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二百四十章:謀取玄火的手段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2-07 15:41  |  字數:3551字

這個東西非常簡單,也非常奇怪。一根手指粗的玉管上插著一束動物的毛,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人認識這是什麼東西。

他們當然不認識這是毛筆,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毛筆。

「這個東西叫毛筆,是我寫字作畫的東西,特此獻給秦主君做為五十壽宴的禮物。」陽頂天恭敬道。

頓時,眾人幾乎偷笑出聲,甚至秦萬仇也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抿。

在場所有人的禮物都無比貴重,唯獨他沈浪僅僅只送一根所謂的毛筆,實在是寒酸之極。這東西的價值充其量不會超過半個銀幣,實在是寒酸到了極點。

見到情郎摸了半天竟然之摸出了這麼一件寒酸的禮物,秦夢離心中又愛又怨:「真實一個獃子。」

接著,秦夢離道:「沈浪,你的禮物太寒酸了,而且誰也不知道你這個所謂的毛筆應該怎麼用,你還不演示一下,讓所有人看看你這毛筆究竟有什麼用處。」

秦夢離知道自己的情郎才華橫溢,所以想讓陽頂天趁機表現一下。

「哦,是!」陽頂天道。

然後,他朝大殿內的奴僕道:「我需要一張白紙。」

頓時,這個奴僕目光望向了秦萬仇。

「給他。」秦萬仇道。

「是。」這個奴僕恭敬出去,大約一分鐘後,他拿來了一張一平方米左右大小的白紙。

陽頂天取過白紙,將他平鋪在地面上,然後拿來一壺酒,用酒水磨墨。

當然,這墨塊也是他親手做的,好在這東西不難。

磨完了墨之後,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

今天晚上最最關鍵的表現時刻來了,能不能謀取秦萬仇手中另外一般的天地級玄火地圖就看此時了。

將毛筆粘在墨水中吃飽了,然後陽頂天開始在白紙上作畫。

頓時,場內寂靜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陽頂天面前的這張白紙,還有他手中的毛筆。

毛筆輕輕一撩,畫面內一條不規則的曲線。

所有人微微一愕,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接下來,陽頂天的作畫的速度非常快。

一橫,一豎,一彎,一折。

寥寥幾十筆!

所有人看出來了,這大約是草原的景色。

陽頂天畫的水墨畫,重在於神,而不在於形。雖然只是寥寥幾十筆,但是空曠無昀的草原頓時躍然紙上。

雖然單純從畫面上並不算是非常逼真,但是那種悠遠,那種寬博,那種情懷,讓人一眼就望出了這是草原。

這就是水墨畫的魅力。

這個世界上有畫師,但是所有人都追求逼真,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武道服務,和藝術幾乎沒有什麼關係。而陽頂天水墨畫的造詣雖然不高,但是在這個藝術的沙漠內,卻已經足夠征服任何人了。

畫完了草原的大致景色後。

陽頂天又寥寥幾筆,畫出了風吹勁草。

而後,又寥寥幾筆,畫出了幾匹馬,幾匹牛,幾匹羊。

當然,是這個世界的馬,牛,羊。

最後,陽頂天又寥寥幾筆,畫出了遠山,還有日月。

最後,陽頂天在空白處題字,用這個世界的文字寫到:

東離川,莽山下。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寫完後,頓時有人嘖嘖出聲。

這個世界並沒有單獨作為藝術存在的詩歌,這個世界幾乎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了武道服務。

這首詩歌寫完之後,在場眾人頓時一陣驚嘆,他們只是覺得好,卻不明白哪裡好,可是從心底中覺得非常非常好,非常非常驚艷。

而秦夢離,早已經美眸迷離。她知道自己的情郎和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不一樣,她知道自己的情郎才華橫溢,但是卻也沒有想到自己情郎竟然如此驚艷。而比起那個燕別情,實在是空有其表。而自己之前竟然對那個男人動心過,秦夢離心中只感覺到一陣陣害臊,自己當時實在是太輕浮膚淺了。

在場所有人都為陽頂天全新的藝術形式驚嘆不已,但是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在見到這幅畫之後,秦萬仇和秦懷玉目光微微一變,然後迅速對視一眼。

這一切,稍遜即逝,完全沒有人發現,包括陽頂天自己。

因為陽頂天畫完之後,直接躬身送上,沒有去看秦萬仇和秦懷玉的表情。他不敢去看,也不能去看。

因為他畫的這幅國畫,和手中另外一般玄火地圖是有些神似的,甚至些許地方還有些形似。而如果秦萬仇和秦懷玉手中有另外一半玄火地圖的話,他們肯定能看出來,至少能夠感覺到。

因為,這兩個人毫無疑問都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傑,是最最聰明的人之一。

畫完之後,陽頂天直接將畫交給了奴僕,將手中的毛筆也送了出去。因為毛筆才是送出的禮物,這幅畫只是附屬而已。

送出去之後,陽頂天恭敬地站在原地。儘管他知道不應該,但後背冷汗還是不斷地爆出,他實在緊張到了極點。

這就是他謀取另一半玄火地圖的計劃,成不成就看此時了,而且這也完全是在冒險,用自己的生命在冒險。

現在,該做的他都做完了,接下來就要完全等待秦萬仇的審判了。

秦萬仇接過毛筆和畫後,掃了一眼,然後目光如電凝聚在陽頂天的臉上良久。

陽頂天拚命壓制自己,不讓自己顫抖,儘管冷汗爆出的速度越來越快。

眼前這個人可是大宗師級強者,幾乎是陽頂天真正遇到最強大的敵人,沒有之一。

只要他輕輕一根手指就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