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八十八章:坦明身份!假戲真做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然後,她又在自己的臉上,嬌軀上,抓出一道道痕,裝著是被陽頂天蹂躪出來的傷痕纍纍。 做完這一切后,她換上哀怨欲死的神情,木然地走到房門后打開。 而陽頂天則完全驚愕地望著這一切。...

「跟我來。」香香.貝拉冷冷道。

然後,她轉身走出。

陽頂天也裝著將目光始終盯著她性感的翹臀之上,緊緊跟了出去。

雷鳴的牙齒幾乎都要咬碎了,目光無比的冰寒,也跟了出來。

……

很快,陽頂天跟著香香.貝拉進入了她的閨房。

進入閨房之後,陽頂天直接將房門關上,將雷鳴擋在外面,道:「我乾女人的時候,很不習慣有別的男人在邊上看,當然偷聽是可以的,但不要發出聲音。」

迎接他的是雷鳴衝天的殺氣。

不過陽頂天直接將門關閉,將所有的殺氣擋在門外。

香香的閨房果然非常溫暖,全部都是粉紅色調。和東籬草原其他房間布置不一樣的是,這裡很少有動物毛皮的蹤影,反而處處都是人類社會的錦緞。

所以,香香.貝拉的閨房和人類女孩的閨房也沒有什麼不同。當然,或許多了一份迷人的香氣。只不過這種香氣不是什麼香料帶來的,完全是香香.貝拉的體香,否則她也不會被稱為香香公主了。

進入閨房之後,陽頂天先是嘖嘖作響,將人事不省的東方冰凌放在一邊,然後用鼻子嗅著房間內的一切。

最後,湊到香香的嬌軀邊上,用鼻子挨近她的臉蛋,從上倒下的嗅。從臉蛋嗅到酥胸,然後到小腹,然後到下腹。整個過程,極盡淫邪下流。

香香.貝拉閉緊美眸,嬌軀顫抖,淚水如泉一般湧出。整個身體真的彷彿被毒蛇游過一般,一陣陣顫慄,雞皮疙瘩一塊塊地起來。

「怎麼?不願意嗎?」陽頂天冷冷道。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香香定住嬌軀不再顫抖,然後猛地一咬牙,開始脫衣衫。

她脫衣衫的速度很快,將長裙脫掉,將緊身褲管脫掉。全身上下,就只剩下小小的肚兜和小內褲。

頓時。雪白的**大半展露在陽頂天面前,一股香氣更加凌人。

香香咬著牙,還要接著往下脫。

她的**非常誘人,但是陽頂天不能再讓她脫下去了。

「別急,別急,最後的兩件就讓我親手來脫。」陽頂天淫邪小道。

然後,他猛地將香香.貝拉橫著抱起,走向大床。

「砰……」外面,一聲巨響。是雷鳴拳頭砸牆的聲音。

不管是他真心憤怒,還是做戲給香香看,這一拳肯定砸得他鮮血淋漓。

「偷聽可以,但是不要發出聲音。」陽頂天冷冷道。

頓時,外面傳來野獸般受傷的嘶吼聲,然後一串腳步飛快地離去。

「哈哈……」陽頂天得意地大笑,然後將香香.貝拉扔在床上,自己脫下衣衫。狠狠地撲了上去。

……

撲上床后,陽頂天直接壓在香香的嬌軀上。然後蓋上被子。

香香.貝拉此時全身冰涼,依舊一陣陣顫慄,臉上沒有任何血色,真的彷彿是要墜落地獄一般。

陽頂天又一陣淫邪大笑,然後裝著變態的舔舐聲,彷彿用舌頭舔過香香的絕美臉蛋。

頓時。香香神情更加痛苦,嘴角直接溢出血液,是她牙齒咬得過於用力,直接出血了。

「不要出任何聲音,繼續做戲。是我……」陽頂天頓時恢復了本聲,在香香耳邊道。

香香.貝拉嬌軀猛地一顫,然後猛地睜開美眸,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張嘴便要發出聲音,然後猛地用小手捂祝

但是,眼眸中的驚喜也意外再也掩飾不祝

緊接著,她原本蒼白的臉蛋上飛快湧上紅暈,羞澀的酡紅,布滿全身。

陽頂天依舊發出舔舐狂吻的聲音,一邊用手指在她後背上寫字。

「我們繼續做戲發出聲音,用文字交流。」

香香頓時點了點頭。

「不要相信雷鳴,他是個惡賊。他找人救醒你父親的同時,卻要讓他的精神永遠崩潰,讓他永遠無法醒來。目的就是為了娶你,並且成為新的狐人族族長。」陽頂天一邊親吻得嘖嘖做聲,一邊在她粉嫩光滑的後背上寫到。

香香.貝拉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目光充滿了恨意。

這下,輪到陽頂天微微一愕,這個雷鳴是她的義兄,而且看起來很會做戲的樣子,所以二人的關係應該是比較親密的,所以陽頂天覺得想要讓香香相信雷鳴是個惡賊應該不太容易,但誰知香香稍稍一愕后,便點頭相信了。

見到陽頂天疑惑的目光,香香在陽頂天的後背上寫道:「我一直都很不喜歡他,他太假了。」

她的小手很纖細滑嫩,而且不是完全寫在陽頂天的後背,而是寫在他的側腰之上,所以非常的癢。

陽頂天原本是虛壓在香香的嬌軀上,完全用手撐著,沒有和香香的身體接觸。這下腰際一樣,雙臂微微一軟,身體直接壓在香香的嬌軀上。

頓時,香氣四溢,軟綿彈力。

「嗯……」香香.貝拉頓時一聲嬌哼,竟然不是痛恨,彷彿是勾人的聲音。

陽頂天趕緊道:「嘿嘿,在我的手段之下,任何貞潔烈女都會變成陰娃dang婦的。」

緊接著,陽頂天舔舐的聲音更加地變態。當然,他這句話僅僅只是為了彌補香香那一聲嬌吟的破綻。

但是沒有想到,接下來香香.貝拉竟然叫得更加勾魂攝魄了,然後嬌軀也開始用力磨蹭陽頂天。

頓時,陽頂天心中的火苗一下子就涌了出來,然後驚訝警告地望著香香。

香香面紅耳赤,在陽頂天後背上寫道:「他很狡猾,做戲就要做得逼真一些。」

然後,香香更加過分地將美腿直接纏在陽頂天的腰間,微微聳起用力地磨蹭。瞬間,陽頂天的身軀滾燙如火。蓬勃欲發。

「這樣會玩出事的。」陽頂天在她後背上寫道。

「玩出事,就假戲真做好了。」香香寫道:「我把自己交給你之後,想辦法讓你逃離這裡。沈浪,你能回來找我,我非常高興。而且有過這一次之後,我就再也沒看有遺憾了。」

陽頂天猛地咬牙。趕緊拋棄這個誘人的念頭,在她後背上寫道:「我能救你父親。」

頓時,香香公主停止了所有的動作,瞪大美眸,用口型問道:「真的?」

「真的1陽頂天在她後背上寫道:「所以我們的計劃是,救活你的父親之後,立刻殺掉雷鳴,除掉狐人族中所有的叛逆。」

「他很強大的,你不是他對手。」香香.貝拉趕緊寫道。

「不見得。這半年我強大了許多。」陽頂天在她後背上寫道。

「我相信你……」香香寫道。

陽頂天寫道:「那接下來,我們就開始計劃怎麼運作。」

香香.貝拉火熱地望著陽頂天,搖了搖頭,寫道:「不計劃了,先演戲。」

說罷,她張開小嘴,猛地朝陽頂天吻來,然後一手扯掉自己的肚兜和內褲。頓時她香噴噴的滑膩嬌軀完全赤果。如同蛇一般將陽頂天纏祝

陽頂天身軀一顫,掙脫她的小嘴。猛地搖頭。

香香玉手抓住陽頂天的褲子,猛地一扯,便要將小陽頂天徹底解放出來。

此時,香香貝拉真的完全展示出狐人族女子的豪放了。

陽頂天抓住她的小手,嚴肅鄭重地搖頭。

香香瞪大美眸望著陽頂天,露出詢問的目光。彷彿在問他真的不行?

陽頂天再次鄭重地搖頭。

香香美眸微微一黯,然後重新將陽頂天的褲子穿好,但是緊接著她卻猛地翻身,將陽頂天壓在身下,開始瘋狂地交纏。廝磨,滾動。

她完全**的嬌軀,如同蛇一般瘋狂地在陽頂天身上翻滾,交纏,並且發出勾魂攝魄的聲音。

對於**,她並不是嫻熟。但是,她卻擁有人類女孩所沒有的本能和狂野。

在她瘋狂地磨蹭交纏之下,陽頂天也不得不發出更加淫邪的聲音。

頓時間,在外面聽來,房間裡面的戰況完全如火如荼,這場戲真的演得真得不能再真了。

……

足足瘋狂了近一個小時!

當然,這不是陽頂天所能控制的,所有的一切完全在香香.貝拉的掌控之下。

陽頂天沒有真正進入她的身體,但是陽頂天還是沒有忍住爆發了,而香香.貝拉則是爆發了三四次。

至少,她的身體完全如同水洗過一般濕漉漉的,把陽頂天的褲子都完全濕透。而她的嬌軀,則完全布滿了晶瑩剔透的香汗。

最後,她完全如同一灘爛泥一般,趴在陽頂天的身上。

又過了一刻鐘后,陽頂天拍了拍她的粉背,提醒她該起來去執行計劃了。

香香依依不捨地從陽頂天的身體上爬起,望著陽頂天狼藉一片的內褲,頓時臉蛋羞紅過耳。

然後,她在大腿內側劃破一道口子,沾上鮮血塗抹在床單之上。然後她從床上起來,擦拭過嬌軀后,開始穿衣衫。

穿好了衣衫,她過來將陽頂天狼藉的褲子脫下,擦拭了陽頂天的身體之後,幫他也將衣衫穿上。

兩個人稍作打理,但是不完全掩飾臉上身上的欲情痕。接著,她又掏出一團東西在眼睛一抹。

頓時,她美眸淚水湧出,眼睛變得紅腫。然後,她又在自己的臉上,嬌軀上,抓出一道道痕,裝著是被陽頂天蹂躪出來的傷痕纍纍。

做完這一切后,她換上哀怨欲死的神情,木然地走到房門后打開。

而陽頂天則完全驚愕地望著這一切。

這個狐人族的女人,真的是天生的演員啊,隨便一發揮,就是影后級別的。

*****

推開門,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雷鳴完全猙獰的面孔,血紅的眼睛,還有鮮血淋漓的拳頭。

雷鳴一抬頭,頓時見到了被蹂躪得傷痕纍纍的香香.貝拉,還有她木然欲死的神情。雷鳴雙目頓時射出極度的憤怒,拔出利劍朝陽頂天衝去,嘶聲吼道:「我將你碎屍萬段1

陽頂天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淡淡道:「還救不救人了?」

頓時,雷鳴身軀一顫,雙手巨劍呆立在原地。

接著,陽頂天冷冷一笑道:「我沒有她玩殘,已經是給你面子了。」

然後,陽頂天囂張地從他邊上經過。吹過一陣腥騷的風。這股男女欲情之後的味道簡直太清晰了,任誰聞過之後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頓時間,雷鳴全身都扭曲猙獰了。

……

重新回到逐日.貝拉的室內。

「我要開始救人了,你們出去。」陽頂天淡淡道。

雷鳴大聲道:「不可能,我們要看著你救。」

陽頂天雙手一擺道:「那你們自己救吧。」

雷鳴面色又一變,然後望向香香.貝拉。

香香沒有任何回應,只是木然地朝外面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冷冷地說了一句:「你如果救不活,我就將你碎屍萬段。」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