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二十三章:謀地圖,借葉楓一用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也算足夠。但是這個身份見不得光,你實際的身份也只是一個野武士而已,就算死了也沒有什麼人在意。作為比武血壽的對象,再高不過了。」 「怎麼樣?」依:「只要你願意做我壽宴比武的對手,這個狐人族的小女...

陽頂天不由得喜出望外,她還正發愁讀不懂玄火地圖上的然有一個狐人族的女孩撞進他的手裡。

難怪,這個女孩剛剛進來的時候,房間內就一股迷人的異香。狐人族的磁性,天生就帶著迷人的香味的。

這還是陽頂天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半人族,只不過不管哪一種半人種族,基本上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國度生活的,更別說涉足人類社會的,這個狐人族的少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刀劍碰撞的聲音。

「在這裡,我聞到香味了。」

「在這裡1

「抓住她……」

很顯然,她是逃跑過來的,外面一群人正要抓她。

聽到這些聲音,狐人族的女孩頓時無比驚恐,掙扎地想要逃跑。

「哥哥,你放掉我吧,我一定會報答你的。」狐人族女孩嬌聲道,頓時美眸陷入無比溫柔迷人的光芒,瞬間要將人的魂魄都勾了去。

陽頂天被這妖媚的目光抖得一陣搖曳,手掌不由得微微一松,頓時這個女孩飛快地掙脫,然後逃跑。

這狐人族的女子,天生就會有**術。這個女孩如此小,竟然就讓陽頂天道長大后這**術何其了得。

這狐人族女孩沒有逃多遠,陽頂天瞬間追上,然後又將她擒在手/

狐人族女孩拚命地掙扎,要朝陽頂天噬咬,結果都完全無濟於事。

「砰……」此時,陽頂天的房門直接被撞開,白雲城少主葉楓,帶著一堆人舉著火把沖了進來。

「沈統領。你手,怎麼會出現在你房間內?」葉楓冷冷道。

陽頂天冷笑道:「她自己逃來的而已。」

「哦,是嗎?」依:「為何她不逃到別的房間去,會逃到你的房間來呢?」

陽頂天道:「那你要問她自己了。」

葉楓稍稍想了一會兒,本來想要藉機找陽頂天的麻煩,最後發現確實理由不夠充分。狠狠瞪了一眼之後,猛地一揮手,身邊的慕容石便上前如同抓小雞一般將陽頂天手族女孩抓走。

「這位哥哥,快救我,快救我。」這個狐人族的女孩朝著陽頂天大聲喊道:「這個壞人想要姦汙我,我才逃跑的,快救我,快救我……」

這話一出,頓時陽頂天面色一變。

葉楓這個畜生。眼前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雖然美麗絕倫,但是看上去充其量不會超過十一二歲,他竟然要對她做出如此禽獸之事。

「葉少主,你這樣做不合適吧?」陽頂天冷冷道:「天道盟的十條大約條就是凡是天道盟成員,均不得和半人族有 任何瓜葛。這種瓜葛包括結交,殺戮。抓捕等等一切行為。要知道,在天道盟禁忌地位僅僅次於邪魔道而已。」

葉楓面色微微一變,而後冷笑道:「沈浪,天道盟的大約我比你清楚。但我只能說一句,有些事情最好不要知道,更不要管得太多,否則怎麼死都不會知道。」

然後。葉楓朝慕容石使去一道眼色,目和殘忍。

慕容石點了點頭,提著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朝外面走去,另外一手直接抽出了腰間的寶劍。

他這是要殺人,要殺了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

「幹嘛出去殺。就在這裡面殺,在沈統領的面前殺,殺完之後燒掉。」依,然後朝陽頂天望來一眼道:「沈統領,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半人族,都是你眼花了。」

慕容是猛地將狐人族小女孩按著跪在地上,然後猛地一劍就要斬下。

他們確實堂而皇之地要在陽頂天面前消滅罪證,理智告訴陽頂天這件事情他不應該管的,儘管這個小女孩可以教會他狐人族的常有用。但是眼前的情形太危險了,貿然出手干涉,會有性命之危。

那狐人族的小女孩此時反而安靜下來,瞪大美眸望了陽頂天一眼后,然後閉上眼睛等死。

「嗖……」慕容石猛地一劍斬下。

「慢……」陽頂天閃電一般出的餃菔的劍。

他實在無法眼睜睜地看著一條美麗的小生命就這樣消失在眼前,她充其量只不過十一二歲而已,就這樣慘死,若不出手阻止,陽頂天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葉少主,放過她。」陽頂天淡淡道。

「不行1依。

陽頂天掙扎猶豫了良久,咬牙道:「我用跟你交換,你不是對這卷志在必得嗎?」

這話一出,葉楓面色一變,目光大動。

很顯然,陽頂天的提議讓他非常非常心動,對於這卷玄技捲軸,他葉楓真的是垂涎三尺。

但是經過拚命地掙扎和猶豫之後,葉楓還是搖了搖頭,反而望著陽頂天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沈浪,你想要這個狐人族的小蹄子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依。

陽頂天心「你說說看。」

葉楓道:「眾所周知,西北秦城的每一次大宴場比武。比武雙方武功太高了也不成,太低了也不成。我很快就要成為秦城的女婿了,為了給岳父大人助興,所以這場比武的親自上,也聊表我的孝敬之心。但是這個比武的對手實在太難挑選了,身份太高了不好,因為比武難免有所閃失,身份高貴之人喪命於酒宴之上,非常不妥。但是身份太低了,更不行,就顯得比武沒有了檔次。所以我挑來挑去,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對手。」

借著,葉楓朝陽頂天望來笑道:「你沈統領,剛好合適作為大宴比武的對手。你的身份往高的說,是秦夫人的情人,分量也算足夠。但是這個身份見不得光,你實際的身份也只是一個野武士而已,就算死了也沒有什麼人在意。作為比武血壽的對象,再高不過了。」

「怎麼樣?」依:「只要你願意做我壽宴比武的對手,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我便做主給你了,如何?」

陽頂天目光頓時一縮!

有人想要殺掉自己!但絕對不是眼前這個葉楓,沒錯他對自己是恨之入骨,也巴不得殺掉自己,但是絕對沒有將自己絕對置於死地的動機,更別說自己願意交出他都拒絕了。那隻能證明一件事情,有人出了比更高的價錢來換取自己的性命。

這個人要麼是西州城主,要麼是燕別情。這兩個人,都有將陽頂天絕對置於死地的動機和理由。而且也只有這兩個人出得起比更高的價錢。

西州城主葉無爭,對秦夢離的放蕩私生活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想管也管不著。但假如秦夢離真的對一個男人動了心,真的想要和那個男人廝守一輩子的話,那對他葉無爭就完全是致命的威脅。

燕別情,陽頂天不知道這個充滿魅力的男人到底是誰,為何對秦夢離如此志在必得,但是很顯然絕對不是因為感情,絕對是另有目的。

「怎麼樣?做個選擇有這麼難嗎?」依。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掙扎。

「不要答應他。」忽然遠處傳來了蘇媚的聲音。

嬌俏的蘇媚匆匆忙忙走來,將陽頂天拉到角落,低聲道:「不要答應他,他們這是要你的命。」

陽頂天點頭道:「我知道,你們出手救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我就不用管了。」

蘇媚搖頭道:「不行,我們救不了。半人族是天道盟的禁忌,你看到白雲城的那幾輛完全封閉的大車了嗎?那裡面裝的都是狐人族的奴隸,是葉無城進獻給秦主君和少君的。所以這件事情夫人也管不了只能當作沒有看見。是這葉楓**熏心,想要找一個狐人族的少女侍寢,否則一直到關進秦城的密室后,都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陽頂天盯著蘇媚道:「那也就是說,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狐人族的小女孩被殺死,燒掉?」

「沒錯。」蘇媚道:「這也是夫人的命令。」

陽頂天搖頭道:「不行,我做不到。我無法眼睜睜看著一條美麗的小生命就這樣消失在眼前,我的心沒有這麼冷。我去過東離草原,我對那裡的風景,那裡的生命都充滿了感情。」

這話一出,頓時蘇媚一陣錯愕。

東離草原,是半人族的聚居地,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也算是一個禁忌,去過的人是極少的。

陽頂天當然沒有去過,他只是靈機一動,添加上了這句話。然後心個計劃,謀取天地級玄火另一半地圖的計劃,而添上這句話對計劃顯得尤為重要。

而且,就在葉楓提出比武的時候,陽頂天想到了如何謀取另一半玄火地圖的計劃。而也葉楓的所謂比武,就是這個計劃。

然後,陽頂天直接朝葉楓點頭道:「我答應你,我做你壽宴比武的對手。」未完待續。。

啟蒙書無彈窗純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