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四十四章:脫身!震服秦萬仇!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2-09 14:57  |  字數:3435字

「那你覺得,我的秦城和其他名門大宗有什麼不同嗎?」秦萬仇目光灼灼,再次問道。

「完全不一樣。」陽頂天道:「就算是玄天宗,陰陽宗,也只是一個江湖門派。而秦城,則像是一個國度。玄天宗的主人祝青主,是目前的天下第一高手,但他是一派掌門。而你秦萬仇,則更像是一個國家的帝王。當然,國家和帝王這兩個詞或許你聽不懂,這是我創造出來的兩個詞。」

秦萬仇頓時眼睛一顫道:「你解釋一下國家和帝王的涵義。」

「國家?說起來,就太複雜了。但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從上到下的階層和秩序。就是一個人管一百個人,一百個人管一萬個人,一萬個人管一百萬人,一百萬人管一萬萬人。而帝王,就是那一個人,至高無上,世襲罔替。」陽頂天道。

秦萬仇目光光熱道:「你,你繼續說下去。」

「努力虛弱天下所有宗派的勢力,直到最後的消滅。把所有資源,武力,全部集中到帝王的手中再重新分配,把這個世界練武之人削去百分之九十。把所有的武裝勢力集合在一起成為軍隊,成為帝王手中最強大的,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暴力工具。讓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去參與建設和生產,而不是練武。逐漸開展全面禁武,進而扶植藝術,文學,生產技術等等。廢掉目前的分封制、領地制,把天下所有的山川河流土地。全部集中在帝國手中。以百里為一縣,以三五百里為一郡,以一兩千里為一行省。帝王派遣各級官員,前去管理各省。郡,縣,總之這些東西非常複雜繁瑣,無法一一道來。」

此時,秦萬仇已經渾身顫抖了,因為他感覺到陽頂天的話彷彿每一句都鑽進了他的心中一般,每一句話都能引起他的強烈共鳴,甚至很多事情他只是隱隱有了方向,但是卻看不清楚,經過陽頂天一說。頓時變得非常清晰。

「還有。還有呢?」秦萬仇顫聲道。

「天道盟。已經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大障礙了,儘管目前或許還需要,但終究要徹底取締這個組織。」陽頂天的話。如同雷霆之音一般震撼在秦萬仇心臟上。

取締消滅天道盟,這是任何人都不敢說的話,卻是他秦萬仇最大的心聲。因為有天道盟在,那就算自己的勢力超過了玄天宗和陰陽宗,也永遠被這兩派騎在頭頂,更別說隱宗了。

「那沈先生覺得我應該怎麼樣做,才可以如同你所說的那樣,消滅天道盟,建立帝國,屹立世界之巔?」秦萬仇道。

「請恕我直言。如果滅世之戰不發生,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井中月,水中花。」陽頂天道:「想要消除這個世界大部分的宗派武力,必須要通過一場聲勢空前的滅世之戰,把這個世界所有的武者全部消耗掉。否則就算是玄天宗和陰陽宗,你也無法越過。在這個武力為尊的世界,就算秦城的地盤是玄天宗的十倍,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請恕我直言。」秦懷玉道:「如果滅世之戰發生,我秦城也會遭受滅頂之災,完全不會有壓制其他宗門的力量,能夠自保都算不錯了。」

陽頂天道:「所以接下來是最關鍵的一環,只要這個戰略成功了,滅世之戰結束後,秦城的力量可以完全壓制其他天道盟勢力加起來的總和。」

秦萬仇呼吸頓時變得粗重起來道:「什麼戰略?」

「和半人族的部分種族結盟,扶植他們,甚至聯姻通婚。」陽頂天道:「眾所周知,千年一來天道盟和邪魔道的幾次滅世之戰,半人族都是絕對的中立,所以戰火始終沒有涉及到他們。只不過他們分了幾百個種族,而且紛爭不斷,完全沒有團結。所以一直以來,對人類都無法造成威脅。而且最重要的是,幾乎所有的宗派力量都把半人族當成禁忌,完全沒有一點點結盟的辦法,如果秦城願意踏出這一步,那必定會大有收穫。」

接著,陽頂天道:「秦主君雄才偉略,我心中非常佩服。但說句實在話,您目前的戰略非常錯誤。您把所有的力量用去征服西北大陸,西南大陸。除了引起天道盟的警覺,還有什麼作用,只有一個表面上的強大而已。我只問你一句話,就算你將西北大陸,西南大陸全部打下來,你能戰勝陰陽宗和玄天宗嗎?」

秦萬仇想了一會兒道:「不能,在我的武功沒有超過祝青主之前,絕不可能。在名聲道義上,更不可能。」

陽頂天道:「那我再問你,如果發生滅世之戰,西南大陸和西北大陸能保住嗎?」

秦萬仇搖頭道:「不能,歷次滅世之戰,西南大陸都全部會淪陷,西北大陸淪陷大部分。反而東方雲州,幾乎沒有受到戰火侵襲。」

「那事情就很明白了。」陽頂天道:「如果滅世之戰一定會發生,那把所有的力量都花在註定會全部淪陷的土地上,有什麼意義?把所有的力量用來建立滅世之戰後的絕對力量,才是重中之重。」

「呼……」秦萬仇拚命呼出一口氣,顫聲道:「知己,先生真的是我的知己。」

陽頂天笑道:「好了,我說完了,我該上路了吧,並且我自己解決自己。」

然後,他猛地拔出匕首,往胸膛部位刺下。

「不要……」忽然,秦萬仇閃電一般衝來,伸手直接抓住陽頂天的匕首。

頓時,鋒利的匕首直接割開了他的掌心,瞬間鮮血淋漓。

天那,區區匕首怎麼可能傷得了大宗師級強者的秦萬仇,但是他為了感動陽頂天,生生製造出鮮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