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八十七章:香香的貞操!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按鈕上輕輕一拍。 片刻后,牆壁上裂開一道小門,一道黑影走了出來。 「去祭廟,把香香公主帶來。」雷鳴道。 「是。」那叮,黑影聽完命令后,飛快地消失在室內,然後牆壁上的那道暗門...

「格魯大人,你未免也把自只看得太重了,而且你要注意,亂說話是會死人的。」雷鳴冷聲道:「香香是我的禁裔,別人多看她一眼我都恨不得挖掉他的眼睛,你竟然想染指她?不要逼著我殺你1

說罷,雷鳴手掌直接握在巨刻之上,空氣中也瞬間布滿了殺機了

陽頂天冷冷一笑道:「雷鳴,你殺得了我嗎?你想要救活逐日貝拉嗎?在這萬里東離草原,你還找得到第二個人做到這一點嗎?就算找得到,你也請不來,就算請得來,你也付不起那個價錢。所以說,你想要讓香香貝拉嫁給你,必須救活她的父親,面能夠救活這個奄奄一息的逐日貝拉,萬里之內你能夠找到的人就只有我。」

「那可未必。」雷鳴冷冷道:「能夠救活我義父的,可不止你一個,至少還有一個三尺人族的大祭師鳥山大人,他才是第一神醫。他的價錢雖然高得多,要割走狐人族二百里山脈。但是比起我的女人。我更願意付出這個天大的代價。

陽頂天心中一愕,三尺人族陽頂天是稍有耳聞的。這個種族從外觀上和人類沒有太大區別,但是身高卻要矮小很多,幾乎沒有一個人超過三尺,而且他們的腳指頭只有四隻。當然,陽頂天所能了解的就這麼多了,關於那個第一神醫鳥山大祭師,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不過,既然雷鳴說他是第一神醫,那想必是非常了得的。而且。此人曾經對狐人族開過價錢,顯然是可以救治逐日貝拉的。

收拾這些念頭,陽頂天頓時一陣大笑,道:「他能治好?或許吧!那就算他能知道,那他可以讓逐日貝拉擁有健康的身體,卻永遠無法醒來嗎?」

這話一出,雷鳴頓時面色一變,沉默不語。

「雷鳴先生,現實讓你非常為難埃

為了成為香香公主的夫婿,你必須救活他的父親。但是,為了坐上狐人族的族長之位,你必須讓逐日貝拉永遠不要醒來。」陽頂天冷笑道:「這就需要在救活他的同時,抽走他的靈魂和精神。你覺得,這東離草原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可以做到的嗎?」

雷鳴繼續沉默不語,良久之後他冷聲道:「香香是我的禁裔,誰都不能碰,想要我答應這個條件,完全是做夢!我寧願殺了你,也不會答應。」

「那隨便你了。」陽頂天淡淡道:「你是想要做狐人族的族長,還是要香香公主的處女膜,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罷,陽頂天直接轉身要離開,道:「放心吧,你的事情我會為你保密的。」

然後,陽頂天沒有絲毫停頓,直接推門要走出去。

「慢著……「,忽然,雷鳴喝道。

陽頂天冷笑一聲道:「怎麼?如此快就想通了?」

雷鳴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必須先救活我的義父並且摧毀他的精神讓他永遠無法醒來,我在履行條件讓香香陪你睡一次。」

「不可能。」陽頂天冷冷笑道:「一定要先睡,再救人。」

雷鳴面色一寒道:「格魯大人,你千萬不要逼我。」

陽頂天冷冷道:「我說過的,你殺不了我。」

雷鳴道:「你我都是為聖教做事,你幫我成為狐人族族長,也是聖使的命令,你這樣做難道不怕聖使怪罪嗎?」

這話一出,陽頂天幾乎色變,心臟猛地一跳。

雷鳴這句話的信息量太大了,這二人都是為聖教做事,讓雷鳴成為族長也是那個所謂聖使的命令。

那,這個聖教究竟是什麼組織?這個所謂的聖使,又究竟是誰?

但是很快陽頂天壓下了所有的驚駭和疑惑,冷笑道:「那聖使也沒有讓你不把女人給我睡吧。你不妨把我們的事情稟告聖使,到時候有什麼懲罰,我全部接著如何?」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雷鳴面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

然後,他猛地一咬牙,道:「好,我答應你。」

陽頂天心中頓時一陣冷笑,暗道:「此人果然無恥,為了達到目的,口口聲聲心愛的女人也可以獻出。」

「那趕緊吧,我睡完你的女人後,立刻做事:」陽頂天道。

雷鳴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雙目的光芒彷彿要將陽頂天千刀萬剮一般。

然後,他走到牆角上在一個按鈕上輕輕一拍。

片刻后,牆壁上裂開一道小門,一道黑影走了出來。

「去祭廟,把香香公主帶來。」雷鳴道。

「是。」那叮,黑影聽完命令后,飛快地消失在室內,然後牆壁上的那道暗門也飛快地消失。

「格魯大人,希望你以後不要為今天所做的事情後悔。」雷鳴冷聲道。

「我睡了她之後,就算你立刻斬下我的頭顱,我也不會後悔。」陽頂天冷笑道。

當然,陽頂天肯定不是**喜心對香香貝拉有什麼企圖,而是想要救出她,並且見她一面,定下某些計劃。

接下來的時間內,兩個人互不投機,雙方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站立在哪裡。

雷鳴如同要噬人的野獸一般,是不是將手放在巨劃上,在他心中肯定已經將陽頂天斬殺了一萬遍了。

大約一個小時后,大門打開,美麗動人的香香貝拉款款而入。

陽頂天故意裝出淫邪的目光,毫不掩飾地盯著她的臉蛋,她的胸部,她的小蠻腰,還有他的翹臀看。

這半年不見,香香貝拉瘦了一些,臉色也憔悴了許多。不過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憐,嬌美動人了。

「香香……,」見到玉人進來,雷鳴雙目一亮,然後射出無限的痛苦上前道:「我已經找到可以救治義父的大祭師了。」

「真的?」香香嬌軀一顫,充滿了不可置信和驚喜。

「真的。」雷鳴道:「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香香目光複雜地望向雷鳴,然後點了點頭道:「放心吧大哥,只要能夠挽救父親的生命,不讓他死去,我就嫁給你。」

「我不是為了這個,儘管我無比的愛你。」雷鳴道:「但是族長也是我的義父,為了救他,我同樣可以付出一切。但是……」

借著,雷鳴臉色變得無比的痛苦,然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個巴掌。

「啪…,…」他這一巴掌扇得很重,直接鮮血飆射而出,半邊面孔紅腫起來。

香香頓時一驚,拉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自殘道:「大哥,你做什麼?」

「都怪我沒用。」雷鳴含淚道:「這個祭師可以救義父,但是提出了一個非常無恥的要求。」

香香貝拉頓時想起了陽頂天看著她時的淫邪目光,不由得嬌軀一顫道:「什麼要求。」

「讓我睡一次,把稱的處女貞操給我,桀桀,……」陽頂天故意淫邪道,發出一陣邪惡的笑聲。

香香貝拉一驚,絕美的小臉瞬間完舍沒有一絲血色,全身的汗毛猛地豎起。

眼前這個祭師,看起來真的非常嚇人邪惡,把自己純潔的處子之軀給他,那香香,貝拉寧願去死。

「你是選擇要自己的處女膜,還是要你父親的生命?」陽頂天冷笑道:「用處女膜換你父親的命,這麼划算的生意你都不做,看來你已經不孝到何等程度的?」

這話說得香香,貝拉嬌軀又猛地一顫。

是啊,把自己的處子嬌軀交給這種人,香香貝拉寧願去死。但是,她現在要救的是父親的生命,如果可以救活自己的父親,她寧願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換。

「好,我願意。」香香貝拉咬牙道:「你來取吧,隨時都可以,在哪裡都可以。」

陽頂天色光盈盈地盯著香香,貝拉動人的軀體,裝著吞咽著口水道:「破處女,當然要選擇一個舒服的房間,去你的閨房吧。」

「跟我來。」香香貝拉冷冷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