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六十九章:「親吻」!故人殺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在陽頂天的身上。 怎麼會這樣?東方冰凌如此強大,怎麼會被直接擊飛出去。 陽頂天來不及想許多。猛地抱住東方冰凌的嬌軀,不由得又被狠狠衝撞一下。 東方冰凌被陽頂天抱住之後,小嘴又噴...

「撲通……」貼在東方冰凌的胸口處,陽頂天聽到了心跳聲。

與此同時,裹在東方冰凌嬌軀上的冰寒能量,彷彿無聲無息,猛地碎裂。

萬幸,第三次電擊成功了,東方冰凌終於恢復了心跳。

狂喜之下的陽頂天幾乎要淚流滿面。

只不過潛入不凍水的那個人越來越近,陽頂天完全來不及高興了。

首先他用身體遮擋住,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把東方冰凌的上衣穿好,遮住了赤裸的春光。

然後直接用嘴唇吻上東方冰凌的小嘴,捏住她的鼻子,開始做人工呼吸。

沒錯,東方冰凌的心跳是恢復了,但是呼吸還沒有恢復。沒有呼吸,她很快會真正死去的。

儘管知道時機不對,但是吻上東方冰凌嘴唇的那一剎那,他的心臟還是猛地一跳。

但僅僅也只有半秒鐘不到,很快陽頂天含住她的嘴唇,猛地往外吸氣。

一次,兩次。

然後,按壓胸腔。

然後再次,吸氣,吸氣。

「砰……」身後一陣風動,有人影猛地從不凍水池衝出。

與此同時,東方冰凌絕美的美眸猛地睜開。露出一絲驚詫,不可思議,憤怒,還有衝天的殺意。

陽頂天沒有絲毫猶豫,沒有絲毫解釋,用最快的速度,猛地閃開。

只見到東方冰凌躺在地上,舉起玉掌,猛地凌空辟出。

陽頂天用最快的速度,閃到了角落。

不是他怕死怯懦,而是武尊級的對抗對他而言,實在是無法攙和的。

閃到了角落之後。陽頂天看到隨著東方冰凌猛地一掌擊出同時,那人剛從不凍水池中跳出,滿臉的蒼白,儘管他帶著千年火系妖核,但是穿越這千米不凍水池對他來說也是極其恐怖的考驗。

跳出不凍水池的一瞬間,他見到了醒來的東方冰凌一掌劈來。頓時他英俊的面孔露出不可思議的驚駭,本能地劈出凌空一掌,對戰東方冰凌。

此時,陽頂天臉上也充滿了驚駭。

因為跳出不凍水池的不是秦懷玉,也不是孤獨無歡,更不是獨孤鳳舞。但他同樣是陽頂天的一個熟人,一個敵人,燕別情,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原本秦懷玉和孤獨無歡就已經不是東方冰凌的對手,燕別情就更加別說了。

如果,雙方的這一次對擊毫無疑問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燕別情身碎橫死。

「砰……」猛地一聲巨響。

掌擊而出的巨大能量,猛地迸發。

陽頂天胸口被餘波猛地一震,一口鮮血猛地噴出,整個身體飛了出去。

不過,這裡空間太小了。也飛不到哪裡去,直接在空中一個打轉。又摔回到角落去。

可是,眼前的戰局讓陽頂天完全驚呆了。

只見到東方冰凌的嬌軀,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在空中狂吐一口鮮血,然後柔軟的嬌軀狠狠砸在陽頂天的身上。

怎麼會這樣?東方冰凌如此強大,怎麼會被直接擊飛出去。

陽頂天來不及想許多。猛地抱住東方冰凌的嬌軀,不由得又被狠狠衝撞一下。

東方冰凌被陽頂天抱住之後,小嘴又噴出一口鮮血,然後直接閉目昏厥,生死未卜。

再看燕別情。落地之後,臉上充滿了驚駭,但是全身絲毫無損,一點傷都沒有受到。

不但陽頂天,連燕別情自己都驚呆了。老實說,他跳下來的一瞬間見到東方冰凌舉掌相擊,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吾命休已。

他的那一掌,完全是本能地擊出。

但結果是萬萬沒有想到的,燕別情那一掌直接將東方冰凌打飛出去,鮮血狂噴,生死未卜。

而燕別情,完好無損,連一點傷都沒有受。

望著懷中生死不知的東方冰凌,陽頂天想到,剛才東方冰凌那擊出的一掌,彷彿沒有一點點能量。

沒錯,他的輸血是讓東方冰凌解凍了,也讓她在短時間內蘇醒了。但是他霸道的九陽之血,也讓東方冰凌的所有修為消失得無影無蹤,所以她擊出的那一掌,沒有任何力量,對燕別情沒有一點點傷害。

所以,東方冰凌蘇醒僅僅不到兩三秒,又再次昏厥過去。

*****

燕別情先看了一眼東方冰凌,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原本,他絕對蒼白的面孔,漸漸恢復了血色。

陽頂天將東方冰凌放在地上,取出天魔戰刀,站起身道:「燕別情,怎麼會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燕別情道:「我本就是少主的絕對心腹,此次一同來東離草原,很奇怪嗎?」。

陽頂天道:「就算如此,你可以來東離草原,卻沒有理由來這裡,這裡是秦懷玉的最高機密。」

「沒錯,原來是這樣的。」燕別情道:「可是,我很湊巧遇到了被狐人族高手追殺的獨孤鳳舞小姐,我加入戰團,幫她脫身,一路戰一路跑。於是,我跟著她來到了埋骨之地的中心湖泊。」

陽頂天道:「你也不應該是你來殺我和東方冰凌,為何不是秦懷玉,或者孤獨無歡。」

燕別情道:「因為,那個狐人族的絕頂高手也直接追殺了過來。此人非常強大,兩個武尊級強者都武打抵擋,所以需要秦少主,獨孤小姐和孤獨先生三人合力,才能落於不敗。這四人中,我修為最弱,當然被派來殺你了。」

難怪。

陽頂天道:「那個狐人族的決定高手是誰?」

燕別情道:「狐人族的族長,因為獨孤鳳舞搶走了他們族的千年火系妖核,所以被他追殺到此。」

陽頂天目光一縮道:「那你究竟是誰,為何會是秦懷玉的心腹?」

「我就是燕別情埃」燕別情笑道:「至於我為何是他的心腹?我十幾年前就跟他了,這個理由足夠了嗎?」。

陽頂天道:「那為何秦城之前從不知道你的存在?」

燕別情道:「因為我是主君最重要的一顆棋子,所以之前幾乎沒有人知道的存在。當然,我這個棋子的作用,你們很快就會見到了。」

「那你接近秦夢離,有什麼企圖?」陽頂天道。

燕別情道:「主君疼愛妹妹,所以給了她驚天的財富。而少主卻想要把這部分財富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個理由足夠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這個理由當然足夠了。

「你何等修為?」陽頂天問道。

「一星武尊。」燕別情道。

頓時,陽頂天一陣驚駭,沒有想到此人竟然是如此的強大。

對於這個神秘的燕別情,陽頂天對他的修為之前有過猜測。但最多也僅僅只是猜他是武宗級強者,卻沒有想到,此人竟然是一星武尊級。

此人雖然遠遠比不上東方冰凌,但是殺陽頂天,那真的是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埃而且,此時陽頂天耗費了大部分的玄氣,流失了三分之一的血液。哪怕對方是九星級武玄,陽頂天也已經完全不是對手了。

而此人是一星武尊,修為足足是陽頂天數十倍,那真的完全沒有一戰之力了。

再說句實在話,就算陽頂天拼著灰飛煙滅的危險,控制殘暴劍靈去攻擊他,也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了。

當然,陽頂天可以使用邪魂訣。可是,魂器裡面完全找不到強大的傀儡戰魂了。

所以,陽頂天對付眼前此人,只有一個辦法了。這個辦法,陽頂天曾經對巫行文使過。

「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陽頂天緩緩說道。

陽頂天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任何邪惡之人可以抵擋住邪魂訣的誘惑。

當時,巫行文被修改過的爆魂訣擊成了白痴。現在,同樣可以使用在燕別情身上。儘管他自己說是秦懷玉的心腹,但陽頂天可以感覺到他的野心勃勃。

只不過此時魂器戒指之內已經沒有強大的傀儡戰魂了,所以陽頂天需要修改的是攝魂訣了。他需要讓燕別情把自己的靈魂抽走。

當然,這點就很難很難了。不像之前對巫行文,先讓他看到了攝魂訣的成功威力之後,才能取信他,讓他使出了被修改過的爆魂訣。

現在,想要讓燕別情使出修改過的邪魂訣抽走自己的靈魂,只怕難度不校

燕別情這人,恐怕要比巫行文狡猾很多。

陽頂天說完交易后,燕別情並沒有回應。

陽頂天再次重複道:「燕別情,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

「交易?」燕別情冷冷一笑道:「用魂器戒指和邪魂訣勾引我,用對巫行文的手段對付我?讓我自己把自己打成白痴?你覺得我有那麼笨嗎?陽頂天1

頓時,陽頂天啞口無言。

他的計策還沒有說出來,就活活被燕別情識破,然後活生生被堵了回來。陽頂天真的還從未遇過這種情形。

看來,這個燕別情果然是秦懷玉的絕對心腹,巫行文如此絕密之事,他都知道。

而且,看來獨孤鳳舞和秦懷玉的關係已經好到了一定程度了。巫行文一事,陽頂天會邪魂訣一事,都只有獨孤鳳舞知道,如此絕密竟然全部告訴給了秦懷玉。

頓時,陽頂天無奈一笑,道:「看來,秦少主和獨孤妖女的關係,遠比我想象中更加親密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