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九十章:神一樣的陽頂天(中)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3-05 16:11  |  字數:5702字

首先,治不好逐日.貝拉,香香當眾自殺就不說了。讓出族長世襲之權,就完全是狂風暴雨一般的震撼了。

千年一來,狐人族這一支的族長,都是有逐日.貝拉這一家族世世代代傳承的。世襲之權,完全是不可爭議的。族長沒有生兒子,那麼族長就傳給女兒,並且招一個女婿入贅,生出來的兒子依舊姓貝拉,繼承族長之位。

如果,一個族長既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那就從同族之中領養一個兒子集成族長之位。

所以香香公主說讓出族長世襲之權,完全驚天動地的事情,對在場所有的長老,完全是巨大的誘惑。

狐人族的所有長老,分別都是各姓大族的首領,他們是永遠都不能成為狐人族族長的。

一旦成為狐人族的族長,那麼此人的家族都會瞬間膨脹壯大。因為,整個半人族中,每個家族可以擁有的領地,軍隊數量都是不一樣的。為了讓族長擁有巨大的全力,族長几乎擁有近半的領地和軍隊。

為了救自己的父親,香香.貝拉破釜沉舟,提出了這個殺手鐧一般的條件。

此時,雷鳴面色完全劇變。他當然看出了其中的不對之處,香香公主如此堅持讓納魯治療逐日.貝拉,很明顯是對雷鳴和格魯充滿了懷疑和戒備。而且,這個納魯和香香的關係肯定非同一般,之前的敵視肯定是在做戲。

這樣一來,雷鳴就危險了。

或者說,如果讓納魯治好了逐日.貝拉,那雷鳴的死期就到了。因為現在香香很可能已經知道了雷鳴的陰謀了。

此時,在爭奪治療權的時候,陽頂天當然可以揭露雷鳴的陰謀。此時狐人族的長老都在,雷鳴是不敢殺人滅口的。但是他揭露雷鳴的陰謀卻沒有任何證據,完全可以說是納魯為了爭奪治療權而污衊了雷鳴,所以陽頂天始終沒有開口揭露。

此時,香香的殺手鐧一出,讓出了族長世襲之權。這些長老頓時紛紛變了口徑。

「沒錯,老族長畢竟是香香公主的父親,他有權力決定讓誰來治療。」

「是啊,而且老族長昏迷不醒的時候,香香公主是唯一的繼承人,基本上就相當於族長了,是有行使族長之權的。」

……

聽到眾人的言語,香香終於鬆了一口長氣。

當然,她對陽頂天是否能夠治好她的父親是沒有什麼信心和把握的。她和陽頂天打的交道不多。之前也只是有朦朧的好感。這種好感來源於陽頂天曾經救過她的命,還有陽頂天是人類,她內心始終對人類充滿了憧憬,再有就是陽頂天會飛,曾經帶著她飛到天上。

這種種的一切,依舊只是好感和喜歡,完全沒有變成男女之愛。

而在剛才,兩個人被迫之下發生了異常親密的關係。讓香香的心理發生了質的變化。而且知道了雷鳴的狼子野心之後,她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陽頂天身上。

而且就算陽頂天不能救活她的父親。那她把族長之位讓給狐人族中其他強大家族,也總比落在雷鳴這個惡賊手中要好。

雷鳴是她的義兄,她父親也非常器重。甚至,逐日.貝拉收雷鳴為義子,也是為香香挑選夫婿的意思。

逐日.貝拉是痴情之人,在妻子死去之後。就算只有一個女兒,也沒有再娶的意思。

而一直一來,香香雖然對雷鳴沒有什麼男女之情,卻也有兄妹情誼。只是偶然間發現了雷鳴的一個秘密之後,香香對雷鳴就充滿了噁心和厭惡。

而且。在父親重傷人事不省之後。雷鳴在長老大會上,讓香香去祭廟祈福,用道德壓力將香香從逐日.貝拉的身邊趕走,然後徹底掌控了族長城堡的所有武裝力量。

此時,香香就已經對雷鳴充滿了戒備了。

所以陽頂天說起雷鳴的狼子野心,香香稍稍驚愕之後,立刻就相信了。

……

所以頓時之間雷鳴無計可施,他只清楚,如果讓這個納魯治好了逐日.貝拉,那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慌亂無計中,雷鳴不由得朝格魯望去一眼。

格魯款款步出,朝陽頂天道:「這位先生請了!」

陽頂天上前一步,和格魯面對坐著。

「我真實的名字其實不叫格魯,而是叫尹天沖,你可曾聽說過?」那格魯緩緩道。

陽頂天在腦子裡面趕緊問道:「師傅,這個尹天沖是誰?」

東方涅滅一聲驚呼道:「尹天沖?曾經是玄天宗的長老,十幾年前忽然失蹤,沒有想到竟然來到了這裡。當時在玄天宗他的地位非常高,是煉丹師和獸語者。」

陽頂天裝著目光微微一抬道:「尹天沖?玄天宗長老,煉丹師,獸語者,地位幾乎僅次於祝青主,十幾年失蹤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在這裡。」

這下,輪到格魯驚訝了。十幾年前他在玄天宗的地位是非常高,但是他為人低調,知道的人並不多。再加上以後祝青主大肆封殺他的消息,所以天下知道他的人已經非常非常少了。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納魯竟然會知道,看來此人來頭也不簡單。

「玄天宗,天下第二,我是玄天宗的煉丹長老,獸語長老。所以在天下間,不管是煉丹還是治人方面,只怕超過我的人還不多。」格魯淡淡道:「逐日族長耽誤整個狐人族的興亡,所以治療之事應該要穩妥一些。所以不凡請師兄出示在人類文明中的名號,如果確實有本領,我自然謙讓。當然,師兄也要注意,在人類文明中不管是精神師還是煉藥師,出色的高人我每一個都會認識的。」

格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