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七十章:「戰罷」燕別情,交易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天道:「那東方冰凌呢?」 「她?」燕別情道:「你都不殺,她就更加不殺了。留著她,剛好可以殺進秦城滿門,不更加好?」 儘管燕別情口氣淡淡,但陽頂天依舊能夠聽出裡面對秦城刻骨的恨意。...

頓時,陽頂天無奈一笑,道:「看來,秦少主和獨孤妖女的關係,遠比我想象中更加親密埃.」

「當然。」燕別情道:「為了秦城大業,少主把二百年一遇的天地級玄火都讓給了獨孤小姐,你說能不親密嗎?」

「果然大方。」陽頂天道。

本來,陽頂天還指望著三人因為玄火這個天地至寶而內訌,現在是不可能了,因為他們都已經決定好了玄火的歸屬了。

大方的不僅僅是秦懷玉啊,還有孤獨無歡,玄火這等至寶,竟然都捨得讓出。

不過很顯然,秦城是從來不做賠本生意的。他們讓出了玄火,很顯然也得到了某些無比珍貴的東西。

「好了,閑話說完了,該做正事了。」燕別情道:「你我雖然是情敵,但好歹相識一常我讓你做個選擇,是先殺你,再殺東方冰凌?還是先殺東方冰凌,再殺你呢?」

陽頂天無奈一笑道:「那,還是先殺我吧。」

「果然是個英雄。」燕別情笑道,然後緩緩拔出了利劍。

「對了,在你動手之前,我有個請求。」陽頂天道。

「你請說。」燕別情道。

「請你不要對東方冰凌的身體有所褻瀆,讓她清清白白地去死吧。」陽頂天道。

燕別情道:「放心,儘管我對東方仙子的身軀垂涎三尺。但是我更珍重自己的小命,若讓少主知道我吃到了東方冰凌,我只有死路一條了。少主的佔有慾,你應該是知道的。」

「那我就放心了。」陽頂天緩緩舉起天魔戰刀,運起八品魔焰刀訣。

對方是一星武尊級強者,陽頂天僅僅只是一星武玄。

這一戰,完全沒有必要,但陽頂天就算是死,也不願意就這麼窩囊地被殺,就算是死,也要戰死。

「來吧,燕別情。」陽頂天一聲斷喝。

頓時,手中天魔戰刀熊熊燃燒。

運起全身所有玄氣。

整支天魔戰刀猛地爆出亮碩的光芒。

燕別情手掌輕輕一握,頓時手中利劍猛地變得血紅而又透明,迸發出泰山一般的能量壓制。

沒錯,他是武尊級強者,單純這一握劍的能量壓力,就如同泰山壓頂一般,讓陽頂天的天魔戰刀幾乎無法呼吸。

「八品魔焰刀訣第三刀,魔劫裂獄刀1

這一招,陽頂天從未試過。

而這次,陽頂天毫無保留,將全身所有的玄氣完全灌入天魔戰刀之內。

就算戰死,也要拼盡全力。

「來吧,殺1

陽頂天猛地一聲大吼,手中天魔戰刀猛地劈出。

「嗷……」頓時,整個空間猛地一陣血紅黑暗。

整個空間彷彿變成了地獄,巨大的黑暗血紅的火焰巨刀,對準燕別情頭頂猛地斬落。

這是陽頂天玄氣的極致,能量的極致。

假如,對戰的是一個五星級武玄,儘管比陽頂天此時高上四級。但是面對這一招魔劫裂獄刀,陽頂天可以說對方絕對非死即傷。

就在陽頂天斬出傾盡全力的一刀時,燕別情的劍,也輕飄飄地斬落。

他的劍,迸發出來的是紫紅色的光芒。

瞬間,陽頂天漫天巨大的暗紅色火焰刀猛地擊在燕別情的紫色光芒上。

看上去,陽頂天的火焰刀是如此的驚人,幾乎戰局了所有的空間,如同地獄一般要吞噬一切。

而燕別情的紫色劍芒,僅僅只有指頭粗,兩三尺長。

但是,那恐怖的暗紅色火焰刀遇到紫色劍芒后,頓時如同被開水澆過的積雪一般,瞬間消融得無形無蹤。

陽頂天傾盡全力的一刀,八品魔焰刀訣的最強一招,直接被要燕別情輕飄飄的一劍化解得無影無蹤,融化得無影無蹤。

這個結果,陽頂天早已經想象到。但是真正見到時,還是忍不住一陣震撼。

就此時,燕別情對比陽頂天之強,完全是天壤之別。

那藍色劍芒毀掉陽頂天的玄技火焰刀之後,幾乎沒有絲毫損害,直接朝陽頂天頭頂斬落。

儘管此時陽頂天的玄氣已經所剩無幾,但依舊拚命運起所有玄氣,運轉陰陽化氣訣的化火訣,要將燕別情這一劍化解。

當然,憑藉陽頂天此時的化火訣,應該可以化掉燕別情這一劍能量的幾十分之一。燕別情這一劍的威力可以說完全無損。

斬在陽頂天身上的結果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徹底灰飛煙滅,粉身碎骨。

當然或許有人奇怪,陽頂天為何不使用電系玄技?原因是,電系玄機可以讓人驚駭,可以忽悠人,但是傷人的威力,此時卻還不如八品魔焰刀訣。

幾乎是瞬間!

燕別情的劍芒斬在陽頂天的頭頂。

陽頂天瞪大雙目,運轉化氣訣,猛地斬出。

「永別了,焰焰。」

「永別了,寧寧。」

「永別了,所有關心我的人,我讓你們失望了。」

「我是不甘心?還是解脫?」

頓時間,無數的念頭湧上。

他馬上就要徹底灰飛煙滅,徹底粉身碎骨了。

內心彷彿有無限的念頭,又彷彿什麼都不去想,就直接等待最後時刻到來。

劍芒猛地斬在陽頂天的頭頂,光芒一爆。

整個狹小的空間,一道刺目的光芒。

陽頂天沒有死,那道致命劍芒斬在陽頂天頭頂之後,直接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整個空間內陷入了寂靜。

陽頂天死裡逃生,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歡笑。

「為什麼?」陽頂天緩緩問道。

燕別情聳了聳肩膀。

「為什麼不殺我?」陽頂天繼續問道。

燕別情道:「還不到時候,我不能在這個時候殺你。」

「什麼時候?」陽頂天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燕別情道:「到時候,我真正的身份是誰,你也會知道了。」

陽頂天道:「可是,你不殺我,你主人不會放過你的。」

燕別情道:「他,本來就沒有打算讓我活著。你可知道,我帶來的僅僅只是一顆五百年的火系妖核。可以讓我穿過千米不凍水池來殺你,但它的能量已經完全耗盡了,我也離不開這裡,我也出不去了。」

陽頂天一愕,然後點了點頭:「沒錯,這確實是秦懷玉的作風。」

儘管燕別情是他秦懷玉的心腹,但不管是殺掉東方冰凌,還是和邪魔道勾結,都是秦懷玉最大的秘密。現在,燕別情知道了這個秘密,那他就只有死了。

所以,燕別情只能帶著一個五百年的火系妖核下來,殺掉陽頂天和東方冰凌之後,永遠被困在這下面無法離開。就算離開,也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他雖然是秦懷玉的心腹,跟著秦懷玉已經有十幾年,但是秦懷玉很明顯不會相信任何人。

燕別情道:「我潛在秦懷玉身邊,本來打算一直都這麼想去,一直到我足夠強大,等到我可以做所有一切我想要做的事情,等我真正能夠奪回屬於我的一切時才展露出完全真正的自己。可是現在不用了,他要我死,我可以提前做回我自己了。」

「所以,我放過你,我今曰不殺你。」燕別情笑道:「所以,陽頂天你欠我一個人情。」

陽頂天道:「那東方冰凌呢?」

「她?」燕別情道:「你都不殺,她就更加不殺了。留著她,剛好可以殺進秦城滿門,不更加好?」

儘管燕別情口氣淡淡,但陽頂天依舊能夠聽出裡面對秦城刻骨的恨意。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更加好奇。這個燕別情究竟是誰,為何在秦懷玉身邊做了十幾年的奴僕,但又對秦城恨之入骨。

還有他說的那一句話,等我有能力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這一切都意味著,燕別情有一個非常特殊的身份。那麼他,究竟是誰呢?

「沒錯,我欠你一個人情。」陽頂天鄭重道。

燕別情微微一笑道:「到時候要你還的,而且會讓你還很多,很重。」

陽督時候,我會還的。只不過,你不殺我,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怎麼脫身?」

「你給我一件東西。」燕別情道。

「什麼東西?」陽頂天道。

「妖核,火麒麟的妖核。」燕別情道:「恐怖山莊的趙穆把他父親失敗的魂劍交給了你,裡面有一個殘暴的劍靈。那隻劍鑲嵌著一顆火麒麟的妖核,雖然在你和秦懷玉一戰中,妖核已經破損了,但勉強可以用,可以讓我穿過千米不凍水離開這裡。」

陽頂天頓時目光一縮,這個燕別情,知道的還真多埃

只不過,陽頂天交出旋火麒麟的妖核之後,他會不會直接殺掉陽頂天。他之前之所以放過陽頂天,就是為了得到這個火麒麟的妖核。

「好,我給你。」陽頂天道,甚至他沒怎麼猶豫,便直接答應了。

「多謝。」燕別情道。

「能不能請你背過身去,我需要拿出這個火麒麟妖核。」陽頂天道。

「好。」燕別情直接轉過身去,而且還直接閉上了眼睛。

陽頂天也轉過身去,從空間置換內拿出了夜梟巨劍。

巨劍的劍柄上,兩支妖核緊緊貼在一起,分別是千年夜梟的妖核還有火麒麟的妖核。

陽頂天拿出阿丑雛劍,對準夜梟巨劍猛地斬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