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八十九章:神一樣的陽頂天(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走?禮物還可以還給你們,那睡掉的美人,破掉的處子貞操怎麼還?」 這話一出,香香忍不住面紅過耳,明明知道不應該,卻還忍不住狠狠用眼睛剮了他一眼。不過此時她已經知道雷鳴包藏禍心,那顯然這個格魯也不...

然後,她直接走了出去,而雷鳴也跟著走了出去。

然後,房門緩緩關上,巨大的室之內,只剩下陽頂天還有人事不省的逐日,貝拉。

陽頂天先去將所有的窗帘全部拉上,然後從空間指環之內掏出一杯聖水,滲入一顆普通的養生丹藥之中。因為陽頂天發現了,將聖水混入丹藥之後效果更加好,至少藥力滲透的全身更快。

弄好了丹藥之後,陽頂天正要給逐日貝拉服下。

此時,外面忽然想起一陣怪異的聲音。

「雷鳴,老夫這就來了………

這是一個長者男子的聲音,也不算大,但是卻響徹耳內。而且,讓人聽過之後,就不由自主地信賴這個聲音的主人,甚至產生崇拜仰慕感,聽過之後還有一種想睡著的感覺。

這是一種非常高明的精神木,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顫,然後趕緊走到窗戶面前掀開了窗帘。

頓時,只見到穿著黑色祭師斗篷的老者,騎在仙鶴之上,飄然而至:他身上的祭師斗篷確實和陽頂天一模一樣,甚至上面的火紋也一模一樣,難怪一開始雷鳴等人會認錯。

靠近城堡十幾米的時候,那仙鶴上的老者掀開斗篷,露出了真面孔。

一見之下,陽頂天頓時心生讚歎,真是好面容埃

來到這個世界上,陽頂天真的很少見到這樣道骨仙風之人。這老者雖然年紀已經非常大了,頭髮鬍鬚也完全白了,但是一張面孔,卻如同貫玉,丰姿絕然,一雙眼睛也深邃有神。完全是真正的鶴髮童顏。讓人一見之下,就心生欽慕,覺得這是高尚雅緻之人。

如果不是陽頂天事先知道此人底細,只怕也會心生好感。

而且此人竟完全是人類,全身上下沒有任何半人族的痕。

「閣下是誰?「雷鳴緊握長劍,充滿戒備道。

「老夫就是格魯,你萬里迢迢請老夫前來給你義父看病,怎麼現在又來問我是誰,真是好不曉事埃」那老者微笑道,不管是氣質,還是言語都讓人如沐春風一般。

雷鳴聽到這聲音之後頓時面色一變,然後猛地拔刻,踢開門沖了進來,對著陽頂天厲聲吼道:「你,究竟是誰?」

陽頂天心中一驚暗叫不好。

雷鳴邀請來的格魯祭師,竟然來了。

當然,陽頂天這叮,時候依舊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來到逐日貝拉身邊給他服下丹藥,但是稍作猶豫之後,陽頂天立刻就放棄了這個計劃,做了其他想法,朝著雷鳴道:「我?我叫納魯啊1

「納魯?」雷鳴厲聲道:「你不是格魯?那你為何要冒充格魯。你來我狐人族肯定包藏禍心我立刻將你碎屍萬段1

說罷,雷鳴注身猛地爆出強勁玄氣,衝殺而來。

眼前這個人不是格魯那就麻煩了,因為雷鳴已經把自己的禍心全部告訴他了,只要陽頂天一開口,雷鳴就完蛋了。所以他當然要第一時間殺人滅口了。

雷鳴的劍芒瞬間斬到眼前陽頂天第一時間感覺到,此人的修為還不到武尊級,但已經接近武尊了。

儘管比自己高了三級左右,但是陽頂天有絕對的把握,此人傷不了自己,甚至拼力搏殺的話此人一定會死在自己劍下。

陽頂天沒有拔刻,而是閃電一般退開,用飛翔術,直接疾射飛出幾十米,躲開了雷鳴的劍芒。

「轟……」雷鳴的刻芒瞬間斬在厚厚的石壁之上,直接將牆壁斬殺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見到陽頂天竟然會直接御空飛行,雷鳴頓時面色大變,然後猛地輸入玄氣要動用玄技追殺。

「慢著……」此時,香香貝拉沖了上來道:「這個納魯祭師是我請來給父親治療的。」

「什麼?「雷鳴一驚,頓時朝陽頂天望來。

「我只是收了兩個人送來的重禮,說狐人族長讓我來治傷,我卻不知究竟是誰請我來的:「陽兒以一開始雷鳴接待我,我還以為是他請我來的,沒想到竟然不是你埃難怪你一直叫我格魯,我還以為是不同文字發音不同而已。」

這番解釋之後,雷鳴頓時驚疑地望著陽頂天。目前看來,他是很難直接斬殺陽頂天殺人滅口了,唯有祈禱這個納魯祭師確實是個貪婪好色之人,所以不會把自己的禍心說出去。等過了這個危機之後,再找聖使派高手殺了他。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現在格魯大人來了,用不著你了,你走吧:「雷鳴揮手道。

「走?「陽頂天道:「我納魯的是講究信譽之人,現在我禮物也收了,美人也睡了,人卻還沒有治好怎麼就可以走?禮物還可以還給你們,那睡掉的美人,破掉的處子貞操怎麼還?」

這話一出,香香忍不住面紅過耳,明明知道不應該,卻還忍不住狠狠用眼睛剮了他一眼。不過此時她已經知道雷鳴包藏禍心,那顯然這個格魯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當然不能再讓他們為父親治傷了。

頓時,香香公主道:「他不能走?想走也要治好了我父親再走。大哥,這個格魯老先生是你請來的。而這個納魯是我請來的,受傷的是我父親,所以該有誰來治也應該由我來決走。」

雷鳴面色一變道:『「小妹,格魯大人起死回生之術名揚萬要,而這個納魯完全是個貪婪好色的騙子,你怎麼可以讓他為義父治療?」

香香道:「納魯這人是個惡棍我知道。但是對於他的醫術,我卻抱有絕對的信心:當時我在沙漠上被幾個修為高強的人類所救,其中有兩人就是在垂死之際被這個納魯救好的。而且,現在我們已經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讓他就這麼離去,絕不可能。」

雷鳴當然不會同意,頓時兩人僵特下來。

香香直接拿出一個骨哨,放在小嘴中吹起,頓時想起一陣悠遠的聲音,傳出去很遠。

『「小妹,你做什麼?」雷鳴道。

香香道:「既然我們二人猶豫不決,那就請族中長者一同來決走。」

頓時,雷鳴面色變得更加難看。

大約半個小時后,狐人族中的十幾名長老紛紛趕來,齊聚在頂樓的房之中。

聽清楚子香香公主和雷鳴的爭論值周,十幾名長老也陷入了矛盾之中,分成了兩派意見:

其中一派支持香香貝拉,認為受傷的是她的父親,她有權力指定讓誰救治她的父親。

另外一派則認為格魯祭師聲名遠揚,而這個納魯完全沒有聽過,很有可能只是一個騙子:而且逐日貝拉作為狐人族的族長,擔負著全族的重任,所以已經不完全是香香公主的父親了。

兩派意見之中,曹同雷鳴的佔大多數。所以眾人完全傾向於讓格魯為逐日,貝拉治療。

此時,陽頂天已經完全知道了格魯的名聲了。說名揚萬里都已經是小了,在很多人心中,他幾乎就是活神仙,起死回生,無所不能。而且,救人不計報酬,完全是活菩薩一般。

頓時間,陽頂天對這個格魯內心更加充滿了警幌。

看來,此人能夠救死扶傷是真的了,而且此人出自聖廟,在東離草原下這麼大的本錢,只怕其志不校

見到局面幾乎已定,香香公主頓時心急如焚,咬牙道:「受傷的是我的父親,我決走讓納魯為我父親治傷。如果不能救活我父親,我當眾自殺,並且主動讓出族長世襲之權。」

這話一出,頓時在場眾人震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