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七十五章:吞噬「玄火」!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2-26 01:27  |  字數:3603字

這就是玄火的威力。.

所以,此時結局已定。

陽頂天甚至可以聽到秦懷玉等人發出的一陣嘆息,然後他見到秦懷玉等人全部移走了目光,不再望向燕別情這邊。

「砰……」美麗的玄火忽然猛地爆開。

頓時,如同最美麗的煙花一般璀璨。

這朵玄火,猛然化成無數條絲縷。每一道絲縷,都如同一道美麗的光線一般。

無數道紅色的光芒,彎曲著,飄舞著,釋放著,飄蕩著。

周圍幾百米空間內,全部被玄火的絲縷所充斥,無比的驚艷,無比的美麗。

然後,這些玄火絲縷能量開始環繞著燕別情旋轉,飛舞。彷彿情人一般,又彷彿調皮的孩子,將燕別情完全包裹其中。

最後,這無數的玄火絲縷開始飛快鑽入燕別情的體內。

這個速度非常快,彷彿乳燕歸巢一般,飛快鑽入燕別情的體內。

頓時,燕別情的整個身體,綻放出耀眼的紅光。

短短几分鐘,無數到玄火能量,化作絲縷,完全進入燕別情的體內,在他的玄脈流轉。

接下來,燕別情需要做的就是,將這玄火能量一點點引入自己的氣海之內,組成一朵完整的心火。

燕別情盤坐在地上,開始煉化。

此時,他的整個身體完全紅光充斥。

隨著煉化的過程,身上的紅光漸漸淡去。

十分鐘。

十五分鐘。

二十分鐘。

這個過程中,陽頂天清晰感覺到,燕別情體內能量的爆發。

每一次爆發,都是一次突破。

煉化玄火,修為會有巨大的突破。

燕別情究竟突破了多少級,沒有人知道。

但是,肯定突破非常非常大。

二十分鐘後,燕別情體內的紅光幾乎已經完全淡去。

此時,逐曰.貝拉隨著鮮血的流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已經完全要油盡燈枯,他的死期很快就要到了。

秦懷玉這邊的戰鬥,很快就要結束了。

此時,燕別情忽然猛地睜開雙目,他煉化玄火還沒有結束,一旦停止雖然還可以繼續,但會有很大的能量損失。

但他還是停止了,直接站起身來,目光充滿了戒備。

單純從他的目光,陽頂天可以看出,他的修為大進,全身的能量強大了許多倍。

「沈浪,少主,孤獨少主,獨孤小姐,告辭了。」燕別情道。

最後,他望了一眼陽頂天道:「我們,後會有期。」

「砰……」然後,燕別情猛地化作一道流光,衝天而出,直接深邃厚厚的冰層,飛出陰陽山,轉眼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玄火煉化還沒有結束,他竟然就這麼離開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捨得中止這價值萬金的煉化,直接離開。

而燕別情消失在陽頂天視線的時候,他身上所有的禁錮全部消失。

陽頂天的玄氣,手腳完全恢復了。燕別情在離開的時候,也沒有忘記解開他的禁錮。

「這人倒是聰明,知道我來了之後,竟然趕緊跑掉了。」然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在陽頂天耳邊響起。

這是一道非常滄桑的聲音。

狐人族的太上長老,一個二百多歲的白髮紅顏,芭比。

果然是她,從山頂的缺口處,貼著熊熊燃燒的火焰,巴比抱著她的兒子緩緩降落。

她的面孔依舊絕美,她的身軀依舊飽滿緊湊,她的頭髮依舊雪白如雪。

他的兒子面色紅潤,已經好了許多。但是比起前幾天陽頂天剛給他服下聖水時,已經又蒼老了十幾歲。

他蒼老的速度非常快啊,按照這個速度,最多半個月他又要恢復之前垂垂老朽,奄奄一息的情形了。

芭比落在陽頂天的身邊,目光落在狐人族長逐曰.貝拉的臉上。

****

此時,高傲的狐人族長已經完全要油盡燈枯了,身下流著慢慢一灘血液,全身都被自己的鮮血濕透,英俊的面孔蒼白得沒有絲毫血色。

他已經是憑藉最後的意志在戰鬥了,隨時都可能倒下,隨時都可能死去。

見到芭比太長老的出現,秦懷玉等人頓時面色一變。

「諸位,這逐曰.貝拉雖然很蠢,和我完全合不來,但是他畢竟是我的晚輩,也是我狐人族的族長,你們就放過他一命,如何?」芭比望著秦懷玉等人緩緩說道,中間還咳嗽了兩聲。

秦懷玉道:「前輩,我們放過他,我們就必死無疑了。」

「我此時若出手,你們也必死無疑了。」芭比緩緩道:「但是我知道你們來頭很大,一個是萬血宮的,一個是無歡宮的,一個是西北秦城的。這三個勢力,我哪一個都不敢得罪,所以我也沒有動手,我沒有逐曰.貝拉那麼愚蠢。你們只要其中一個死在這裡,對我狐人族都是滅頂之災。」

芭比道:「現在,玄火也沒了。我老身我一個面子,放過我這個不爭氣的晚輩如何?」

秦懷玉道:「謙卑,只怕我們放過他,你們不願意放過我啊。」

「我以我死去的丈夫立誓,以我的列祖列宗立誓,如何?」芭比道:「我立誓,若秦懷玉少主等三人放過逐曰.貝拉族長,我狐人族絕對不會以三人為敵,甚至願意以三方勢力結成盟友,共進共推。若違背此誓言,讓我的祖先在地獄中輪迴,永遠不得超生。讓我的丈夫化成厲鬼,來索走我的姓命。」

立完誓言後,芭比目光望向秦懷玉,等待他的決定。

「在答應之前,我想問您一個問題,您的丈夫是誰?」秦懷玉問道。

芭比目中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