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二十章:征服美人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而且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通過秦夢離得到另外一半天地級玄火地圖。自從知道了秦夢離竟然是西北秦家三號人物之後。陽頂天就決定不僅僅是要依靠她潛入秦城,而且要通過她得到天地玄火的地圖。 ...

此時,秦夢離嬌軀深處一陣陣顫慄的劇痛,真的如同被刀子捅入肚子一般。而且陽頂天的巴掌,狠狠抽打在她的屁股上,她的後背上,陽頂天冷酷的言語,鞭笞著她的內心。

不知不覺她慘叫著,淚水洶湧而出。

忽然,陽頂天猛地將她嬌軀反轉過來,將她壓在地上,繼續瘋狂衝刺,然後狠狠吻住她的小嘴,瘋狂地深吻,含著她的小舌頭用力地吮吸,噬咬。

陽頂天一邊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一邊盯著她的美眸,綻放出無限的愛意和深情。

「賤人,你這個賤人,只有我不嫌你臟,不嫌你人盡可夫,全心全意地愛你,你反而要殺我,那我先殺了你……」陽頂天一聲怒吼,然後張嘴狠狠咬在她的脖子上,直接咬出鮮血來。

與此同時,陽頂天在秦夢離的體內瘋狂地爆發了。

「礙…」秦夢離頓時痛得發出一陣大喊!

足足半分鐘后,陽頂天狠狠砸在秦夢離柔軟的嬌軀上,大口地喘息著。

秦夢離粉嫩的玉頸上,鮮血淋漓,一道深深的牙齒傷痕。

秦夢離美眸望天,雙眼已經紅腫。

「你口口聲聲說別人是貪圖我的權勢,貪圖我的美色,對我居心叵測,唯獨你對我是瘋狂的愛。你當我是小女孩嗎?」。秦夢離冷笑道:「你手段是很高明,可是你和其他男人都一樣,一樣是居心叵測。」

陽頂天沒有回答她。

「突然就冒出一個男人說愛我,要把心都給我,天下還有比這更加荒謬的事情嗎?」。秦夢離冷冷道:「別以為你這樣表演就可以活下來,你依舊要死,而且死得更慘1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然後從她的嬌軀上爬起,走到邊上從地上撿起了那支沾毒的匕首,朝著秦夢離笑道:「賤人,浪子的心,你不懂……」

說罷,他用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猛地一劃。

一道深深的血口。鮮血猛地噴射而出,瞬間從紅色變成了可怕的藍色。

因為,這匕首上有劇毒。

「賤人,你不懂……」陽頂天最後深情望著她一眼,然後轟然倒地。

頓時,秦夢離完全驚呆了,瞪大美眸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

在陽頂天倒下的一瞬間,她只覺得自己的內心,忽然瞬間粉碎。

「礙…不要……」

「救命……救命礙…」

秦夢離猛地朝陽頂天撲去!

*******

陽頂天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離開了那座地下黃金宮殿,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睜開雙目,一張絕美蒼白的臉蛋印入眼帘。

是秦夢離,她坐在床沿上,容顏憔悴,美眸中充滿了血絲。

見到陽頂天醒來,她美眸頓時一陣狂喜,直接撲了上來。哭泣道:「你醒了?你這個傻子,你這個傻子。只要再晚片刻,你就死定了,你就死定了……」

陽頂天當然不會死。

因為匕首上沾的劇毒叫冰封美人舌,是從海底美人舌提煉出來的天下奇毒,一旦進入血液,任何人就都會立刻喪命。唯獨陽頂天的九陽玄脈例外。而且,秦夢離是有解藥的,陽頂天甚至已經看到了解藥放在了那個透明的玉盒裡面。

陽頂天是在賭。

當時秦夢離殺他的決心實在太大了,他必須置於死地而後生。

而且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通過秦夢離得到另外一半天地級玄火地圖。自從知道了秦夢離竟然是西北秦家三號人物之後。陽頂天就決定不僅僅是要依靠她潛入秦城,而且要通過她得到天地玄火的地圖。

現在,他的這一計置於死地而後生算是賭贏了。

……

醒來后的陽頂天並沒有露出歡喜的神色,望著秦夢離絕美的面孔,目光頓時變得複雜,然後深深地嘆息一口。

秦夢離伸出玉手,輕輕地撫摸著陽頂天脖子上的傷口,然後將臉蛋輕輕靠在陽頂天的胸膛上,柔聲道:「沈郎,你為何會愛我?是一見鍾情嗎?」。

「是一見鍾情……」陽頂天嘆息道:「不過不是前幾天,而是在二十年前,我才九歲,你已經長大了,發育得非常飽滿誘人了。在冰峰谷內的那個溫泉,你在洗澡,我在偷看,然後你還放狗咬我……從那以後,你的裸體,就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面,你的臉蛋我已經漸漸淡忘了,但是大腿內側的那梅花紅痣我卻記得越來越清晰,就在你下體邊緣,那是我第一次看女人的私密之處。」

接著,陽頂天不好意思笑笑道:「本來我還不知道,看到你大腿內側美麗的梅花紅痣后,我才認出來的。」

當然,陽頂天不完全是在說謊。

這件事情是當時真實存在的,那個小男孩也是存在的。他的身份是冰封谷主的兒子任天寒!

當時冰峰谷出了一件寶貝,挖出了一卷九品冰系玄技捲軸,天下諸大勢力蜂擁而至,就包括了東方涅滅,還有當時的秦家少君秦萬仇,秦夢離是跟著哥哥去瞧熱鬧的。

任天寒偷看秦夢離洗澡,然後被惡犬追咬,是東方涅滅親眼見到的,而且還是他將任天寒從狗嘴中救下了性命。

當然,後來這小子還是死了,連同整個冰峰谷的人全部都被殺死了,而那捲九品冰系玄技捲軸也不翼而飛。到現在,都是無頭冤案。

陽頂天為了徹底打動秦夢離,所以在腦子內和師傅交流,讓師傅說出了所有關於秦夢離的事情。不過東方涅滅和秦夢離的交集實在太少了,思來想去就說了這件事情。

「礙…」頓時,秦夢離驚呼一聲,不敢置通道:「那,那小男孩是你?你是任天寒?1

「我不是1陽頂天斬釘截鐵道:「任天寒已經死了,我是沈浪。」

秦夢離美眸望著陽頂天道:「冰峰谷的人,不是我們秦家殺的。」

「我知道。」陽頂天道:「你們秦家都是火系玄脈,要冰系的玄技捲軸沒什麼用處。」

秦夢離美眸望著他道:「那,那你行走天下,就是為了報仇雪恨嗎?你,你接近我也是為了報仇嗎?」。

陽頂天面孔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道:「我最後說一遍,我愛你,就是因為愛你,沒有任何理由,以後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了,好嗎?」。

「對不起,對不起……」秦夢離柔聲道:「你不要生氣,是我不好,是我說錯話了1

秦夢離一邊說,一邊回憶起當日。

當日的秦夢離,才十六歲,正處在最美好的年華。純潔浪漫。不像現在這麼臟,這麼充滿了絕望。

而當時偷看她洗澡的那個小男孩,瘦弱膽怯,他的面孔秦夢離已經記不清楚了,只記得一雙痴迷火熱的目光,還有逃走時候的狼狽。頓時間,她忍不住將那個小男孩,還有眼前這個男人的面孔完全重疊起來。

「沈郎,你要報仇的話,我可以助你。」秦夢離柔聲道:「哥哥很疼我的,秦城的事情我可以做一半主。」

陽頂天搖頭道:「阿離,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報仇。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報仇。匹夫無罪,懷璧自罪!冰峰谷力量太弱,而又得到了如此寶物,自取滅亡怨不得別人。我不會把有限的生命浪費在無限的仇恨之中,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尋找上古涅滅的真相,尋找這個世界的終極真相,挽救這個世界,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陽頂天說完后,秦夢離頓時美眸一亮,柔聲道:「沈郎,你真了不起。」

接著,秦夢離抬起美眸嬌聲道:「你的理想,僅僅只是如此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