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五十三章:征服芭比!得知玄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正在繼續吸收消化聖水的強大能量。 但此時他面色紅潤,呼吸平穩,任何人看到了,都知道他已經完全好了。 芭比抱著兒子足足十幾分鐘后,方才站起來。 轉過嬌軀,朝陽頂天嫣然一笑。道:「...

她說話間伴隨著咳嗽,聽上去彷彿非常虛弱,但是間隔千米,聲音卻彷彿直接在陽頂天耳內響起,可見修為是何等的深不可測。

「方外之人,不見外人,客人自去吧。」芭比淡淡道,依舊一邊說話,一邊咳嗽。

「太姥姥,是我啊,香香。」香香趕緊出聲喊道:「沈浪先生救了我的性命,他有些事情想要問您,您就見見他吧。」

「香香丫頭,如果不是你帶他來的,我早就殺掉他了,怎麼會允許他闖入。」芭比冷道:「趕緊走,不要逼著我動手。」

香香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朝陽頂天低聲道:「芭比姥姥性格非常怪的,她說出來就一定會做到的,我們還是先走,再做計劃吧。」

就這麼走,陽頂天當然不甘心,於是陽頂天道:「姥姥,那我就不進去了。我有些事情要向您請教,我就在這裡問您如何?」

「不行。」芭比咳嗽得更加厲害,寒聲道:「我心裡很不痛快,你再不走,就不要怪我殺你泄憤了。」

「咳咳咳……」

因為生氣,芭比老太頓時咳嗽得更加厲害,在黑暗夜色中,聽起來顯得有些嚇人。

「娘,娘,您不要生氣,兒子已經一百多歲了,就算死了也是長壽,您,您又何必想不開呢?」此時,一個無比虛弱蒼老的聲音響起,是一個老年男子的聲音。

這聲音,真的是無比蒼老,完全是奄奄一息,隨時都可能死去。

聽語氣,這名老人應該是芭比的兒子。

芭比如此煩躁,也可能是因為兒子即將逝去的緣故。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動道:「姥姥。這位老先生可是您的兒子?」

「你嗦什麼,難道真以為我不會殺人嗎?」芭比厲聲道。

頓時,一股無比強大冰寒的能量猛地襲向陽頂天的胸膛,竟然是直接要取了陽頂天的性命。

陰陽化氣訣,化冰訣。

陽頂天趕緊運轉化冰訣,拚命化解這股強大無比的冰寒能量。並且再加上冰系玄符吞噬襲來的冰寒能量。

如此,陽頂天總算撿回了一條性命,但是又吐了幾口鮮血。

香香此時從後面抱著陽頂天焦急哭泣道:「先生,您怎麼了?您怎麼了?」

然後,她的小手趕緊輕撫陽頂天的胸口,拚命輸入玄氣要救治陽頂天的傷勢。

陽頂天緩緩睜開雙眼,臉上的鐵青冰藍漸漸淡去,拍了拍香香的手背道:「我美事。」

「那我們趕緊走吧。否則姥姥就真的要殺你了。」香香道。

此時,芭比卻驚訝道:「你是何人?受我一成力量。竟然不是?」

陽頂天沒有回答她,而是道:「芭比姥姥,或許我有幫忙救治您兒子的性命。」

「放屁。」芭比老太寒聲道:「就憑你還想要詐我?我兒子是壽元已盡,又不是得了什麼病症,你怎麼能救?」

陽頂天道:「能不能救,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嗎?」

頓時,芭比老太陷入了沉默了。

足足三分鐘后,芭比老太道:「你想試試?可以。但必須用你的生命來試,如何?」

「怎麼說?」陽頂天道。

芭比老太道:「如果你真的挽救我兒子的性命。那不管你問我什麼,我都知無不言言無不荊如果你救不回,那就死在我的掌下,給我兒子陪葬,如何?」

「不行。」香香趕緊道。

「好1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不行的,沈先生。不行的,您的事情我們再想辦法,好嗎?」香香哀求道。

「不要緊。」陽頂天拍了拍她的手背。

此時,芭比已經解除了對陽頂天的鎖定。他輕輕落地,將香香放在地上。道:「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不行,你不能去,你不能去的……」香香拉住陽頂天的手哀求道。

陽頂天輕輕掙脫,飛上空中,朝著千米之外那座陰冷孤僻的廟宇飛去。

……

廟宇之內,冰冷一片,只有一盞燭火,簡陋之極。

床榻之上,躺著一個已經老得不成模樣的老者,瘦骨嶙峋,臉上的皮完全褶皺在一起,陽頂天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蒼老之人。

他,應該就是芭比老太的兒子,此時已經奄奄一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床榻前,站著一個女人,穿著紫色的長袍,因為背對陽頂天所以看不見她的面孔,但是只看到滿頭的白髮如同白雪一般。

她已經二百多歲了,她的兒子已經如此蒼老,卻不知道她自己老成了何等模樣。

「現在,你開始救治我兒子吧。」芭比依舊一邊咳嗽,一邊道:「治好了,我什麼都告訴你,治不好,你就去死……」

「好。」陽頂天道,然後從懷中掏出一杯聖水,走上前去,遞給哪個芭比老太道:「您把這杯水給您兒子喝下,就可以了。」

芭比猛地轉身,寒聲道:「你當我是白痴嗎?就這麼一杯水,想要挽救我兒子的性命?」

而後,她猛地伸出手,閃電一般掐住陽頂天的脖子,瞬間便要直接捏成粉碎。

她的手,真的完全如同一片寒冰一般,陽頂天被掐住了脖子,就彷彿被鬼抓住了一般。

她的又尖又鋒利,此時直接刺入陽頂天的肉里,頓時陽頂天的脖子鮮血淋漓。

陽頂天望向芭比的眼睛,淡淡道:「我都敢用我的生命來賭,您又何必如此反應過激。如果不能治好您的兒子,應該擔心的是我,姥姥……」

陽頂天後面的話沒有說完,然後就如同看見鬼一般,驚詫不可思議地盯著芭比的面孔。

這完全是一掌絕美的面孔,艷絕人寰,傾國傾城。完全不亞於西門夫人和師娘。而且看上去最多不會超過三十幾歲。

要知道,她已經足足二百多歲了。

本來陽頂天覺得,他兒子已經如此蒼老,那他自己還不知道應該老成什麼模樣。沒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艷美四射,驚心動魄。

就算滿頭的白髮,也完全無法遮掩她的絕色芳容。

甚至她的身體。依舊前凸后翹,緊湊誘人。

但是此時陽頂天看著這張絕美的面孔,還有凹凸有致的身體,不是覺得誘惑,反而有種非常奇異的感覺。

如果不知道她的年紀,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會讓天下男人都瘋狂的女人,但是知道了她的年紀,一切就感覺怪異了。

見到陽頂天的震驚,芭比臉上閃過一道怒意。寒聲道:「反正他壽元已盡,不管你給他吃什麼都無所謂,你去吧,正好多一個人給我兒子陪葬。」

然後,她鬆開了陽頂天的脖子。

陽頂天上前,輕輕捏開那名老者的嘴,然後將聖水倒了下去。

然後,陽頂天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反應。

說實在話,陽頂天真的沒有什麼把握。就如同芭比所言。眼前這名老者不是受傷,也不是得了什麼重症,而是壽元已盡,油盡燈枯了。

聖水可以起死回生,救死扶傷。但是之前聖水救治的可都是受了重傷的人,對於壽元已盡的人。陽頂天還真的不知道有沒有用處。

如果失敗了,那結果可能就是死!這芭比心狠手辣,絕對會說到做到,殺了自己給她兒子陪葬的。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

*****

床上的這名垂垂老者,依舊一動不動。

這段時間內。芭比的美眸始終盯著床榻上的兒子。儘管她口口聲聲說不抱希望,但是內心深處又何嘗不是期待奇的發生?

但是現在,她漸漸絕望了。

在喝下那杯水之前,她的兒子還勉強睜著眼睛,現在他的眼睛已經緩緩閉上,一動不動了。

兩行淚水從她的美眸滑落。

悲傷到了極致,是沒有哭聲的。

她的容顏不會蒼老,但是陽頂天感覺到她的神態和氣質,此時又老了幾十歲。

她的嬌軀開始微微顫抖,開始了無聲的哭泣。

足足五分鐘后,她收起顫抖無聲的哭泣,望向陽頂天道:「時間到了,你陪著我兒子一起去地下吧,免得他寂寞。」

說罷,她抬起玉手,放在陽頂天的頭頂,便要猛地擊下。

就在此時,奇發生了。

只見到,床榻上的那個老者,褶皺的皮膚開始漸漸變得紅潤,呼吸漸漸粗壯。

然後,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他竟然開始返老還童了,原來蒼老之極的皮膚,竟然開始紅潤緊湊,褶皺開始漸漸消失。

本來枯瘦的身體,竟然開始漸漸豐滿。

這一切變化,都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發生。

足足十分鐘后,這種奇般的變化結束。

眼前這個老者,足足年輕了一百多歲。此時的他,已經不復蒼蒼老朽,看上去差不多只是五六十歲的樣子,雖然看上去依舊是老者,但已經感覺充滿了生機和力量。

這聖水,實在讓人太震撼了,完全是神物埃

頓時,陽頂天對治癒焰焰更加充滿了信心。

頓時,陽頂天對治癒焰焰更加充滿了信心。

芭比也被這一切驚呆了,驚喜到了極致,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反應。讓她笑不出聲,也哭不出聲。

最後,所有的驚詫和狂喜,化作一聲呼喊。

「我的兒……」

她直接朝床上的兒子撲去,將他緊緊抱在懷裡。

她兒子依舊沒有醒過來,彷彿正在繼續吸收消化聖水的強大能量。

但此時他面色紅潤,呼吸平穩,任何人看到了,都知道他已經完全好了。

芭比抱著兒子足足十幾分鐘后,方才站起來。

轉過嬌軀,朝陽頂天嫣然一笑。道:「這位人類的先生,謝謝您了。」

「不用客氣。」陽頂天道。

一直以來,這個芭比始終是面孔冰寒,這一笑頓時如同春風拂過,百花盛開一般美不勝收,讓陽頂天有些受寵若驚。

「現在。該我履行諾言了。」芭比道:「您跟我出來。」

陽頂天稍稍松下一口氣,這芭比如此強大,陽頂天還真的害怕她會食言,甚至直接殺掉陽頂天要搶走聖水。

跟在芭比的身後,陽頂天走出了廟宇。不過在走出廟宇時,陽頂天看了床榻上她兒子一眼,驚訝地發現,他竟然是一個人類。

……

來到廟宇外面,芭比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道:「先生,你請問吧。我活了二百多歲,所以這東離草原中,我不知道的事情還真是不多了。」

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請問芭比夫人,我聽說在埋骨之地中,有一座非常奇怪的山。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可是我問了許多半人族。她們都說埋骨之地內,沒有這樣的高山。我想請問您。可知道嗎?」

陽頂天還沒有說完,頓時見到芭比美眸緊緊凝視著他,頓時讓他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芭比依舊緊緊盯著陽頂天的眼睛。

頓時,陽頂天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壓制,幾乎讓他無法喘息,心中不由得越來越緊張。

就在他幾乎緊張到了極點的時候。芭比忽然道:「有這樣一座山,你跟我來。」

然後,她款款走入了事內。

拿出一支筆,攤開一張畫布,開始在上面畫畫。

她畫得很簡單。只是幾座山,幾片水,剩下大部分都是草原。

「這就是埋骨之地的大致地圖。」芭比指著地圖中央的那個湖泊道:「這裡,就是那座奇怪的高山,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

陽頂天道:「可是,這裡明明是一片湖泊埃」

芭比道:「沒錯,是一片琥珀,方圓幾十里的大湖。但那是因為時間不到,時間一旦到了,就會有一種高山從湖泊中生出,足足幾百丈高,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當然,這件事情幾乎沒有人知道。二百年前發生的時候,看到這一幕的僅僅只有兩個人,我就是其中之一。」

「礙…」頓時陽頂天徹底驚詫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

不過,大湖變高山,這也太驚人,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就是因為天地級玄火的緣故,那這玄火的能量也未免太驚人了。

難怪,師傅說沒有見過這樣的山,吉兒和香香,也都說沒有見過這樣的山。

可是,眼前的芭比為什麼會知道?她都二百多歲了,為何還如此美貌年輕,這也完全是一個謎。還有,她的兒子竟然是人類。

不過,說完之後,芭比完全沒有任何要解釋這些謎題的意思。

陽頂天接著問道:「那您覺得,那座奇怪的山大概什麼時候又會生長出來?」

芭比道:「如果是兩百年一次的話,應該還有三天,這陰陽山應該就會再次從大湖中生長出來了。」

「三天?」陽頂天內心驚愕,這是不是意味著,天地級玄火二百年一次綻放,三天之後,便是綻放的日子?

極品地火,是十年一綻放。

天地級玄火,二百年一綻放,這非常合理。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芭比問道。

陽頂天猶豫了片刻,搖頭道:「沒有什麼問題了。」

他還是沒有造次,沒有問她為何會知道別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為何她會容顏不老,為何她的兒子會是一個人類,彷彿她全身上下都充滿了不為人知的秘密。陽頂天很想知道,但是他不能問,一旦問出來,或許他就走不了了。

當然,就算不問這些問題,他也有些擔心自己走不了了。因為他身上有聖水,而且這個一半寒冰一半火焰的陰陽山,毫無疑問是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秘密,現在陽頂天竟然問出來了。所以,芭比很可能會殺他滅口的。

「沒有問題的話,那你就可以走了。」芭比道。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又稍稍鬆了一口氣。

「娘……我,我怎麼好了?」此時,裡面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應該就是她的兒子,就連聲音也年輕了許多。

而且,陽頂天注意到,他說的不是狐人族語,而是人類的語言。

「兒子,你別出來,娘這就進來。」芭比道。

然後,她朝陽頂天低聲道:「你快走,不要讓我兒子見到你。」

說罷,她竟然將陽頂天往前一推。

陽頂天召喚出空靈玄翅,直接飛上天空,離開了這座廟宇。

臨走時,還聽到了芭比充滿親昵的聲音,道:「你是娘的兒子,怎麼可能會死,你還要陪著娘一輩子的。」

這聲音充滿了溺愛和嬌膩,讓陽頂天有些毛骨悚然。

……

陽頂天飛在空中,見到地上的香香竟然朝芭比的廟宇趕去,很顯然是她見到陽頂天一直沒有出來,所以要趕回去見找他。

頓時,陽頂天心中一陣感動,趕緊飛了下去,直接將香香從地上抱起。

「先生,你美事?」香香驚喜道,然後緊緊抱住了陽頂天。

「我沒事。」陽頂天道,然後輕輕拍打她的後背。

「您真的把芭比太姥姥的兒子治好了?」香香不可思議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治好了。」

頓時,香香美眸中的仰慕之色更濃,顫聲道:「先生,您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陽頂天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趕緊移開了目光。

香香一陣羞澀,趕緊也移開目光道:「先生,您問到您想要的東西了嗎?」

「問到了。」陽頂天道。未完待續。。

ps:依舊是兩更合一~!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