全部活轉了過來。一個或許還是偶然,但現在五個人全部好了,只能證明是納魯治好的了。

要知道,陽頂天這一方的五個人的重傷和病患比格魯一方的五個人還要嚴重。現在竟然全部被救活了,讓在場眾人怎麼能夠不驚駭,怎麼能夠不震撼。

所以頓時之間,場內一片靜寂。所有人,真的都如同看神一般看著陽頂天。

這納魯實在太驚人了,他治療的動作沒有一個人看得懂,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原本以為是沒頭蒼蠅一般亂弄一團之後,就直接破罐子破摔甩手不幹,誰知人家是已經治好了。

所以此時在場眾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中充滿了敬畏,之前被認為荒唐的把脈,看瞳孔,扎針等動作,此時都變得高深莫測了。

而一直一來都淡雅從容的格魯,此時也完全色變,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真的是神乎其技啊,他格魯一直認為自己的醫術天下無敵,誰知竟然連眼前滅絕頭陀的尾巴都見不到,甚至人家治療的手段自己看都看不懂,實在是天壤之別埃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陽頂天站起身來到格魯治療的第三個人面前。就是這個筋脈盡斷,氣海裂開的這個人,剛才格魯已經判定他的結局了。

「尹師兄,此人玄脈盡斷,氣海裂開,您認為沒救了?」陽頂天道。

「是的,沒救了,神仙也救不了了。」格魯依舊充滿了自通道。

「那我來試試看。」陽頂天道,然後直接在那個玄脈斷氣海裂的青年面前。

依舊是到處捏捏,把一下脈搏,最後掏出一根金針,刺入一顆小小的丹藥。而後,只見到這小丹藥瞬間融化,完全溶於這根金針的表面。

在手掌中摩擦幾下,然後陽頂天將金針刺入傷者的全身各處穴位。

僅僅十幾分鐘后,奇發生了。

這個青年雙手開始動彈,然後雙腳也直接站起。

「你揮舞一拳。」陽頂天道。

這個青年此時驚喜過度,一下子失去了反應,連感激都忘記了,只是陷入狂喜和震撼之中不能清醒,聽到陽頂天的話后,就如同聽到聖旨一般,用盡全力直接一拳擊打出去。

頓時,一陣撕開空氣的聲音,表示這個男子的拳頭非常蒼勁有力,絕對不是一個玄脈斷裂的人可以使得出來的。

在場眾人原本已經驚呆了,此時更加如同被雷劈到一般。甚至部分人,直接跪倒在地上。

眼前這一切,絕對是不可能現實中發生的。是神跡,是上天的神跡。

陽頂天朝格魯微微一笑道:「格魯先生,還要比嗎?」

格魯面目獃滯,躬身拜下道:「不用了,師兄驚世之才,尹天沖望塵莫及。」

當然,陽頂天肯定不是醫術驚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聖水,來自五行殿秘境的聖水。

今天他用聖水救活了六個人,實際上耗費的聖水卻不說,僅僅不到半杯而已。先把聖水灌入丹藥中,然後截懷中將金針插入丹藥,讓聖水沾附在上面,刺入人體之後,聖水就在那人體內開始作用。

之所以聖水耗費得很少,是因為這群人的修為不高,而且陽頂天僅僅只是救活,卻沒有讓他們恢復玄氣。而且,這些玄氣幾乎八成都用在了那個玄脈斷氣海裂的青年身上。

「先生,我,我實在沒有想到……」香香直接衝上來抓著陽頂天的手道:「求先生快快救救我爹。」

此時,格魯再躬身一拜道:「滅絕師兄,那這裡的一切就交給您了,我先告辭了。」

雷鳴也面色一顫道:「我去送送格魯大人。」

說罷,兩人便要直接離開。

「尹師兄稍等,如果不急的話,還請稍等片刻,等下我還有些許事情請教。」陽頂天道。

格魯面色微微一變,目光掃向在場眾人,然後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留下來,當然不是因為陽頂天的交情,而是擁有巨大的把握。十幾年前他就已經晉陞宗師級,他覺得就算他留下來,在場根本沒人是他對手。

「多謝。」陽頂天道:「現在我要開始為逐曰族長治療了,請諸位保持安靜。」

頓時間,場內一片寂靜,陽頂天的話彷彿聖旨一般,他說大家安靜,在場眾人幾乎連呼吸都不敢大口。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