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八十六章:垂死的逐日.貝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但現在對方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陽頂天自信用聖水是可以救他的,但是究竟要不要救他,陽頂天一下子很難做出決定。 因為就眼前這個人毫無疑問是有風險的,因為連奄奄一息的人都能救活,那麼陽頂天這個人肯...

「哦,那真的是恭喜了。」陽頂天笑道:「香香公主美麗善良,她的夫婿肯定是要非常出色才能匹配得上了。」

那名騎士首領道:「大人說得沒錯,我們全族之中,唯一配得上香香公主的就只有雷鳴大人了。雷鳴大人是我們狐人族的首席聖武騎士,長老會最年輕的長老,狐人族的第一青年高手。」

這名騎士首領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發出一陣驚喜而又恭敬的聲音。

「大人,我們的雷鳴大人親自來迎接您了。」

緊接著,整隊騎士整齊下馬跪下,齊聲喝道:「拜見雷鳴大人。」

與此同時,周圍所有的僕人也紛紛停下手中所有的事情,站在原地,彎腰拜下。

而且,這群人眼中望向雷鳴的目光充滿了熾熱和崇拜。看來,這個雷鳴在狐人族中不但權力很大,而且有著巨大的聲望。

「狐人族聖武騎士雷鳴.貝拉,拜見尊敬的祭師大人。」雷鳴上前幾步,拔出利劍拄在地面,彎腰行禮。

陽頂天內心一愕,他竟然稱呼自己為祭師大人,看來他們真的是認錯人了。只不過不知道,這個祭師大人到底是誰?

陽頂天抬起頭,頓時見到了這個雷鳴。

果然英俊逼人,挺拔如山。足足一米九的身高,深邃的眼睛,挺拔的鼻樑,俊美的面孔彷彿時時刻刻都灑滿了陽光一般。陽頂天也算是長得非常不錯的,但是面對這個狐人族的第一青年高手。不管是長相還是身材,也只能感覺到深深的妒忌。

陽頂天一開始是想要否認自己是祭師大人。但是轉念一想,又放棄了這個念頭,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幾日前,我派人前去恭請祭師大人為我義父治療,不料大人今日便已經趕到,真是讓我感激莫名。」雷鳴繼續道。

陽頂天此時清楚了,狐人族已經派人去請祭師來救治逐日.貝拉,而陽頂天卻打扮成一個祭師。所以讓雷鳴等人誤會了。

陽頂天本來想問逐日.貝拉究竟得了什麼病症,但是想了想終究沒有問,問了只怕要露餡。

半年前,逐日.貝拉以一敵三對戰秦懷玉,獨孤鳳舞和孤獨無歡,面對三個武尊級強者他依舊不落下風,結果燕別情插入戰局。一劍刺穿了逐日.貝拉,使得他油盡燈枯,如果不是芭比及時趕到,只怕已經死了。

後來,陽頂天被芭比帶到水下的紅色晶石空間之內,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逐日.貝拉了。而且當時天地劇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到部落的。

這些念頭一轉而過,陽頂天淡淡道:「前面帶路。」

「是1雷鳴道,然後單獨一人前往引路。

雷鳴帶著陽頂天來到最中心的那座樓宇,沿著台階一直往上走。走到了最高的那一層。

最高的這一層距離地面大約有三十幾米。

來到一道門前,雷鳴推開門。道:「祭師大人,請進1

這是一間非常大的室,而且非常光亮,房間周圍都是巨大的窗戶,上面鑲嵌著天然的透明琉璃,使得外面的光線可以照射進來。

房間內有三個巨大的壁櫥,此時火焰在壁櫥內熊熊燃燒。

室中央,有一張巨大的床,鋪著柔軟的皮毛,上面躺著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狐人族的族長逐日.貝拉。

一眼之下,陽頂天真的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形容枯槁,瘦削如柴的人會是逐日.貝拉。

之前陽頂天見到的逐日.貝拉,雖然已經四五十歲了,但是丰姿卓絕,俊朗如玉,論長相完全不亞於眼前的這個雷鳴,論風姿氣度更是勝之。

而眼前這個逐日.貝拉,真的是如同苦柴一般,乾枯衰敗,原本光滑發亮的頭髮,此時枯白無色。

如果不是陽頂天能夠感應到他的氣息,他甚至會覺得此時床上躺著的是一個死人。

「請祭師大人為我義父救治。」雷鳴恭敬道。

陽頂天上前幾步,輕輕按在逐日.貝拉的頸部動脈上,然後又按在他的胸口心臟位置,最後把了把他的手腕脈搏。

「他受過重傷,與人激斗時,玄氣耗盡,油盡燈枯。而且,身體遭遇重創,流血過多,使得玄脈乾枯,氣海發裂。」陽頂天淡淡道。

陽頂天的話剛剛說完,雷鳴頓時身軀一震,道:「祭師大人真是神人,您只是稍稍觸碰了一下,竟然便知道得清清楚楚。」

陽頂天當然知道得清清楚楚,因為逐日.貝拉是怎麼受的傷,他都是親眼所見。

「逐日族長修為驚人,在方圓千里之內都罕有對手,究竟是什麼敵人?讓他受此重傷?」陽頂天道。

雷鳴道:「我當時並不在族內,聽族人說是有一個非常強大美麗的女人,搶走了我族中的聖核,義父聽聞之後便追去要奪回。就在義父要擊敗那女子奪回聖核的時候,忽然又多了一名人類高手。二人對戰我義父一人仍舊不是對手,所以二人拼盡全力朝著埋骨之地中心逃竄,義父獨自一人追上前去。族中高手本要一同前往,卻被義父阻止。所有人都覺得,義父一人戰那二人綽綽有餘,如果不是義父心存仁慈,這二人早已經死在義父劍下。所以,就讓義父一人追進埋骨之地深處。但誰知,這一去再也沒有回來。半日之後,族人前去埋骨之地找尋,足足三日之後,才在中央湖泊上看到飄在水上的義父,當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人事不省了。」

雷鳴接著又道:「不過,單憑那二人肯定不是義父對手,在那裡他們肯定還有其他幫手。」

陽頂天點了點頭,卻沒有表露出非常關心的樣子。

「祭師大人,您能治好我的義父嗎?」雷鳴問道。

陽頂天本來是要想逐日.貝拉求問如何救醒東方冰凌的事情,但現在對方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陽頂天自信用聖水是可以救他的,但是究竟要不要救他,陽頂天一下子很難做出決定。

因為就眼前這個人毫無疑問是有風險的,因為連奄奄一息的人都能救活,那麼陽頂天這個人肯定會被人奇貨可居,到時候想要離開或許就有麻煩。

當然,如果補救的話陽頂天內心或許有會有些愧疚,而且眼前這個人還是香香.貝拉的父親,自己和香香應該是算得上朋友的。

稍稍猶豫片刻,陽頂天點了點頭道:「能夠救活。」

雷鳴眼睛頓時一顫,然後露出一絲喜色道:「那需要準備什麼材料,請祭師大人立刻吩咐下來,我立刻去準備。」

陽頂天道:「不用什麼材料,我東西都帶齊了。」

「不用材料。」雷鳴微微一愕,然後道:「那請祭師大人稍作休息,明日晨起,就為我義父進行治療。」

「不用,現在就可以治好。」陽頂天道。

頓時間,雷鳴是完全驚愕了,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緊接著,他臉上的笑容一收,走過去將已經關緊的大門再次用力一壓,確認已經禁閉,然後低聲朝陽頂天道:「格魯祭師大人,我派人送去的禮物您收到了嗎?」

見到雷鳴稍稍詭異的面孔和聲音,陽頂天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後模糊地嗯了一聲。

「那上面的暗語,相信您也已經看見了。」雷鳴繼續道。

「暗語?你再說一遍,如何?」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雷鳴頓時面色一變,道:「格魯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

陽頂天心中一跳,聲音卻變得冰冷道:「我只是讓你重複一遍,怎麼了?」

雷鳴目光閃電一般射來,然後淡淡道:「你可以救活我的義父大人,因為這樣就顯示了您神通,也可以讓香香答應正式嫁給我。但是,你也要讓他永遠不能醒來。」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後背猛地一寒。

眼前這個俊美陽光的狐人族首席騎士,逐日.貝拉的義子,原來是一條毒蛇啊,還是一條充滿了狼子野心的毒蛇。

這樣一來,不但逐日.貝拉危險了,連香香也危險了,難怪進來之後就一直沒有見過香香.貝拉,按說作為女兒,她是一直要在父親身邊服侍的。

頓時之間,陽頂天心中閃過許多個念頭。而後,他的雙眼瞬間變得邪惡起來。

陽頂天為了方便在東離草原行走,所以裝扮的本來就是一個中老年祭師。現在目露邪光,更是幾乎一點破綻都沒有了。

「沒錯,你是送了我不少禮物,但是都沒有我特別想要的。」陽頂天忽然淡淡道。

「你想要什麼?」雷鳴道。

「女人,美麗的女人。」陽頂天道:「你難道沒有看到,我現在身邊就帶著一個昏迷不醒的女人嗎?只要我想享用的時候,我就會立刻讓她醒過來讓我蹂躪。」

雷鳴聽到陽頂天的條件后,表情頓時一松道:「美人是嗎?放心,您要多少就有多少。」

「不,我只要一個。」陽頂天道:「而且是狐人族中最美麗的一個,就是你的未婚妻香香公主,當然我只要一次就行了。」

這話一出,雷鳴面色劇變,雙目間瞬間充滿了殺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