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七十八章:「推到」,嗜血冰凌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頓時,陽頂天完全驚到了,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性,但是從未想過會是這個畫面。 不但陽頂天意外,就連芭比也非常意外。至於那個奄奄一息的老朽,此時目光一亮,他都已經老得要死去了,眼睛已經完全...

而且,玄火是絕對不可能完全煉化的。一個天賦很高的,大概可以煉化萬分之一的能量。天賦絕高之人,可以煉化千分之一。剩下大部分的玄火能量,都會漸漸沉寂,或者消散在空氣中。

當然,具體煉化了玄火能量的百分之多少,這並不重要。因為煉化玄火最最重要的,是要一朵擁有生命的心火。

心火只要擁有了生命,那麼一切都可以完成。可以自我成長,不斷變得強大且不說了。可以鍛造真正魂劍也不說了,可以用來煉造極品丹藥也不說了。將心火附在玄技之上,威力倍增也不說。

最最直接的是,一旦有了玄火。就可以時時刻刻吞玄吐納。而其他人,一天最多只能四個小時。因為普通玄氣的雜質太多,吞玄吐納四個小時,就已經是身體的極限。

而一旦擁有了玄火,可以輕而易舉將充滿雜質的玄火凈化。只要願意,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吞玄吐納都可以。

單純這一點,一個擁有玄火的武者,修鍊速度就可以是別人的數倍。

完全吞噬了玄火之後,東方冰凌開始旁坐閉目,煉化體內的玄火能量。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三分鐘。

十分鐘。

十五分鐘。

三十分鐘。

忽然,天地猛地一陣搖晃。

然後,陽頂天感覺到自己在緩緩下降。

當然,他的身體自己不會下降,這是從湖泊中生長出陰陽山要重新鑽回地下了。而且,陽頂天也看到,陰陽山的火焰開始減弱,寒冰開始虛化。

陽頂天心中忍不住一陣嘆息。整個過程終於要徹底結束了。自己費盡了千辛萬苦,終究是為別人做了嫁衣。

而東方冰凌彷彿完全置若罔聞一般,任由外面天地變換,她依舊在煉化體內的玄火。

「東方仙子,我知道你現在的時間很珍貴,並不是我要打斷你。」芭比道:「但是。現在天地變色,陰陽山要重新回到地下。火焰要熄滅,寒冰要融化。所以接下來行事就不太方便了,能不能先請你暫停下來,履行之前的誓言呢?」

這話一出,陽頂天心臟再次本能一跳。

履行誓言?

不願意麵對的何止是東方冰凌,此時的陽頂天只怕更加不願意麵對。

東方冰凌,如此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如此傾國傾城的絕世加人。難道為了強大,真的要將自己珍貴無比的處子貞操獻出,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奄奄一息的垂垂老朽?

不管東方冰凌為人如何,眼前這種事情絕對是時間最殘忍的畫面。

頓時,陽頂天不知道東方冰凌應該如何面對?

或者說,剛才立下毒誓僅僅只是權宜之計?

可是,這個世界的誓言是非常非常鄭重的,沒有任何人可以違背。尤其東方冰凌發的是如此毒誓。如有違背,讓陰陽宗的千年基業毀在她的手中。讓陰陽宗的列祖列宗在地下不得安寧。

要知道,秦懷玉如此卑鄙,獨孤鳳舞如此放肆很辣,孤獨無歡如此狡詐狠毒,可是一旦立下毒誓之後,完全不敢違背。

所以。這種級別的誓言在這個世界,完全比自己的生命還要貴重。

可是,如果是履行誓言的話,那或許是這個世界最最悲慘的一幕。

所以,陽頂天真的不知道東方冰凌會如何應對。或許。閉目沉默是最好的選擇,就裝著忘記了時間,就裝著什麼都沒有聽見。

不過,陽頂天錯了。

芭比的話音落下之後,東方冰凌直接睜開了美眸。

「履行誓言?好。」東方冰凌道,然後直接站起嬌軀,淡淡道:「來吧。」

頓時,陽頂天完全驚到了,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性,但是從未想過會是這個畫面。

不但陽頂天意外,就連芭比也非常意外。至於那個奄奄一息的老朽,此時目光一亮,他都已經老得要死去了,眼睛已經完全枯乾了竟然還能射出灼熱貪婪的目光。

看來,在東方冰凌這等絕世美人面前,天下間任何男人都武打抵擋,哪怕是一百多歲即將死去的老人。

不過面對東方冰凌這種九天仙女一般的絕世佳人,芭比的兒子雖然目光灼熱,但是更多的是一種自賤慚俗,雖然非常心動,但是卻不敢有什麼動作。

「我的兒子太老實了,就麻煩東方小姐自己主動了。」芭比道:「如果在這方面你不是很熟練的話,我可以在邊上指導的。」

東方冰凌聽完之後,直接走了過來,將某個男人一把推到在晶石之上,然後跨坐在他的腰上。

陽頂天完全驚呆了,這東方冰凌可是最矜持,最高高在上的仙子啊,竟然如此豪放。

當然,芭比也無比地憤怒驚詫。但她的驚詫遠遠比不上陽頂天的萬一。

因為,東方冰凌此時推倒的是陽頂天。沒錯,陽頂天被東方冰凌推到了!

而且她直接騎在了陽頂天的腰上。就算隔著裙子,陽頂天也可以清晰地感覺到東方冰凌美臀的柔軟滑膩,彈力豐滿。

「東方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芭比寒聲道。

東方冰凌道:「我不是按照你的意思,主動去履行我的誓言,和您的兒子交配嗎?」。

芭比道:「但是,你推倒的這個男人不是我的兒子,而是沈浪?另外一個才是我的兒子。」

「不可能吧。」東方冰凌道:「從年齡上看,我身下的這個男人才是您的兒子。另外一個男人,完全是您的爺爺吧。」

芭比目光一寒道:「東方小姐,你不要玩什麼花樣。要知道,你是用陰陽宗的千年基業和列祖列宗發過毒誓的,而且還說清楚是我右邊的這個男人。」

「沒錯,我現在騎的這個男人,就在您的右邊。」東方冰凌道。

「胡說,這個沈浪明明是在我的左邊。」芭比道。

緊接著,芭比面色一變,無比憤怒道:「東方冰凌,你耍詐。」

沒錯,東方冰凌是在耍詐。芭比說右邊的男人,是以她的視野而言。而東方冰凌說的右邊,則是從東方冰凌的視野而言。她們兩人面對面站立,所以兩個人所說的右邊是完全相反的。

「東方小姐,你玩這一首,很有意思嗎?」。芭比緩緩抽出利劍道:「別以為,我殺不得人埃」

說罷,芭比立刻就要翻臉動手。

東方冰凌從陽頂天身子站起道:「對不起前輩,我是誤會了,任誰見到這兩個男人,都會認為這個年輕的才是您的兒子。」

說罷,東方冰凌走到芭比兒子的面前。

此時,芭比的臉色才好看了一些。而隨著東方冰凌的靠近,芭比兒子蒼老的身軀開始顫抖,彷彿隨時都可能死去一般。

而陽頂天心中則百味雜陳,現在他真的恨不得昏厥而不願意看接下來的一幕。

東方冰凌走到芭比兒子的身邊,輕輕嘆息一聲,彷彿有著無盡的無奈和悲哀。

「開始吧,東方小姐。」芭比得意笑道:「和我兒子交配,把玄火的一部分能量度入我兒子的體內。他返老還童之後,是萬中無一的美男子,配你也不算辱沒了。」

東方冰凌微微一笑。

猛然間,東方冰凌拔出利劍,橫在芭比兒子的脖子上。

芭比面色劇變,寒聲道:「東方冰凌,你做什麼?找死嗎?」。

「你自斷玄脈,否則我立刻殺掉你兒子。」東方冰凌寒聲道。

芭比顫抖道:「東方冰凌,你可是立過毒誓的。」

東方冰凌道:「沒錯,在這個世界上,誓言比生命還要重。但……那是對別人而言,對我來說,誓言一文不值。在十年前,我就曾經發過更毒的毒誓了,而且不久之後我就違背了。」

此時,陽頂天也呆了,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有了如此變化,東方冰凌竟然用芭比的兒子做人質,威脅芭比自斷玄脈。不過,這種事情只怕誰都不願意做吧。

「自斷玄脈?」芭比一聲冷笑道:「你以為我會那麼傻嗎?」。

「你不那樣做的話,你的兒子就會死。」東方冰凌寒聲道。

「我愛子如命。」芭比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自斷了玄脈,我們兩個人都會死。」

接著,芭比道:「相反,如果我不自斷玄脈,你反而不敢傷害我的兒子。」

「你覺得我不敢?」東方冰凌道。

「你當然不敢。」芭比道:「你還需要用我的兒子保命,所以你當然不敢傷害我兒子一根汗毛。」

「嘶……」東方冰凌劍芒一閃,血光迸現,芭比兒子蒼老的頭顱,被直接切斷,直飛衝天。

陽頂天徹底驚呆了!

這東方冰凌做事,完全讓人無法意料。

陽頂天也認為,東方冰凌是絕對不敢動手殺人的,因為芭比的兒子是寶貴的人質,只有活著才有價值,但誰知道東方冰凌竟然這麼直接了斷斬斷他的頭顱。

陽頂天真的完全沒有想到東方冰凌會這樣做。

而芭比,則彷彿被雷劈了一般,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被斬斷了頭顱,沒有一聲慘叫,沒有任何準備就死在自己的面前,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反應。未完待續……

PS:兄弟們,月底了,拜求幾張月票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