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三十四章:東方冰凌,獨孤鳳舞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目睽睽之下,斬殺陽頂天。 葉楓面孔冰冷,點了點頭,然後稍稍一握手中的利劍,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充滿了必殺之意。 面色劇變的不僅僅是葉無爭,還有葉無城,還有秦懷玉,當然還有今日至高無上的...

而一個小時內,始終沒有人來通知陽頂天前往大殿。

陽頂天自嘲一笑,他還真沒有想到是這個局面。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偏遠的門猛地被推開。

絕美無雙的秦夢離,站在門外,渾身紫色錦緞長裙的她,此時正的是艷絕人寰,美得驚心動魄。

見到陽頂天後,秦夢離第一時間就雙眸通紅,絕美的臉蛋上充滿了憤怒。

「郎君走,我帶著你去討回公道1

然後秦夢離直接衝進來,牽著陽頂天的手往外走,朝著中央大殿走。

頓時,之前一直取笑陽頂天的那些伶人們,臉上露出無比驚詫的目光。緊接著,這種驚詫變成了驚恐和畏懼。

他們沒有想到陽頂天還真的是一個大人物,隨便一根手指頭就能將他們碾死的大人物。

一邊走,秦夢離一邊憤怒道:「給臉不要臉,我到底,究竟是那個人吃了豹子膽,敢對我的男人如此無禮。」

然後,她朝陽頂天望來一眼道:「沈郎,我從宴會後開始后,就到處找你。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敢將你安排到伶人的偏院內。他們竟然要撕破臉,我還在意什麼,我已經將葉無爭那個太監趕走了,等下你就坐在我的左邊。」

同一個位置,左邊為尊,是丈夫的位置。

陽頂天微笑道:「這也值當得生氣?不過我還真要求你一件事情,這群伶人等下要表演。固然不適合吃東西,但是喝茶還是要備上一些的吧。」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氣鼓鼓的秦夢離頓時撲哧一笑,白了陽頂天一眼道:「你這樣無欲無求。難怪被人欺負,你無所謂,我可不依……」

然後就這樣,秦夢離牽著陽頂天的手,沒有絲毫掩飾,直接走進了中央大殿內。

大殿內,燈火通明,足足幾千人坐在裡面。

所有人見到秦夢離牽著陽頂天進入大殿後,本來喧鬧的大殿忽然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充滿不可思議的目光朝陽頂天和秦夢離望來!其中許多人。面色劇變!

這裡面很多人都聽說了。秦夢離又換了一個新的情人。但是這個情人的身份還是上不了檯面的。秦夢離表面上還是要和葉無爭共進共出,把夫妻的名分演足的。

但沒有想到,秦夢離就這麼**裸毫不掩飾地帶著自己的情人走入大殿之內。這等於完全撕破了臉皮。這等於在天下人面前,狠狠扇了葉無爭一個耳光。

所以,葉無爭面孔瞬間蒼白,沒有一絲血色,望著秦夢離和陽頂天,頓時他的目光如同受傷的野獸一般,露出衝天的殺意。

沒錯,把陽頂天安排到伶人偏院是他葉無爭的命令,但沒有想到秦夢離會這麼在意這個情人,直接用最暴烈的手段對他葉無爭進行報復。

頓時間。葉無爭毫不掩飾的殺意直接望向葉楓。那意思非常清楚,讓葉楓等下在比武中,在眾目睽睽之下,斬殺陽頂天。

葉楓面孔冰冷,點了點頭,然後稍稍一握手中的利劍,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充滿了必殺之意。

面色劇變的不僅僅是葉無爭,還有葉無城,還有秦懷玉,當然還有今日至高無上的主人,秦萬仇。

只不過陽頂天第一時間注意的不是秦萬仇,也不是要殺他的葉無爭和葉楓。而是三道美麗女人的目光。

這三個美麗的女人,完全不亞於他身邊的秦夢離。

她們分別是,東方冰凌,公孫三娘,還有……寧柔兒!

他真的沒有想到,壽宴大殿上,竟然會遇到這三個女人。

*********

東方冰凌出現在這裡並不算奇怪,因為她畢竟是也天道盟的人,只不過陰陽宗地位比秦城高,所以她的到來是對秦萬仇的抬舉而已。不過換個角度說,此時整個天下的大宗師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四五個了,秦萬仇就是其中之一,東方冰凌儘管是陰陽宗傳人,但作為晚輩前來祝壽也是應該。

而寧柔兒,陽頂天也早就應該想到了,幾年前強暴她的那個男人就是秦懷玉。只不過秦懷玉一直對西門焰焰有狼子野心,陽頂天覺得寧柔兒頂多只能做他的私房,卻沒有想到秦懷玉竟然公開帶著她出現在壽宴上。

而最讓陽頂天意外的是獨孤鳳舞,這個妖女吃了豹子膽了?雖然她本身就是公孫三娘,而且真的連面孔都已經改變了,但是秦萬仇可是大宗師級強者。東方冰凌有如此了得,很有可能識破她的真實身份的,到底有什麼理由,可以讓這個妖女出現在這壽宴上?

而且,還有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是獨孤鳳舞隔著一段距離就能認出陽頂天來的。

所以秦夢離帶著陽頂天走進大殿的一瞬間,在所有目光都凝聚在陽頂天臉上的時候。陽頂天發現了這三張讓他震驚的面孔,但卻沒有做任何的目光停留。

這三個女人的表現也不一樣,寧柔兒只是微微一愕,然後朝秦夢離望來善意擔憂的目光,毫無疑問她沒有認出陽頂天。

而東方冰凌連眼角都沒有抬起來一下,就算在眾人之中,她也彷彿矗立山巔之尖,完全無視周圍左右人。難怪獨孤鳳舞敢直接出現在她的面前,這個女人是絕對絕對的目中無人,她對獨孤鳳舞假扮的公孫三娘沒有任何一點點興趣,所以獨孤鳳舞也不用擔心被她識穿。

至於獨孤鳳舞,則表現得有些奇怪,淡淡朝陽頂天和秦夢離望來一眼后,然後直接移開了目光,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就好像完全沒有認出陽頂天來一般。

反而是秦萬仇和秦懷玉的反應很大。

陽頂天也是第一次見到秦萬仇的真容!他和陽頂天想象中完全不一樣,個子不不太高,長得也不算英俊,也不儒雅,甚至顯得有些粗放。

濃烈的蠶眉,狹長的雙眼,高聳的鼻樑!

整張臉很白,但是卻充滿了霸道。雙眸充滿了城府和心機,但是又時時刻刻充滿了一股不耐。

總之,這是一個很複雜的人,也是一個充滿霸道,讓人望之生畏的人。

「阿離,你幹什麼?」見到秦夢離牽著陽頂天進來,秦萬仇直接暴烈怒道,就算在幾千人面前也不做什麼掩飾。

秦夢離目光變得勇敢,牽著陽頂天的手,直接就要眾人面前揭牌。

但是陽頂天忽然退後半步,然後微微彎下腰際,雖然依舊牽著她的手,但是角色卻從一個男情人變成了一個下屬。

「卑職恭送夫人回座1陽頂天躬身道。

秦夢離頓時一愕,朝陽頂天望來。

陽頂天朝她望去一道眼色,然後繼續躬身送她回到自己的酒宴座位上,然後持著戰刀,站在她的身後,完全是一副忠誠護衛的樣子。

儘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而且就算作為護衛首領出現在宴會上也不合適,但是陽頂天此舉已經算是給所有人一個大大的台階下了。

至少白雲城主葉無城,面孔已經不是那麼難看了。

至於葉無爭和葉楓,目中殺意絲毫不減半分。

秦萬仇冷冷望了秦夢離一眼,道:「阿離,你作為主人,在宴會上消失,非常的無禮,敬上一杯酒,給諸位賠罪。」

秦夢離剛才儘管沒有真正拆牌,但此時卻沒有給什麼好臉色,隨意端起一杯酒,一口飲下便不做理會。

而在場眾人,趕緊一一回敬,將這尷尬的一頁掀過去。

在場中人先掀過這一頁,有人卻不想掀過去。

葉楓直接起身,朝秦萬仇躬身行禮道:「岳父大人,今日是您的五十大壽,秦城尚武。這酒宴之上歌舞也看膩了,不如就由我獻上一場比武給岳父大人助興如何?」

秦萬仇端起碩大的酒杯,一口飲盡,他當然知道葉楓什麼打算,卻完全不阻止,也不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直接了當說道:「好1

葉楓頓時一笑,朝陽頂天道:「沈統領,你被秦夫人提拔於微末之中,想必武功極其出,這場比武,就由你來做我對手,如何?」

陽頂天淡淡道:「恭敬不如從命,請1

葉楓從位置上離開,持劍走到大殿中央。

頓時,殿中的舞女趕緊褪去,空出一塊上千平米的空地。

陽頂天抱著巨大的盒子,換換走到大殿中央,打開盒子,取出裡面巨大威武的天魔狂刀。

葉楓道:「岳父大人,今晚是您的壽宴,是大喜事,本不應該見血。但是秦城鐵血威武,應該不忌諱這些吧。等下比武中,若有所閃失,或者出現了流血,或者出現了傷亡,還請岳父大人見諒。」

「允1秦萬仇直接了當道。

頓時,在場所有人的面孔變得凝重起來。所有人心中都清楚,這是白雲城要為葉無爭討回公道了,要致陽頂天於死地,以報復秦夢離剛才的無理。

而且,秦萬仇也同意了,表示出對秦夢離的懲戒,也表示無意打破秦城和白雲城的結盟。

所以,眾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同情。在他們眼中,秦夢離的這個情人死定了。不過他們的同情也非常有限,對於陽頂天男寵的角色,他們內心本來就帶著不屑和鄙夷。

「刀劍無情,生死由天,沈統領,請1葉楓緩緩拔出武器,冷冷道。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