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七十四章:玄火的歸屬!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2-25 14:44  |  字數:3496字

「多謝三位,燕別情會永遠銘記你們的恩德。」燕別情緩緩道。

然後,他目光望向陽頂天道:「抱歉了沈浪先生,這朵玄火不屬於你了。想必你不會做無謂的反抗吧,不會讓我們現在就撕破臉吧。」

頓時,陽頂天一陣苦笑。

燕別情來到逐日.貝拉的身後,猛地拔出利劍。

頓時,秦懷玉等人目光猛地大亮,恨不得燕別情直接將逐日.貝拉劈成兩半。

整個過程中,逐日.貝拉沒有絲毫的求饒,臉上依舊充滿了驕傲和冷漠。

「我還有一個條件。」燕別情忽然道:「我要你們三位也放過這位沈浪先生,不管他真正的身份是什麼。不管他有任何把柄在你們手中,在大決武之前,也絕對不對他進行加害,如何?」

這話一出,不但秦懷玉面色一變,就連陽頂天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燕別情為何要如此,他讓秦懷玉等人放過自己還不夠,竟然還要讓他們放過陽頂天。

「別情,你確認?」秦懷玉道。

「我確認。」燕別情道。

「那好,我答應,並且將這一段併入剛才誓言之中。」秦懷玉道。

「我答應,也將這一段併入我剛才的誓言之中。」孤獨無歡道。

「我答應。」獨孤鳳舞淡淡道。

「多謝!」燕別情道,然後手中利劍猛地一刺。

瞬間,猛地刺穿了逐日.貝拉的胸膛。鮮血猛地飆射而出。

而正在和秦懷玉三人比拼玄氣的逐日.貝拉,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身體被刺穿而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鮮血不斷湧出。

隨著鮮血的飆射而出,能量漸漸從逐日.貝拉的體內流逝。如果放在平常,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止血,但是現在非但無法止血,因為在比拼玄氣,所以他體內玄脈飛快地流轉,血液也飛快地流動,鮮血流出的速度絲毫為減。

隨著鮮血的流失。逐日.貝拉瞬間落入下風。

陽頂天不知道逐日.貝拉的玄氣還剩下多少,但是他知道,隨著這樣流血的速度,至多半個多小時後,逐日.貝拉身上的鮮血就會流去一半,失去一半的血液,這個高傲的狐人族長就必死無疑了。

原本。陽頂天對這個狐人族長逐日.貝拉沒有絲毫好感,但是現在內心還是忍不住充滿了敬意和不忍,哪怕到這個時候,這個驕傲的族長依舊沒有開口任何的求饒。更何況,他的女兒香香.貝拉對陽頂天還有恩情。

可是,此時的陽頂天什麼都不能做。

「這就是你們人類啊。」逐日.貝拉終於說了第一句話。充滿了無比複雜的情緒。

從這句話中,陽頂天可以聽出,其實這個狐人族長內心深處還是願意親近人類,願意和人類結盟的,只不過很顯然人類的表現讓他失望了。

「沈浪。我轉告你一句話,請你轉告我的族人。」逐日.貝拉忽然道。

「是。請說。」陽頂天道。

「這位獨孤鳳舞小姐提出和我們交易千年火系妖核,我們問她交易原因她卻不願意說,於是我們拒絕交易。但是,她反而進入我們的祭壇,殺掉看守的祭師,搶走祭壇上那顆聖核。」逐日.貝拉道:「如果只是妖核的話,我們不會追殺不舍。但是她搶走的,是我們祖先的聖核。我們的祖先,是半人半妖,壽命800歲,我們狐人族就在他手中了繁衍壯大。她搶走我們的聖核,你說我可有理由千里追殺?」

「有。」陽頂天道。

逐日.貝拉道:「我現在知道這裡有一朵玄火,請你轉告我的族人,我是為了奪回聖核而死,絕不是為了玄火而死。」

「我記住了,族長。」陽頂天道。

*****

此時,玄火已經完全綻放到了極致。

那邊的玄氣對峙依舊繼續,逐日.貝拉已經充滿了必死的決心。

燕別情走到陽頂天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抱歉了,沈浪兄,這朵玄火我要了。」

說罷,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將陽頂天渾身徹底禁錮。

頓時,陽頂天全身絲毫不能動彈,甚至連精神,都無法溢出,全身的玄氣也完全無法流轉。

燕別情,一星級武尊,雖然比起秦懷玉要弱上一些,但終究是同樣等級的人物。

面對武尊級的存在,此時的陽頂天依舊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然後,陽頂天被禁錮著,坐在那裡完全無法動彈,甚至連閉上眼睛都做不到。

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一切的發生。

陰陽山停止了生長。

這多玄火,暫放到了極致,美麗到了極致,嬌媚到了極致。

它,綻放到了極致後,火焰開始變幻各種形狀。讓人看到它的不安,它的膽怯,拚命想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想要找到一個保護它的人。

儘管其實它本身就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一旦它進入狂暴,在場所有人都會化成灰燼。

它是萬里大地孕育出來的最強能量。

但是它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一點,完全把自己當成最脆弱的嬰兒。

當然,它也確實是最脆弱的,因為它的生命非常非常短暫,只有短短几分鐘。

一旦它沒有找到寄住之所,它美麗而又強大的生命就會迅速凋零,要等待二百年之後再次綻放。

而一個武者的氣海,是它最好的家。

所以,一個武者無時無刻不想著尋找到玄火。而玄火,也無比渴望找到一個武者的氣海安居。

當然,這個武者至少需要武玄級修為。否則,當玄火化成萬千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