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二十一章:前往秦城!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切,我和一起流浪,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一去起發現這個世界的真相嗎?」 秦夢離頓時一呆,一下子頓時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說實在話,她雖然口口聲聲說無聊,口口聲聲要尋找刺激。但是讓她放棄這...

陽頂天將手伸進她的酥胸內,溫柔地揉捏她的豪碩,柔聲道:「還有,就是好好地愛你。」

秦夢離抬起頭,在陽頂天嘴唇上吻了一口,然後將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道:「你這小冤家,看看你這一口咬得多狠,這道疤以後去不掉了,難看死了。」

「最好一輩子都去不掉。」陽頂天柔聲道:「再過幾年,就算你一臉都是這樣的疤,我也依舊會愛你一輩子。」

「那我要是現在一臉疤,你就不愛了嗎?」秦夢離嬌聲道。

「如此美色,重要讓我好好享受幾年吧。」陽頂天道,然後對著她的小嘴深深吻了下去。

一邊深吻,一邊將手伸進她的裙子,摸進她最私密的地方。

「你這死鬼,剛剛醒過來,就不想好事。」秦夢離顫聲道。

「我是個浪子,哪怕要死了,只要想睡你,不管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都要睡你……」陽頂天喘息道。

然後猛地將她按在床上,掀開裙子,撕掉裡面的內褲,猛地壓了上去。

*******

接下來幾天內,陽頂天度過了有史以來最放蕩形骸的日子!

當然,她和秦夢離並沒有日日肉戰。實際上這幾天,二人的床榻之歡僅僅只三次。

第一次鞭打捆綁,第二次滴蠟和窒息,第三次則是無比的溫柔。

剩餘的大部分時間,兩個人在榻上下象棋,下圍棋。有些時候。加上蘇媚一起鬥地主。

沒錯,陽頂天把撲克牌也造出來了。

陽頂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完全過著酒池肉林的生活。

雖然僅僅之交歡了三次,但是兩個人完全**睡在一起。

有一次,秦夢離無法入睡,陽頂天嘗試講了地球上的一個故事。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每天睡覺之前。陽頂天至少要講兩個小時的故事。

從改編后的聊齋,將到改變后的瓊瑤,再到白蛇傳。

最後,完全定格在童話故事上。

這讓陽頂天非常錯愕,這個人盡可夫的女王秦夢離,竟然最愛聽的就是童話故事。而且每次聽通話故事的時候,她的美眸一絲孩子般的純凈。也正式在這個時候。陽頂天才覺得她多了一分可愛。

本來,蘇媚作為貼身侍女。陽頂天和秦夢離做事的時候。她也是要光著身子在後面推屁股的。但是秦夢離始終沒有讓她一同侍寢,只要兩個人**蜜愛的時候,房間內就只有兩個人。

******

這段時間內,秦夢離對陽頂天已經越來越迷戀,越來越依賴。

她已經完全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變成了一個陷入戀愛之

她的目光從風騷變得純潔無暇,她的聲音從沙啞變得嬌嫩,她的打扮越來越保守。越來越嬌嫩。她越來越容光煥發,越來越絕美無雙。

短短几天內,陽頂天感覺到她彷彿年輕了好幾歲,身上風塵和滄桑味幾乎完全散荊

陽頂天沒有問任何關係天地級玄火地圖的事情。他絕對不能問。一旦問了,就會立刻引起懷疑,那麼所有愛戀就會瞬間崩塌,轉化成為無窮無盡的恨意。

陽頂天必須表現出對她毫無保留的愛,完全無欲無求,沒有任何貪圖的愛。

*******

時間過得飛快,秦夢離必須動身前往西北秦城了,因為距離她兄長,秦城主君,西北大陸的霸主秦萬仇五十歲生日,已經僅僅不到半個月了。

本來好幾天前她就應該出發了,可是當時她和陽頂天相愛得蜜裡調油,分分秒秒都捨不得分開,所以一拖再拖。而她的丈夫,西州城主已經過來催促許多次了,現在終於沒法再拖了。

所以,秦夢離決定明日起身,前往西北秦城。

當天晚上,陽頂天和秦夢離兩人極盡纏綿,兩個人如同蛇一般交尾,數次登上情與欲的巔峰。

然後,秦夢離躺在陽頂天的懷舊**交纏。

「沈郎,回到秦城后,我安排你進秦城最高層好嗎?」秦夢離忽然柔聲道:「我將你安排到秦懷玉身邊,日後他走了秦城主君之後,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陽頂天直接搖頭道:「我沒有興趣。」

然後,陽頂天表現出意興闌珊的模樣。

敏感的秦夢離立刻發現了愛人的低落,趕緊纏了上來,柔聲道:「郎君,你有心事?」

陽頂天道:「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

「你說嘛,和你的心肝寶貝還有什麼不能說的。」秦夢離撒嬌道。

「你愛我嗎?阿離?」陽頂天問道。

「愛,當然愛……」秦夢離嬌聲道:「郎君,你再問這樣的話,我生氣了啊1

「西北秦城我肯定呆不慣,我的理想去尋找這個世界的終極真相,還有好好地愛你,一輩子和你在一起。」陽頂天柔聲問道:「阿離,你願意拋棄一切,我和一起流浪,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一去起發現這個世界的真相嗎?」

秦夢離頓時一呆,一下子頓時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說實在話,她雖然口口聲聲說無聊,口口聲聲要尋找刺激。但是讓她放棄這榮華富貴,這錦衣玉食,去和陽頂天流浪天下,歷經風霜,她真的是做不到。

「你不願意對不對?」陽頂天苦澀道。

秦夢離臉上的神情頓時更加地為難,然後離開陽頂天的身體,背對著陽頂天側身躺下,道:「沈浪,我們先不說這個好嗎?天色不早了,睡覺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前往西北秦城。」

陽頂天在床的另一邊躺下。

頓時,一夜無聲。這段日子,這對男女還是第一次沒有相擁而眠。

*****

次日,秦夢離帶著浩浩蕩蕩上千名騎兵,押運著幾十隻大車離開西州城,前往西北秦城。

不知道是不是出於補償心理,又或者是想要讓陽頂天嘗試到權力的滋味,陽頂天區區一個大玄武師竟然成為了這支千人騎兵隊伍的首領。

不過更離奇的是,燕別情竟然成為了這支騎兵隊伍的副首領。不過他的職位不是秦夢離安排的,竟然是西州城主,秦夢離名義上的丈夫安排的。

這一日,陽頂天也終於見到了這位傳說,是一個長相非常英武逼人的管是作為西北秦城的女婿還是西州城的城主,他都要去參加秦家主君的五十大壽的。

不過和這個綠帽城主,陽頂天只是匆匆見了一面。這個英武的城主連正眼都沒瞧陽頂天一下,直接就在眾人的拱衛下,進入了第二輛富麗堂皇的大馬車。

而陽頂天作為騎兵首領,做做樣子也要在外面騎馬而行。

忽然間,西州城主的大馬車掀開一道帘子,朝外面的燕別情說了幾句話,然後又將帘子拉上。

緊接著,燕別情縱馬來到陽頂天的身邊嗎,和燕別情並騎而行。

「燕統領,有事嗎?」陽頂天皺眉問道。

「沈兄是哪裡人?出自何門何家啊?」燕別情問道。

陽頂天淡淡望去一眼,絲毫不掩飾眼「燕統領,我想這不關你事吧。」

燕別情頓時曬然一笑道:「倒沒錯,這確實不關我事。不過葉城主讓我轉告你幾句話。」

葉城主?陽頂天頓時微微一愕,秦夢離的丈夫竟然也姓葉,不知道和白雲城的少主葉楓有什麼關係。

「說。」陽頂天淡淡道。

「他說,秦夫人僅僅只是貪玩而已。若有人不知進退的話,那到時候連怎麼死都不知道。」燕別情道。

「這是威脅嗎?」陽頂天目光頓時微微一縮。

燕別情微微笑道:「我只是轉告而已。」

接著,燕別情道:「不過我倒是想要告訴沈兄,之前確實有兩個秦夫人的面首備受寵愛,所以生出了別樣的心思。結果這兩個人,其送進最下賤的妓院做了男妓,而且接的都是最粗魯的男客。還有一個,活活被扒皮而死。」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多謝燕兄告知。」

「不客氣。」燕別情笑道,然後縱馬離開。

這兩個人兩兩相憎,也不用做戲,巴不得離開得遠遠的。

接下來兩日內,也一直都相安無事。

儘管西州城主通過燕別情的嘴對陽頂天發出了死亡威脅,但是這兩日倒沒有對陽頂天做出什麼舉動。

而秦夢離不知道是因為丈夫在身邊,又或者是眾目睽睽之下,又或者是因為因為陽頂天逼著她表態,所以始終沒有讓陽頂天登上她的馬車,甚至陽頂天都不曾接近過她。

而對陽頂天這個名義上的千人騎兵統領,所有的人也都敬而遠之。

兩日間,一行人趕路六百多里。按照這樣的速度,大約還有六七天就到西北秦城了,趕上秦城主君的大壽還來得及。

又過了兩日,陽頂天所在的隊伍追上了另外一支隊伍。

這支隊伍同樣浩浩蕩蕩幾百人,而且鮮衣怒馬,同樣押著幾十輛大車,白的蒼鷹。

真是冤家路窄,這是白雲城的隊伍。

作為西北大陸名義上的二號勢力,而且是西北秦城的姻親,白雲城理所應當由城主葉無城親自率隊前往西北秦城祝賀。

啟蒙書無彈窗純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