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五十二章:美人嬌纏!玄火最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幾十萬口,整個狐人族應該不下百萬之眾。 而且比起其他種族來說,狐人族的建築應該是最優美的。相當部分的房子建在大樹之上,基本上每一棟房子都精緻漂亮。也有少部分房子建在地上,這部分房子大多比較宏偉...

因為他們剛殺了四五百名狼騎,一旦發現這些屍首,肯定會有無窮無盡的狼騎前來追殺。三個武尊強者固然強大,但狼族是半人族最強大的種族之一,而且族內不乏極強高手,所以陽頂天等人必須在狼族發現這群狼騎的屍體之前趕回狐人族的領地。

「我叫香香.貝拉,你呢?」在快速趕路間,狐人族的美人朝陽頂天問道。

「沈浪。」陽頂天道。

狐人族美女香香.貝拉道:「陌生人,儘管我不該問,但是人類真的很少很少來東離大陸,我能問您來的目的嗎?」

陽頂天道:「我代表人類文明前來和半人族做朋友,尤其是狐人等智慧種族。」

「真的嗎?」狐人族的美女香香.貝拉驚喜道。

「當然是真的。」陽頂天道:「對了,你的文類語言說得非常非常流利啊,你去過人類的領地嗎?」

香香.貝拉搖頭道:「沒有,我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東離大陸。我之所以會你們的語言,是跟我的阿姆學的,她是個人類的女人。」

陽頂天頓時驚訝,為何一個人類的女子會在狐人族的部落內,不過他沒有繼續追問,反而笑道:「我也會一些狐人族的語言。」

「真的?」香香.貝拉用狐人族的語言道。

「當然是真的。」陽頂天也用狐人族的言語回答道。

接下來,陽頂天一直用狐人族的語言和香香.貝拉交流,接著打聽風土人情的名義,陽頂天開始打聽埋骨之地。

「埋骨之地?我去過,距離我們的部落只有一千多里。」香香.貝拉道:「我非常喜歡那裡的景色,儘管那裡是戰場禁地,但我還是偷偷去玩過很多次,我對那裡非常熟悉。」

頓時,陽頂天心中一喜,這個狐人族的美女實在沒有白救,她對埋骨之地非常熟悉。

陽頂天道:「埋骨之地都有哪些美麗的風景,奇異神秘的地方?」

接下來,香香.貝拉興奮地說起埋骨之地的美麗景色。從她的言語中,陽頂天確實看得出,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但是讓陽頂天失望的是,她也始終沒有提到過那座一半火焰,一半寒冰的高山。

頓時,陽頂天心中稍稍權衡片刻,道:「對了,我大概聽過一個傳說,說埋骨之地內有一座山非常非常奇怪,竟然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寒冰。」

問完之後,陽頂天頓時心臟狂跳,內心無比緊張等待香香.貝拉的回答,儘管他知道問這個問題其實非常冒險。

「埋骨之地,沒有這樣的山埃」香香.貝拉的話讓陽頂天心中一沉。

「埋骨之地有幾百里大,會不會是你沒有到過那座山埃」陽頂天問道。

香香.貝拉道:「不會啊,埋骨之地的每一個地方我都去過的,肯定沒有這樣一座山的。」

這下,陽頂天是真正失望了。

之前師傅和吉兒說沒有這樣一座山,陽頂天心中還抱有希望,但是現在連香香.貝拉也絕對肯定地說沒有這樣一座山。難道真的沒有?

可是地圖上,天地級玄火就在這座奇怪高山的下面。

「對了……」忽然,香香.貝拉道:「對了,沈先生您這麼一說我反而記起來了,在我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芭比太長老曾經說過什麼一半火焰一半寒冰的山,幾乎我也說不清楚了,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聽到這話后,陽頂天頓時一陣狂喜,道:「那個芭比太長老還在嗎?現在在哪裡?」

「還活著,已經二百零幾歲了,是我們狐人族最長壽的老人之一。」香香.貝拉道:「現在巴芭比太長老一個人住在山上的一座廟裡,等到了部落之後,我帶著您去見。」

「那好,謝謝。」陽頂天道,但是心中卻無比激動,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埃

而且,聽到這個歲數,陽頂天也大為驚愕,甚至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半人族是比人類要長壽一些,但是也不會大非常非常多。所以這個叫做芭比的太上長老竟然活了二百多歲,這樣的年齡就就算在半人族也是極其罕見的。

接下來,陽頂天繼續和香香.貝拉閑聊,而吉兒.阿史那剛才見過了一場大戰,轉危為安后,心中頓時鬆懈下來,年紀還小的她終於忍不住在陽頂天的後背沉沉睡著。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陽頂天一行人還是遇到了幾支巡邏隊,不過規模都不算非常大,在香香.貝拉的嫻熟環境內,基本上都可以避開。

就這樣,八個小時后,他們走到了沙漠的盡頭,正式進入了東離草原。

……

東離草原雖然號稱是草原,但也只是地勢比較平緩,依舊是有山,有樹林。

進入東離草原之後,香香.貝拉帶路就顯得遊刃有餘了,儘管這裡還不是狐人族的領地,但是她還是能夠帶領陽頂天沿著沒人的地方走。甚至路上遇到了前來尋她的狐人族武士,他們也沒有出去相見。

這一路上,陽頂天見到了越來越多的半人族。

這半人族有些很像人,但有些確實和人類的外形已經完全大相徑庭了。甚至某些種族,除了可以直立行走之外,看上去幾乎沒有任何人類的特徵。

而半人族的房子,各種各樣的都有。

有樹屋子,有石頭堆砌的房子,還有山洞,也有木頭建成的房子,還有用獸皮搭建的帳篷,應有盡有。

而且比起人類的城市,半人族的聚集地確實小了很多。這一路上,陽頂天見過最大的一個部落是鷹身人,他們的房子索性就是掛在樹上的巨大巢穴,密密麻麻加起來足足有幾千隻近萬隻。

剩下的半人族聚集地,充其量只是一個小鎮的大小,甚至還有隻是鄉村級別大校

算來,狐人族已經和人類非常相似了。

就這樣,在香香.貝拉的帶路下,陽頂天走著隱秘的道路,前往狐人族部落。

狐人族部落,距離沙漠的邊緣大約兩千多里,和埋骨之地算是有些接壤。

大約四天後,經過近百個小時的秘密行走,陽頂天等人終於走到了狐人族部落。

狐人族的聚集地和其他種族又不一樣,完全可以看出了智慧的信息。

因為,這個聚集體已經有了些許城池的模型,因為完全都包裹在兩層的圍牆之內,還有一道包著金屬的大門。

在見到香香.貝拉的第一眼,城牆上的人頓時歡呼喊道:「小姐回來了,小姐回來了,趕緊去告訴首領。」

然後,大門緩緩打開,陽頂天跟在香香的後面,進入了狐人族的城池。

這個狐人族的領地,在陽頂天經過這一路的半人族聚居地來說算是非常大的了。陽頂天目測了一下,狐人族光首領聚居地就差不多有幾百里大小,幾十萬口,整個狐人族應該不下百萬之眾。

而且比起其他種族來說,狐人族的建築應該是最優美的。相當部分的房子建在大樹之上,基本上每一棟房子都精緻漂亮。也有少部分房子建在地上,這部分房子大多比較宏偉高大。

總的來說,狐人族已經有些脫離部落形式,有些城鎮的模樣了。

進入狐人族的領地后,陽頂天立刻在幾十名狐人族武士的守衛下,鑽進了一輛大馬車,又走了幾十里路才停下來,而香香.貝拉則先去見了自己的父親。

陽頂天等人下了馬車之後,發現此處非常偏僻,沒有一個狐人族的居民,也沒有一棟閑雜房子。山谷之中,只有一棟不小的白色樓閣。

這棟樓閣,應該是狐人族用來招待一些不方便公開的客人。

進入這棟賓閣之後,裡面大概有十幾名侍女和奴僕,已經在準備晚餐。

幾十名武士進入之後,立刻分佈四周把守。

「遠方的客人,我是這座賓閣的總管,我們正在為您準備晚餐,請問您有什麼禁忌,或者什麼喜好呢?」一個中年狐人族上前道。

「隨意。」陽頂天道。

「好的。」那個中年總管道:「一路上旅途勞累,諸位先去休息,等晚餐好了,我在通知諸位貴客。」

然後,幾個奴僕過來引陽頂天等人去各自的房間休息,陽頂天和吉兒.阿史那一間,秦三、秦六,秦七分佈陽頂天的左右房間。

此時,吉兒依舊在睡覺,陽頂天把她放在床上,蓋好了被子。

然後開始想這一路上的事情。

吉兒說過,狐人族是非常親善人類的,但是今日見過之後,陽頂天還是覺得一股冷漠。

固然,見到人類后狐人族並不像狼族一樣,直接上來殺戮。但是一路上讓他們進入沒有窗戶的大馬車,還有幾十名武士看似保護實際上卻是監視,甚至進入賓閣后,沒有一個人上前交流,所有狐人族都對陽頂天等人充滿了戒備。

如果不是陽頂天救了香香.貝拉,這群狐人族還不會招待陽頂天一行。

晚上,幾乎是完全沉默地吃完了晚餐之後,沒有任何招待,沒有任何會談,直接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

這群狐人族,彷彿不願意和陽頂天等人有任何一點接觸。

一直要陽頂天進入房間之後,旁邊的那個賓閣總管說道:「客人,晚上我們族長會來見你。」

陽頂天一愕,然後點了點頭道:「好。」

……

兩個小時后,在房間內陽頂天見到了狐人族的族長。

這是一個非常英俊優雅的男人,俊美程度幾乎還在祝紅雪之上。而且身材修長,形態高雅,絕對是非常罕見的美男子。

只不過,臉上的一道常常傷疤稍稍破壞了這種優雅和俊美,但是卻讓他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我是狐人族的族長,逐日.貝拉。」美男子族長道:「香香是我的女兒,她將一切事情都和我說了,非常感謝你們救了我的女兒。」

「這是應該的。」陽頂天道。

「那麼,有什麼事情是可以幫你的,只要我能做到,我會為你辦。」狐人族的首領道。

陽頂天道:「我們救人,不為了報答。」

狐人族的首領逐日.貝拉微微一笑道:「你們這次進入東離草原,可有什麼事情要做?」

陽頂天道:「我們帶著友誼而來,想要和狐人族結交朋友。」

逐日.貝拉面色稍稍嚴肅下來,道:「那請問你是代表你自己,還是代表什麼勢力?」

陽頂天道:「我代表著一個擁有萬里之地的英雄主君而來,願意和狐人族結交成心心相惜的朋友,甚至願意為狐人族提供強大的幫助。」

頓時,這個狐人族的首領面色微微一變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而後,他道:「如果我猜得沒錯,你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秦城的主君秦萬仇吧。」

這下,輪到陽頂天驚愕了,沒有想到遠在萬里之外和人類終族完全隔離的狐人族首領,竟然知道秦萬仇的存在。

「我們對人類領地,也不是全無所知的。」逐日.貝拉道。

陽頂天道:「那對於結交朋友,您有什麼看法?」

逐日.貝拉直接站起身軀,道:「你救了我的女兒,非常感激。但是關於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說了,我們半人族不方便和人類交往,今日我接待你們已經犯了大忌,明**們便離開吧,馬車上我會放下足夠的報酬。」

說罷,逐日.貝拉竟是直接轉身離去。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大愕。不是說狐人族非常親善仰慕人類文明的嗎?怎麼是如此的冷漠,如此的拒人於千里之外。

不過好在所謂和狐人族結盟僅僅只是由頭而已,陽頂天真正的目的是尋找天地級玄火。所以他對於逐日.貝拉的態度並不是非常在意,他更在意的等下能不能見到那個二百多歲的芭比太長老,能不能從他嘴裡得到關於那座奇怪高山的信息。

不過想要去見這個所謂的芭比太上長老,就先要見到香香.貝拉。於是,陽頂天想著該如何再和香香見面,或者傳信也可以。

半個小時后,陽頂天就不用想這個問題了,因為香香偷偷進入了陽頂天的房間。

「對不起沈先生,我沒有想到我父親等人會對您如此無禮。」香香充滿內疚道。

「不要緊,我可以理解。」陽頂天道:「人類和半人族的膈膜是上千年時間結成的,想要化解何其艱難。」

「您想要去見芭比太上長老,是嗎?」香香問道。

「是的,這件事情還請你幫忙。」陽頂天道。

「真是非常湊巧,芭比.太上長老的廟宇就在十幾裡外的深山中。」香香道。

接著,香香又為難道:「不過,現在整個賓閣足足有上百個人把守,父親命令不允許你們任何人離開。」

陽頂天道:「那這群守衛的修為高嗎?」

「倒不是很高,可是,可是他們畢竟是我的族人,總不能用武力衝出去吧,我們不希望你們有任何人受傷。」香香道。

「我們不會動武。」陽頂天道:「不過接下來,我們肢體上可能會有些接觸。」

香香臉蛋一紅道:「那不要緊。」

陽頂天走到窗戶面前打開。

陽頂天的房間在第三層樓,因為這棟樓宇非常高大,所以這裡距離地面足足有二十米左右。

在黑暗的夜色中,地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守衛。

陽頂天道:「香香小姐,非常抱歉,要請您從背後纏在我的身上。」

香香臉蛋更紅,細聲道:「好的。」

然後,她來到陽頂天的身後,伸出玉臂環抱住陽頂天,豐滿柔軟的嬌軀,貼在陽頂天的背後,豐滿修長的美腿,輕輕纏在陽頂天的腰間。

頓時,一陣香氣凌人,陽頂天感覺到一股驚心動魄的彈力和柔軟,真是魅惑萬千。

陽頂天也不由得一陣心神搖曳,不過很快寧靜心神,背著香香走到窗口,深深吸一口氣,運轉玄氣。

一陣風動,在香香驚艷的目光下,一對美麗的透明翅膀從陽頂天背後長出。

這是空靈玄翅,一種能量妖獸的翅膀。是拍賣會上秦夢離因為好玩用天價買來的,後來給了陽頂天。

召喚出空靈玄翅之後,陽頂天繼續運轉龍舞九天飛行玄技。

龍舞九天飛行捲軸,整個天下都極度稀有的東西,學習了這個玄技之後,就可以御空飛行。陽頂天學習了之後,幾乎還沒有試過。

此時,為了保險,陽頂天將空靈玄翅和龍舞九天用在了一起。

「起1陽頂天一聲令下。

「嗖……」陽頂天化作一道殘影,直接飛上空中幾百米,融入夜色之中。

「呀……」香香完全被驚住了,明明知道不應該,依舊忍不住低呼出聲,然後本能地玉臂和雙腿一緊,將陽頂天纏得更緊。

不止是香香,就連陽頂天也嚇了一跳,沒有想到空靈玄翅和龍舞九天合用在一起,竟然威力如此驚人,飛行速度如此之快。

地上的守衛雖然聽到了一陣風動破空之聲,但他們仰頭看天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看到,便以為是飛鳥經過而已。

在幾百米的空中,陽頂天按照香香的指點,朝十幾裡外的深山飛去。不過這個時候,他就可以不用龍舞九天玄技了,因為那樣太耗費玄氣了,僅僅空靈玄翅就可以了。

香香或許還是第一次從天上往下看地上的風景,而且任何智慧種族,對飛翔和自由都充滿了內心的渴望。

半人族中能夠馴服飛行妖獸的種族還是極少數,狐人族不再其中。因為想要馴服飛行妖獸必須要獸語者,半人族雖然血統上更接近妖獸,但是在精神層面上馴服妖獸卻沒有人類走得遠。

不過,半人族中也有幾個種族,完全擁有可怕的天賦,別說控制飛行獸,就是指揮妖獸作戰也不在話下。所以那幾個智族儘管數量很少,但是在東離草原卻完全沒人敢惹,完全處於超脫的地位。

「沈先生,像您這樣強大厲害的人類,會有很多嗎?」香香問道。

陽頂天道:「我不算強大,比我強大的人會有很多。我身邊的那三個男人,就比我強大得多。」

「但是他們卻要服從您的命令,可見您還是非常了不起。」香香道:「人類中,想您這樣會飛行的人,會有很多嗎?」

陽頂天搖頭道:「真正會飛行的人,還是不多的。」

「我想也是,像您這樣了不起的人,應該是不多的。」香香道。

聽到她如此仰慕的口氣,陽頂天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道:「香香小姐,之前我一直聽說狐人族對人類充滿了親善之心,你們中的很多人都覺得自己不是野蠻的半人族,而是更加靠近智慧文明的人類種族。但為何你父親今日會對我如此冷落?」

香香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我父親對人類種族還充滿了期待和好感的,而且對你們人類領地也非常了解,對你們人類的著名領袖也了如指掌。所以假如有一個巨大的勢力和我們結交朋友,他應該會非常高興的,我不知道他為何會如此冷漠。」

這話一說,原本不太在意的陽頂天也不由得有些疑惑不解了。

「沈先生,到了。」忽然,香香指著前面深山中的一朵火光道:「芭比太長老的廟宇,就在那裡。」

陽頂天定睛一看,果然在山坳中見到了一座純木頭造成的廟宇。

頓時,陽頂天趕緊朝廟宇方向飛去。

「是何方人士?」

忽然,陽頂天直接被定在空中,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直接將陽頂天鎖在空中,無法動彈半分。

陽頂天頓時驚駭,這廟宇中的芭比太長老修為非常高,竟然隔著上千米就將陽頂天牢牢鎖住,此人修為應該不亞於宗師級、

「人類沈浪,拜見芭比姥姥。」陽頂天道。

讓陽頂天稍稍意外的是,這個芭比太長老竟然是一個女人,之前香香.貝拉也沒有說清楚,所以陽頂天本能地認為這個太上長老是一個男人。

她說話間伴隨著咳嗽,聽上去彷彿非常虛弱,但是間隔千米,聲音卻彷彿直接在陽頂天耳內響起,可見修為是何等的深不可測。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