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二十五章:秦夢離投降!往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比期待哥哥強大的那一天,說不定到時候吉兒還會成為半人族和人類的和平使者。」 陽頂天笑道:「希望那一日,早點到來。」 然後,吉兒迫不及待地坐下,教陽頂天狐人族的文字和語言。 不過...

陽頂天說完后,這個狐人族少女頓時美眸大亮,喃喃自語道:「哥哥,你說得真好。你的想法和主張,和我父親幾乎一模一樣。他一直都說,半人族不能和人類為敵,否則會自取滅亡。我們要學習人類的所有東西,要爭取和人類通婚聯姻,最後雙方化為一體。所以,他才會教我們人類的語言。」

陽頂天一愕道:「那你父親真是了不起,他是一個智者。」

「可惜,很多人都不聽他的。」狐人族少女道:「所以,他的這些想法都不敢公開,而且他稍稍有了相關的動作,就立刻成為半人族的公敵。所以我們才會被整個半人族追殺,我們整個家族都四處逃亡。我們逃到你們人類的領地上,本來想要尋求庇護,誰知道卻被你們抓住當成了奴隸。你們人類,比那些追殺我們的半人族還要壞,我才十二歲,剛才那個男人就要強暴我,如果不是我會**術,早就落入他的魔爪了,狐人族的女孩在二十歲之前失去了貞操,就只有死路一條的。」

「是啊,人類有很多很多的壞人,尤其是掌握最高權力的那些人,他們的眼中只有力量,權力,不要說半人族,就算他們同類的生命,他們都沒有放在眼裡。」陽頂天道。

「要是你能夠成為人類最大的那個人,就好了。」狐人族少女道。

陽頂天笑道:「我會努力的。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吉兒.阿史那1狐人族少女道:「沈浪哥哥,你當時是在哪裡遇到我們狐人族的?」

「我不知道具體是哪裡,那裡有一個湖泊,一個月牙形的湖泊,水會變色。一會兒是紅色,一會兒是綠色,一會兒又是藍色。」陽頂天道。

「天月湖。」吉兒驚呼道:「那是我們狐人族的愛情聖地,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你真但是太幸運了。」

陽頂天也微微一笑。

關於半人族的知識,還有東離草原的事情,陽頂天當然都不知道,都是師傅東方涅滅告訴他的。東方涅滅幾乎是這個世界走得最遠的人之一,在十幾年前他就曾經去過東離草原。也到過天月湖。

不過他當時不是被人救,而是救了別人。十幾年前的他,已經非常非常強大了,在半人族也幾乎沒有什麼對手,一路上他殺了許多半人族,所以對許多半人族都有充分的了解。甚至也學習過一些大半人族的文字和語言,狐人族是一個小族。所以狐人族的文字他還來不及學。

「吉兒,從今天開始,你教我你們半人族的語言和文字,好嗎?」陽頂天道。

「好礙…」吉兒歡呼道:「我真的是無比期待哥哥強大的那一天,說不定到時候吉兒還會成為半人族和人類的和平使者。」

陽頂天笑道:「希望那一日,早點到來。」

然後,吉兒迫不及待地坐下,教陽頂天狐人族的文字和語言。

不過,沒有過多久。陽頂天大概學習了一百來個字,蘇媚又再次出現了。

「夫人要見你1

這個女人終於忍不住了,兩個人的冷戰暫時告一段落了。

******

秦夢離住在紅石堡最高,最富麗堂皇的房間內,而且這一層內只住著秦夢離一人。

陽頂天走進房間時,也幾乎忍不住被這裡面的豪奢晃花了眼睛。

秦夢離依舊站在窗下,背對著陽頂天。嬌軀穿著順滑如水的紫色睡袍,將山川起伏的**襯托得更加前凸后翹,惹火動人。

陽頂天走到她身後不到十米處就停了下來,並沒有直接貼上去。

「把那個狐人族的小女孩處理掉,然後我去處理你和葉楓比武的事情。」秦夢離道。

「對不起,我做不到。」陽頂天道。

「這由不得你,沈浪。」秦夢離直接轉赦是命令1

陽頂天淡淡道:「秦夫人,我不是你的屬下,你無法命令我。」

秦夢離頓時氣得渾身發抖,轉過嬌軀朝陽頂天冷道:「沈浪。不要忘記了你的身份。不要和我討價還價,我既然可以給你什麼,也可以全部收回,不要佔著我對你的恩寵而變得驕縱。」

「秦夢離1陽頂天冷聲喝道:「你可以羞辱你自己,但不要羞辱我。」

秦夢離嬌軀一顫,寒聲道:「你說什麼?」

陽頂天冷道:「你說說看。我從你這裡得到過什麼?這個狗屁千人騎兵的首領,我不在乎。我再次告訴你一次,我愛你,但是我對做你的男寵沒有絲毫興趣。而且我對你已經越來越失望了,如果不是因為出了狐人族少女這件事情,我已經準備離開了。」

「你,你什麼意思?」秦夢離氣得渾身發抖道。

「我說你讓我失望。」陽頂天冷冷道:「你這個庸俗,而且怯懦的女人1

言語中,陽頂天毫不掩飾目中的鄙夷。

「沈浪,你真以為我不會殺你?」秦夢離顫聲冷道。

「可笑,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陽頂天神情變得更加不屑鄙夷道:「葉楓想要殺我,你這個綠帽丈夫花了好大的代價想要殺我,燕別情也想要殺我,現在又多了你一個。」

接著,陽頂天嘆息道:「我已經打聽過你的往事了。無數男人對你趨之若鶩,爭先表現就只為了做你半個月的男寵。你肯定非常得意是吧?你覺得自己如同女王一般,將這些男人玩弄於鼓掌之中。別開玩笑了,想想清楚吧。這些男人到底失去了什麼?他們白白睡了你半個月,而且還得到一個美人,還得到大筆的財富。到底是誰玩弄了誰?他們都將你當傻逼,明白嗎?」

陽頂天惡毒的言語,終於讓秦夢離爆發了,她直接拔出利劍,猛地朝陽頂天衝過來,狠狠地朝陽頂天的腦袋斬下。

陽頂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依舊冷冷望著她,臉上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嗖……」劍鋒直接刮過陽頂天的腦袋,削去了一縷長發,削去了陽頂天耳朵的一小塊皮肉,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直接流了出來。

「礙…」秦夢離猛地扔掉長劍,抱住陽頂天大聲哭泣道:「為什麼?你這個魔鬼,你口口聲聲說愛我,為何還要屢屢傷害我?」

「我只是幫你找回自我,我不想我愛的女人,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陽頂天冷冷道。

秦夢離真的被傷害了,陽頂天的每一句話,真的就如同刀子一般切割著她內心最脆弱的地方,讓她感覺到無比的恥辱,無比的劇痛,直接撕掉了她長久以來的自我欺騙。

「你以為我想這樣嗎?你以為我天生就是蕩婦嗎?」秦夢離大哭道:「我的父親是變態的暴君,他貪戀我的美色,在我十七歲的時候玷污了我,殺掉了我的初戀情人。為了他的權勢,他把我嫁給了我完全不愛的葉無爭,這也罷了。為了獨佔我的**,在我嫁給葉無爭的當晚,他就把我的新婚丈夫閹割掉了,讓我一輩子只能守活寡,只能供他一人淫辱……」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完全驚呆了。

他知道西北秦城很臟,從秦少白和他母親一事就可看出一般,但是他沒有想到秦城竟然骯髒到如此地步。而且沒有想到,這個人盡可夫的秦夢離,竟然有過如此的遭遇。

說完了內心最大的秘密之後,秦夢離完全崩潰了,在陽頂天的懷中拚命地哭泣。

陽頂天抱著她豐滿的嬌軀,柔聲問道:「後來那個畜生呢?」

秦夢離道:「十五年前,被我哥哥親手宰掉了,在他臨死之前,我親手閹割掉他。」

頓時,陽頂天更加震撼無聲。

這或許應該是西北秦城最大的秘辛了,在傳聞中上一任的秦城主君,可是無疾而終的,而且是八年前才死的,沒有想到十五年前,他就已經死了,而且是死在自己親生兒子手中。

「哥哥殺掉他之後,沒有立刻即位,而是推出了準備依舊的一名傀儡,通過某種手段,讓他和那個畜生長得一模一樣,一直到八年前才讓那個傀儡替身死掉。」秦夢離道。

陽頂天良久無語,嘆息道:「令兄真的是雄才大略埃」

秦城主君秦萬仇,這個名字陽頂天已經如雷貫耳的,他知道這個人物的厲害,完全是西北大陸的第一霸主,但是今日他心中還是將這個人物在內心中提升了一個等級。

此人,或許已經不亞於師傅東方涅滅和西門無涯了,只不過他更加擅長於隱忍而已。

現在西門無涯和東方涅滅都不在了,真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夠阻止他率領西北秦城的崛起了。

如果任由發展下去,要麼天下三宗變成天下四宗。要麼玄天宗和陰陽宗其中一個,要被除名,讓西北秦城取而代之。

對於西北秦城的戰略陽頂天不是非常清楚,但是從他布局雲霄城,和西南大陸來看。如果陽頂天不全力阻止,那麼未來十年內,西南大陸,西北大陸就會徹底淪為西北秦城的領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